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6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方政:4.26社论激怒了我!如今最想知道的仍是真相

作者
方政:4.26社论激怒了我!如今最想知道的仍是真相
 
方政2012年6月6日离港前到司徒华碑前致祭,看着华叔纪念册的画像,感慨万千。 法广 :麦燕庭摄

30年前,4月25日的晚间,中国各大报社的编辑收到了一篇《人民日报》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这篇社论在隔天即4月26日见报,而这些报社接到命令,要在各自的头版转发共产党党报针对占领天安门广场九天的抗议学生发表的声明。社论指出,这些抗议者并非如他们宣称的是追悼的,而是受到了反革命阴谋的利用。文章宣告:“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而“其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人民日报》表示:“这是摆在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面前的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

4.26社论中的强硬言辞当时席卷了中国各大电台和报章头版,并对1989年震撼全国的那场冲突产生了重大影响  但并非是炮制这篇文章的人希望看到的影响。从此以后,1989事件的亲历者一直在想,倘若社论里没有反复采用煽动性的“动乱”说法,事情的演变是否会有所不同?

流亡美国的政治学者严家其就曾经说过:“没有四·二六社论和它的定性,就没有六四屠杀。”

在今天纪念六四三十周年专题节目中,我们特地请来当时双腿被坦克无情碾压如今生活在美国旧金山的方政先生,再一次见证当年参与学运的初心。

法广:回首六四很多分析认为,426社论标志出中共高层通往武力镇压行动的一个关键转折点,那么您当时也读过426人民日报这篇社论?

方政:当然,不仅读过,好像当时系里好像还有一些组织大家去学习。当然对于我们普通学生来说,看到那种社论那种文句那种立场那种口气,首先是不能接受的,感到非常气愤,所以才引发427大游行,这么一种反抗!后来最主要的一个要求,就是要求撤回426社论。否定426社论,因为426社论从定性,当时的那种语气 ,包括整个对这场的判断,对学生的污蔑性,那是大家不能接受的。如您所说,当时中共这种强硬派当权派的心理,就已经打定主意,就是一定要镇压。而镇压这个念头其实从4月26日开始就已经深深在中共的心头定格了。

法广:您本人是从何时去天安门广场抗议的?

方政:我觉得就是426社论对我的影响最大,我的第一次游行就是4月27号。在这之前,从4月15号到20来号,我主要就是一个普通的参与者,旁观者的心态,去看去多了解,因为当时很多信息我们都不是太清楚,但是很感兴趣,尤其是对于人民对胡耀邦去世所表达的哀悼,包括我们要求的公开悼念活动,到人民大会堂去请愿,但却遭到中共那种无理粗暴的对待与无视,以我们学生的心理对这些会感到很难过很难接受,所以那时候说句老实话,以我本人来说,还没有上升到一个很强的诉求,或者有什么一个想法,更多的是一个观望,是一个到处去走走看看了解一下,所以我说,我从体育学院去北大清华,有时或去天安门广场看看,获取大量的信息,找找那种感觉。但是真正令我内心有所触动,想要走出表达我的一种想法,就是426社论的促进,就是说怎么会这样!那个时候对于文革的否定,不知道对别人,但对于我来说,我们当时对文革的否定是比较彻底的,文革什么那种文风呀,那种口气,那种社论腔调呀,我们都是很反感的,小时候看到过很多,所以再看到426社论的时候,怎么又跟文革那种定论很像,而且有一种没有实事求是的一种定性,所以心里非常难以接受,很气愤,所以这个时候激发我要表达反对,427游行我就参加了。所以真正比较多的介入到这场运动当中,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法广:您刚谈到了对您的第一个冲击,那第二个冲击或是说人生最大的冲击,应就是六四清晨当坦克车碾断您的双腿那一刻对吧?

方政:六月三号到四号清晨,当然对我个人来说是一个最大的冲击和影响,对整个国家,对当时整个北京城,数以万计的人都造成一个巨大的灾难性的影响,当然,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受伤吧!

法广:您之后从海外的网站看到一张双腿被压断的伤者照片,看时就觉得照片中人就是您本人,那当时心头的感触是什么?

方政:我记得那时我人还在国内,还没来美国,可能是在2000年左右,我在国内浏览一个海外的网站,一下看到了有关介绍六四的图片,就看到了这张我当时受伤,腿被坦克压过后靠在路边栏杆上面,当时一看我就知道这个人是我,因为,我当然自己认识自己,尽管那张照片照得不是很专业,好像不是很清晰,我的头好像是被一个抢救我的人正好给遮住了,但是从身体的其他部位,尤其是双腿被压完残端的情景非常吻合就是我,所以我当时一看非常震惊,就是难以置信,能留下这么一张照片,记录了那一个时刻。因为当时我受伤之后,我自己并不是完全很清楚自己当时的状况,幸好有这张照片把我记忆中残存的意识,那些记忆的碎片能够再清晰地组合起来。所以我真的非常感谢那位摄影师,很想找到他,这张照片最早好像是登在一本法国的杂志上。然后,我也很想通过这张照片去找到当时抢救我的旁边这些不知名的人,但是,很遗憾,三十年了,还是没有找到。

法广:六四惨案三十年了,您来美自由生活也十年了,重新回顾这段历史,您最希望做什么?

