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5月25日法广第2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6/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6/05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 网络照片

[提要] 当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时,他不过是把托克维尔一百多年前认定的历史真相加以现代的说明。托克维尔早已断言:“以为一个源远流长的社会运动能被一代人的努力所阻止,岂非愚蠢!以为已经推翻封建制度和打倒国王的民主,会在资产者和有钱人面前退却,岂非臆想!在民主已经成长得如此强大,而其敌对者已经变得如此软弱的今天,民主岂能止步不前!”

问:托克维尔看到美国人的身份平等奠定了民主的基础,那么法国大革命对平等的追求,是否也会自然带来民主制度的诞生?

答:从逻辑上是这样。从历史发展的事实上,也正是这样。只是法国民主制度的建立是几经波折起伏,但是托克维尔却坚信,建立民主制度是一个世界性的潮流。他指出:“从脑力劳动成为力量和财富的源泉之后,每一科学发明,每一新的知识,每一新的思想,都应被视为人民行将掌握的权力的胚芽。诗才、口才、记忆力、心灵美、想象力、思考力,上天随意降下的这一切资质,都在促进民主。即使它们落于民主的敌人之手,也会由于它们显示了人的生性伟大而仍能为民主服务”。托克维尔进而分析了世界 历史发展中的各种大事件,指出这些事件从十字军东征到发现美洲,无一不在促使社会向社会平等演化。他说:“人民生活中发生的各种事件,到处都在促进民主。所有的人,不管他们是自愿帮助民主获胜,还是无意之中为民主效劳,不管他们是自身为民主奋斗,还是自称是民主的敌人,都为民主尽到了自己的力量。有的人身不由己,有的人不知不觉,全都成为上帝手中的驯服工作”。托克维尔以上帝之名,宣称民主的不可阻挡,天意使然,并不代表他把人民国家的命运交付给上帝的意志,他的这种说法只是为了强调,他相信民主的潮流是历史的趋向。

问:既然民主发展壮大的条件,在当时的欧洲已经存在,为什么先在美国生根成长呢?

答:那是首先因为在美国没有欧洲那种贵族土地所有制度。托克维尔指出,“自认为幸福的人和有权有势的人都不会去流亡,贫穷和灾难是平等的最好保障”。在美国,土地自然被分成许多块,由所有者自己来耕种,当然这里也带有奴隶劳动,不过这是另一个问题。它不存在欧洲那种依赖土地的贵族制度,所以在这里有一个“完整样板式的平民的和民主的自由”。再有,就是启蒙哲人提出的人民主权原则,真正主宰了美国社会。托克维尔指出:“在美国,人民主权原则绝不像在某些国家那样隐而不显或毫无成效,而是被民情所承认,被法律所公布,它可以自由传播,不受阻碍地达到最终目的”。在美国革命爆发时,人民主权的原则成为反抗英国的有力武器,后来这个原则又转换成民有民治民享的最高律令。以至托克维尔甚至说,“人民之对美国政界的统治犹如上帝之统治宇宙。人民是一切事物的原因和结果,凡事皆出自人民并用于人民”。第三,在美国,宗教直接服务于公民自由,而不像在欧洲,宗教势力会和政权携手剥夺人的自由。托克维尔有段话,精辟地说:“宗教认为,公民自由是人的权利的高尚行使,而政治事件,则是创世主为人智开辟的活动园地。宗教在它本身的领域内是自由和强大的。满足于为它准备的地位,并且知道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而不是依靠压服人心来进行统治的时候,它的帝国才能建设得最好。

