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5月21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7年5月19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5 11h15 GMT
  • Emission mandarin 22h00 - 22h15 tu
    新闻节目 07/11 22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5月21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三—— 血腥的权力

作者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三—— 血腥的权力
 
巴黎十八区一条街以迈斯特命名 网络照片

[提要]迈斯特的主权论,实质上是对政治权力运作的考虑,他是继马基雅维利之后,另一个宣称政治斗争无道德规则可言的思想家。他描绘了权力斗争的现实,他与启蒙思想家根本不同在于,他认为权力嗜血的本性是神意所决定的,而启蒙思想家则认为,人性的改善能够制止野蛮的权力斗争,人类应该走出黑暗,为自己创造美好的社会生活。

问:迈斯特自称,他的任务就是要摧毁十八世纪启蒙思想家奠定的思想体系。这个任务有点反潮流的意味。

答:确实如此。深入研究迈斯特的学者艾米尔·法盖,对迈斯特有个概括:“一个狂热的绝对专制主义者,一个激进的神权主义者,一个毫不妥协的严刑酷法论者,一个教皇、国王和刽子手三位一体说的信徒。他是最严格、最狭隘、最不容更改的教义的始终如一的鼓吹者,一个来自中世纪的幽灵,集博学之士、检察官和刽子手的三重身份于一身”。我们前面已经介绍过他对绝对王权的捍卫,对主权在神的辩护。但是神让王权作为主权者的尘世体现,可王权又要如何实施它的主权呢?迈斯特的论述相当惊世骇俗。他从人的原罪出发,认为人性的本质是恶的,而为了让社会存在,甚至提升,只能依靠以恶制恶。如果暴力是恶,却因为它激发了人的潜能而成为了善,所以战争是人类社会的净化剂。迈斯特认为,只要你观察自然,你就会发现卢梭等启蒙哲人,对自然的讴歌是完全虚假的。自然哪有什么田园牧歌?他说:“在这个巨大的生物场上,显而易见的规则就是暴力,一种不可避免的疯狂把万物武装起来互相厮杀”。他列举自然界从植物到动物的相生相克,直到人自身每日每时的残杀。他说:“人类处在所有这些动物之上,他那毁灭的手,不放过任何生物,他为果腹而屠杀,他为御寒而屠杀,他为装点自己而屠杀,他为学习而屠杀,他为自娱而屠杀,他为屠杀而屠杀”。

问:看来迈斯特是一位绝对的人性恶的信奉者。

答:是。他长篇大论各种各样的屠杀,为了证明自然本身就是充满暴力和血腥的,所以你要考察人类社会,就必须把恶,把鲜血考虑在内。所以他对主权的考虑就多了一项内容,主权一定是充满暴力血腥的。他的例子就是战场。战争是两个主权者意志的对决,而战场上的单兵决斗却是完全非理性的。有趣的是,托尔斯泰读过迈斯特论述战争的书,并且在他的巨著《战争与和平》中,循着迈斯特的路子,描写鲍罗金诺战役,听友们可以去看看托尔斯泰的描述。托尔斯泰是亲身上过战场的人,在克里米亚战争期间,他参加了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所以他对战争有深刻的体验。但是他的体验却得出了与迈斯特相反的结论,他不歌颂战争而反对战争,成为著名的和平主义者。迈斯特相信人性恶,这和他的天主教立场分不开,因为人类的原罪,所以它从根本上就是邪恶堕落的。要是没有神所降下的暴力的束缚,人永远会彼此争斗不休。这和启蒙哲人们相信人性可以因为知识和文明的进步而日渐改善的观点针锋相对。他认为,要让人压抑自己的恶,只有通过暴力而不是通过文明的驯化,所以他对刽子手的地位有特殊的尊重。

问:尊重刽子手,这倒有点新鲜。主权怎么和刽子手相联系呢?

答:迈斯特坚信神意是主权的最终源泉,所以“上帝授予主权者以惩罚罪行的最高特权,他们在这样做时,首先是神的代表”。在迈斯特的逻辑中,以恶制恶是一种特权,因为:“命定了要有一个人要以人类的正义去惩罚罪犯”。这个人是谁呢?就是刽子手。迈斯特用生花之笔描写刽子手一天的工作,他是人,却像机器一样去剥夺人的生命,他杀罪犯,本人却不是罪犯。但是有人夸赞刽子手是个有美德的人吗?人们围观,看热闹一样,看他杀人,然后纷纷转身躲开他,骨子里对他的工作是嫌弃的。迈斯特对刽子手的描写,可以从法国最有名的刽子手桑松家族的命运中得到证明。迈斯特又问,士兵在战场上也杀人,但他却会被视为英雄,可实际上刽子手杀人比军人杀人更有正当性。他断言:“一切堂皇的伟业,一切社会秩序,一切服从,都要依靠刽子手。他既是人类社会的恐怖之源,又是维系社会的纽带。从世界上消除这种不可思议的人物,秩序立刻就会被混乱取代,王权立刻就会倾覆,社会也将随之消失”。这样一套维系社会的惩罚机制,根本不是人的理性合乎目的的设计,而是从久远的历史中传下来的。在迈斯特看来,凡久远长存的东西,一定有神秘的根源。

