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时间晚上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8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夏多布里昂之三: 阿达拉——浪漫情感的颂歌

夏多布里昂之三: 阿达拉——浪漫情感的颂歌
 
夏多布里昂的浪漫主义杰作『阿达拉』 Atala Wikipédia

[提要]在费城告别华盛顿,夏多布里昂在北美广袤的大地上旅行。一望无际的草原,不见天日的森林,湍急的河流,怪异的印第安部落,刺激他的心灵自由飞翔,想象自由扩展。他酝酿构思了小说《阿达拉》,可以说这为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正式签发了出生证。

问:据说《阿达拉》出版后,对法国的社会风尚、文学风格影响极大。

答:是的。勃兰兑斯这位文艺批评大家甚至认为,自圣比埃尔的《保尔与维吉妮》之后,没有任何一本书像《阿达拉》那样在法国公众中引起如此轰动。书中人物被印成画片儿,成了法国旅馆房间的标准装饰品。在一些港口,甚至有书中主人公的小蜡像出售。今天我来给听友们介绍一下这本书。这部书主要人物只有三个,印第安酋长之子夏克塔斯,美丽的少女阿达拉,她的母亲与一位欧洲殖民者洛佩斯相恋生下了她。但是她母亲又被迫嫁给了印第安部落的首脑,所以阿达拉是部落首脑的养女。最重要的是,她母亲随那位欧洲青年信奉了基督教,并把这宗教传给了阿达拉。还有一位基督教隐修士欧博里。除了这三个人物,还有一个听故事的人叫勒内,他其实就是夏多布里昂本人。故事的情节很简单,夏克塔斯被他敌对部落的人俘获,被判了火刑。而这个部落首脑的女儿,美丽的阿达拉见到夏克塔斯就爱上了他,要放他逃生。夏克塔斯也爱上了阿达拉,他不忍心自己逃生而连累阿达拉,除非两个人一起逃跑。阿达拉是个基督徒,因为她母亲在生她时得了重病,眼见母女生命不保,就发了大誓,如果她们能活下来,生下的这个女儿从此就把童贞献给上帝,永不与凡人相恋结婚。特别是在她母亲临死前,又要阿达拉在修士面前重发重誓,决不许她有人世之爱。所以?实际上阿达拉是个不能爱的姑娘,但她偏偏碰上了夏克塔斯,并且疯狂地爱上了他。

问:夏多布里昂铺下线索,预示了一个悲剧的结局。

答:从情节上似乎没有什么意外,阿达拉与夏克塔斯的恋爱一定以悲剧告终。但这部书独特的地方在于,这是一对儿信仰不同的恋人,一个是终身奉献给耶稣基督的基督徒,一个是荒蛮部落信奉异教的异教徒。这桩恋情超越宗教,完全以人的内在激情为依据。当阿达拉明白她不可能控制住自己对夏克塔斯的爱时,为了不违背誓言,她只能选择去死。当她服下毒药之后,她向自己的爱人坦白说:“宗教啊,既给我痛苦又给我幸福,既毁了我又安慰我。还有你,既可爱又可悲的人,由你引起的深情将我消耗,直到送入死亡的怀抱”。而夏克塔斯则愤怒地对传教士欧博里说:“瞧,这就是你所极力吹捧的宗教,让把阿达拉从我手中夺走的誓言见鬼去吧。让违背自然的上帝见鬼去吧”。我们说过,阿达拉是夏多布里昂的大作《基督教真谛》的插篇,是他思考宗教问题的材料。一个宗教誓言可以让一对儿热恋的爱人以死亡的悲剧收场,那么这个宗教的不合自然与人性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夏多布里昂又想为这个宗教辩护,他给自己提出一个极端的问题,在这个问题面前反思宗教,才有可能思得透彻。于是,夏多布里昂通过传教士欧博里之口,讲了一大段话,来为基督教辩护。欧博里对阿达拉说:“你放纵这种过分炽热的情感,是不合乎情理的。不过在上帝看来,这不是什么大罪过,因为你是出自自己的思想,而不是出自心中的邪恶。宗教绝不要求不近人情的牺牲,宗教的真正感情是一种讲分寸的品德。它远胜过所谓英雄主义的狂热,也胜过那种强制的品德。在世人看来,我们的罪过必须用大量的鲜血来洗刷,而对上帝来说,有一滴眼泪就足够了”。夏多布里昂的这个解释,实际上是要让宗教人性化。他要强调的是基督教原初的那种以爱为核心的教义,这些我们在后面讲他的宗教思想时还会谈到。

问:除了宗教方面的特点,这部书还有什么重要的突破呢?

