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25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9月24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25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 网络照片

[提要] 在托克维尔心目中,建立民主社会的目的,不仅仅是创造一种新的统治形式,而是要造就出热爱自由,懂得自由的人格。他们不是社会中汲汲于私利,在专制权力下碌碌生活的庸众,而是捍卫民主价值,创造更高精神生活的独立自足的个体,也就是葆有民主人价值的自由人。

问:为什么托克维尔认为民主人可能不是自由人呢?

答:因为在托克维尔看来,在平等化造就的社会中,个体会呈现出彼此隔离的趋势,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们把个人好不容易才拥有的政治权利,随随便便地交付给他人打理,而自己则沉迷于追逐财富,以妒嫉的心理看待邻人,满脑子嫌人贫恨人富的念头。这种民主人不会有磊落的人格,勇敢的担当,精致的文化感觉,虔诚的宗教情怀。一个由这类漠然无趣之人组成的民主社会,是野心家和政治掮客大显身手的地方,结果就是“每个人都独自生存,并且只是为自己而生存。如果说他们还有一个家庭,那么他们至少已经不再有祖国了”。在托克维尔看来,这种民主人不算自由人。听友们立刻就可以看出来,托克维尔自由人的标准,实实在在是一个贵族的标准。托克维尔自己很坦率地承认:“对于民主制度,我有一种首先的关切,但我在本能上是贵族。也就是说我蔑视群众,害怕群众。我热爱自由,平等,对于权利的尊重,而不是民主。这发自我的心灵深处,自由是我的首要激情,这是确切无疑的”。这话是他记在日记中的一张纸条上,很长时间没有公开发表。但这段话很重要,我们从中可以看出他推崇自由,把自由的价值放在民主之上。这其实说明他内心有着更高的标准。托克维尔的研究者,让-克洛德· 朗贝蒂把这个标准概括为“他的全部著作显示出他竭尽全力,试图从利弊着眼,将贵族的价值,首先是人的高雅情趣,相互尊重和对于人格独立性的自豪与肯定,移植到民主之中。

问:但是贵族的社会已经不存在了,贵族的价值还能存在吗?

答:问得好。我想可以这样看。价值这种东西不是有形的,可以像传递财产门第一样传下去。它是一种精神性的东西,附着在个体的心灵中。我们说某人有贵族气质,不是说他继承了爵位,有封地,而是说他的精神中,带有贵族时代的某些气质,体现在他的行为中。他总是用某一种价值观来指导他从事的活动。无论他是参与政治,还是从事写作,是经营实业还是领导党团,他都表现出高贵、文雅、勇敢等等素质。中国有句老话,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用来说贵族的气质,似乎是整个的贵族阶层都不存在了,哪里还有什么贵族的气质。其实这是不对的。贵族的气质不是毛,而是精神内涵,有这个内涵才有贵族,才有贵族气质。没有这个内涵,你有爵位有封地,也不过一个土领主。所以托克维尔希望,自由能成为民主制度的灵魂。在他看来,自由是贵族最重要的素质。也就是说,在民主制度的运行中,要始终坚守自由的价值,这个价值是什么呢?就是独立的心灵,自主的理性,虔诚的信仰。它引导人永远不逃避政治参与,不把社会责任和个人权力交到别人手里,因为托克维尔最担心的,就是民主社会的专制化。它是因为民主人放弃自由而造成的。我再引朗贝蒂的话来总结一下:“完满的民主自由理念,在托克维尔思想中包含着三个要素,通过贵族的中介从日耳曼式自由继承下来的,对个人独立的追求,继承古代人的参与政治生活的理念,作为基督教道德要求的人人权利平等的理念。如果我们把这三个要素结合起来,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自由,不仅是一种权利,而且是最完全形式的义务  对于自身、对于城邦、对于他人和上帝的义务”。从这三个要素中,我们可以看出托克维尔和贡斯当的区别。也就是说他在号召现代民主社会的人,能够葆有古代社会的自由,也就是积极参与政治生活,在这个参与中体现自身的自由。因为参与政治生活,乃是人之为人的特性,在古希腊哲人那里,这是一个不言而喻的事实。亚里士多德在他的《政治学》中,给出了这样的定义:“和蜜蜂以及所有群居动物比较起来,人更是一种政治动物”。听友们,我们知道,在一切专制暴政国家内,老百姓通常会用“不问政治”这样的托辞来保证自己的安全,实际上这是放弃了做人的资格。虽然这个放弃是被迫的,是一种恐惧中的选择,但是在逻辑上,暴政之下没有“人”,只有“类人”,他们没有本质,只是供暴政蹂躏、驱使的材料。这种状况是托克维尔高贵的心灵所不能忍受的。所以他断言,“如果一个民族只要求他们的政府维持秩序,则他们在内心深处已经是奴隶了”。

