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9年1月16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诗学——激情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诗学——激情
 
拉斐尔『西斯廷圣母像』 WIKIPEDIA

[提要]夏多布里昂认为,基督教本身就是一种激情,它改变了人的激情的性质,使激情与爱混合为一,从而形成艺术创造的原动力。那些殉道者、忍受孤独的沙漠教父,都以一种崇高的激情,追求人类的至善与博爱。在这些激情转向艺术创造时,人类精神世界最伟大的作品诞生了。

问:上次你谈到夏多布里昂认为基督教最有利于艺术创作,何以见得?

答:如果我们熟悉西方艺术史,从诗歌,绘画,雕塑,音乐,戏剧,各个艺术种类看,你会发现有相当一部分伟大的作品,都是基督教精神的形象化、形式化。夏多布里昂的分析是从圣经开始的,他用荷马史诗和圣经作比较,认为两者同样崇高伟大,但是圣经的语言风格却更多样化,有摩西坚定简练的宣告,有约伯哀歌式的祈求。荷马史诗中的崇高是渐渐达到的,圣经中的崇高却如闪电,一下子击中你。他列举许多重要的作品,有米尔顿的《失乐园》,塔索的《耶路撒冷的解放》,但丁的《神曲》。他仔细分析基督教的精神是如何给作者灵感,而这些基督教的题材又如何升华人的精神世界。在夏多布里昂看来:“基督教是一种具有两面性的宗教,它关心精神存在的本性,也关心我们自己的本性。它使上帝的奥秘和人心的奥秘齐头并进,为了揭示上帝,它揭示出了真正的人”。夏多布里昂认为,在基督教中,宗教性和道德是单纯的,是一回事儿。圣经告诉我们来自何方,我们的本性是什么,为了我们,上帝之子牺牲了生命。摩西、耶稣基督、使徒、士师,呈现的都是人的形象。在基督教中,上帝和人是始终联在一起的。他断言:“这就是诗人应该在基督教中注意到的,无可估量的优越之处”。

问:这是谈文学,要说艺术家创造的基督形象,那绘画更直接具体。

答:绘画在这方面的功绩,并不是要简单地去彰显上帝的形象。别忘了犹太教的《旧约》中是严禁为上帝造像的。摩西《十诫》第二条就规定:“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做什么形象,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可有关基督的形象,在西方又是到处都有,那些教堂彩绘玻璃,讲的全是圣经故事,很多大教堂会把耶稣基督最后走的苦路一站站雕刻在墙上。这其实是传教的需要。2000多年前基督教诞生时,没有几个人能识字儿,怎么办?画连环画,让信众直接看到圣经中所宣讲的内容。这个口子一开,伟大的艺术作品就如雨后春笋,像东正教专擅的圣母像Icone,在圣彼得堡的埃尔米塔什博物馆,专门有一个大展厅,里面全是美不胜收的圣母像。当然,文艺复兴的意大利,绘画杰作多和基督教有关,像米开朗基罗的《创世纪》,拉斐尔的《西斯廷圣母像》,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全是绝世杰作,无价之宝。何以能够如此呢?夏多布里昂的解释很独特,他认为画基督教形象的大画家们有一个老师,这个老师就是上帝,它是第一位艺术家,因为它用它有力的双手轻轻地团了一块泥,用它自己的形象造了一个人。夏多布里昂认为:“对我们来说,这画的第一笔,就存在于上帝的永恒观念中了,世界看到的第一尊雕像就是这团泥,它被造物主的呼吸灌注了生气”。因此他断言,基督教比其他宗教更有利于绘画,因为它给绘画提供了一种神秘的精神,让人物的面貌呈现出更崇高的色调,从肉体中能够更好地感觉到灵魂。它给艺术提供的主题比古代神话更丰富更感人。

问:无论夏多布里昂如何解释,基督教给绘画艺术提供了取之不尽的题材,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答:当然,而且基督教精神不仅激发了诗人、画家,也激发了音乐家。他在书中专门写了一节,论基督教在音乐中的影响。在他看来,那些具有宗教性质的音乐,拥有两个基本条件来达到和谐,那就是美和神秘。他说:“歌声来自天使,和谐的源泉在天上”。无独有偶,夏多布里昂从宗教中看到的东西,老黑格尔从哲学中也看到了。他说:“如果我们可以把美的领域中的活动,看作是一种灵魂的解放,那么把这种自由推向高峰的就是音乐了”。音乐的这种解放灵魂的功能,在宗教中更突出。夏多布里昂列举格利高里圣咏、佩尔格莱兹的《圣母悼歌》,他赞美格利高里圣咏的五声音阶和自然相和谐,却认为佩尔格莱兹的作品,超出了宗教所需要的单纯性。我们只能在夏多布里昂的论域内理解他的意思,因为从音乐学的角度看,五声音阶并非自然音阶,他所谓的自然是指真正的大自然,比如他说:“自然不断地彰显对造物主的赞颂,没有比橡树和荒漠里的芦苇,在风的伴奏下,唱出的颂歌更具有宗教性了”。他甚至认为,宗教音乐家“应该了解树和水发出的声音,他应该听得见隐修院中回荡的风声,听得见弥漫在哥特式教堂、墓地草丛和地下墓室中低沉的嗡鸣”。

问:可宗教音乐并不都是简单的吟唱啊?

