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4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专家分析 习近平貌似强大

media 法国总统马克龙24日晚在蔚蓝色海岸尼斯附近接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路透社

24日到访法国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权力在自己的国家与日俱增?但是,法国汉学家白夏认为,习近平的地位并非如表面所看到的那样稳固,他在外交领域如同国内正遭遇困境。而在德国流亡的中国作家廖亦武则揭露,习近平掌权以来,中国的人权每况愈下。

法国汉学家、政治学家白夏在法国『世界报』撰文指出,与美国的关系十分紧张的时刻,习近平选择访问欧盟,这位中国领袖被介绍成是一位强人,在国际混沌的大环境中犹如一个稳定的参照。然而,以“九”标志的年份对这位中国领袖并不有利。

他指出,3月10日标志着西藏抗暴60周年,5月4日将是北大学生示威一百周年,这个日期标志着中国知识阶层进入政坛。六四,除中国以外,人们将纪念天安门民主运动遭屠杀30周年,以及法轮功学员包围中南海20周年,10月一日,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这是极其繁重的一年,因为中共担心其公民抓住这些机会表达对他们的不满。

当法国『星期天日报』询问九零年代初期入狱四年,旅居德国的著名作家廖亦武有无与访欧的习近平见面的愿望、向他当面传递某些信息时,廖亦武表示:“我绝对不会有信息传给他,因为我对他太鄙视。”他表示,历史已经证明,这个政权从来都不会做什么好事。自从习近平2012年掌权以后,情况每况愈下。“我等待的是这个政权的崩溃”。

白夏表示,中共政权从1989年以来无任何改变。经济快速发展没有引起民主化。相反,萌芽期的民间社会被镇压。2015年7月,超过300名律师被逮捕,其中20多位在作了极具人身侮辱意味的“电视认罪”后被判刑,一些帮助工人的非政府组织成员被囚禁,一如坐牢四年的新公民运动的创始人许志永的命运。习近平不断重复法官必须服从党,媒体必须认同党,在大学,禁止参照“所谓的普世价值”,宗教活动被压制,不仅仅是在西藏。在新疆,百万维族人和哈萨克人被关进称之为“培训中心”的集中营,仅仅因为他们给孩子起了穆斯林的名字,或者让他们食用清真。但是这一镇压并未在国际社会尤其在穆斯林国家激起严重批评。

白夏认为,不仅仅维族是这个政权再度极权化的受害者,中共不断强化对全社会的控制,人工智能被当成毛思想控制的工具,恢复“社会信用机制”的企图,使中国有把奥威尔式的荒诞不经制度化的危险。人们质疑,在高科技领域,合作和贸易究竟有何用处?

而且,通过“一带一路”,中国在出口控制人民的技巧,这让所有的独裁者都感到鼓舞欢欣。难道西方愿意成为推广这一技巧的合谋者吗?

廖亦武如同多数中国政治异议人士,怀疑法国能当面向习近平就人权问题作强硬的表述。他说:“我不知道马克龙在会见习近平时将会说什么。尽管马克龙年轻气盛,他似乎也无意与中国领导人开诚布公地谈话。我之前以为法国应该是人道主义的故乡,法国出了这么多伟大的作家,诗人,思想家与政治家,但是,我走出中国之后却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廖亦武愤怒地提到他的好友刘晓波的遭遇,刘晓波2017年死于监押,尽管他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死后都不被允许安葬,他的骨灰已被抛洒大海。

新舵手内外交困正在失去光环

习如此专制,轻蔑人权,但在白夏看来,如果习近平在外国眼中被看作是一位不可回避的领导人,他的地位并不如他的外表所显示的那样安适。

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以及习近平狂妄的反击在中国领导层引发争议,其中一些指责他错失与美国谈判的良机。至于目标旨在把中国打造成全球最强大的技术之国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已不再公开地谈论。

白夏分析,中国同时在其“后院”失去了光环,特朗普与金正恩开启的谈判可能会使北京部分失掉针对平壤继承人的压力。从斯里兰卡到巴基斯坦,中国贷款被看作是让这些国家依赖北京不能自拔的陷阱。甚至其推行的16+1机制,北京通过这一论坛联络欧洲前共产国家,以达到分裂欧盟的目的,现在也开始发出力不从心的信号,东欧国家认为北京的投资并不足够。

意大利决定加入“一带一路”给北京注入了氧气,但北京的狂妄自大导致欧盟领导人力图达成一个限制中国在欧洲战略领域存在的共同立场。习近平四溢的专制主义特征越来越让其合作者忧虑。

在中国国内,白夏认为习近平这位“新舵手”的处境变得不太有利,加之其相对的外交失败,将会给其潜在的对手提供武器。从2017年19大以来,习手中集中的权力超过了任何一位前任,他主持经济、金融、国家安全、宣传及所有领域。邓小平倡导的被视为防止中国陷入文革的“党政分开”也被习扔入了历史的垃圾堆。

习以铁腕控制着领导一切的中共,没有一天,媒体不引用一句习近平的语录。但是白夏认为,与毛泽东相反,习是一位孤家寡人,一旦遭遇失败,他必须承担所有责任。现在,中国南方的工厂时有罢工,如同2018年的起重司机运动,正在冲击着整个国家。

在白夏看来,今天,中国的民间社会尽管极其脆弱,公民不能公开表达不满,陷于困境的民企老板深深受害于举国支持国企的体制,但是这一民间社会在生长着。那么,这个以“九”标志的年头能否与其他那些九字头年头一样动摇中共的统治?现在看不出任何迹象,但是,中共的领导人对此非常担心。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