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1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1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五: “人民主权”抽象化的危险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五: “人民主权”抽象化的危险
 
法国思想家本杰明.贡斯当 网络图片

[提要] 如果宣称拥护人民主权却没有制度的约束,那么它丝毫不能保障自由。相反,它会成为僭政者野心的掩饰。以人民主权为名的公意,也可能并不代表真正的民意,甚至可能成为“多数的暴政”的理论辩护。

 

问:上次你谈到贡斯当对卢梭的批评,今天是不是详细地讲一讲?

答:好。柏林在分析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时说:“我们应当在个人的私生活与公众的权威之间,划定一条界限。这一道界限应当划在何处,极费争论”。其实,贡斯当清楚地划了这道界限。我来给听友们引述一下他的说法:“全体公民享有主权的含义是,除非得到授权,没有任何个人,任何派别,任何有偏向的联合体,能够僭取主权。但是也不能由此就认为,全体公民或者那些被他们授予主权的人,对个人的存在能够全权处置。相反,人类生活的一部分内容,必然仍是属于个人的和独立的,它有权置身于任何社会权能的控制之外。主权只是一个有限和相对的存在。这是独立与个人存在的起点,是主权管辖权的终点。社会跨过这一界限,它就会像手握屠刀的暴君一样邪恶。……无论如何,多数人的同意并不足以使社会的行为合法化,有些行为是不可能得到赞同的”。贡斯当的这个论述极为精辟、准确。我们亲身经历过文革的人都知道,那种全国范围的疯狂,对毛泽东万众一心的崇拜,并不给这种全民参与的罪恶以合法性。所谓群众专政,也不能让那些肆意践踏人权的行为正当化。

问:所以,贡斯当才批评卢梭的公意说。

答:对。贡斯当认为卢梭的错误,就在于他没有看出人民主权背后的公意并不必然是自由的保障。为什么呢?因为贡斯当看到,当个人把自己的所有权利都交给共同体时,他仿佛与共同体签了一个自愿的契约,这样他就与这个共同体中的所有人在人格和权利上平等了。但其实,这个共同体是抽象的,而每一个人是具体的,把具体的人变成一个抽象共同体中的因子,个人就虚无化了。而且,一旦这个抽象的共同体要具体化为一个行动的主权者时,它就必须由具体的一小部分人运作权力。因此:“他是让自己服从于以全体名义行事的人。由此可见,我们作出了全部奉献之后,并不能取得与全体平等的地位。因为某些人会从其他人的牺牲中,获取独享的利益”。这是贡斯当从法国大革命的恐怖中,从拿破仑军事帝国的统治中得出的教训。

问:你在前面讲卢梭时,提到了卢梭有”强迫人自由"的想法。

答:对,这正是贡斯当不能同意卢梭的地方。被强迫的自由不是自由。贡斯当指出:“一旦主权不受限制,个人在政府面前将无处可逃。即使你声称要让政府服从普遍意志,那也是徒劳。总是他们在支配着这种意志的内容,而你的所有戒备全都无济于事”。所以他大声疾呼:“公民拥有独立于任何社会政治权力之外的个人权利。任何侵犯这些权利的权力,都会成为非法的权力。公民的权利就是个人自由,宗教自由和言论自由,包括公开表达自己的自由,享有财产及免受一切专横权力侵害的保障。没有任何权力能够对这些权利,提出异议而不会败坏自己的声誉”。贡斯当在这里规定的几项个人自由,就是现代自由的核心。这些自由使个人不必受公意的胁迫,他有权说自己想说的观点,信自己想信的宗教,挣得自己的财产并随意支配它。和志同道合者组成自己的社团,去实现自己的追求。这些基本自由,就是柏林所要深入讨论的消极自由。也就是“在何种限度内,某一主体可以或应当被允许做他所能做的事儿,或成为他所能成为的人,而不受别人的干涉”。那么什么是这种干涉和强制呢?柏林接着指出:“强制意指某些人故意在我本可以自由行动的范围内,对我横加干涉。唯有在某人使你无法达到某一个目的的情况下,你才可以说,你缺乏政治自由”。听友们应该知道,被剥夺了消极自由的人,就是奴隶。因为这种对消极自由的剥夺,一定要凭借权力的专横,凭借暴力来实现,而如果我们连最低限度的消极自由都被剥夺,那我们已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正像柏林所说:“我们必须维持最低限度的个人自由,才不至于否定掉我的本性”。也就是说,保有了消极自由,我们才可以算作人。

