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8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8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8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8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朱利安·班达第七节 班达为知识人所应持守的价值定义

朱利安·班达第七节  班达为知识人所应持守的价值定义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 网络图片

[提要]班达在批判了国家主义、秩序主义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之后,转而明确表述他心目中知识人所应持守的价值的特质。在他看来,一切追求现世实用目的的理论,尽管也可以名之为真理、正义、理性,但却不是知识人所应持守的。

问:班达批评许多知识人所持的理念,背叛了知识人的责任。那他自己的标准是什么呢?

答:其实在我们的介绍过程中,听友们应该大致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在《知识人的背叛》一书中,写了一节附录,算是亮了他的底牌。他说,“知识人所信奉的价值,主要是正义,真理,理性,它们的特质是,一,恒定的,二,利益无涉的,三,理性的”。他这是把知识人所应持守的理念的性质挑明了。所谓恒定的(statique),是说这些价值有它永恒不变的定性,不随环境变化而变化。比如,如果我们给真理下个定义,真理是认识与实在相符合,那么这个真理的观念是不会变化的。用班达自己的论证就是:“真理的观念与自身一致,它与那些本质上是可变化的个别真理完全不同”。所以我们知道,班达在这里说的恒定性是指观念的恒定,这完全是柏拉图理念论的翻版。所以他才反复强调,这种恒定的价值是抽象的。他认为知识人要持守(Tenue) 那些抽象的正义,抽象的真理,抽象的理性,是因为要制止那些只在环境变化中认识真理、正义、理性的理论。他认为如果知识人不这样做,那人类的道德就没有一个依归,一个准绳,就会使所有的标准随波逐流。班达的意思是说,知识人坚守那些抽象观念,就好比他们是这个世界之家的看门人,不守着这个家,人类就会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他这是明白地宣告,知识人不要理会相对真理的千变万化,而只要坚守世界上存在着真理这个观念就算尽职。他这个话也不是无的放矢,因为有些理论,甚至在普通人的头脑里就存在着,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真理这个观念。这种论证其实暗含着一个逻辑证明,即绝对真理是论述真理问题必须的前提。也就是说,如果你说“世界上不存在什么绝对真理”,而如果我问“那你这个论断是不是绝对真理”呢,你说“是”,那你就承认了有绝对真理,你说“不是”,那你还是承认了有绝对真理。

 

问:这个逻辑是很清楚的。

答:所以班达根本就否定人类基本价值有什么与时俱进。他引斯宾诺莎的一句话,“每一存在的完美,只因虑及其自身的本性。一切转型变化,皆是摧毁。完美不依时间而流变”。这就把话说清了。因为与时俱进这类玩意儿,其实是朝秦暮楚的实用主义态度。

班达强调的第二点,是知识人应坚持价值的利益无涉 (désintéressés)。首先我们得明白,班达的利益无涉,与韦伯的价值中立,不是一回事儿。韦伯的价值中立,是指在研究工作中,知识人应只注重经验事实本身,而不以自己的价值偏好,判断经验事实。而班达的意思是说,正义、真理、理性,只要不带实用目的,就是知识人应该持守的价值。他的意思是说,知识人坚守的价值,不应服务于社会中不同的利益集团,所以他捍卫的还是一种抽象观念。他认为,人类的精神观念,只有在保持自身同一的情况下才是完满的。而你只要把这些观念用于为社会中某一个利益集团服务,就不可能不变形。所以像正义这种观念,只能在考虑抽象人而非具体人时才是绝对正义。因为面对人这个一般概念,才有可能达到价值的利益无涉。

问:班达的这种论述会让人感到他的价值是很空洞的。

答:或者说是抽象的。但是抽象不一定等于没有意义。他要强调的是知识人的立场,这就好理解了。他是说,你不能站在某一利益集团的立场上谈正义,因为正义观念只要和利益相关,就一定不是纯粹正义,所以班达的正义观,实际上是正义的理念。班达说:“正义若想不被冒犯,只能实现于人之为人的诉求,正义只能从抽象的角度来思考人的问题”。所以,正义问题当然是一个利益无涉的问题。

班达强调的第三点,是知识人对价值的认同,一定是依赖于理性的,而不是激情。对这一点,我是有相当保留的。因为他论述理性时,完全排斥热情、勇气、信仰、爱等等人的心理活动。实际上,理性有时恰恰由这些心理活动所推动,这在现代心理学中已经有相当多的研究,我们就不详细地来讨论这个问题了。我们只要知道,班达断言,理性的激情已不是理性,也不是知识人的价值,就可以了。

班达反复强调,知识人的作用,不是投身改变世界的行动,而是在理性中坚守人类普适的理想观念,这是一种道德必须。而如果你要把理念诉诸于谋取实用目的的实现,那你一定不能坚持理念的纯粹性。

问:我觉得班达过于绝对了。实际上坚持理念也是一种现实行动啊!

答:对,我同意你对班达的批评。但我们对他的论述,要报以同情的理解。他看到太多知识人,在社会活动中,以追求实用目的,放弃或改变自己的理念。班达对知识人责任的论述,是在一个他认为的极其重要的背景下展开的,那就是他看到现代社会,是一个政治激情泛滥的时代。他用了Perfectionnement moderne这个词,给现代政治激情定义。他是说,政治激情在现代它日益地完善化,并且占据了知识人的主要的论域。他这个说法,很像现在时髦的政治正确这样的一种 提法,为了政治正确,知识人就要站队,就有了左中右。而这在古典时期,在前现代时期是不存在的。那时的知识人,是纯粹的知识人,他的理念不被某种政治势力所左右。班达认为,这种真正的知识人,他们的活动,根本就不追求实现一个什么具体的目的,他们只在艺术、科学、形而上学的王国中,自享其乐。他们所拥有的财富,不是现世的,他们的表达是“我的王国不在此世”。他举出的代表人物,有伊拉斯谟、康德、勒南、歌德等等。在班达看来,人类是有可能作出无比恶劣的事儿,但这些知识人的理想表达,给人类的恶,划了一条线,树立了一个观照的对象,让人类可借此来区分善恶,从而它削弱了人类向恶大步奔走的能力,给善好留下了一线生机。

问:班达这是树立了一种榜样吗?

