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2月1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2/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2/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讽刺小说《巨人传》

作者
讽刺小说《巨人传》
 

《巨人传》是一部讽刺小说,讲述两个巨人国王高康大及其儿子庞大固埃的神奇事迹:高康大不同凡响的出生;庞大固埃在巴黎求学时的奇遇;庞大固埃和高康大对婚姻问题的探讨;庞大固埃远渡重洋,寻访智慧源泉  “神瓶”,并最终如愿以偿。

《巨人传》在艺术上最大的特点是运用夸张和讽刺手法。高康大出生时要喝17913头母牛的奶,他的衣服要用几万尺布,他胖得有十八层下巴,他把巴黎圣母院的大钟摘下来当马铃铛,他的一泡尿淹死了260416人。这些描写充满幽默,人物和事物不仅有象征意义,而且有讽刺意味。

《巨人传》原名《高康大和庞大固埃》,共五卷,是法国文艺复兴时期小说家拉伯雷创作的多传本长篇小说,出版于1532年-1564年。

小说鞭挞了法国16世纪封建社会,是新兴资产阶级对封建教会统治发出的呐喊,充分体现了人文主义者对人、人性和人的创造力的肯定。在小说中,拉伯雷痛快淋淳地批判教会的虚伪和残酷,特别痛斥了天主教毒害儿童的经院教育。

两个巨人国王象征文艺复兴精神,约翰修士象征热爱行动,巴汝奇是狡猾的写照;而高康大的含义是大嗓门,巴汝奇的希腊文是狡黠或无所不能,至于封斋国、胖子国等一望而知包含着讽刺。拉伯雷认为“笑是人的本质”。他借鉴了中世纪的闹剧、小故事诗的传统,其中既有高雅的滑稽,也有粗俗的嘲笑,正如雨果所说:“他的哄然大笑是精神的深渊之一。”

《巨人传》中,作者塑造了高康大和庞大固埃父子两代巨人形象,但两个巨人有多大,文中并没有细说,只是通过吃、穿、撒尿、力量等方面来体现。作品中塑造的巨人不仅形体巨大,而且充满智慧。博学多才,学识颇深,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我,改变社会。

作者不仅塑造了身体高大、智慧超常的巨人形象,而且还塑造了巨人高尚的品德,而巨人高尚的品德主要通过具体的行动来体现出来。两位巨人学成之后,正好遇到外敌人侵,因而,他们的行动主要体现在战争中,当然高尚的品德也就通过战争得以体现。

战争描写在《巨人传》中占有相当大的篇幅,而高康大与庞大固埃两位巨人直接参战的情节也不少,尤其是高康大比较突出。从高康大的战争表现中,我们可以看到巨人高康大胸怀宽广、善于纳谏的一面;也可以看到他体恤军民、善持俘虏、充满仁爱的一面。

《巨人传》第一部《高康大故事》以庞大固埃之父高康大作为小说主人公。高康大的母亲怀孕长达十一个月之久,临盆那天,她吃了太多的牛肠,敷了一种收敛剂,不料药性太猛,结果把包衣给弄破了,孩子钻进大动脉通过横膈膜和肩膀,从左耳朵里钻了出来。他一落地,不像别的婴孩呱呱啼哭,而是大声叫嚷:“喝呀!喝呀!喝呀!”

高康大是个不折不扣的巨人,他一天要吃一万七千多头奶牛的奶,不到两岁就长了一个十八层的下巴,全身上下珠光宝气,光一件锦袍就得用上近万码丝绒。从三岁到五岁,他的生活就是喝、吃、睡;吃、睡、喝;睡、喝、吃。

高康大的父亲大肚量先后请来多位老师教高康大,但是他却越学越呆头笨脑。失魂落魄,口嚅舌钝。最后大肚量不得不决定让高康大远赴巴黎就学。在巴黎他大受欢迎,大家紧紧跟随他。逼得他只好上圣母堂钟楼暂避,摘取圣母堂的大钟当马铃铛,引起了全城骚动。

高康大的老师巴诺克拉忒请教大师,开了一帖泻药,把高康大的一切毛病和恶习完全清除出脑袋,然后叫他用心攻读,一刻光阴也不自费。吃饭的时候,老师见缝插针给他讲解饭菜品种的知识,玩牌的同时还顺便研究数学。此外,他还学习天文、音乐、体育、军事武艺及天文地理等,从早到晚几乎没有一刻停歇,他也一天比一天有进步。

收获葡萄的季节到了,垒尔内的卖糕饼的人和高康大国内看守葡萄园的乡民发生争端,垒尔内的居民在国王霹雳火的率领下出其不意袭击高康大的家乡,所过之处,洗劫一空,不分贫穷富有,不问寺产民居,造成一片无法比拟的混乱,却没有遇到半点抵抗。

霹雳火的军队一路糟蹋蹂躏,掳掠劫夺,直抵沙依埃。修道院的一群修士个个吓得魂飞魄散,祈求保佑,只有约翰修士挺身而出。他脱下长袍,抓起一支长柄十字架,出其不意冲了出去,使出老派武功,横七竖八,一阵乱打,把敌人杀得一个不剩。

然而,就在修士应战的当儿,霹雳火率领人马来到了克莱莫岩,高康大的父亲大肚量被迫应战,处境岌岌可危。大肚量迫于无奈,写了封信给儿子,让他赶紧回国,保卫民众和财产。另一方面,他也试图向霹雳火求和,结果事与愿违,和平无望。高康大接到父亲的来信,连忙离开巴黎,一路奔命回国。

