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8年5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5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五——论僭主政治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五——论僭主政治
 
夏多布里昂与他的狼谷 网络照片

[提要]夏多布里昂对法国大革命中造成恐怖统治的领导人,如马拉、罗伯斯比尔深恶痛绝,认为他们是“双手沾满鲜血的魔鬼”。在考察希腊革命时,他发现了与这些激进领袖相当的人物,那就是僭主。

问:前面你曾说过夏多布里昂对法国大革命并不是简单的否定,可他为什么又痛恨一些法国大革命的领导者呢?

答:因为他不能容忍让法国人流那么多血。他说:“为什么这些市民要在断头台上饮下死亡的苦酒?为何王位被废弃且布满鲜血?为什么背井离乡之人成群结队地逃离本国?为什么,难道你们不知道正是这些僭主想要束缚这个高尚独立的民族”。夏多布里昂点出了法国大革命中,那些激进派领袖所推行的政治就是古希腊革命中的僭主政治。我想先给听友们介绍一下僭主这个概念。僭主在法文中是 Tyran,英文是同一个词,只是读音不同,我们常说的暴君就是这个词。僭主政治,我们简称为僭政,曾被列奥·施特劳斯称之为“一种超越了过去最有力的思想家的最大胆的想象的暴政”。它有几个特点,首先,僭主大半都是贵族出身,但不是王室血亲贵族,而是有一定政界人脉的二级贵族。其次,他们获取权力的方式,绝对不是真正的民主选举,而是通过幕后交易或强力攫取,然后会披上民主选举的外衣,造成权力来源的合法性的假象。第三,他们巩固权力的手段,通常是蛊惑低层民众,许诺宏大愿景,以造成多数拥戴。第四,僭政往往会打上僭主个性的烙迹。为了防范先前各种利益集团的反抗,他一定会永远处于挑战和进攻状态。第五,僭主不会有盟友和朋友,他身边只会有帮凶和朋党。正直的人必然会被排斥,而只留下一些阿谀谄媚之徒。古往今来,研究僭主政治的智者很多,古有希腊哲人色诺芬,作《论僭政》,近代有本雅曼·贡斯当作《论征服的精神 和僭主政治》。色诺芬在他的书中,通过诗人哲学家西蒙尼德,与叙拉古僭主希耶罗的对话,分析僭主内心的恐惧与痛苦,指出僭主最恐惧的就是自由。他只有使人民成为奴隶才能安睡。因为自由的心灵是一切专制暴政的死敌。色诺芬是苏格拉底的弟子,他像他的老师一样劝人为善,所以他也给僭主指出,要想成为一个受人爱戴的统治者,就必须使权力真正为公众的利益服务。

问:贡斯当是夏多布里昂的朋友,他对僭政的分析应该和夏多布里昂有同样的历史背景吧?

答:贡斯当是个很重要的人,我们下面会讲到他。但是夏多布里昂把雅各宾专政看作是僭主政治,是在贡斯当之前。贡斯当心目中的僭主,是自己称帝的拿破仑,贡斯当对拿破仑的抨击,适用于所有的僭主政治,比如他说僭主“他颁布法律却又篡改它,他制定宪法却又侵犯它”。他还指出,“僭主政治强迫所有的人立即退位以支持一个人,他会激发所有的野心,使所有的利己心骚动不已。僭主当然会乞灵于原则,但只是为了践踏它们,当然会签订合约,但只是为了撕毁它们。他会骗取一些人的忠诚,从另一些人的软弱中捞取便宜”。夏多布里昂和贡斯当都反对拿破仑称帝,但拿破仑后来却请贡斯当为他起草新宪法,而夏多布里昂对拿破仑却是一点不妥协。在他的《试论古今革命》中,他论述了那些雅各宾派的僭主们和古希腊革命中出现的那些僭主的相似性。我们上次谈到梭伦离开雅典十年,这期间古希腊最有名的僭主皮西斯特拉图登上了政治舞台。这个人本是梭伦的远亲,但是他巧言令色,蛊惑公众,做了山岳派的领袖。这一派代表了持激进观点的民众,当时在雅典有三大政治派别,平原派又称沼泽派,这一派人多是旧贵族,属于温和派。海岸派,这一派代表的是工商奴隶主,再有就是皮西斯特拉图的山岳派。我们知道在法国大革命中,也有山岳派平原派之分,这个山岳派也是激进平民的代表,他们和雅各宾派站在一起,支持革命恐怖。夏多布里昂特别指出了皮西斯特拉图玩弄诡计,建立自己武装力量的史实。据希罗多德记载,皮西斯特拉图为了夺取权力,集合他的山岳派党羽,叫他的门徒把自己和所骑的骡子弄伤,然后进到雅典市集广场上,宣称刚才有人袭击他,要谋害他的生命。为此他要求一支武装的卫队来保卫他。雅典人被他的谎言蒙骗了,就给他一支50人的公民卫队,这支卫队不拿长矛,而是手持棍棒,不论他走到哪儿,这支卫队都跟着他,他就这样在民主政治的发源地雅典把武装暴力引进了政治斗争。他凭此扩大势力,夺取了雅典卫城,成了雅典的统治者。夏多布里昂感叹道:“哦,准备受奴役的人!法国国民大会的一位僭主,后来也使用过相似的伎俩”。他这是指马拉。

