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9年1月20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 网络照片

[提要] 托克维尔认为,在美国,多数对政府的统治是绝对的。在民主制度下,谁也对抗不了多数。但是,他又极为睿智地指出,多数并不具有绝对的无上权威。如果多数的权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会引起立法与行政的不稳定,甚至造成祸端,因为无限权威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

问:多数原则是民主制度的基本原则。为什么托克维尔会对这个原则不放心呢?

答:这正是因为我们在上一次所讲到的,托克维尔对自由的热爱超过对民主的热爱。我们可以说,民主反映的是制度层面的东西,自由反映的是价值层面的东西。民主可以凭借多数原则而实施,自由却体现个人意志和选择的价值。托克维尔认为,在人间,不管你是多数还是少数,你都不能有无限的权威。他说:“人世间没有一个权威因其本身值得尊重,或因其拥有的权力不可侵犯,而使我愿意承认,它可以任意行动而不受监督,和随便发号施令而无人抵制。当我看到任何一个权威被授以决定一切的权力和能力时,不管人们把这个权威称作人民还是国王,称作民主政府还是贵族政府,这个权威是在君主国行使,还是在共和国行使,我都要说这是给暴政播下了种子”。托克维尔的意思是很明白的,一种权力只要它不受限制,它就必然会侵犯人的自由。他多次拿法国的情况和美国的情况作比较,“多数的暴政”这个提法,是他在考察美国民主制度时,反思法国未来制度的建设。因为在法国大革命期间,极端派以公意之名行使的人民主权,是实实在在的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最爱的曾外祖父马勒泽布死于断头台,他的父亲埃尔维也差点上了断头台。这在他心头留下了太深的创伤。而我们这以一代人都亲身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中那种登峰造极的多数的暴政,它被称为“群众专政”,它的规模被形容为“红海洋”,它的施行主体叫“广大革命群众”。

问:那在托克维尔看来,美国的制度有没有可能来防止多数的暴政呢?

答:当然有这个可能。托克维尔指出,在美国存在着多数暴政的同时,也指出了美国的制度有防止这个暴政的可能。托克维尔在论述多数的暴政的时候,引用了美国国父之一,联邦党人麦迪逊的一段话:“如果罗德岛州脱离联邦而独立,则其以人民名义在极其有限的土地内,进行统治的权力的不牢靠性,必将因多数的暴政而证明这种完全脱离人民的权力,正是由那个需要这种暴力的多数,迫不及待地弄出来的”。他还引述了杰弗逊的话:“立法机构的暴政,才真正是最可怕的危险”。正巧,我可以讲一段历史事实,就是罗德岛州的多数民众,怎样通过立法机构,推行了一项祸国殃民的政策。它完整地体现了多数原则如何成了多数的暴政。

问:好,这很有意思。我们来看看多数的暴政是怎样出现的,怎样危害社会。

答:美国独立战争后,面临许多债务要偿还,但是许多欠债的人手头没有足够的现金还债。于是有人提议,要罗德岛州议会通过一个法案,加印纸币来供人还债。也就是现在中国人最常听到的一个说法,货币灌水。本来州议会中有人懂得金融,说这根本是个骗人的法子,反对这样做。偏巧赶上1786年议会选举,于是广大群众,多是些有债要还的农民,就投票把那些赞成印钞的人选进议会。结果议会中主张印钞的人成了多数,印钞法案就顺利通过了。但是纸钞是印出来了,可商人和债权人拒收,因为他们知道,那不过是叫做钱的一堆废纸。这钱没人要怎么办?反正议会多数在手,再通过法案就是了。于是又通过了一个法案,强迫商人接受纸钞,否则要罚款。公职人员还要撤职。还规定负债的人,可以把纸币交给法庭备案,等于债务已清。这实际上是个让抢劫合法化的法案。这时,就出了一个案子,史称“特莱维特诉威顿案”。一个叫特莱维特的木匠用新印的纸币去找一个叫威顿的肉铺老板买肉,这个威顿不收纸币,结果特莱维特就把威顿告上了法庭。那时候罗德岛的司法不独立,由多数选出的议会有罢免法官的权力,这是施行多数暴政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多数可以干涉司法。法院开庭的那一天,人潮汹涌。大家都想知道,违反了纸币强制法案会是个什么结果。代表两造的律师,是罗德岛最棒的律师。被告的律师范努并不去争辩他的当事人违反了纸币强制法是否犯罪,而是指出法庭所依据的法案本身就有问题。它不符合英国传统的普通法,因为它规定此案受理不受最高法院复审,也没有经由陪审团审理。结果,法院顶住民众的压力,宣布这个经议会多数立法的法案无效。只是法院所依据的理由,是这个案子不应该由这个法庭审理。当然广大群众怒了,议会甚至扬言要弹劾法官。听友们现在可以明白了,为什么杰弗逊说,立法机构的暴政才是最可怕的危险。因为罗德岛的立法机构是依据多数原则确立的。

