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9年5月20日法广第1次播音-北京时间6-7点
RFI法广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9年5月20日法广第1次播音-北京时间6-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5月19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5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 网络照片

[提要] 托克维尔对旧制度的覆灭有着出自本能的哀悼,因为他看重贵族阶层旧传统中的一些优秀品质,比如忠信、慷慨、虔敬、高雅等等。但他清醒地知道,这个制度因它固有的弊端而必然灭亡。他在思考、探寻,有没有一种制度,能为人们创建新的生存方式,又保留旧制度中的好东西呢?

问:生长在这样一个苦难的贵族之家,对托克维尔的思想发展,一定很有影响吧?

答:当然,只是托克维尔一直努力挣脱这个影响,为自己的思考寻找新的方向。我们还是先简单地回顾一下托克维尔的成长过程吧。托克维尔1805年7月29日出生于巴黎维勒-勒维克街,他是这个家庭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儿子。在这个正统保皇派的家庭中,笼罩着一种怀念波旁王朝的气氛。据托克维尔自己记载:“有一个晚上,我们围坐在火堆旁,拥有甜美而深情的嗓音的母亲,开始唱起一首熟悉的保皇派之歌,诉说路易十六的悲伤和死亡。当她唱完,我们都泪流满面。不是为了我们自己的不幸,而是为了一个人的命运,他十五年前就死了,这个人曾是我们的国王”。托克维尔在家里很受宠爱,因为夏多布里昂的两个侄子,由托克维尔的父亲抚养,所以夏多布里昂常去他们家。他纪录托克维尔在“维尔纳伊受宠的程度,比我当年在贡堡还甚。他是不是最后一个在襁褓中默默无闻,但将来我会见证的成名之人?托克维尔探索了美国的城市,而我探索了美国的荒原”。果然,后来两人都是名声大振。也正是夏多布里昂把托克维尔带入了雷加米埃夫人的沙龙。1815年,拿破仑帝国崩溃,波旁王朝复辟。路易十八登基后,立即颁布了《宪章》(Charte),这个宪章其实包含了许多大革命的成果,波旁王朝已不再是绝对君主制的王朝,它承认了立宪原则,法国成为了君主立宪制的国家。但毕竟波旁王朝又回来了,王位上坐着的是路易十六的弟弟,路易十六的女儿昂古莱姆公爵夫人不忘为她父亲辩护并为此牺牲了生命的马勒泽布的后人,托克维尔的父亲被任命为曼恩卢瓦尔省省长,又转任莫泽尔省省长,全家搬到了梅兹。托克维尔就在梅兹读书。

问:他的青春期和学习期可真够动荡的。

答:没错。那正是法国要确定它的政治体制未来方向的关键时刻。拿破仑和复辟王朝终结了第一共和国,但是经历了法国大革命的法国人并不愿意彻底复辟旧制度,他们要保留革命已经取得的一些积极成果,所以此刻是新旧世界并存。重要的托克维尔传记作者休·布罗根指出了托克维尔此刻的处境:“他深陷两个世界之间,在他出生的世界中不能安眠,又不能自信地进入那无情地出现在他面前的世界”。路易十八登基后颁布的《宪章》,确立了贵族院和众议院的体制,而且允许对众议员进行小范围的选举。表面上看君主立宪下的代议制政权形式似乎已经建立起来了,但实际上极端保皇势力,掌握了政权,他们在“无双议会”中占据多数,并且一步步推行反动的复辟措施。在他们背后的支持者,是阿图瓦伯爵,后来的查理十世。于此对立的,则是卢瓦耶-克拉尔、基佐、巴朗特这些自由主义思想家,当时被人称为空论派。也有贡斯当、斯塔尔夫人这些传统自由派。这些人都是雷加米埃夫人沙龙的常客。托克维尔也厕身其间。他如饥似渴地阅读基佐的作品,认真参加基佐在索邦大学开设的法国文明史讲座。他敏感地把握住复辟之后,摆在法国人面前的基本问题,法国向何处去。当时政府内部有一些手握实权的大臣,比如内政大臣勒内、掌玺大臣塞尔伯爵、警务大臣德卡兹,他们很受自由派思想家的影响,在执政期间推行很多自由主义的开明措施,甚至在1819年通过了塞尔新闻法,在新闻自由方面大大地迈出了一步。在路易十八的立宪君主制之下,法国人却获得了比大革命时期和拿破仑时期更多的言论自由。