答:我想,是他把人的激情和大自然的神奇揉到一起来描写,把人的内心激情和外在的自然的美妙神秘揉在一起,创造出一个生动的有机体。比如,当深夜时分,阿达拉悄悄找到夏克塔斯,要他快逃跑,夏多布里昂笔锋一转,不再讲他们如何逃跑,而是开始大段描写森林中的夜色:“夜色极美,天神抖动着浸透松树清香的蓝色长发,我们还嗅到淡淡的龙涎香,那是浮在河边柽柳丛中的鳄鱼身上散发出来的。皓月当空,没有一丝云彩,清晖洒在密林朦胧的树冠上,唯闻远处响彻幽林的难以名状的和鸣,好似孤魂在空旷的荒原上哀叹。在这种美丽神秘的景色中,夏克塔斯的逃跑变成了漫游,阿达拉要他快跑。他却拉住她的手“迫使这只惊慌的小鹿和我一起在林中游荡”。还有一段,常常被那些讲述浪漫主义文学的著作引用。当阿达拉为了救她的心上人决定和夏克塔斯一起逃跑,而且她知道她的生父恰恰是夏克塔斯的养父,她感觉上天注定要她做夏克塔斯的妻子。夏多布里昂描述道:“在雷鸣电闪中,我仰望天空,当着上帝的面紧紧搂住我的妻子。这样的婚礼盛典,配得上我们的不幸和我们伟大的爱情。壮丽的森林摇动着藤蔓和树冠,作为我们床笫的帷幔和天盖。一棵棵燃烧的松木,便是我们婚礼的火炬。泛滥的河水,怒吼的高山,这既可怕又壮伟的大自然,布置成我们婚礼的场面”。而正在他们要举行这自然的婚礼时“突然一道闪电,划破重重黑暗,照亮了弥漫着硫磺气味的森林,紧接着一声霹雳,在我们面前击倒了一棵大树”。阿达拉认为,这道闪电,和被击倒的大树,是神意出来阻止他们成为夫妻,警告他们,不可忘记对上帝的誓言。突然,狂风暴雨,雷鸣闪电消失了,一下子转为一片寂静,隐隐听到远方有轻轻的铃声,飘飘的白衫由远而近。一位老隐修士出现了。

问:这些简直像文字组成的音乐,一动一静,一张一弛。

答:对,夏多布里昂的天才就表现在这种驾驭文字的功夫上。不论是浓描重写,还是轻描淡写,都能收放自如。他的文字中的激情能感染人,夸张但不出格,全是我手写我心。他是当之无愧的浪漫主义文学大师。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动荡中的美洲之行:华盛顿与拿破仑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一 大海之子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浪漫主义时代之二: 什么是浪漫主义下集

    想了解更多

  •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卢梭的人民主权说,曾遭到贡斯当的批评。但托克维尔却仔细考察了这个原则在美国的命运,考察它是如何运用于美国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贡斯当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权原则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推向极端,引起社会混乱和专制权力膨胀。但是托克维尔却清醒地知道,民主社会一定要立基于人民主权之上。他对美国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这个理想是可以实现的。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提要] 当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时,他不过是把托克维尔一百多年前认定的历史真相加以现代的说明。托克维尔早已断言:“以为一个源远流长的社会运动能被一代人的努力所阻止,岂非愚蠢!以为已经推翻封建制度和打倒国王的民主,会在资产者和有钱人面前退却,岂非臆想!在民主已经成长得如此强大,而其敌对者已经变得如此软弱的今天,民主岂能止步不前!”

  •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提要] 世界上有许多名为共和国的国家,但是他们并不一定是民主国家。在托克维尔看来,美国的民主制度才是保证一个真正的共和国品质的制度,他仔细考察美国民主制度的特点和运作方式,他断言,民主制必将获得世界性的胜利。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提要] 在观察思考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法国自由派与极端保皇派的辩论中,托克维尔断定,尽管波旁王朝重登王位,但旧法国已经一去不复返。无论保皇派如何祭出旧制度的亡灵,给社会“洗脑”,法国人已绝无可能重拾旧制度的碎片,跟着绝对王权的旗帜走。法国向何处去?建设民主制度是托克维尔给出的答案。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提要] 托克维尔对旧制度的覆灭有着出自本能的哀悼,因为他看重贵族阶层旧传统中的一些优秀品质,比如忠信、慷慨、虔敬、高雅等等。但他清醒地知道,这个制度因它固有的弊端而必然灭亡。他在思考、探寻,有没有一种制度,能为人们创建新的生存方式,又保留旧制度中的好东西呢?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提要] 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 né à Paris le 29 juillet 1805 et mort à Cannes e 16 avril 1859)是现代政治思想史上的巨人。密尔称他是第一位“民主哲学家”。他以一位法国落魄贵族的眼光,深入 探讨美国民主制度的优劣,也借此深入研究了民主制度本身。他的洞见和预言,至今影响着世界民主制度的发展的进程。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提要] 在现代民主社会中,制度和法律首先要保护公民的消极自由,但是在集权社会中,以自由的名义却可以彻底剥夺人的自由。专制统治者并不直接否定自由这个概念,只是他们的自由观是以人民、国家、阶级、党之名,剥夺个人自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