霹雳火不顾大肚量的忍让相劝,继续攻击,遇上了高康大。高康大的大马松一松肚子,撒了一泡尿水,结果变成七里长的洪水,敌人猝不及防,几乎全被淹死,只有几个逃到山坡上,才得幸免。堡垒中的残敌一股脑向高康大开了九干零二十五发炮弹,却没有伤他分毫。高康大拔起大树干子,对着堡垒砸下去,堡垒被彻底摧毁,敌人身首异处,肢体破碎。之后,他又率领父亲的军队,在约翰修士的协助下,打得霹雳火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战后,高康大对将士论功行赏,同时不忘酬谢约翰修士的汗马功劳。高康大特意修建了德廉美修道院,规定只接受容貌端丽、身材合度、秉性温良的女子和气宇轩昂、体格魁梧、秉性温良的男子;规定凡有女人的地方必须有男人,凡有男人的地方必须有女人;男女修士可以光明正大地结婚;人人都可富有钱财,自由自在生活。修道院只有一条院规:“做你所愿做的事。”

 

  • 百花公主与海南:从巴黎传统中国戏曲节看中国

    百花公主与海南:从巴黎传统中国戏曲节看中国

    第八届巴黎传统中国戏曲节11月26日起在巴黎近郊的马拉科夫71剧院开幕。从琼剧《百花公主》、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到京剧《霸王别姬》,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组织了海南省琼剧院、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大连京剧团等文艺团体的7个戏,在法国3个剧院,推出9场商业演出。

  • 沉默中的力量:艺术家李东陆访谈

    沉默中的力量:艺术家李东陆访谈

    旅居巴黎的八零后的青年艺术家李东陆的架上油画作品表现形式是介于绘画和摄影之间,可以说具有某种写实的色彩,表现的主题十分丰富,包含着残垣断壁的人类创造物,而更多的是冰与火,是山,是水,是树等等这些包围着我们,但又常常遭到忽视的大自然。艺术是艺术家灵魂的表达手段,但对观者来说,艺术又是回归自我内心的一种途径,通过他人之心,看到自己,得到启发。

  • 张井和青年写作群

    张井和青年写作群

    思想在宏观的意义上是世界观、人生观、国家观、地区观、政治观里的框架性的动机和决策指引,但是它的抽象不经过因势利导、因地制宜的形式转化,没有办法在微观的层面被芸芸众生放进各自的生活里,各自的兴趣点里去体悟。没有体悟,就缺乏了启蒙的作用,失去了觉悟的前提。思想传播系统里零件的缺失必然造成形成全球治理变革的集体共识的困难。

  • 裘小龙:陈超探长用悲剧的眼光看待案件和罪犯

    裘小龙:陈超探长用悲剧的眼光看待案件和罪犯

    旅美作家从2000年英文版的侦探小说《红英之死》成功出版后,十几年来一直是最受欧美读者欢迎的华裔作家之一,他的系列侦探小说中的主角  陈超探长的形象也广为人知。读者也不难发现,在裘小龙的书中,侦探只是形式,中国几十年来的变迁的故事才是实质。可以说,裘小龙的小说是读者了解中国社会的一个非常具有创意性的窗口。

  • 从国际跨宗教联谊看佛光山的传承在和平信仰中的角色

    从国际跨宗教联谊看佛光山的传承在和平信仰中的角色

    10月13日,巴黎近郊碧西市联合国跨宗教多元文化区举行了一场以呼吁和平为主题的音乐会。当地佛教团体佛光山法华禅寺的法师团队和信众团队与天主教、新教、印度教、犹太教、 伊斯兰教以及地方政府代表一起,通过文化活动的穿针引线,让音乐表演把不同信仰中的普世价值整合起来,让多种宗教力量与地区民选政治力量在联谊中,把人们的生存环境,无论是人文的,还是经济的,无论是现实的,还是前瞻的,在多层面的视角里分享,希望在不稳定的和不可预见的世界面前,为不安的社会,找到相互支持的慰籍, …

  • 北京版“胡桃夹子”里的中国梦

    北京版“胡桃夹子”里的中国梦

    中国中央芭蕾舞团超越了在艺术经济风险中因缘际会般胜出的乐观,因为在文化产业开拓者必然的脆弱所参与的、所成就的美丽中,他们在文化外交的层面,呈现出有中国特色的芭蕾舞在中国民族形象和民族图腾塑造上的精彩,这种精彩和音乐里柴可夫斯基的春风沉醉一样,让国际间中国文化的信仰者着迷,在着迷中执着,在执着中坚定;为了和平的生活,为了幸福的生活,在文明互鉴中享受信仰。

  • 倪少峰:艺术是通往自由的阶梯

    倪少峰:艺术是通往自由的阶梯

    德国汉堡亚非学院艺术史教师倪少峰先生也是艺术家,策展人,近年来游走在东西方艺术创作和交流领域。他认为艺术可以成为“和平的使者,是文明的屏障,更是通往自由的阶梯”,目前正在汉堡展出的,由他策划的“放生”这个项目可以说正是他的艺术社会性理念的体现,他在接受法广采访时,谈到有关东西方艺术对比以及他自己几年来进行的创作和对艺术的思考,但话题还是从“放生”这个项目展开。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