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12月13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3/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3/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从重庆市万州区公交车坠江事故看三峡水库泥沙淤积问题

作者
从重庆市万州区公交车坠江事故看三峡水库泥沙淤积问题
 
图为重庆万州公共汽车坠江的大桥俯瞰 网络照片

2018年10月28日万州一辆公交车突然越过中心线,与一辆相向正常行驶的红色小轿车相撞,然后冲破万州长江二桥的护栏,坠入长江三峡水库,在网络上引起热烈的讨论。绝大多数中国网民都义愤填膺地痛斥蛮横殴打司机导致公车坠江的女乘客,也有网民悲观地将坠江的公车当作是当今中国社会的缩影。但却很少有人注意到公车坠江的打捞过程中暴露出来的一大重大的隐患,那就是三峡水库的泥沙淤积问题。

旅居德国的中国水利专家从中国官媒有关公车打捞时无意中报道出的水深高度等一系列数据中推测出在三峡水库中的淤泥囤积严重。他认为此一中国官方极力掩盖的现象验证了此前中国水利专家黄万里等先生的预测。认为泥沙堆积必将成为三峡水库的一大隐患,未来三峡地区的大片的建筑都将被掩埋在水底。而且,事实上,中国官方在城市规划以及桥梁修建的过程中早已考虑到上述因素,比如说,为什么万州长江二桥的桥面静高要超过六十米。本台为此电话采访了王维洛先生。

法广:王维洛先生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法广的专访,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您是如何从中国官媒对公车坠江的一系列报道中推理出三峡水库中的淤泥堆积严重?

王维洛: 首先必须指出的是,人们在讨论公车事件时都只听到公车是掉到长江里面了,而事实上,自从修建长江三峡大坝之后,万州离大坝两百多公里,这一地段的长江其实就应该属于三峡水库的中间部分。一条自然的河流在修建大坝之后就被切除三个部分,大坝的下游部分,水库部分,以及水库上游的河流部分。三峡水库这公车掉江的时候正是蓄水期期间,在公车打捞的那天,正好是水库蓄水期的最后一天,也就是说,按照规定,这段时间的水库蓄水的高度应该是175米。另外,根据三峡水库可行性报告,这段时期应该是水库中蓄水最清晰的时期。然而,从中国官媒在打捞报道中无意中透露的数字以及情况来看似乎并非如此。由于这个事故引起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仅在事故发生地聚集的救援船只就超过70余艘,包括装有声纳技术设备的船只,几十位潜水员,还有武警带来的水下机器人。但是打捞工作进展缓慢,特别是到29日13时30分左右,才确定公交车的位置。中国媒体认为,此次救援为三峡库区蓄水以来难度最大,特别是相对船只来说,公交车目标太小,难以精确定位。其实公交车坠落位置明确,搜索范围很小。坠落车辆入水位置的上游50米至下游200米及左右各100米,就是长250米宽200米的范围。坠落的公交车之所以没有能够被潜水员和水下机器人发现,是因为三峡库区的水非常浑浊,能见度很差,而且坠落的公交车陷于淤泥之中。这就说明水库中淤泥的堆积现象十分严重。

法广: 这么说来,您认为水库中淤泥堆积严重的观点仅仅是推测,而并没有可靠的数字依据?

王维洛: 是推测,但我也有一定的数据。根据公交车被打捞出来之后发表的数据,公交车坠落在位于长江二桥上游约28米、水深约74米(一说71米)的地方。当时三峡水库在万州的水位为海拔174.83米,坠落的公交车在水下74米的地方,就是海拔约100.83米处。无论是根据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还是三峡工程初步设计,万州公交车坠落处三峡水库的水深应该在80米以上,这里不应该有泥沙淤积,更不应该有几米甚至十几米到几十米泥沙淤积层。中国许多人今天质疑黄万里教授当初预测说三峡水坝运行十年之后,重庆就会被淤死,认为三峡运行十年之后,黄万里教授的预言并没有实现。所以认为他所有的理论都有可能是错误的。而事实上,黄万里教授当初的预测并没有想到这个政府会在长江上游会修建这么多的水坝。他的预测是建立在长江上游依然是自然河流的假设之上的。

法广:黄万里教授当初是坚决反对修建三峡大坝的,是吧!

王维洛:他给江泽民写过三次信,认为三峡大坝坚决不能上马。另外,我还想提醒大家注意到这次公车事件中还有一个值得大家思考的话题。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万州大桥的桥面离水面那么高?为什么当局在修桥时要把桥面的静高拉倒65米?桥修稿了就必须增加造价。就连南京长江大桥也仅仅只有25米静高。如果没有需要,就没有必要提高桥的高度。这就说明未来三峡水库的水位会不断的上升,他们在设计二桥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上述因素。

法广: 您是说当局在修建大桥时就已经考虑到淤泥的堆积问题?

王维洛:对,只要是三峡水库的淤泥堆积,水位就会越来越高。所有的泥沙专家都是这么认为的。当时的泥沙组的专家说只能保证今后三十年内不会出现问题。因为他们知道三十年后他们都不在了。谁也不会来承担责任。如果他们在淤泥报告中写上三峡水库在使用一百年之后,可以达到冲淤平衡,不再有水库泥沙淤积的问题。如果你没有读懂冲淤平衡是什么意思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

法广:水库泥沙淤积问题看来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王维洛: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够解决。1992年三峡工程决策时,中国政府告诉老百姓,用“排浑蓄清”的水库运行方法可解解决三峡水库的泥沙淤积问题。2003年三峡水库投入使用后,特别是2009年三峡工程实行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的目标后,中国政府告诉老百姓,三峡水库的泥沙淤积问题已经破解,问题远不如1992年时预计的那样严重。三峡水库的泥沙淤积发生在三峡水库的水面之下,这些数据都是国家机密,除了少数人知道,老百姓能看到的只是报喜不报忧的报道。根据这些报道,万州公交车坠落处就不应该有几米或者十几米甚至几十米厚的泥沙淤积层。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暴露出三峡水库泥沙淤积的事实,暴露出三峡水库泥沙淤积的严重性。

法广: 按照今天三峡大坝运行15年泥沙堆积的状况来看,有可能 保证三十年内没有问题吗?

