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8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8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8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8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加缪荒谬哲学之六 反抗是人的自由的表达

加缪荒谬哲学之六  反抗是人的自由的表达
 
法国思想家、文学家加缪 网络照片

[提要]加缪指出了世界的荒谬,同时也指出了荒谬的意义,那就是他提供给人选择的可能性。面对荒谬,懦弱的人会选择犬儒主义态度,以虚无主义面对人的道德责任,从而随波逐流,甚至与黑暗邪恶势力携手。而一个自由人,会采取挺身反抗的态度,尽管这种反抗很可能是堂吉诃德式的。

问:说起反抗,这似乎是加缪始终在寻求的东西,西西弗的形象其实就是一个反抗者。

答:你看得很准,今天我们就谈这个问题。1952年,加缪出版了《反抗者》一书 (L'homme révolté) 。révolté一词,也可以译成造反、叛乱,这个词在16世纪的时候,是用来形容大臣对君王表示不同意时用的,所以它的原初含义就是“说不”。因此我们理解加缪的反抗,就要在“人具有说不的权利”这个意义上。这其实反映了加缪特别具有知识人的批判意识。加缪说:“反抗为压迫确定了一个限度,在此限度内,人所共同拥有的尊严得到维护”。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提出反抗的问题,因为二次大战结束之后,人们发现共同战胜纳粹德国的苏联,其专制暴虐的程度和纳粹不分轩轾,甚至犹有过之。而在法国知识界,却有许多人认可苏联的集中营、大清洗,我们在前面曾介绍过这个大的背景,但随着纳粹的垮台,这个问题又突出出来。据波伏娃记载,1946年在一次聚会上,加缪当面批评梅洛·庞蒂拥护莫斯科审判的正义性。反对派可以被定叛国罪,让他觉得毛骨悚然。这时梅洛·庞蒂为自己的立场辩护,萨特也支持他。加缪感觉受了伤害,摔门就走了。萨特冲出去沿着大街追他,但他就是不肯回去,可见加缪对这个问题多么地敏感。加缪和萨特关系的研究者,罗纳德·阿隆森说:“这场争论首先是一场政治辩论,梅洛·庞蒂作为《现代》杂志的政治编辑,萨特的政治导师,把莫斯科审判诠释为一场被包围的革命可以理解的自我保护。加缪则把共产主义与谋杀等量齐观。梅洛·庞蒂表达了对苏联暴力的一种独立而赋予同情的马克思主义理解,加缪反对马克思主义和革命”。这个分歧在《反抗者》一书中得到了充分的论述。

问:是不是纳粹体制和苏俄体制的相同性,让加缪感到政治斗争的目的有一种荒谬感呢?

答:从加缪的文本中,我们能读出这种关联。比如他说:“高张自由大旗的奴隶集中营,以对人类的爱为理由进行的屠杀,使人很难作出评价。罪恶以清白无辜,乔装打扮,颠倒是非,很适合我们时代的性质”。他的意思是说,共产制度许诺给人自由,却建造了集中营来禁锢人的自由,结果罪恶却有清白之名,没有了是非的标准,这当然有一种荒谬感。加缪把问题归结为“由于当今的一切行动都指向杀人,直接的或间接的。在晓得我们是否以及为什么要制造死亡之前,我们便不能有所行动,这就反映出加缪始终站在人道主义和道德主义立场考虑问题。他提出的问题相当深入,他认为,荒谬这个概念,描述了一种状况,就是杀人可以是无所谓的,就像《局外人》中的那个莫尔索。他更进一步指出:”如果人们什么都不相信,如果没有任何东西是有意义的,如果我们不能肯定任何的价值,那么一切都是可以干的,没有任何东西是重要的,人们为焚尸炉拨火,和献身于照料麻风病人一样,恶意与美德,不过是偶然的或任意的“。这种态度,本身就是荒谬的,因为在加缪看来,“荒谬骨子里头就是矛盾,因为他想活着却排除一切价值判断,但是活着本身就是一种价值判断”。我们还可以补充说,它不但是一种价值判断,它还是一种选择,生命是一种不断选择的存在。用加缪的话说,就是“人是唯一拒绝像当下此时这样生活的生物”。

