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德国统一28周年:社会两极分化加剧

德国统一28周年:社会两极分化加剧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柏林 2018年8月26日 路透社

10月3日,德国庆祝了统一28周年。但统一了28年的德国并不是一年比一年更融洽,而是社会分裂越来越明显。反对伊斯兰欧洲化和反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选项党不但进入了联邦议会,而且选民还在增加。右翼极端势力的不断膨胀加大了社会的两极分化和矛盾冲突。而移民难民问题也在继续困扰德国。虽然德国接收了不少难民和移民,但很多移民在德国并没有抵达第二故乡的感觉,在10月3日找不到庆祝情绪。默克尔总理四度执政以来,毫无新意,对大联盟政府的不断争吵拿不出解决方案,对选项党的不断强大也毫无对策。《时代周报》要求取消这个国庆日,也就不足为怪。

德国统一28年后,东部即原东德地区流失了2百万人口,西部则增加了5百万人口。哪个地区更有吸引力,也就不言自明。东部失业现象至今依然是个问题。大量失业并不一定是因为个人不努力,而是地区非工业化和许多原东德大型企业关门或西迁造成的。东部经济结构的薄弱和东西部生活水平的不同使许多东部人有二等公民的感觉。比如,《科隆城市广告报》就承认,东部经济结构薄弱现象确实存在,而且还将继续存在。因为薪水是根据地区生产力来衡量的。生产力上不去,当地人的收入也就上不去。至于人们寻求的东西部生活水平均等,《科隆城市广告报》兜头浇了一盆冷水,说这是追求不到的。因为同等生活水平1989年前就不存在,在西部也不存在。西部各州的生活水平素来是有差异的。该报奉劝东部人不要抱怨,而应接受加入了西德这样一个以研究和发展为重的社会。如果这个社会因为排外情绪的滋长不能广泛吸纳外国专家参与发展,它就不可避免地会落后。要想靠排外来改变经济结构的薄弱,那是不可能的。

但德国不仅存在经济结构的问题,默克尔执政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尤其是东部人的怀疑。德国之声表示,在汉堡出生、在东德长大的默克尔可谓是德国统一的最大赢家。默克尔治国已有13年,但自一段时间以来,问题多于政绩。即便是东部人,对这位来自他们中间的总理也没有骄傲感。自柏林墙倒塌以来,默克尔步步高升,而数百万东部人却在很长时间里每况愈下。在东部人的眼里,默克尔是漠视其利益的突出政治代表。

不久前在东部发生的开姆尼茨事件和科滕事件以及随后出现的有右翼民粹主义者和右翼极端势力参加的游行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这两个城市也从此不再安宁。在开姆尼茨的城市节上,一位当地德国人于8月26到27日夜间被人刺死。警方正在对三名难民嫌犯展开调查, 其中一名为叙利亚难民,两名为伊拉克难民。在科滕,一名22岁德国人和他的新纳粹兄弟9月9日和两位阿富汗难民发生争吵,导致心肌梗塞死亡。就科滕的状况,德国广播电台周一报道说,死亡事件发生后,科滕不再平静。右翼极端分子举行了多场示威游行,而当地市民则在组织反对右翼极端的游行。科滕是个开放 城市,但2016年萨安州州议会选举时,26.2%的科滕人投了选项党的票,超过了萨安州的平均值。这说明很多当地人对现状不满。

要阻止社会两极分化,加大社会融合,人们自然把眼光投向政府。但大联盟政府继续争吵,而默克尔越想阻止右翼极端,右翼极端就死灰复燃越快。与此同时,默克尔的权力正在逐步消亡。民调显示,在10月14日的巴州选举和10月28日的黑森州选举中,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都将受到拖累或打击。默克尔地位的不断下降会使德国的政治和社会问题更为严重。统一28年后的德国已在呼唤一位新的强有力的领导人。

  • 柏林电影节:王全安聚焦沉默的草原和女牧羊人

    柏林电影节:王全安聚焦沉默的草原和女牧羊人

    第69届柏林电影节2月7日开幕以来,柏林波茨坦广场成为不夜城。排长队买票,排长龙进电影院以及众多影院里座无虚席是电影节每天都在搬演的场景。竞赛单元的影片自然受到媒体的普遍关注。

  • 德国广播电台:中国正在成为技术强权

    德国广播电台:中国正在成为技术强权

    本届达沃斯论坛虽然没有美国、英国等国的参与,但话题还是不少。中国的日益强大受到德国媒体的特别关注。

  • 德国《世界报》:特习对弈 习近平不能示弱

    德国《世界报》:特习对弈 习近平不能示弱

    美国和中国一月初的贸易谈判落幕后,德国媒体很快感到失望,认为会谈结果离真正解决问题还很遥远。不过,中国副总理刘鹤一月底将赴美继续会谈,使人们对冲突可能得到解决又充满期待。

  • 2018年:默克尔没有领导能力

    2018年:默克尔没有领导能力

    德国总理默克尔 (Angela Merkel) 12月初失去基民盟党主席职位后,她的政治生涯的终点就隐隐若现。2019年很可能是默克尔总理生涯将画上句号的一年。

  • 2018年:德中两国继续靠近

    2018年:德中两国继续靠近

    风云多变的2018年即将过去。在这一年里,美国总统特朗普实行的美国优先、贸易保护主义和惩罚关税等政策迫使德国和中国相互靠近。但即便没有美国的推力,双方也会继续靠近。两国在许多领域里加强了合作,可谓是相当好的朋友。但体制和利益的不同使双方仍然有不少磨擦。  

  • 刘鹤访德 魅力攻势难奏效

    刘鹤访德 魅力攻势难奏效

    中国副总理刘鹤11月25到28日访问德国,期间会晤了德国总理默克尔,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财政部长舒尔茨,参加了中欧论坛汉堡峰会,在峰会上突出了共同利益,并许诺中国将继续实行改革开放,欧盟竞争事务专员维斯塔格和德国交通部长朔伊尔也各各发表了主旨演讲,会议以大家共同呼吁合作而告终。刘鹤还访问了汉堡市政厅,推动了汉堡与中国的合作。刘鹤此行动作很多,但收获有多大?他的魅力攻势带来了什么效果?

  • 马斯访华 有打有拉

    马斯访华 有打有拉

    社民党籍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本月12到13日访问了中国。 这是他上任以来首次访华。他会晤了中国外长王毅、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等多位高级官员,由此可看出中国对这位德国客人的重视。访华首日,他批评了中国的新疆维族政策, 还参加了德中青少年篮球训练,因此也被称为篮球外交。访华第二天,他没再谈人权,而是唱出了愿和中国深化双边关系的主调。马斯期望和中国合作的领域不少,贸易、未来科技、削减军备、安全和气候保护、强化联合国等都在其中。马斯的对华政策引起了什么反响?德中关系进入了什么状态?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