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1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默克尔——随时可能退位的总理

默克尔——随时可能退位的总理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柏林 2018年8月26日 路透社

德国总理默克尔10月29日宣布将逐步退出政坛,此举立即引发了争夺基民盟党主席职位的角逐。今年12月,基民盟将在汉堡举行党代表大会,选举新的党主席。按照老传统,新主席也将是2021年国会大选时基民盟总理候选人。默克尔虽然表示愿把总理工作干到本届任期期满,但新的党主席是否会让她干满三年,德国政界和媒体均表怀疑。再者,始终反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匈牙利和波兰等国,现在更不会把默克尔放在眼里了。在欧盟层面上,默克尔也将变得人微言轻。

默克尔逐步退位声明一发表,媒体便开始总结她的成败,内心在向这位总理告别。媒体普遍认为,默克尔2015年敞开国门欢迎难民的政策,导致了这位铁娘子政治生涯的转变。在随后各种选举中,德国第一大党基民盟一再损失惨重,而要求默克尔下台的选项党则不断飙升。选民通过选票,表达了对默克尔的不满。10月28日黑森州选举,基民盟再次惨痛丢失10个百分点。领导基民盟18年、担任总理13年的默克尔虽然还没有落到非要逐步退位的地步,但她走出了这一步,让很多人松了一口气。媒体随后马上报道说,右翼民粹选项党虽然已打入了所有16个州,但随着默克尔的式微,选项党现在没了敌人,这意味着选项党的巅峰已过,时局会慢慢转变了。

德国广播电台注意到,人们对基民盟党主席和总理默克尔的政绩评估很少象现在这样表里不一。表面上,大家说“令人起敬”都说了有上百遍了。但这指的只是她的逐步撤退决定。与此同时,从媒体和政界的评论里,人们明显能听到松了一口气的那种叹息。有些人甚至流露出胜利的喜悦。在报纸评论中,只有左派的在柏林出版的《日报》表示:“我们会怀念她。”这句话里包含了对默克尔时代社会自由化也将告终的忧虑。在过去的20年里,默克尔在某种程度上是个缓冲器。她柔化了全球化世界的粗鲁,而大联盟政府也减弱了社会冲突。在社民党的扶持下,默克尔平安度过了金融危机这一最大危机。默克尔的缓冲政策直到2015年9月都很管用。但她向巴尔干路线上的难民敞开国门的决定,带来了政策模式的转变,导致她最后关不上国门。

根据德新社11月4日消息,现有12位选手将角逐党主席席位。其中名气较大的有三位。他们是56岁的默克尔心腹、秘书长克兰普-卡伦鲍尔,38岁的卫生部长施潘和曾被默克尔排挤出政坛的62岁前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默茨。多份民调显示,德国民众最看好默克尔最强劲敌、财经高手默茨担任基民盟新领袖。

《明镜》周刊上周透露说,基民盟籍联邦议会主席朔伊布勒选中了默茨,并在暗中运力,扶持默茨出山。是朔伊布勒向默茨建议说,最迟应在10月28日黑森州选举当日下午做出是否竞选党主席的决定。另外,朔伊布勒还帮默茨安排了一些重要会晤,以便默茨能在德国和欧盟基民盟圈内,预先探测自己成功的机会,并为竞选铺路。其中一个会晤便是十月中期默茨和布鲁塞尔保守派领导人Joseph Daul的会晤。会晤后,Daul 将默茨的计划透露给了默克尔。

朔伊布勒是基民盟举足轻重的元老,一旦大联盟政府破裂,多方公认朔伊布勒将是恰当的临时总理人选。有这位重量级人物护航,默茨成功的机率自然大了不少。一旦成为党主席,基民盟下一届总理候选人非他莫属。

就德国时局,《汉诺威汇报》预言说,默克尔卸任党主席后,基民盟内不会静水一潭。不管是默茨还是施潘,他们都既不愿意也根本不想和默克尔合作。默克尔的亲信克兰普-卡伦鲍尔如果不想成为默克尔的翻版,那她也得尽快和默克尔拉开距离。而社民党是决不会给一个新总理先送点信任分的  大联盟可能要呜呼哀哉了。

  • 德国《世界报》:特习对弈 习近平不能示弱

    德国《世界报》:特习对弈 习近平不能示弱

    美国和中国一月初的贸易谈判落幕后,德国媒体很快感到失望,认为会谈结果离真正解决问题还很遥远。不过,中国副总理刘鹤一月底将赴美继续会谈,使人们对冲突可能得到解决又充满期待。

  • 2018年:默克尔没有领导能力

    2018年:默克尔没有领导能力

    德国总理默克尔 (Angela Merkel) 12月初失去基民盟党主席职位后,她的政治生涯的终点就隐隐若现。2019年很可能是默克尔总理生涯将画上句号的一年。

  • 2018年:德中两国继续靠近

    2018年:德中两国继续靠近

    风云多变的2018年即将过去。在这一年里,美国总统特朗普实行的美国优先、贸易保护主义和惩罚关税等政策迫使德国和中国相互靠近。但即便没有美国的推力,双方也会继续靠近。两国在许多领域里加强了合作,可谓是相当好的朋友。但体制和利益的不同使双方仍然有不少磨擦。  

  • 刘鹤访德 魅力攻势难奏效

    刘鹤访德 魅力攻势难奏效

    中国副总理刘鹤11月25到28日访问德国,期间会晤了德国总理默克尔,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财政部长舒尔茨,参加了中欧论坛汉堡峰会,在峰会上突出了共同利益,并许诺中国将继续实行改革开放,欧盟竞争事务专员维斯塔格和德国交通部长朔伊尔也各各发表了主旨演讲,会议以大家共同呼吁合作而告终。刘鹤还访问了汉堡市政厅,推动了汉堡与中国的合作。刘鹤此行动作很多,但收获有多大?他的魅力攻势带来了什么效果?

  • 马斯访华 有打有拉

    马斯访华 有打有拉

    社民党籍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本月12到13日访问了中国。 这是他上任以来首次访华。他会晤了中国外长王毅、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等多位高级官员,由此可看出中国对这位德国客人的重视。访华首日,他批评了中国的新疆维族政策, 还参加了德中青少年篮球训练,因此也被称为篮球外交。访华第二天,他没再谈人权,而是唱出了愿和中国深化双边关系的主调。马斯期望和中国合作的领域不少,贸易、未来科技、削减军备、安全和气候保护、强化联合国等都在其中。马斯的对华政策引起了什么反响?德中关系进入了什么状态?

  • 《图片报》:再教育营暴露了共产党对维族人的恐惧

    《图片报》:再教育营暴露了共产党对维族人的恐惧

    中国政府终于承认在新疆设有再教育营,德国电视一台、《南德意志报》等重要媒体立即对中国信息政策的变化进行了报道。但新疆维族自治区主席扎克尔称再教育营是免费职教中心,则遭到德国媒体的批评。德国已停止遣返维族难民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