问:但是,民主不仅需要先天条件和基本原则,它还需要制度的保障。

答:当立国原则选定之后,制度建设就成为至关重要的。而美国依据人民主权原则的制度建设,又是由一些当时最聪明,最有智慧,道德最高尚的人来主持,这些人就是人们所称为的founding father,这真是人类历史上仅得一见的奇迹。托克维尔仔细研究了美国的制度,认为它的基层组织(乡镇和县)和各州(state) 独立,是保证权力分散并能牢牢掌握在人民手中的有效架构。托克维尔又敏锐地观察到,在国家机器的运转中,仍存在着两种集权方式,一种是政府集权,它要处理的是全国性的法律制定和外交事务,一种是行政集权,它处理的是地方的建设事业。在专制国家中,这两种集权是结合在一起的。这样就会使权力成为无限的,并且不受制约。托克维尔认为:“它会使人习惯于长期和完全不敢表示自己的意志。习惯于不是在一个问题上,或只是暂时地表示服从,而是在所有问题上天天表示服从。因此它不仅能用自己的权力制服人民,而且能利用人民的习惯驾驭人民。它先把人民彼此孤立起来,然后再各个击破,使他们成为顺民”。凡在专制政权下生活过的人都会知道,托克维尔一百多年前观察到的现象,至今仍是专制统治者百试不爽的法宝。而在美国,不存在中央行政集权,它的行政权力高度分散于乡镇和各个州。他反驳欧洲那些信奉中央集权的人,他说,中央集权容易促使人们的行动在表面上保持一致。它可以很容易地让国家表现得秩序严明,但实际上这种良好秩序让整个社会处于昏睡状态。他断定:“一句话,中央集权长于保守而短于创新”。有意思的是,托克维尔在论述到这里的时候,自己特地加了一个脚注:“在我看来,中国是以最集权的行政,为被统治的人民提供社会安逸的最好代表。一些旅行家告诉我说,中国人有安宁而无幸福,有百业而无进步,有稳劲儿而无闯劲儿,有严苛的制度而无公共的品德“。他作这个判断时,是中国大清道光年间。道光皇帝出台了防止外商做生意的八条章程,而西方正要打开中国的大门,两种文明的冲突迫在眉睫。

问:我看托克维尔以上的这个判断是非常准确的。

答:我也这么看。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想了解更多

  • 加缪—荒诞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加缪—荒诞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提要]  阿尔贝· 加缪(Albert Camus, le 7 novembre 1913 - le 4 janvier 1960) 是法国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文学家和思想家之一。他出生在法属阿尔及利亚的孟多维,一个地中海边的城市。从加缪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地中海的阳光与阴影。他常常被人归为存在主义思想家。但他本人否认这一点。不过,我们从他的作品中,确实能发现存在主义所关注的命题。

  • 朱利安·班达第七节  班达为知识人所应持守的价值定义

    朱利安·班达第七节 班达为知识人所应持守的价值定义

    [提要]班达在批判了国家主义、秩序主义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之后,转而明确表述他心目中知识人所应持守的价值的特质。在他看来,一切追求现世实用目的的理论,尽管也可以名之为真理、正义、理性,但却不是知识人所应持守的。

  •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六节  知识人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六节 知识人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

    [提要] 面对法国知识人分裂为左右两派,班达一方面批评莫拉斯为代表的民粹国家主义思潮,另一方面对勒菲弗尔等信奉辩证唯物主义哲学的左派知识人,也同样批评。他认为,坚持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人,同样也背叛了知识人的基本信条。

  •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五节:  捍卫民主的道德价值是知识分子的责任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五节: 捍卫民主的道德价值是知识分子的责任

    [提要] 班达指出,推崇秩序至上的知识人,其本质是反民主的。因为民主制度中的公民平等原则,已经否定了秩序等级,否定了所谓有着历史合理性的不平等。班达认为,民主制不仅有其历史的正当性,而且有道德上的正当性。

  •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四节  什么是知识分子的永恒使命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四节 什么是知识分子的永恒使命

    [提要] 在德雷福斯事件和随后的一次世界大战中,班达看到当时法国知识界泛滥的一股思潮,那就是以政治激情的指向,来判定何为价值,何为道德上的善。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政治正确。但问题在于,遵循政治激情的指向,是知识人的正确选择吗?

  • 朱利安·班达: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之三重审与赦免——知识界的分裂

    朱利安·班达: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之三重审与赦免——知识界的分裂

    [提要] 随着德雷福斯事件的进展,法国知识界日益分裂。一些著名的文人,面对这起冤案的铁的事实,竟然闭目不看。在他们心中,正义真理、个人尊严与自由,这些价值远远比不上陆军荣誉、国家脸面来得重要,因为前者太抽象,属于不实用的价值,后者却反映现实的政治正确。

  •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二节  左拉——《我控诉》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二节 左拉——《我控诉》

    [提要] 在德雷福斯事件战斗的关键时刻,伟大的作家、法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代表左拉,以《我控诉》一文,揭示了这场斗争的实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