问:这倒是和人们一般的想象不同。

答:的确如此。在那一段法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有过一段放松的时候,一段幸福的时光。但是历史往往被一些偶然事件改变方向。1820年,波旁王室可能的男性继承人被人刺杀,自此温和派立宪政体的自由化改革就被打断了。路易十八在他弟弟阿图瓦伯爵的压力下,撤了具有自由派倾向的德卡兹的职,结果法国社会中最落后的势力、绝对皇权派掌握了国家命脉。当时托克维尔年纪很轻,却极为关注国内形势的发展,因为他从小就有一个志向,要做政治人。在这里要谈谈这位阿图瓦伯爵,也就是未来的查理十世。我们在历史中见过不少领导人,他的知识结构、文化水平、政治判断力和价值选择,会停留在青少年时期的某一个阶段。然后不管他活多久,也不管世界上发生多少变化,他都表现为某一时刻的僵尸。如果某个机缘,让他上了大位,他一定会从他智力、知识发展过程中停止的那个时刻,寻找资源,构造他的政治理念、价值选择和治国方略。这种人的性格一般都执拗、偏执,并且愚蠢地自信,而且愚而自用,以为他捍卫了某种价值,能开辟国家民族发展的新方向。其实,他们往往穿着古代的戏装,却在现代社会舞台上表演,像坟墓中的幽灵突然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人都知道他是幽灵,他却以为自己是真神。但是,他选择的理念,推行的政策,无一不是发霉的旧货。阿图瓦伯爵就是这么块料。他所支持的极端保皇派,把大革命前旧制度下的东西,全部加以恢复,比如重归政教合一,渎圣可以判死罪,恢复长子继承权,否定专业人士治国,把政府的职位留给贵族后代,恢复书报审查,取消出版言论自由,废除陪审团制,关闭大学中的自由讲座,让教士重新掌管教育,甚至要恢复行会,禁止自由经济和劳动力市场。总之路易十八宪章中吸纳的大革命成果,要被全部废除,让法国重回旧制度。我们知道托克维尔对旧制度是有哀悼之心的。但面对全面倒退的政治局面,他将采取什么态度呢?我们下次再谈。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五: “人民主权”抽象化的危险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四:—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区别

    想了解更多

  • 加缪—荒诞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加缪—荒诞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提要]  阿尔贝· 加缪(Albert Camus, le 7 novembre 1913 - le 4 janvier 1960) 是法国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文学家和思想家之一。他出生在法属阿尔及利亚的孟多维,一个地中海边的城市。从加缪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地中海的阳光与阴影。他常常被人归为存在主义思想家。但他本人否认这一点。不过,我们从他的作品中,确实能发现存在主义所关注的命题。

  • 朱利安·班达第七节  班达为知识人所应持守的价值定义

    朱利安·班达第七节 班达为知识人所应持守的价值定义

    [提要]班达在批判了国家主义、秩序主义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之后,转而明确表述他心目中知识人所应持守的价值的特质。在他看来,一切追求现世实用目的的理论,尽管也可以名之为真理、正义、理性,但却不是知识人所应持守的。

  •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六节  知识人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六节 知识人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

    [提要] 面对法国知识人分裂为左右两派,班达一方面批评莫拉斯为代表的民粹国家主义思潮,另一方面对勒菲弗尔等信奉辩证唯物主义哲学的左派知识人,也同样批评。他认为,坚持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人,同样也背叛了知识人的基本信条。

  •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五节:  捍卫民主的道德价值是知识分子的责任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五节: 捍卫民主的道德价值是知识分子的责任

    [提要] 班达指出,推崇秩序至上的知识人,其本质是反民主的。因为民主制度中的公民平等原则,已经否定了秩序等级,否定了所谓有着历史合理性的不平等。班达认为,民主制不仅有其历史的正当性,而且有道德上的正当性。

  •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四节  什么是知识分子的永恒使命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四节 什么是知识分子的永恒使命

    [提要] 在德雷福斯事件和随后的一次世界大战中,班达看到当时法国知识界泛滥的一股思潮,那就是以政治激情的指向,来判定何为价值,何为道德上的善。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政治正确。但问题在于,遵循政治激情的指向,是知识人的正确选择吗?

  • 朱利安·班达: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之三重审与赦免——知识界的分裂

    朱利安·班达: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之三重审与赦免——知识界的分裂

    [提要] 随着德雷福斯事件的进展,法国知识界日益分裂。一些著名的文人,面对这起冤案的铁的事实,竟然闭目不看。在他们心中,正义真理、个人尊严与自由,这些价值远远比不上陆军荣誉、国家脸面来得重要,因为前者太抽象,属于不实用的价值,后者却反映现实的政治正确。

  •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二节  左拉——《我控诉》

    知识分子价值的捍卫者朱利安·班达第二节 左拉——《我控诉》

    [提要] 在德雷福斯事件战斗的关键时刻,伟大的作家、法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代表左拉,以《我控诉》一文,揭示了这场斗争的实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