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7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7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0/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三—— 血腥的权力

作者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三—— 血腥的权力
 
巴黎十八区一条街以迈斯特命名 网络照片

[提要]迈斯特的主权论,实质上是对政治权力运作的考虑,他是继马基雅维利之后,另一个宣称政治斗争无道德规则可言的思想家。他描绘了权力斗争的现实,他与启蒙思想家根本不同在于,他认为权力嗜血的本性是神意所决定的,而启蒙思想家则认为,人性的改善能够制止野蛮的权力斗争,人类应该走出黑暗,为自己创造美好的社会生活。

问:迈斯特自称,他的任务就是要摧毁十八世纪启蒙思想家奠定的思想体系。这个任务有点反潮流的意味。

答:确实如此。深入研究迈斯特的学者艾米尔·法盖,对迈斯特有个概括:“一个狂热的绝对专制主义者,一个激进的神权主义者,一个毫不妥协的严刑酷法论者,一个教皇、国王和刽子手三位一体说的信徒。他是最严格、最狭隘、最不容更改的教义的始终如一的鼓吹者,一个来自中世纪的幽灵,集博学之士、检察官和刽子手的三重身份于一身”。我们前面已经介绍过他对绝对王权的捍卫,对主权在神的辩护。但是神让王权作为主权者的尘世体现,可王权又要如何实施它的主权呢?迈斯特的论述相当惊世骇俗。他从人的原罪出发,认为人性的本质是恶的,而为了让社会存在,甚至提升,只能依靠以恶制恶。如果暴力是恶,却因为它激发了人的潜能而成为了善,所以战争是人类社会的净化剂。迈斯特认为,只要你观察自然,你就会发现卢梭等启蒙哲人,对自然的讴歌是完全虚假的。自然哪有什么田园牧歌?他说:“在这个巨大的生物场上,显而易见的规则就是暴力,一种不可避免的疯狂把万物武装起来互相厮杀”。他列举自然界从植物到动物的相生相克,直到人自身每日每时的残杀。他说:“人类处在所有这些动物之上,他那毁灭的手,不放过任何生物,他为果腹而屠杀,他为御寒而屠杀,他为装点自己而屠杀,他为学习而屠杀,他为自娱而屠杀,他为屠杀而屠杀”。

问:看来迈斯特是一位绝对的人性恶的信奉者。

答:是。他长篇大论各种各样的屠杀,为了证明自然本身就是充满暴力和血腥的,所以你要考察人类社会,就必须把恶,把鲜血考虑在内。所以他对主权的考虑就多了一项内容,主权一定是充满暴力血腥的。他的例子就是战场。战争是两个主权者意志的对决,而战场上的单兵决斗却是完全非理性的。有趣的是,托尔斯泰读过迈斯特论述战争的书,并且在他的巨著《战争与和平》中,循着迈斯特的路子,描写鲍罗金诺战役,听友们可以去看看托尔斯泰的描述。托尔斯泰是亲身上过战场的人,在克里米亚战争期间,他参加了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所以他对战争有深刻的体验。但是他的体验却得出了与迈斯特相反的结论,他不歌颂战争而反对战争,成为著名的和平主义者。迈斯特相信人性恶,这和他的天主教立场分不开,因为人类的原罪,所以它从根本上就是邪恶堕落的。要是没有神所降下的暴力的束缚,人永远会彼此争斗不休。这和启蒙哲人们相信人性可以因为知识和文明的进步而日渐改善的观点针锋相对。他认为,要让人压抑自己的恶,只有通过暴力而不是通过文明的驯化,所以他对刽子手的地位有特殊的尊重。

问:尊重刽子手,这倒有点新鲜。主权怎么和刽子手相联系呢?

答:迈斯特坚信神意是主权的最终源泉,所以“上帝授予主权者以惩罚罪行的最高特权,他们在这样做时,首先是神的代表”。在迈斯特的逻辑中,以恶制恶是一种特权,因为:“命定了要有一个人要以人类的正义去惩罚罪犯”。这个人是谁呢?就是刽子手。迈斯特用生花之笔描写刽子手一天的工作,他是人,却像机器一样去剥夺人的生命,他杀罪犯,本人却不是罪犯。但是有人夸赞刽子手是个有美德的人吗?人们围观,看热闹一样,看他杀人,然后纷纷转身躲开他,骨子里对他的工作是嫌弃的。迈斯特对刽子手的描写,可以从法国最有名的刽子手桑松家族的命运中得到证明。迈斯特又问,士兵在战场上也杀人,但他却会被视为英雄,可实际上刽子手杀人比军人杀人更有正当性。他断言:“一切堂皇的伟业,一切社会秩序,一切服从,都要依靠刽子手。他既是人类社会的恐怖之源,又是维系社会的纽带。从世界上消除这种不可思议的人物,秩序立刻就会被混乱取代,王权立刻就会倾覆,社会也将随之消失”。这样一套维系社会的惩罚机制,根本不是人的理性合乎目的的设计,而是从久远的历史中传下来的。在迈斯特看来,凡久远长存的东西,一定有神秘的根源。