答:是一种榜样,但它更多的不是一种人格的榜样,而是一种思考方式,一种看世界的方法。以这种方式从事形而上学,科学和艺术思考的人,自然就持守了一种价值。班达说:“如果知识人能清楚地认识自己的本性和自身能起的作用,并将之表达出来,那他就是强有力的。他宣称他的王国不在此世,正因他 摆脱了一种实用价值,其学说才伟大。现世是帝王将相的世界,而不是善好的世界”。班达的意思,我想听友们应该能明白。他所强调的知识人的价值,就是这些知识人以自己的思想、理念,树立了一个标准,让人虽不能至而心向往之。有蓝天在上,人才知道泥潭的污浊。有朗月明星,人才知乌云终不能久在。现世的生活是卑微琐碎的,现实也充满了恶的当道横行,但如果没有知识人去持守那种价值,人们就会以恶为善,从而人在猪圈中却自以为身在天堂里。班达几乎是强加给知识人一种责任,那就是永远捍卫张扬人类普世的价值理想,让污秽的现世不能称自己是天堂。如果知识人也站在某些利益集团的立场上来论证现世的合理性,那他就是知识人的叛徒,因为知识人的第一责任就是带给人们抗拒现世权力集团所想方设法实行的洗脑的能力,让人保持做一个真正人的想望,而不成为不辩黑白的奴隶。对班达的介绍,我们今天就结束了。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六节 知识人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五节: 捍卫民主的道德价值是知识分子的责任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四节 什么是知识分子的永恒使命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朱利安·班达: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之三重审与赦免——知识界的分裂

    想了解更多

  • 荒谬世界的反抗者加缪之七  反抗纳粹主义是人的道德责任

    荒谬世界的反抗者加缪之七 反抗纳粹主义是人的道德责任

    『提要』 认识到世界之荒谬的加缪,选择了面对荒谬的反抗姿态。这个姿态的背后是责任伦理和道德主义。他相信道德评价的相对性,对荒谬的人类处境抱着极大的同情与宽容。但又坚持道德本身的绝对性。他对践踏一切人类道德的纳粹主义,进行了尖锐的批判。在他心目中,纳粹就是一场鼠疫。

  • 加缪荒谬哲学之六  反抗是人的自由的表达

    加缪荒谬哲学之六 反抗是人的自由的表达

    [提要]加缪指出了世界的荒谬,同时也指出了荒谬的意义,那就是他提供给人选择的可能性。面对荒谬,懦弱的人会选择犬儒主义态度,以虚无主义面对人的道德责任,从而随波逐流,甚至与黑暗邪恶势力携手。而一个自由人,会采取挺身反抗的态度,尽管这种反抗很可能是堂吉诃德式的。

  • 加缪荒谬哲学之四 幸福的西西弗

    加缪荒谬哲学之四 幸福的西西弗

    [提要] 从常人观点看,西西弗的命运是悲惨的,行为是荒诞的,每天做同一件事,而这件事从目的性的观点看,毫无意义。但是荒诞和无意义是同一回事儿吗?因此我们难免要问,什么是意义?加缪对西西弗神话的分析,就是要重新定义在荒诞的人生中意义何在。

  • 加缪荒谬哲学之三 西西弗神话

    加缪荒谬哲学之三 西西弗神话

    [提要]  希腊神话中的形象西西弗,被加缪用来诠释他的荒谬哲学。西西弗因得罪众神,被判处一种特殊的苦役,他每天要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随后巨石又滚下,他再开始推石上山,永无休止。加缪以西西弗的形象来说明,世界本来是荒谬的、无意义的,是人的活动给世界创造意义。

  • 加缪荒谬哲学 之二  一场荒谬的凶杀案

    加缪荒谬哲学 之二 一场荒谬的凶杀案

    [提要]  《局外人》的主人公莫尔索开枪打死了海滩上的一位阿拉伯青年,整个杀人过程冷酷而荒谬。他没有任何杀人的理由,却随随便便犯下大罪,而他对这犯罪行为又无动于衷。加缪通过描述这桩罪行,揭示出一个与现实常规世界相对立的、非理性的荒谬世界。

  • 加缪第二节 荒谬是人的一种存在状态

    加缪第二节 荒谬是人的一种存在状态

    [提要]  加缪一直否认自己是一个存在主义者。他称自己的哲学是一种“荒谬哲学”,这种哲学努力探究人的存在状况的荒谬性,并指出荒谬在生存论上的意义。同时,他从一种道德主义的立场,鼓励人们认识荒谬以确立生存的意义。他认为,认识到存在的荒谬性,并面对它,是人的英雄行为。

  • 加缪—荒诞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加缪—荒诞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提要]  阿尔贝· 加缪(Albert Camus, le 7 novembre 1913 - le 4 janvier 1960) 是法国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文学家和思想家之一。他出生在法属阿尔及利亚的孟多维,一个地中海边的城市。从加缪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地中海的阳光与阴影。他常常被人归为存在主义思想家。但他本人否认这一点。不过,我们从他的作品中,确实能发现存在主义所关注的命题。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