问:那这个时候就要看法官的了,看他们能不能顶住。

答:对,立法机构可以凭借多数来罢免法官,但这些法官要求,罢免他们必须要通过一个专门的合法的裁决机构来听他们申诉。也就是说,司法机构断然反对立法机构凭借多数的专权来干涉司法。他们要捍卫法律的尊严。法官说,司法机构的判决,只对上帝和法官的良知负责。我在这里讲这个案子讲得尽量简单。其实它是个很复杂的案子,有兴趣的听友们可以读林达女士的著作《如彗星划过夜空》,这是一部极好的介绍美国宪法制度和司法制度的入门书。我们下次再来讲托克维尔是怎样分析对多数暴政的预防和反抗的。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想了解更多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六节 克拉夫琴科审判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六节 克拉夫琴科审判

    [提要]苏联的扩张姿态,使西方国家的政治领袖明白,雅尔塔会议上罗斯福的设想,由和平共处的大国合作,来保障世界和平,已完全落空。苏俄共产体制根深蒂固的输出革命的冲动,使他们一有机会就来试验民主国家的勇气。北大西洋公约的签订,为战后格局的稳定建起一道防线,但很多人看不清楚它的意义。雷蒙阿隆为此大声疾呼,此时维克多·克拉夫琴科审判,更撕裂了法国知识界。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五节 面对冷战的阿隆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五节 面对冷战的阿隆

    [提要] 1946年冷战开启,这是以两个讲话为代表。欧洲的知识分子面临站队的问题,从当时阵营的划分看,是集权暴政的苏俄与自由民主的英美相对峙。从表面上看,是个简单的非黑即白的问题,但在现实中,尤其在思想理论层面上,却要复杂得多,呈现出多层次的灰色地带。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四节  战后时代的分化与对峙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四节 战后时代的分化与对峙

    [提要] 二次大战之后,反纳粹德国的统一战线迅速瓦解,雅尔塔会议对东西方势力范围的划分,实际上是西方民主国家与集权国家和平共处的幻想。同样面对纳粹,对英美来说,保家卫国是捍卫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对苏联而言,卫国战争事实上是捍卫另一种价值,战争的结果是维护了集权统治,甚至在可能时要扩展暴政的范围。这是人类历史上的关键时刻,对法国知识界当然有极大的影响。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三节  学习与思考的年代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三节 学习与思考的年代

    [提要]从二十年代末到三十年代末,雷蒙阿隆有一个漫长的学习与思考期,他曾去德国生活工作过几年,德国哲学给他相当深的影响。三十年代又正是德国纳粹主义崛起的时代,法国也社会动荡不断,左右两派激烈斗争,左翼联盟“人民阵线”曾一度掌权,推行改良主义的社会政策。雷蒙阿隆就在这个背景中开始了他的学习与思考。

  • 介入的旁观者— 雷蒙·阿隆第二节:虚幻的光明

    介入的旁观者— 雷蒙·阿隆第二节:虚幻的光明

    [提要] 一次大战结束之后,出现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它给许多不满资本主义、一心追求人类自由与和平的知识分子带来希望。那时可以说对共产主义的追求在法国知识分子中激起一股不小的浪潮,人们对苏联这个国家既好奇又向往,法国知识界中对苏联共产体制抱有好感的人不在少数。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时代背景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时代背景

    [提要] 在二十世纪的法国思想家中, 雷蒙·阿隆(Raymond Aron,1905年3月14日-1983年10月17日)是相当特殊的一位人物。他是学术精英圈子的一员,在这个圈子里却又显得像个局外人。他是典型的法国知识分子,又和德国近当代哲学社会学声气相通。他重新发现托克维尔思想的重要性,举起自由主义的旗帜,反抗二次大战前后泛滥于法国知识界的左倾思潮。他继承法国知识分子介入社会问题的传统,是一位堪称典范的公共知识分子。

  •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绵延是自我意识的本质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绵延是自我意识的本质

    [提要] 柏格森认为,真正的自我意识不是静止不变的,也不能被看作是一个个思绪的片段。它总是现在包含着过去,并趋向未来,而未来又可能返回过去的根源,所以它是分分秒秒在变异着,生成着,这就是绵延的实质。正是这个绵延使世界从内到外都活跃起来。这也就是生命的本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