问:这就会引出一个结论,能选择的生物才会有道德问题。

答:对。所以加缪就断言:“何谓反抗者?一个说不的人”。他又说:“反抗是意识到自己的权利,并已觉醒的人们的行动”。结果他给反抗赋予了形而上学的意义:“反抗所起的作用,犹如‘我思’在思想范畴中所起的作用一样”,“我反抗,故我存在”。听友们可能还会记起,我在介绍笛卡尔的时候曾讲过“我思,故我在”这个命题。这是笛卡尔哲学的首要原则和立论基石。现在加缪居然把他的反抗概念也说成这样一个首要原则,其中原因大可考究一番。实际上,加缪是在确立一个以人的自由为中心的道德体系。把这个道德体系深入推广到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历史现实时,我们就会发现在它所处的战后时代,摆在欧洲知识分子面前的问题,就是反省战败的法西斯德国的纳粹主义,同时重新认识战胜的苏维埃俄国的斯大林主义。加缪在《反抗者》一书中,写了两章,分别为“国家恐怖主义与非理性的恐怖”和“国家恐怖主义与理性的恐怖”。所谓理性的恐怖,是指从马克思一直到列宁的一个传统,加缪把马克思看作一位宣扬现代无神论和历史主义的预言家。他预言未来的天堂,但指出我们现在是在地狱之中。为了走出地狱,需要认可暴力革命。这就有了一个施行暴政的逻辑起点。加缪指出:“如果几代人的牺牲仍不足以实现这个目标,我们便应该面临无限期地造成千百倍破坏的全球性斗争,这样必须有坚定的信仰,才能接受死亡或者制造死亡”。马克思所允诺的人类大同的美丽幻想,就是他的理论所由出发的理由。用大陆当下的时髦语汇,叫做“初心”。这个“初心”所内涵的铁的逻辑,就是准备让人经受更多的苦难和死亡。我从前曾引用过徐志摩给胡适信中的话,他说,为了达到那个天堂,我们必须跨过一道血海,但历史已经证明,那是一道永远也跨不过的血海。这个“初心”,提供一种理由,使人民牺牲现在,而为未来经受苦难,这里能清楚地看出,加缪受陀斯妥耶夫斯基影响之深。在《卡拉马佐夫兄弟》中,陀斯妥耶夫斯基讨论过“孩子的一滴眼泪”和“人类伟大真理”的关系。依照他的逻辑,为了这个天堂的真理,别说要跨过血海,连孩子的一滴眼泪的代价,他都不要付出。

问:那加缪要反抗的就是这种历史逻辑的恐怖?

答:对。只是这个历史的逻辑,已经由列宁和斯大林具体化了。他们实际上已经建立了一个许诺每天走向天堂,但实际上人们永远生活在地狱中的社会。加缪评价列宁是个“平庸的哲学家,却是个卓越的战略家”。他“只相信革命与成功”。有趣的是,加缪花了相当的功夫,钻研列宁的著作,他在书中大段引用《国家与革命》、《怎么办》等列宁的名著。他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列宁断言“没有一个社会主义者曾想到过,要许诺共产主义高级阶段到来的日期,可以说,自由在这里已最终死亡。人们首先从群众统治与无产阶级革命的概念,转向由职业革命家进行与领导的一场革命的思想。对国家无情的批判,随后与必要而暂时的无产阶级专政相调和。这种专政是由领袖来实现的”。加缪认为,斯大林之所以能够进行大清洗,就是因为他建立了领袖专政的党国结构,这个结构“在尚未掌握政权时,它在历史上就表现为革命暴力,而在居于权力的顶峰时,则成为运用法律的暴力,即恐怖与审讯”。这部由定于一尊的最高领袖推动和操控的党国机器,无情地运转,在这种体制中,所有的人都没有自由与安全。加缪问到:“谁能保证今天的法官们,在明天不会成为叛徒?并从他们在法庭的高位上,被投入水泥地下室呢”?这种革命救世论,也就是指导列宁和斯大林进行实践活动的理论,是一种“理性的恐怖”。但是,简单地把它等同于纳粹的理论,是不对的。加缪深刻地观察到,法西斯是由“刽子手自己颂扬刽子手”,而列宁斯大林们却让“受害者来颂扬刽子手”。纳粹“从不想解放所有的人,而只想解放某些人而征服其他人”。而共产主义“旨在解放所有的人,但要暂时奴役所有的人”。那么纳粹主义为什么是正直的人一定要挺身反抗的呢?我们下次再谈。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加缪荒谬哲学之四 幸福的西西弗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加缪荒谬哲学之三 西西弗神话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加缪荒谬哲学 之二 一场荒谬的凶杀案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加缪第二节 荒谬是人的一种存在状态

