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9年1月20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 网络照片

[提要] 在托克维尔心目中,建立民主社会的目的,不仅仅是创造一种新的统治形式,而是要造就出热爱自由,懂得自由的人格。他们不是社会中汲汲于私利,在专制权力下碌碌生活的庸众,而是捍卫民主价值,创造更高精神生活的独立自足的个体,也就是葆有民主人价值的自由人。

问:为什么托克维尔认为民主人可能不是自由人呢?

答:因为在托克维尔看来,在平等化造就的社会中,个体会呈现出彼此隔离的趋势,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们把个人好不容易才拥有的政治权利,随随便便地交付给他人打理,而自己则沉迷于追逐财富,以妒嫉的心理看待邻人,满脑子嫌人贫恨人富的念头。这种民主人不会有磊落的人格,勇敢的担当,精致的文化感觉,虔诚的宗教情怀。一个由这类漠然无趣之人组成的民主社会,是野心家和政治掮客大显身手的地方,结果就是“每个人都独自生存,并且只是为自己而生存。如果说他们还有一个家庭,那么他们至少已经不再有祖国了”。在托克维尔看来,这种民主人不算自由人。听友们立刻就可以看出来,托克维尔自由人的标准,实实在在是一个贵族的标准。托克维尔自己很坦率地承认:“对于民主制度,我有一种首先的关切,但我在本能上是贵族。也就是说我蔑视群众,害怕群众。我热爱自由,平等,对于权利的尊重,而不是民主。这发自我的心灵深处,自由是我的首要激情,这是确切无疑的”。这话是他记在日记中的一张纸条上,很长时间没有公开发表。但这段话很重要,我们从中可以看出他推崇自由,把自由的价值放在民主之上。这其实说明他内心有着更高的标准。托克维尔的研究者,让-克洛德· 朗贝蒂把这个标准概括为“他的全部著作显示出他竭尽全力,试图从利弊着眼,将贵族的价值,首先是人的高雅情趣,相互尊重和对于人格独立性的自豪与肯定,移植到民主之中。

问:但是贵族的社会已经不存在了,贵族的价值还能存在吗?

答:问得好。我想可以这样看。价值这种东西不是有形的,可以像传递财产门第一样传下去。它是一种精神性的东西,附着在个体的心灵中。我们说某人有贵族气质,不是说他继承了爵位,有封地,而是说他的精神中,带有贵族时代的某些气质,体现在他的行为中。他总是用某一种价值观来指导他从事的活动。无论他是参与政治,还是从事写作,是经营实业还是领导党团,他都表现出高贵、文雅、勇敢等等素质。中国有句老话,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用来说贵族的气质,似乎是整个的贵族阶层都不存在了,哪里还有什么贵族的气质。其实这是不对的。贵族的气质不是毛,而是精神内涵,有这个内涵才有贵族,才有贵族气质。没有这个内涵,你有爵位有封地,也不过一个土领主。所以托克维尔希望,自由能成为民主制度的灵魂。在他看来,自由是贵族最重要的素质。也就是说,在民主制度的运行中,要始终坚守自由的价值,这个价值是什么呢?就是独立的心灵,自主的理性,虔诚的信仰。它引导人永远不逃避政治参与,不把社会责任和个人权力交到别人手里,因为托克维尔最担心的,就是民主社会的专制化。它是因为民主人放弃自由而造成的。我再引朗贝蒂的话来总结一下:“完满的民主自由理念,在托克维尔思想中包含着三个要素,通过贵族的中介从日耳曼式自由继承下来的,对个人独立的追求,继承古代人的参与政治生活的理念,作为基督教道德要求的人人权利平等的理念。如果我们把这三个要素结合起来,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自由,不仅是一种权利,而且是最完全形式的义务  对于自身、对于城邦、对于他人和上帝的义务”。从这三个要素中,我们可以看出托克维尔和贡斯当的区别。也就是说他在号召现代民主社会的人,能够葆有古代社会的自由,也就是积极参与政治生活,在这个参与中体现自身的自由。因为参与政治生活,乃是人之为人的特性,在古希腊哲人那里,这是一个不言而喻的事实。亚里士多德在他的《政治学》中,给出了这样的定义:“和蜜蜂以及所有群居动物比较起来,人更是一种政治动物”。听友们,我们知道,在一切专制暴政国家内,老百姓通常会用“不问政治”这样的托辞来保证自己的安全,实际上这是放弃了做人的资格。虽然这个放弃是被迫的,是一种恐惧中的选择,但是在逻辑上,暴政之下没有“人”,只有“类人”,他们没有本质,只是供暴政蹂躏、驱使的材料。这种状况是托克维尔高贵的心灵所不能忍受的。所以他断言,“如果一个民族只要求他们的政府维持秩序,则他们在内心深处已经是奴隶了”。

