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0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0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10月21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一:魂不守舍的天才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一:魂不守舍的天才
 
本杰明·贡斯当(Benjamin Constant ) Wikipédia

[提要] 本杰明·贡斯当 (Benjamin Constant 1767年10月25日-1830年12月8日)是十九世纪自由理念的最重要的阐释者和捍卫者,也是十九世纪自由主义运动的代言人。当代自由主义大师哈耶克将他与孟德斯鸠、托克维尔并列,认为他的思想是英国自由主义传统在法国的表达。他对古代自由与现代自由区别的分析,又启发了以赛·柏林对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区分。

问:前面你已经介绍过贡斯当对僭政的分析,这和他的自由主义立场有关系吧?

答:当然。僭政统治的要害,就是剥夺人的自由。贡斯当心目中的僭政,一是法国大革命中的雅各宾专政,一是压制个人自由的拿破仑帝国。贡斯当这个人可以说是才华横溢,但他的性格有些特殊,为人处事很不稳定。看他的行为,总觉得他有点儿魂不守舍。在奥赛博物馆学院派画廊中,有莎夏尔绘的一幅贡斯当的肖像,是他晚年功成名就之后的形象,很是庄重威严。但他年轻时可绝不是这个形象。我还是先给听友们介绍一下贡斯当的生平。他是1767年出生在瑞士的洛桑,但是他的祖上是逃避法国宗教迫害,移居瑞士的加尔文派教徒。他父亲是一位贵族,极重视教育,所以贡斯当从小就受到了很好的教育。他1782年到德国读书,不到一年就转去了英国,在苏格兰首府爱丁堡大学读书。他的自由主义思想中的英国因素,就来自他青年时代在英国所受的教育。听友们一定还记得我们在前面讲到过,法国启蒙主义者对英国政治思想的汲取吸收。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伏尔泰的《英国通信》其中都可以看出他们受到英国思想的影响。从个人经历来说,贡斯当是个问题男孩儿,他的性格和他的名字正相反。本来贡斯当这个词,是稳定持久的意思,而他却最是容易摇摆不定,因为他有出生创伤。他的母亲生下他后就染病去世,使贡斯当从小就缺乏安全感,总希望能找到童年丧失的那种受人照料、呵护的感觉。《雷加米埃夫人传》的作者弗朗索瓦丝·瓦日纳说他:“一生都在寻找一个比他年长,比他强势的女人的爱情,至少在他面前要强势。于此同时,他又只想着摆脱这种掌控,可没有这种爱,他其实活不下去”。这是说到点儿上了。

问:那他这一生,一定和女人纠缠不清?

答:对。和他保持爱情关系最长,对他影响最大的女人就是斯塔尔夫人,这位当年欧洲首屈一指的才女。他俩可以说是一对儿欢喜冤家,彼此精神上欣赏,生活上冲突,虽然共同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还生有一个女孩儿,但又终日吵闹,互不信任。贡斯当受斯塔尔夫人的影响很深,从自由主义的政治立场到文学创作,可以说是斯塔尔夫人点燃了贡斯当的天才之火。斯塔尔夫人创造出科丽娜这个追求爱情的自由女性形象,贡斯当创造出阿道尔夫这个性格消极又充满幻想与激情的男性形象。帕特里克·科尔曼在小说《阿道尔夫》的导言中说:“贡斯当的描述,对一个感到生活极度空虚,极度怀疑自己感情,以至于发现自己无力承担任何个人或公共义务的男人,至今仍然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一生渴望情感满足的贡斯当,其实很早就结了婚,他的第一位妻子是冯·克拉蒙女士,当时贡斯当在布伦瑞克这个德意志小公国的宫廷中供职,生活乏味、孤独,结果他娶的这位女士和他全不对路,很快就离了婚。随后,他和一位出生在荷兰的小说家伊莎贝尔·德·夏里艾发展出一段心心相印的关系,但当他认识了斯塔尔夫人之后,就完全被她的才华和性格慑服了。在斯塔尔夫人和拿破仑的冲突中,贡斯当是完全站在斯塔尔夫人一边,甚至追随她去流亡。不过他天生的性格不稳定,时常让他情绪波动,而斯塔尔夫人虽说能在精神上启发他支持他,却无法给他女性的温柔呵护,这却是贡斯当内心深处的渴求。结果贡斯当经常自暴自弃,甚至沾上了赌博的毛病,弄的自己负债累累,这时他遇到了夏洛特·冯·哈登堡,这是他十年前的老情人,在她身上贡斯当重新发现了他想要的东西。

问:贡斯当的小说《阿道尔夫》是不是受这段爱情经历的启发?