    想了解更多

  • 荒谬世界的反抗者加缪之七  反抗纳粹主义是人的道德责任

    荒谬世界的反抗者加缪之七 反抗纳粹主义是人的道德责任

    『提要』 认识到世界之荒谬的加缪,选择了面对荒谬的反抗姿态。这个姿态的背后是责任伦理和道德主义。他相信道德评价的相对性,对荒谬的人类处境抱着极大的同情与宽容。但又坚持道德本身的绝对性。他对践踏一切人类道德的纳粹主义,进行了尖锐的批判。在他心目中,纳粹就是一场鼠疫。

  • 加缪荒谬哲学之四 幸福的西西弗

    加缪荒谬哲学之四 幸福的西西弗

    [提要] 从常人观点看,西西弗的命运是悲惨的,行为是荒诞的,每天做同一件事,而这件事从目的性的观点看,毫无意义。但是荒诞和无意义是同一回事儿吗?因此我们难免要问,什么是意义?加缪对西西弗神话的分析,就是要重新定义在荒诞的人生中意义何在。

  • 加缪荒谬哲学之三 西西弗神话

    加缪荒谬哲学之三 西西弗神话

    [提要]  希腊神话中的形象西西弗,被加缪用来诠释他的荒谬哲学。西西弗因得罪众神,被判处一种特殊的苦役,他每天要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随后巨石又滚下,他再开始推石上山,永无休止。加缪以西西弗的形象来说明,世界本来是荒谬的、无意义的,是人的活动给世界创造意义。

  • 加缪荒谬哲学 之二  一场荒谬的凶杀案

    加缪荒谬哲学 之二 一场荒谬的凶杀案

    [提要]  《局外人》的主人公莫尔索开枪打死了海滩上的一位阿拉伯青年,整个杀人过程冷酷而荒谬。他没有任何杀人的理由,却随随便便犯下大罪,而他对这犯罪行为又无动于衷。加缪通过描述这桩罪行,揭示出一个与现实常规世界相对立的、非理性的荒谬世界。

  • 加缪第二节 荒谬是人的一种存在状态

    加缪第二节 荒谬是人的一种存在状态

    [提要]  加缪一直否认自己是一个存在主义者。他称自己的哲学是一种“荒谬哲学”,这种哲学努力探究人的存在状况的荒谬性,并指出荒谬在生存论上的意义。同时,他从一种道德主义的立场,鼓励人们认识荒谬以确立生存的意义。他认为,认识到存在的荒谬性,并面对它,是人的英雄行为。

  • 加缪—荒诞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加缪—荒诞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提要]  阿尔贝· 加缪(Albert Camus, le 7 novembre 1913 - le 4 janvier 1960) 是法国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文学家和思想家之一。他出生在法属阿尔及利亚的孟多维,一个地中海边的城市。从加缪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地中海的阳光与阴影。他常常被人归为存在主义思想家。但他本人否认这一点。不过,我们从他的作品中,确实能发现存在主义所关注的命题。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