问:看来托克维尔是把公民的政治参与,当作保证自由的要素。

答:是这样。他实际上也是在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的意义上阐述这个问题。在托克维尔看来,建立在平等基础上的民主社会,很容易引发个人主义的选择。他说:“个人主义是民主主义的产物,并随着身份平等的扩大而发展”。“个人主义是一种只顾自己,而又心安理得的情感。他使每个公民同其同胞大众隔离,同亲属和朋友疏远,因此当每个公民各自建立了自己的小社会后,他们就不管大社会而任其自行发展了”。在这种状况之下,从表面上看,每一个人都有自由,甚至可以通过选举而表现出自由的外貌。这种消极自由看上去避免了权力对个人的干涉,却带来任由权力自行扩张而不闻不问的可能。关键在于如何保持偏向个人利己的消极自由,和积极参与社会政治生活的积极自由之间的平衡。因为,“利己主义可使一切美德的幼芽枯死,而个人主义首先会使公德的源泉干涸”。在托克维尔看来,大众最热爱和关切的,是平等而非自由,因为自由要求个人承担起义务,这意味着它不仅仅是个人应该追求的权利,还是一种付出的要求,一种把个人的自得提升为公共美德的努力。托克维尔在他的《论美国的民主》一书的结尾处满怀担忧地说:“现代的各国,将不能在国内使身份不平等了,但是平等将导致奴役还是导致自由,导致文明还是导致野蛮,导致繁荣还是导致贫困,就全靠各国自己了”。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想了解更多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提要】 法国大革命突然爆发,而且猛烈无比。从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毁旧制度赖以存在的一切,王权、宗教、社会习俗。它以一个崇高的理想开始,那就是争人权争自由,但它采取了残酷的甚至是邪恶的手段。托克维尔通过深入的分析,指出这种矛盾和它引发的后果。并对革命这种社会现象,进行了极具洞察力的剖析。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维尔研究美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出于理论的兴趣,而是为了他的祖国的未来。他的晚期写作,集中于法国政治,他仔细考察了法国大革命的前因后果,对这场震惊世界的革命,他发表了真知灼见。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为新形式的暴政铺平道路。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提要] 多数原则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它建立在人民主权之上,但它又确实可能造成对少数的压迫,形成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指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问题,也指出了美国政治制度设计中对这些问题的防范与解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提要] 托克维尔认为,在美国,多数对政府的统治是绝对的。在民主制度下,谁也对抗不了多数。但是,他又极为睿智地指出,多数并不具有绝对的无上权威。如果多数的权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会引起立法与行政的不稳定,甚至造成祸端,因为无限权威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提要] 托克维尔相信,民主在全世界的进展是不可阻挡的。但是作为一个冷静的思想家,他也尖锐地指出,民主的实现,民主社会的民情,隐藏着一种危险,这就是民主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将社会带入一种新型的专制,它会使人陷入一种“严密的、温和的、平稳的奴役”。

  •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卢梭的人民主权说,曾遭到贡斯当的批评。但托克维尔却仔细考察了这个原则在美国的命运,考察它是如何运用于美国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贡斯当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权原则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推向极端,引起社会混乱和专制权力膨胀。但是托克维尔却清醒地知道,民主社会一定要立基于人民主权之上。他对美国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这个理想是可以实现的。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