问:可是我们知道在那些专制国家中,人民确实保不住自己的消极自由啊。

答:是啊,特别是在那些列宁式政党控制的国家中。党国体制不允许有任何脱离它控制的个人自由。言论自由被不许妄议和恶毒攻击罪彻底扼杀。宗教信仰由国家监控,任何私人出版物都不被允许,结社组党更是大罪。老百姓除了默默接受管制,没有其他选择,所以在这种剥夺了消极自由的暴政之下,人只是服务于国家机器的齿轮和螺丝钉,只是党国的奴隶。而党国永远理直气壮地宣称,只有它能代表你,教育你,拯救你。这就是我们下一次要讨论的积极自由问题。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四:—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区别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三: 捍卫个人自由是捍卫一切自由的基础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二 ——分析自由以捍卫自由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一:魂不守舍的天才

    想了解更多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六节 克拉夫琴科审判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六节 克拉夫琴科审判

    [提要]苏联的扩张姿态,使西方国家的政治领袖明白,雅尔塔会议上罗斯福的设想,由和平共处的大国合作,来保障世界和平,已完全落空。苏俄共产体制根深蒂固的输出革命的冲动,使他们一有机会就来试验民主国家的勇气。北大西洋公约的签订,为战后格局的稳定建起一道防线,但很多人看不清楚它的意义。雷蒙阿隆为此大声疾呼,此时维克多·克拉夫琴科审判,更撕裂了法国知识界。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五节 面对冷战的阿隆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五节 面对冷战的阿隆

    [提要] 1946年冷战开启,这是以两个讲话为代表。欧洲的知识分子面临站队的问题,从当时阵营的划分看,是集权暴政的苏俄与自由民主的英美相对峙。从表面上看,是个简单的非黑即白的问题,但在现实中,尤其在思想理论层面上,却要复杂得多,呈现出多层次的灰色地带。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四节  战后时代的分化与对峙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四节 战后时代的分化与对峙

    [提要] 二次大战之后,反纳粹德国的统一战线迅速瓦解,雅尔塔会议对东西方势力范围的划分,实际上是西方民主国家与集权国家和平共处的幻想。同样面对纳粹,对英美来说,保家卫国是捍卫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对苏联而言,卫国战争事实上是捍卫另一种价值,战争的结果是维护了集权统治,甚至在可能时要扩展暴政的范围。这是人类历史上的关键时刻,对法国知识界当然有极大的影响。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三节  学习与思考的年代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三节 学习与思考的年代

    [提要]从二十年代末到三十年代末,雷蒙阿隆有一个漫长的学习与思考期,他曾去德国生活工作过几年,德国哲学给他相当深的影响。三十年代又正是德国纳粹主义崛起的时代,法国也社会动荡不断,左右两派激烈斗争,左翼联盟“人民阵线”曾一度掌权,推行改良主义的社会政策。雷蒙阿隆就在这个背景中开始了他的学习与思考。

  • 介入的旁观者— 雷蒙·阿隆第二节:虚幻的光明

    介入的旁观者— 雷蒙·阿隆第二节:虚幻的光明

    [提要] 一次大战结束之后,出现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它给许多不满资本主义、一心追求人类自由与和平的知识分子带来希望。那时可以说对共产主义的追求在法国知识分子中激起一股不小的浪潮,人们对苏联这个国家既好奇又向往,法国知识界中对苏联共产体制抱有好感的人不在少数。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时代背景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时代背景

    [提要] 在二十世纪的法国思想家中, 雷蒙·阿隆(Raymond Aron,1905年3月14日-1983年10月17日)是相当特殊的一位人物。他是学术精英圈子的一员,在这个圈子里却又显得像个局外人。他是典型的法国知识分子,又和德国近当代哲学社会学声气相通。他重新发现托克维尔思想的重要性,举起自由主义的旗帜,反抗二次大战前后泛滥于法国知识界的左倾思潮。他继承法国知识分子介入社会问题的传统,是一位堪称典范的公共知识分子。

  •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绵延是自我意识的本质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绵延是自我意识的本质

    [提要] 柏格森认为,真正的自我意识不是静止不变的,也不能被看作是一个个思绪的片段。它总是现在包含着过去,并趋向未来,而未来又可能返回过去的根源,所以它是分分秒秒在变异着,生成着,这就是绵延的实质。正是这个绵延使世界从内到外都活跃起来。这也就是生命的本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