方政:嗯,回到三十年最希望做什么……其实对于我来说,最难忘最希望想要了解的想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这个六四真相,那一天能够真正地让人们去获悉。其实,具体到我一个个人的个案来说,我就非常想知道,为什么在六月四号的上午六点来钟,当我们学生最后从广场撤出到西长安街六部口路段的时候,为什么会有坦克从身后对学生对我的追杀,为什么这种事情发生?这是得到怎样一种命令?那么驾驶坦克的这些士兵当时是受到什么样命运的驱使?他来做这种这么残酷这么血腥的一种镇压,因为在六部口这个路段,坦克从身后追杀,就在这里造成了大量的伤亡,而且都是跟我一样六月四号的早晨从广场最后撤出走到这里,完全是和平撤出走在西长安街六部口路段的,坦克也是从我们的身后高速地追杀,而且先还从坦克里释放出硫气弹,所以在六部口这里造成很多学生的伤亡。这个就是我内心里一直就是想,三十年了吧抹不掉的,也是一直想追问下想了解的这么一个事实,就是我想知道真实的原因是什么?我想找到它的真相。

法广:但您觉得在中共专制独裁体制下,有可能吗?

方政:当然就目前来讲,真的是一点希望都没有看到。因为目前在国内全方位的这种封杀,各种的这种镇压,使得人们都没有办法去谈论“六四”两个字,“六四”本身就已经是敏感词了。所有对“六四”话题的讨论也好,对“六四”这个日子的纪念也好,都是被镇压,所以,真相还是离我们很远,还是很艰难,这是我目前的感受,但是,这一天终究会来的!

  • 王康:习近平和太子党是六四镇压直接受益者

    王康:习近平和太子党是六四镇压直接受益者

    在对八九六四民运镇压的过程中,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无疑是重要的决策者,这位从15岁开始到法国俄罗斯等地留学,在中共内部斗争中三起三落的的领导人为什么会下决心对民众进行武力镇压,给他一生留下抹不去的阴影。中国现任领导人习近平有对六四持何种态度?

  • 从地缘政治看习近平出访朝鲜

    从地缘政治看习近平出访朝鲜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四乘专机携夫人彭丽媛,在多位中国高级官员随同下抵达平壤展开两天的国事合作。习近平此行是中国最高领导人时隔14年访问朝鲜,也被称为是一次历史性的访问。报道显示,朝鲜极为重视习近平的到访,接待规格前所未有,习近平也成为第一位在锦绣山太阳宫广场接受致敬的外国领导人。

  • 安琪:从“六四”出发,构建现代社会的个体尊严

    安琪:从“六四”出发,构建现代社会的个体尊严

    本次六四三十周年专题节目的嘉宾是八九流亡报人安琪女士。安琪不仅谈她在八九三十周年之际的感想,也特别强调,目前纪念六四面对未来的关键问题是:政改与换人,谁指望谁?除了反抗专制集权对人的禁锢外,中国所有公民也都应该走出“感性良心价值观”的禁锢,做有人格价值和公民意识的公民。

  • 大陆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过,香港将成法律黑洞

    大陆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过,香港将成法律黑洞

    继6月12日香港民众再度大规模集会,抗议港府《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之后,香港街头目前暂告平静。但6月12日集会活动遭遇的警方暴力,以及特首林郑月娥当日对集会活动的定性都进一步刺激港人的神经,新的抗议活动已在酝酿之中,而二十余名香港学界和文艺界人士自6月12日子夜零时发起的接力绝食行动还在继续。香港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讲师黎明女士是这次绝食行动参与者之一。黎明女士2008年才移居香港生活。但她很理解港人在这次围绕港府修改《逃犯条例》努力变现出的坚持与决心。

  • 张伦:我与法广

    张伦:我与法广

    一九八九年六月八日,震惊世界的六四屠杀发生四天之后,全球的中文听众第一次从短波收听到了来自法国的中文广播,法广中文部(简称法广)就这样诞生了! 六月六日,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总裁Marie-Christine Saragosse,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Cécile Mégie主持庆祝法广中文部诞生三十周年活动,法广中文部总编索菲向来宾简介了本台创始经过。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法国塞尔奇·蓬多瓦兹大学教授、社会学者张伦先生。多年来,张伦既是本台忠实的听众、读者,同时又是本台重要的合作者,一直热心地关注着法广的发展

  • 班农扬言:欧盟一体化已死 法国极右问题专家加缪为您解读

    班农扬言:欧盟一体化已死 法国极右问题专家加缪为您解读

    由于参与投票人数众多,各大党派相继全数动员,被认为是欧盟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欧洲议会投票在5月26日落下帷幕。极右翼政党在法国等多个国家取得胜利,怀疑欧盟主义进一步在欧洲议会壮大。被法国总统马克龙支持的“欧洲复兴”党一度指控是美国干预欧盟选举代表的,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在选后宣称,“一直以来的欧盟一体化进程在周日死去”,他的发言是否有理,此次大选又显露出欧盟内部中的何种关键问题?我们请来了法国和欧洲极右翼主义和政治问题研究专家、让-饶勒斯基金会(Fondation …

  • 严家其:纪念六四就是要寻求正义

    严家其:纪念六四就是要寻求正义

    今天的六四三十周年系列节目有幸请到的嘉宾是严家其先生。介绍“第二次新文化运动”,以及他对宪政民主以及他对中国前途的思考。他认为,中国的未来发展趋势应该通过和平的方式走向第三共和,纪念六四并不应局限在翻案不翻案上,而是要寻求正义。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