问:看来托克维尔是把公民的政治参与,当作保证自由的要素。

答:是这样。他实际上也是在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的意义上阐述这个问题。在托克维尔看来,建立在平等基础上的民主社会,很容易引发个人主义的选择。他说:“个人主义是民主主义的产物,并随着身份平等的扩大而发展”。“个人主义是一种只顾自己,而又心安理得的情感。他使每个公民同其同胞大众隔离,同亲属和朋友疏远,因此当每个公民各自建立了自己的小社会后,他们就不管大社会而任其自行发展了”。在这种状况之下,从表面上看,每一个人都有自由,甚至可以通过选举而表现出自由的外貌。这种消极自由看上去避免了权力对个人的干涉,却带来任由权力自行扩张而不闻不问的可能。关键在于如何保持偏向个人利己的消极自由,和积极参与社会政治生活的积极自由之间的平衡。因为,“利己主义可使一切美德的幼芽枯死,而个人主义首先会使公德的源泉干涸”。在托克维尔看来,大众最热爱和关切的,是平等而非自由,因为自由要求个人承担起义务,这意味着它不仅仅是个人应该追求的权利,还是一种付出的要求,一种把个人的自得提升为公共美德的努力。托克维尔在他的《论美国的民主》一书的结尾处满怀担忧地说:“现代的各国,将不能在国内使身份不平等了,但是平等将导致奴役还是导致自由,导致文明还是导致野蛮,导致繁荣还是导致贫困,就全靠各国自己了”。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想了解更多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六节 克拉夫琴科审判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六节 克拉夫琴科审判

    [提要]苏联的扩张姿态,使西方国家的政治领袖明白,雅尔塔会议上罗斯福的设想,由和平共处的大国合作,来保障世界和平,已完全落空。苏俄共产体制根深蒂固的输出革命的冲动,使他们一有机会就来试验民主国家的勇气。北大西洋公约的签订,为战后格局的稳定建起一道防线,但很多人看不清楚它的意义。雷蒙阿隆为此大声疾呼,此时维克多·克拉夫琴科审判,更撕裂了法国知识界。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五节 面对冷战的阿隆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五节 面对冷战的阿隆

    [提要] 1946年冷战开启,这是以两个讲话为代表。欧洲的知识分子面临站队的问题,从当时阵营的划分看,是集权暴政的苏俄与自由民主的英美相对峙。从表面上看,是个简单的非黑即白的问题,但在现实中,尤其在思想理论层面上,却要复杂得多,呈现出多层次的灰色地带。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四节  战后时代的分化与对峙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四节 战后时代的分化与对峙

    [提要] 二次大战之后,反纳粹德国的统一战线迅速瓦解,雅尔塔会议对东西方势力范围的划分,实际上是西方民主国家与集权国家和平共处的幻想。同样面对纳粹,对英美来说,保家卫国是捍卫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对苏联而言,卫国战争事实上是捍卫另一种价值,战争的结果是维护了集权统治,甚至在可能时要扩展暴政的范围。这是人类历史上的关键时刻,对法国知识界当然有极大的影响。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三节  学习与思考的年代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三节 学习与思考的年代

    [提要]从二十年代末到三十年代末,雷蒙阿隆有一个漫长的学习与思考期,他曾去德国生活工作过几年,德国哲学给他相当深的影响。三十年代又正是德国纳粹主义崛起的时代,法国也社会动荡不断,左右两派激烈斗争,左翼联盟“人民阵线”曾一度掌权,推行改良主义的社会政策。雷蒙阿隆就在这个背景中开始了他的学习与思考。

  • 介入的旁观者— 雷蒙·阿隆第二节:虚幻的光明

    介入的旁观者— 雷蒙·阿隆第二节:虚幻的光明

    [提要] 一次大战结束之后,出现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它给许多不满资本主义、一心追求人类自由与和平的知识分子带来希望。那时可以说对共产主义的追求在法国知识分子中激起一股不小的浪潮,人们对苏联这个国家既好奇又向往,法国知识界中对苏联共产体制抱有好感的人不在少数。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时代背景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时代背景

    [提要] 在二十世纪的法国思想家中, 雷蒙·阿隆(Raymond Aron,1905年3月14日-1983年10月17日)是相当特殊的一位人物。他是学术精英圈子的一员,在这个圈子里却又显得像个局外人。他是典型的法国知识分子,又和德国近当代哲学社会学声气相通。他重新发现托克维尔思想的重要性,举起自由主义的旗帜,反抗二次大战前后泛滥于法国知识界的左倾思潮。他继承法国知识分子介入社会问题的传统,是一位堪称典范的公共知识分子。

  •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绵延是自我意识的本质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绵延是自我意识的本质

    [提要] 柏格森认为,真正的自我意识不是静止不变的,也不能被看作是一个个思绪的片段。它总是现在包含着过去,并趋向未来,而未来又可能返回过去的根源,所以它是分分秒秒在变异着,生成着,这就是绵延的实质。正是这个绵延使世界从内到外都活跃起来。这也就是生命的本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