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时间晚上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7/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7/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8月18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托克维尔肖像1839年 网络照片

[提要] 世界上有许多名为共和国的国家,但是他们并不一定是民主国家。在托克维尔看来,美国的民主制度才是保证一个真正的共和国品质的制度,他仔细考察美国民主制度的特点和运作方式,他断言,民主制必将获得世界性的胜利。

问:说起共和国,人们很容易把它与民主制度联系起来,但托克维尔似乎并不简单地把这两者当作一回事儿。

答:是的。本来共和国这个概念在它开始出现时,和民主制度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只是它的构成要素中,有符合民主制要求的东西,比如亚里士多德曾经把国家制度划分为六种,即君主制、僭主制、贵族制、寡头制、民主制、平民制。他认为平民制和寡头制的混合,就是共和制。而孟德斯鸠则把共和政体定义为“全体人民或仅仅部分人民掌握最高权力的政体”。正是共和政体的混合性质,决定了名义上的共和国,并不一定是一个民主共和国,甚至它不一定是一个“优良政体”。所以托克维尔在1848年为《论美国的民主》第十二版写的前言中明确指出:“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动乱不已的共和国,还是一个永久康宁的共和国,是一个有条不紊的共和国,还是一个杂乱无章的共和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共和国,还是一个黩武好战的共和国,是一个自由的共和国,还是一个专横的共和国,是一个威胁财产和家庭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共和国,还是一个承认和以法律保护这种权力的共和国”。托克维尔实际上已经告诉我们,以共和国为名的国家,仍旧可能是一个暴君统治下的、剥夺人民自由权利的暴虐国家。在托克维尔写下这些话的时候,法国的王权政体已彻底灭亡,法国正处于选择自己道路的关键时刻。那时法兰西第二共和国刚刚诞生,就已经风雨飘摇。所以托克维尔认为,研究民主制的问题“不仅对法国有重大意义,而且对整个文明世界也有重大意义”。我们知道,《论美国的民主》一书出版于1835年,而在13年之后,托克维尔更坚定了他对美国民主制度的那些原则的信念。他说:“我们刚才提出的这个问题,美国已在60多年前就解决了。60多年以来,我们昔日创制的人民主权原则,在美国正完全取得统治地位。它以最直接最广泛最绝对的形式,在美国得到实施”。但是托克维尔并不是天真地认为法国可以照搬美国的各项制度,而只是要学习美国民主制的那些基本原则。在托克维尔看来:“美国的各项制度所依据的原则,即遵守规则的原则,保持政权均势的原则,实行真正自由的原则,真诚而至上地尊重权利的原则,则对所有的共和国都是不可或缺的。它们是一切共和国都应当具有的,而且可以预言,不实行这些原则,共和国很快就将不复存在”。

问:这些原则不正是一个共和国的基本原则吗?

答:对极了。这是对美国民主原则最简明的概括。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厚厚两大卷一千多页,都是围绕着对这些原则的阐述而展开的。那么美国民主制度的基石是什么?托克维尔认为是平等。他说:“我在合众国逗留期间,见到一些新鲜事务,其中最引我注意的,莫过于身份平等。我没有费力就发现这件大事儿对社会的进展发生的重大影响。它赋予舆论以一定的方向,法律以一定的方针,执政者以新的箴言,被治者以特有的习惯”。

问:为什么身份平等会让托克维尔如此关注?

答:法国大革命期间,法国人追求的最重要的理想,自由平等博爱,平等赫然在列。托克维尔当然知道平等是法国人的追求,而他在美国亲眼看到,身份平等是美国社会中不言而喻的一个事实,也就是说法国大革命花了那么多精力,做了那么多的牺牲,甚至人头落地所追求的理想,在美国就是一个现实的存在。托克维尔思考这个问题的方向,是追溯到清教传统,他看到“在美国,宗教是同整个民族的习惯,和它在这个国土上产生的全部情感交织在一起,这就使宗教获得一种特殊的力量”。我们如果回顾美国历史,就立刻能看到,首先到达北美殖民地的英国清教徒,完全避开那些繁琐的宗教信条辩论,他们只信奉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伴随这种出自神圣源泉的对平等的信奉,造就了人人独立思考,不依附他人教诲的习惯。所以托克维尔认为:“美国人在不经论证而接受基督教的基本教义后,也就承担起接受基督教所提出和支持的大量道德真理的义务”。因此,美国人的平等观,是自然合理的,是神意所授,它的根基极为牢固,这不像在法国,人们要通过革命来推翻贵族等级制造成的不平等。这就避免了在争取平等的革命中走极端,最后成为无政府状态的危险。

问:看起来美国人是把宗教平等变成了政治平等。

答:是这样。托克维尔并不认为人在各方面都是平等的,本来人在智力、体力财力上就是不平等的。他在美国看到的是身份平等、人格平等。由于美国从来没有过贵族制,也没有等级观念。人人都要在生存中打拼,面对无尽的荒原,开拓者都是平等的。虽然有人成功,有人失败,但不存在人格上的高低上下之分。这种平等反映在法律上,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变成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富有者也没有法律上的特权。托克维尔观察到在美国,不同阶层的人见面都会互相握手打招呼,看不出社会地位的差别造成人格上的不平等。甚至主仆关系也是契约关系,而不是旧贵族社会的那种人身依附关系。这种平等是民主的基础。下面他还有更深入的分析。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想了解更多

  •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卢梭的人民主权说,曾遭到贡斯当的批评。但托克维尔却仔细考察了这个原则在美国的命运,考察它是如何运用于美国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贡斯当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权原则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推向极端,引起社会混乱和专制权力膨胀。但是托克维尔却清醒地知道,民主社会一定要立基于人民主权之上。他对美国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这个理想是可以实现的。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提要] 当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时,他不过是把托克维尔一百多年前认定的历史真相加以现代的说明。托克维尔早已断言:“以为一个源远流长的社会运动能被一代人的努力所阻止,岂非愚蠢!以为已经推翻封建制度和打倒国王的民主,会在资产者和有钱人面前退却,岂非臆想!在民主已经成长得如此强大,而其敌对者已经变得如此软弱的今天,民主岂能止步不前!”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提要] 在观察思考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法国自由派与极端保皇派的辩论中,托克维尔断定,尽管波旁王朝重登王位,但旧法国已经一去不复返。无论保皇派如何祭出旧制度的亡灵,给社会“洗脑”,法国人已绝无可能重拾旧制度的碎片,跟着绝对王权的旗帜走。法国向何处去?建设民主制度是托克维尔给出的答案。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提要] 托克维尔对旧制度的覆灭有着出自本能的哀悼,因为他看重贵族阶层旧传统中的一些优秀品质,比如忠信、慷慨、虔敬、高雅等等。但他清醒地知道,这个制度因它固有的弊端而必然灭亡。他在思考、探寻,有没有一种制度,能为人们创建新的生存方式,又保留旧制度中的好东西呢?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提要] 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 né à Paris le 29 juillet 1805 et mort à Cannes e 16 avril 1859)是现代政治思想史上的巨人。密尔称他是第一位“民主哲学家”。他以一位法国落魄贵族的眼光,深入 探讨美国民主制度的优劣,也借此深入研究了民主制度本身。他的洞见和预言,至今影响着世界民主制度的发展的进程。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提要] 在现代民主社会中,制度和法律首先要保护公民的消极自由,但是在集权社会中,以自由的名义却可以彻底剥夺人的自由。专制统治者并不直接否定自由这个概念,只是他们的自由观是以人民、国家、阶级、党之名,剥夺个人自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