答:当然,像巴洛克音乐,在作曲技巧上,在对曲式、对位、和声的理解上,都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水平。夏多布里昂似乎不知道巴赫的音乐,巴赫1750年去世,宗教音乐在他手中已经登峰造极,但是巴赫死后,他的作品就湮灭无闻,直到19世纪,门德尔松发现他,重新演奏他的作品,人们才发现以往对音乐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所以贝多芬才会有“巴赫是大海!”的赞叹。像他的《b小调弥撒》,《约翰受难曲》《马太受难曲》《371首众赞歌》,把宗教音乐,或者说把音乐中的基督教精神发挥到了极致。而夏多布里昂的《基督教真谛》1802年出版,所以他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我相信,以他的悟性,一曲巴赫,就能让他折服绝倒。但无论如何,他对基督教精神影响音乐的判断,还是相当准确的。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谛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五——论僭主政治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对革命的思考

    想了解更多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六节 克拉夫琴科审判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六节 克拉夫琴科审判

    [提要]苏联的扩张姿态,使西方国家的政治领袖明白,雅尔塔会议上罗斯福的设想,由和平共处的大国合作,来保障世界和平,已完全落空。苏俄共产体制根深蒂固的输出革命的冲动,使他们一有机会就来试验民主国家的勇气。北大西洋公约的签订,为战后格局的稳定建起一道防线,但很多人看不清楚它的意义。雷蒙阿隆为此大声疾呼,此时维克多·克拉夫琴科审判,更撕裂了法国知识界。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五节 面对冷战的阿隆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五节 面对冷战的阿隆

    [提要] 1946年冷战开启,这是以两个讲话为代表。欧洲的知识分子面临站队的问题,从当时阵营的划分看,是集权暴政的苏俄与自由民主的英美相对峙。从表面上看,是个简单的非黑即白的问题,但在现实中,尤其在思想理论层面上,却要复杂得多,呈现出多层次的灰色地带。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四节  战后时代的分化与对峙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四节 战后时代的分化与对峙

    [提要] 二次大战之后,反纳粹德国的统一战线迅速瓦解,雅尔塔会议对东西方势力范围的划分,实际上是西方民主国家与集权国家和平共处的幻想。同样面对纳粹,对英美来说,保家卫国是捍卫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对苏联而言,卫国战争事实上是捍卫另一种价值,战争的结果是维护了集权统治,甚至在可能时要扩展暴政的范围。这是人类历史上的关键时刻,对法国知识界当然有极大的影响。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三节  学习与思考的年代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三节 学习与思考的年代

    [提要]从二十年代末到三十年代末,雷蒙阿隆有一个漫长的学习与思考期,他曾去德国生活工作过几年,德国哲学给他相当深的影响。三十年代又正是德国纳粹主义崛起的时代,法国也社会动荡不断,左右两派激烈斗争,左翼联盟“人民阵线”曾一度掌权,推行改良主义的社会政策。雷蒙阿隆就在这个背景中开始了他的学习与思考。

  • 介入的旁观者— 雷蒙·阿隆第二节:虚幻的光明

    介入的旁观者— 雷蒙·阿隆第二节:虚幻的光明

    [提要] 一次大战结束之后,出现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它给许多不满资本主义、一心追求人类自由与和平的知识分子带来希望。那时可以说对共产主义的追求在法国知识分子中激起一股不小的浪潮,人们对苏联这个国家既好奇又向往,法国知识界中对苏联共产体制抱有好感的人不在少数。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时代背景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时代背景

    [提要] 在二十世纪的法国思想家中, 雷蒙·阿隆(Raymond Aron,1905年3月14日-1983年10月17日)是相当特殊的一位人物。他是学术精英圈子的一员,在这个圈子里却又显得像个局外人。他是典型的法国知识分子,又和德国近当代哲学社会学声气相通。他重新发现托克维尔思想的重要性,举起自由主义的旗帜,反抗二次大战前后泛滥于法国知识界的左倾思潮。他继承法国知识分子介入社会问题的传统,是一位堪称典范的公共知识分子。

  •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绵延是自我意识的本质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绵延是自我意识的本质

    [提要] 柏格森认为,真正的自我意识不是静止不变的,也不能被看作是一个个思绪的片段。它总是现在包含着过去,并趋向未来,而未来又可能返回过去的根源,所以它是分分秒秒在变异着,生成着,这就是绵延的实质。正是这个绵延使世界从内到外都活跃起来。这也就是生命的本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