王维洛:三峡大坝已经运营十五年,但却依然没有验收。2015年作为政协主席与副总理的汪洋应该验收,但他一直往后推。

法广:验收的人应该承担责任吗?

王维洛: 验收时毕竟要签上自己的名字。这当然是责任。汪洋曾经当过重庆市委书记,他曾经启用了一位年轻的城市规划专家,这位年轻人把重庆的所有的政府机关以及重要的机构都建设在海拔220米以上,重庆市委大楼就建在233米以上,但是普通老百姓的居家就仅仅在180米左右,那么,这些建筑今后就很可能被淹。这些政府领导人都心中有数,但是,他们不能告诉老百姓,老百姓现在只能自己去想,自己想想长江二桥为什么建的这么高。这其实同公车坠江事件一样,如果这些乘客自己不出来发声的话,那么,最后就只会同公车一起掉下去。

感谢王维洛先生接受本台的专访。

  • 中法专家谈中国的垃圾处理

    中法专家谈中国的垃圾处理

    在里昂举行的第二届法中论坛上,中法在垃圾处理领域的合作是论坛的一大重点内容,中法双方在垃圾处理领域的专家以及实业人员参加了相关的讨论会。那么,中法在上述领域的合作进展如何?垃圾处理涉及到国家经济发展,受政府决策方向的直接影响,中国的政治体制是否可以允许政府在上述领域做出大刀阔斧的决定?怎么样处理垃圾对环境最有益,是分类?是焚烧?在不可能一步做到零垃圾的背景下,如何才能够减少垃圾的产生?我们请参加讨论会的专家,企业负责人谈谈他们对上述问题的看法。

  • 梁子:保护环境的莨绸时装设计师

    梁子:保护环境的莨绸时装设计师

    中国时装设计师梁子善用中国特有的莨绸设计时装,20多年来梁子特有的设计风格逐渐成熟,她继续用莨绸这种制作生产过程中零污染,穿在身上舒适有益健康的时装材料。梁子和她的团队在中国广东设立保护莨绸工艺制作中心,还与包括法国巴黎的时装设计学校等国际社团交流如何保护使用薯莨这种制作莨绸特有植物及其工艺。请听法广专访设计师梁子。

  • 气候变迁和登山客猛增威胁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

    气候变迁和登山客猛增威胁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

    攀登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的圣母峰成为近10年最流行的商业活动,但是游客漠视环境保护,随地扔垃圾,让世界第一峰成为垃圾场。另外,喜马拉雅山的特产,贵过黄金的冬虫夏草不断减少,也标志着随着气候变迁威胁珠穆朗玛峰的环境。

  • 避免气候灾难 联合国气候专门委员会专家呼吁采取紧急行动

    避免气候灾难 联合国气候专门委员会专家呼吁采取紧急行动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Giec)周一10月8日在公布的一份400页报告中呼吁各国政府采取前所未有措施,在2030年前控制气温升高1.5度。联合国气候专门委员会专家呼吁各国政府努力,为避免进一步的气候灾难行动起来。另外,在10月8日同一天,瑞典皇家科学院把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两位美国经济学家,以表彰他们将气候变化与技术创新纳入宏观经济分析。

  • 老挝土地捍卫者宋巴・宋蓬为何失踪?

    老挝土地捍卫者宋巴・宋蓬为何失踪?

    宋巴・宋蓬(Sombath Somphone)是一位在老挝广受尊重的公民社会领袖,2012年12月他在老挝的一家警察署神秘失踪后至今外界没有他的任何信息。宋巴・宋蓬是参与式发展培训中心(Participatory Development Training Centre)前主任,曾于2005年获颁东南亚地区重要荣誉麦格塞塞奖。

  • CaolSwarm最新报告: 中国煤电过度建设威胁全球气候

    CaolSwarm最新报告: 中国煤电过度建设威胁全球气候

    就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政府间专家小组再度就地球升温拉响警钟的前夕,总部设在美国的全球媒体研究网络公布了一个有关中国继续大规模煤电建设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的全民叫做:海啸警报:中国中央政府能够阻止井喷式核准导致的煤电建设大潮吗?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在2014年至2016年内核准的煤电开发计划并没有如官方所说的被取消,或被延迟,而是正在逐渐建成,有的甚至已经上马运作。这些新的煤电装机一旦完成运作,将使中国的煤电产量增加25%,而中国目前的煤电产量已经占据全球总产量的50%,也就是说,倘若,这些煤电厂完工投产,对严重威胁巴黎协定所制定的减排目标。因为中国是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最多的国家,而中国境内所排放的温室气体超过70%来自煤炭。这就是为什么全球煤炭研究网络的上述报告引发国际舆论的强烈反响,有专家评论说,能否尽快阻止中国的煤电开发才是遏制地球升温的关键。 那么,全球煤炭研究网络公布的上述报告的可信度如何?中国官方对此有何反应? 我们就此采访了全球煤炭研究网络中国项目负责人于爱群女士。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