答:可以说是,又不全是。他是把他一生所经历过的各种女性糅合到一起,创造出埃雷诺儿这个形象。不过在他写小说之前,已经开始研究政治自由问题。1806年他就完成了《政治原则》一书的初稿,同时斯塔尔夫人的控制欲让他苦不堪言。在他的日记中,他记下了许多对斯塔尔夫人的怨言,有的还挺恶毒。终于,他偷偷和夏洛特结了婚,斯塔尔夫人知道之后,两个人终于分了手,当然这只是结束了情人关系,却仍然保持了友谊。拿破仑兵败俄罗斯之后,他发表了《征服的精神与僭主政治》。拿破仑垮台后,他幻想能帮助复辟王朝,建立英国式的君主立宪制度,百日政变拿破仑重新上台,又召他起草新宪法。拿破仑再次垮台之后,他干脆去了英国。在复辟王朝时期,他发表著名演讲《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之比较》,以他成熟的自由理念,充当议会中的自由派代言人。1830年七月革命,路易-菲利普登上王位,贡斯当满心希望能通过路易-菲利普实现他的君主立宪理想,确立法兰西的自由。不幸突然去世。政府以“不屈不挠的自由战士”之名,为他举行了国葬。瓦日纳说他:“像个未出师的日耳曼留级生,高个子,笨手笨脚,背微驼,高度近视,苍白的眼神藏在有色圆框眼镜后面,更不要提他那种无法模仿的笨拙,总之是个倒霉鬼。可是多么才华横溢,敏锐的才智,鞭辟入里,一肚子学问藏在这个丑陋的外表后面”。圣-伯夫后来说他:“才智,才智,永远是才智”。下次我再给听友们介绍他的才智。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忆录》与雷加米埃夫人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诗学——激情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谛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之十六  勒庞——乌合之众的分析家

    法国思想长廊之十六 勒庞——乌合之众的分析家

    [提要] 随着工业时代的进展和民主政治的推行,现代社会的一个特点日渐明显,那就是大众社会的来临。人们在政治生活、社会生活中日益受到周围人群的影响。于是,决定喜好、憎恶的标准,不再是个人而是群体,从众成为一种不知不觉的行为方式,这种状况是好是坏,多有争论。古斯塔夫·勒庞 (Gustave Le Bon 1841年5月7日-1931年12月13日) …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四: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下集)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四: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下集)

    [提要] 当法国的知识阶层以理想原则构思完美社会,并由一些激进的革命者付诸实践时,美国的建国者却已经聚集一堂,不厌其烦地讨论联邦宪法,为一个真正人民主权的共和国,奠定长治久安的基础。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三: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上集)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三: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上集)

    [提要] 法国是美国革命的支持者,法国革命紧随美国革命之后,被人称之为姐妹革命。法国革命和美国革命有共同的思想来源,那就是启蒙思想。但是,美国革命在取得独立之后,十三个州的代表聚集费城,平等讨论,互相妥协,拟定了美国宪法,为一个伟大国家的长治久安奠定了基石。而法国却历经无数动荡,很长时间走不上民主自由的坦途。其中原因,颇堪玩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提要】 法国大革命突然爆发,而且猛烈无比。从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毁旧制度赖以存在的一切,王权、宗教、社会习俗。它以一个崇高的理想开始,那就是争人权争自由,但它采取了残酷的甚至是邪恶的手段。托克维尔通过深入的分析,指出这种矛盾和它引发的后果。并对革命这种社会现象,进行了极具洞察力的剖析。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维尔研究美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出于理论的兴趣,而是为了他的祖国的未来。他的晚期写作,集中于法国政治,他仔细考察了法国大革命的前因后果,对这场震惊世界的革命,他发表了真知灼见。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为新形式的暴政铺平道路。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提要] 多数原则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它建立在人民主权之上,但它又确实可能造成对少数的压迫,形成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指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问题,也指出了美国政治制度设计中对这些问题的防范与解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提要] 托克维尔认为,在美国,多数对政府的统治是绝对的。在民主制度下,谁也对抗不了多数。但是,他又极为睿智地指出,多数并不具有绝对的无上权威。如果多数的权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会引起立法与行政的不稳定,甚至造成祸端,因为无限权威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