问:看来,僭主政治最要紧的是控制着军队。

答:我们前面总结了僭主的五个特征,到这儿我们要加上第六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建立效忠于自己的武装力量。也就是所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所以夏多布里昂指出:“在一个国家出现一支活跃的军事力量,意味着民主将不复存在。此后不久,皮西斯特拉图便夺取城堡,解除市民的武装,不受共和原则约束,全权统治了雅典”。当雅典的公民们乱哄哄地要求给皮西斯特拉图配备卫队时,伟大的梭伦站出来反对,但是民众不听劝阻,僭主的阴谋终于得逞,梭伦便只好对那些愚众念了几句诗:“你们真是重视奸徒的言语,每个人都跟着狐狸亦步亦趋,可你们的脑子里空无所有”。当皮西斯特拉图夺取了全部权力之后,梭伦说出了那句名言:“在早些时候,当僭主政治还在准备之中,要阻止它是比较容易的。但是现在它已经建立和成长起来,要去拔除它毁灭它,就是更光荣更伟大的职责”。梭伦回到家里,取出自己的武器,放在家门口,说:“救国护法,我已经尽了自己的全力,什么都做了”。

问:古希腊的这些大政治家真是高风亮节。

答:确实如此。不过皮西斯特拉图上台后,倒是完全遵守了梭伦的立法,给平民相当的好处,以至亚里士多德称赞他的统治算得上是个好时代。夏多布里昂分析这种情况,他认为:“当民众党由一位有能力的人领导时,胜利就在民众党这边。借助那些不在乎德性,也不对犯下的罪行懊悔的大众,它拥有远远超过其他党派的力量”。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对革命的思考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夏多布里昂之三: 阿达拉——浪漫情感的颂歌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动荡中的美洲之行:华盛顿与拿破仑

    想了解更多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忆录》与雷加米埃夫人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忆录》与雷加米埃夫人

    [提要]夏多布里昂一生著作等身,但对后世最有意义的著作是《墓畔回忆录》。这部书写了三十多年,记述了他一生的经历和思考,同时也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十九世纪欧洲文化、外交、社会、人物栩栩如生的画卷。圣·伯夫称,仅此一书,便足以使夏多布里昂不朽。然而在这部书的背后,有一位伟大的女性在支持、鼓励着他完成这部著作,她就是当时法国社交界美人中的美人雷加米埃夫人。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诗学——激情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诗学——激情

    [提要]夏多布里昂认为,基督教本身就是一种激情,它改变了人的激情的性质,使激情与爱混合为一,从而形成艺术创造的原动力。那些殉道者、忍受孤独的沙漠教父,都以一种崇高的激情,追求人类的至善与博爱。在这些激情转向艺术创造时,人类精神世界最伟大的作品诞生了。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谛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谛

    [提要]在大革命造成的社会动荡中,以往的社会秩序不存在了,社会运行的失序,使不同社会阶层的人,质疑以往社会所遵循的道德规范。大革命摧毁了维系法国传统道德和社会秩序的天主教系统,从而使人的信仰崩溃。该如何收拾溃散的人心?挽救法国的传统价值,是夏多布里昂最为焦虑的问题,他竭尽才智,为基督教奋力辩护,希望以重建信仰来拯救法国。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对革命的思考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对革命的思考

    [提要]面对法国大革命的疾风暴雨,夏多布里昂开始深思革命问题。在他心目中,有许多人类社会所信奉和追求的价值,会被迫通过革命来获取。但是革命并不具有天然合理性,有时革命的理想,会因革命过程中的行为,而变成罪恶。在革命的名义下,那些邪恶的个人和政党,最容易上下其手,造成人类社会的悲剧。

  • 夏多布里昂之三: 阿达拉——浪漫情感的颂歌

    夏多布里昂之三: 阿达拉——浪漫情感的颂歌

    [提要]在费城告别华盛顿,夏多布里昂在北美广袤的大地上旅行。一望无际的草原,不见天日的森林,湍急的河流,怪异的印第安部落,刺激他的心灵自由飞翔,想象自由扩展。他酝酿构思了小说《阿达拉》,可以说这为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正式签发了出生证。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动荡中的美洲之行:华盛顿与拿破仑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动荡中的美洲之行:华盛顿与拿破仑

    [提要]1785年,夏多布里昂 (François-René, vicomte de Chateaubriand ,04 -09 -1768 - 04 - 09 -1848)参军,成为纳瓦尔军团的少尉。他离开贡堡到了巴黎。作为贵族,他被引荐入宫,觐见路易十六,并陪同国王狩猎。这是他同波旁王朝有了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使他在未来的岁月中,既坚持保皇党立场,又争取思想和言论自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