问:看来法国大革命的混乱和断头台,对迈斯特刺激很大,影响到他的思考。

答:事实如此。他痛恨法国大革命,却赞美雅各宾党的屠杀,看起来完全疯狂,不可理喻,但是却有他一贯的逻辑。迈斯特心目中的理想,是中世纪的那种沉闷有秩序,宗教上有教皇最高权威,世俗国家有世代相传的国王,社会各阶层各依本份各司其职。但是,他完全不考虑这种社会结构可能是完全不合理、不正义,生活在这种制度下的人,根本没有什么幸福可言。其实,人是有自由意志的,这种自由意志决定他可以由选择来改善自己的未来。迈斯特只谈神意却不谈自然法。而正是自然法规定,人的社会有超越性的善好和正义。像迈斯特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赞美主权的暴力性质,赞美流血、服从,赞美权力,无疑给法西斯和一切扼杀人类自由的制度提供了思想资源。在迈斯特的思想中,自由是个坏东西,因为他完全不相信人,不相信理性,而只相信权力。

问: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对十八世纪启蒙运动的反动。

答:对,一个彻底的反动。他的思想意义,在于从反面提醒我们,对自由的追求不是那么简单纯粹的,人类有非理性的一面,知识和科学也不是必然会带给人类幸福。人不能夸大自己的理性无所不能,而应该心怀敬畏,看到世界上有理性之光不能照亮的地方。所以圣西门说,对人类社会前途的正确认识,没准儿恰恰在伏尔泰与迈斯特的结合。这个迈斯特最痛恨的人就是伏尔泰,我们反倒可以想像,伏尔泰宽容地带着讥讽对迈斯特说,我完全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会捍卫你发表意见的权利。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二 ——主权在神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一 君权神圣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六 ——狄德罗的论美

    想了解更多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提要] 托克维尔对旧制度的覆灭有着出自本能的哀悼,因为他看重贵族阶层旧传统中的一些优秀品质,比如忠信、慷慨、虔敬、高雅等等。但他清醒地知道,这个制度因它固有的弊端而必然灭亡。他在思考、探寻,有没有一种制度,能为人们创建新的生存方式,又保留旧制度中的好东西呢?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提要] 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 né à Paris le 29 juillet 1805 et mort à Cannes e 16 avril 1859)是现代政治思想史上的巨人。密尔称他是第一位“民主哲学家”。他以一位法国落魄贵族的眼光,深入 探讨美国民主制度的优劣,也借此深入研究了民主制度本身。他的洞见和预言,至今影响着世界民主制度的发展的进程。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提要] 在现代民主社会中,制度和法律首先要保护公民的消极自由,但是在集权社会中,以自由的名义却可以彻底剥夺人的自由。专制统治者并不直接否定自由这个概念,只是他们的自由观是以人民、国家、阶级、党之名,剥夺个人自由。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五: “人民主权”抽象化的危险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五: “人民主权”抽象化的危险

    [提要] 如果宣称拥护人民主权却没有制度的约束,那么它丝毫不能保障自由。相反,它会成为僭政者野心的掩饰。以人民主权为名的公意,也可能并不代表真正的民意,甚至可能成为“多数的暴政”的理论辩护。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四:—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区别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四:—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区别

    [提要] 贡斯当分析了古代自由与现代自由的区别,引发当代政治思想史界对自由概念的进一步讨论。柏林提出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观念,深化了贡斯当的自由观,但也引起一些争论。消极自由的保障是什么?如果我们断定只有共和代议制政体能保障消极自由,那么为获得这样一种民主政治形式,不是必然需要公民的政治参与,也就是积极自由的投入吗?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三: 捍卫个人自由是捍卫一切自由的基础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三: 捍卫个人自由是捍卫一切自由的基础

    [提要] 古代人以捍卫城邦,参与城邦政治来享有公民自由。同时,也以压制个人自由,以集体的专断剥夺公民自由。在现代社会中,所谓“没有了国家,你什么都不是”,是一句愚蠢邪恶的话,它为一切以国家人民的名义,剥夺个人自由的罪行背书。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二 ——分析自由以捍卫自由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二 ——分析自由以捍卫自由

    [提要] 本杰明·贡斯当是一位坚定的自由主义者,他对自由毫不动摇的信仰,源于他对自由理念的清晰了解。他对自由这个人类思想史上重要的观念,进行了历史的分析,使个人自由的理念立基于最日常,从而也是最坚实的现实之上。他的分析指明,没有任何权力可以剥夺个人自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