问:看来法国大革命的混乱和断头台,对迈斯特刺激很大,影响到他的思考。

答:事实如此。他痛恨法国大革命,却赞美雅各宾党的屠杀,看起来完全疯狂,不可理喻,但是却有他一贯的逻辑。迈斯特心目中的理想,是中世纪的那种沉闷有秩序,宗教上有教皇最高权威,世俗国家有世代相传的国王,社会各阶层各依本份各司其职。但是,他完全不考虑这种社会结构可能是完全不合理、不正义,生活在这种制度下的人,根本没有什么幸福可言。其实,人是有自由意志的,这种自由意志决定他可以由选择来改善自己的未来。迈斯特只谈神意却不谈自然法。而正是自然法规定,人的社会有超越性的善好和正义。像迈斯特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赞美主权的暴力性质,赞美流血、服从,赞美权力,无疑给法西斯和一切扼杀人类自由的制度提供了思想资源。在迈斯特的思想中,自由是个坏东西,因为他完全不相信人,不相信理性,而只相信权力。

问: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对十八世纪启蒙运动的反动。

答:对,一个彻底的反动。他的思想意义,在于从反面提醒我们,对自由的追求不是那么简单纯粹的,人类有非理性的一面,知识和科学也不是必然会带给人类幸福。人不能夸大自己的理性无所不能,而应该心怀敬畏,看到世界上有理性之光不能照亮的地方。所以圣西门说,对人类社会前途的正确认识,没准儿恰恰在伏尔泰与迈斯特的结合。这个迈斯特最痛恨的人就是伏尔泰,我们反倒可以想像,伏尔泰宽容地带着讥讽对迈斯特说,我完全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会捍卫你发表意见的权利。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二 ——主权在神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一 君权神圣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六 ——狄德罗的论美

    想了解更多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诗学——激情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诗学——激情

    [提要]夏多布里昂认为,基督教本身就是一种激情,它改变了人的激情的性质,使激情与爱混合为一,从而形成艺术创造的原动力。那些殉道者、忍受孤独的沙漠教父,都以一种崇高的激情,追求人类的至善与博爱。在这些激情转向艺术创造时,人类精神世界最伟大的作品诞生了。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谛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谛

    [提要]在大革命造成的社会动荡中,以往的社会秩序不存在了,社会运行的失序,使不同社会阶层的人,质疑以往社会所遵循的道德规范。大革命摧毁了维系法国传统道德和社会秩序的天主教系统,从而使人的信仰崩溃。该如何收拾溃散的人心?挽救法国的传统价值,是夏多布里昂最为焦虑的问题,他竭尽才智,为基督教奋力辩护,希望以重建信仰来拯救法国。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五——论僭主政治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五——论僭主政治

    [提要]夏多布里昂对法国大革命中造成恐怖统治的领导人,如马拉、罗伯斯比尔深恶痛绝,认为他们是“双手沾满鲜血的魔鬼”。在考察希腊革命时,他发现了与这些激进领袖相当的人物,那就是僭主。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对革命的思考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对革命的思考

    [提要]面对法国大革命的疾风暴雨,夏多布里昂开始深思革命问题。在他心目中,有许多人类社会所信奉和追求的价值,会被迫通过革命来获取。但是革命并不具有天然合理性,有时革命的理想,会因革命过程中的行为,而变成罪恶。在革命的名义下,那些邪恶的个人和政党,最容易上下其手,造成人类社会的悲剧。

  • 夏多布里昂之三: 阿达拉——浪漫情感的颂歌

    夏多布里昂之三: 阿达拉——浪漫情感的颂歌

    [提要]在费城告别华盛顿,夏多布里昂在北美广袤的大地上旅行。一望无际的草原,不见天日的森林,湍急的河流,怪异的印第安部落,刺激他的心灵自由飞翔,想象自由扩展。他酝酿构思了小说《阿达拉》,可以说这为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正式签发了出生证。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动荡中的美洲之行:华盛顿与拿破仑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动荡中的美洲之行:华盛顿与拿破仑

    [提要]1785年,夏多布里昂 (François-René, vicomte de Chateaubriand ,04 -09 -1768 - 04 - 09 -1848)参军,成为纳瓦尔军团的少尉。他离开贡堡到了巴黎。作为贵族,他被引荐入宫,觐见路易十六,并陪同国王狩猎。这是他同波旁王朝有了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使他在未来的岁月中,既坚持保皇党立场,又争取思想和言论自由。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一 大海之子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一 大海之子

    [提要]浪漫主义巨人夏多布里昂(François-René, vicomte de Chateaubriand , 4 septembre 1768 - 4 juillet 1848 )开启了法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先河,他同时也是一位政治活动家,基督教思想家和保皇党人。但是他绝对不是传统意义上鼓吹专制的保皇党,也不是宣扬宗教信条的神学家。他追求的是人通过自由获得真实的进步,他褒扬基督教也因为他相信基督教有助于人获得自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