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9年2月17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7/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7/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二 ——主权在神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二 ——主权在神
 
法国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Le comte Joseph de Maistre 1753年-1821年)。 网络照片

[提要]迈斯特是君主制的拥护者,他认为国家制度从来不是人凭借理性可以建构的。凡是人为建立的政治制度,一定会混乱一团,弊病百生。他竭力批判卢梭的社会契约论,认为社会契约论所倡导的“主权在民”的论断不能成立。他认为主权的最后来源只能是神。

问:上次你谈到迈斯特极力捍卫君权神圣,那么对于政治制度中的核心、主权观念,他又持何种看法?

答:可以说迈斯特的保守主义政治学说是围绕着主权论展开的。听友们一定还记得,我们在前面介绍过的博丹的主权论。可以说迈斯特对主权这个概念的基本定义不出博丹规定的范围,比如主权的绝对性、排他性、不可分割性等等。但是,他对主权论的分析直接针对的是启蒙哲人,特别是卢梭的人民主权观。我们知道,在卢梭看来,主权来源于个体,一个个独立意志,自愿结成契约而形成政治实体。每个人加入契约的意志形成公意,这个公意就是主权的精神和灵魂。形成公意的人民则是主权者。而迈斯特则断言:“对人类而言,从来不存在一个社会之前的时期,因为在政治社会形成之前,人还不是完全的人,社会并不是人类的产物,而是上帝意志的直接产物”。迈斯特完全不承认人类有什么史前期,经契约而形成社会,社会再产生主权。他认为,自从有人类,主权就已经存在了。他说:“我们无法想像没有主权的人类社会和人民,就像我们无法想像没有蜂王的蜂群和蜜蜂一样”。在迈斯特看来,单纯的人与人的关系,形成不了权威,人和人之间商定的政治结构也不会稳固,因为人不能给人颁布法律,令其执行,所以政治权威只能在人类社会之外寻找。他说:“万物都向我们表明,主权的诞生布满了神迹,神性楔入了帝国的根基”。他举出的例子,是法国国王加冕的涂圣油礼。法国墨洛温王朝的创始人法兰克人国王克洛维一世,在他妻子克洛蒂尔德的说服下,皈依天主教。一次在他与阿乐曼人战斗时,身处败境,他祈祷许愿,说耶稣基督,若你能帮助我,我一定以你之名去领受洗礼。话音刚落,敌人就溃败了。为此他亲往兰斯大教堂领洗,大主教雷米正要给他施洗,发现施洗用的油膏用光了,这时突然金光四射,一只鸽子銜着一瓶圣油出现了。雷米大主教就用这上帝送来的圣油为克洛维洗礼。很明显这个神秘的传说,让迈斯特坚信,国王作为主权者的权力,其来源是神。

问:看起来迈斯特是一个神秘主义者。

答:对。他的思想中充满了神秘主义。他相信,没有比神意更有力、更永恒的东西。政治权力的来源,是神意,政治建构才能巩固。这个思路完全是反理性的。迈斯特根本不相信人,他把人看得很低,认为他们永远为自己的野心所推动,永远为自己的利益而争斗,相信人就意味着社会的混乱。所以最好的政府绝不能来自人之间的协商,真正有效的法律也绝不能靠人制定,人只能服从神所指定的主权者,那就是世袭君主。他有一段话,说得更绝:“人类从来不会尊敬他们自己创造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选出的国王,永远不会具有世袭君主的道德力量。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尊贵,也就是说他没有那种独立于人类,由岁月造就的伟大”。但是神是主权的来源,但神并不能直接处理人间事物,从而他要靠尘世的代理人来施行主权,这个代理人就是君主。因此在这个意义上,迈斯特承认主权者在人间的存在,但是他最痛恨所谓人民,因为他亲眼看到法国大革命期间,暴民在政客煽动下,推翻王室,屠杀国王的事例。在他心目中,一个金字塔式的皇权结构,是最理想的权力架构。因为国王在上帝的指导下,永远不会作恶。他可能犯错,但他不会有意为恶。而人民则不然,当抽象的人民在某些野心勃勃的政客蛊惑下成为具体的暴民,则一定会去作恶。

问:中国文革时期的红卫兵,倒是从反面证明了迈斯特的这个说法。

答:从表面上看的确如此,但是迈斯特没有证据说,人类不能凭借理性创造一种好的政治制度。比如美国,不管从哪方面说,美国的民主制度,都是由一群最聪明、最高尚、最理性的人,在一起反复讨论、协商而建立起来的制度。当然,这群人也是心中有对神敬畏的人。迈斯特可以说,他们是神意的工具,但事实上,美国的奠基者,对上帝的信仰都是充满理性的,完全不是迈斯特那种神秘的狂热。迈斯特还说:“没有哪个民族可以赋予自身以某种性格和状态,从而使它适应一个特定的政府,所以人都会同意,不但应当抽象地接受这个真理,而且应当确信上帝直接干预他们特有的主权制度”。他的意思是说,每个民族因为它的民族性会适应某种特定的政府,这是上天注定,神所干预的结果。这话就像有人说的,中国人就得有人管着,和大陆政府所一直宣扬的,中国人就适合生活在一党专制的共产制度下。但这显然不是事实,因为台湾人也同样是中国人,而台湾现存的民国政府,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民主政府。台湾的政治制度和主权者,已经是民主制度下的人民主权。这当然不能说,是上帝特别给了中华民族两种主权制度,更不能说中华民族天生就该受奴役,不能享有民主自由。迈斯特的论证是站不住脚的,他这样说的目的,只是为了论证法国大革命的不正当,因为他坚持认为:“每一种行使主权的方法,就像主权本身一样,是造物主意志的直接产物,对于一个国家,专制制度是自然而正当的,就像另一个国家民主制度自然和正当一样”。

问:看来他是认定法国人也是适合君主制的。

答:对,他对此有一种狂热的坚信,因为他相信宇宙中有一种神秘的东西,在左右一个民族的命运。这一点,我们下次再谈。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反启蒙的斗士——迈斯特之一 君权神圣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六 ——狄德罗的论美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论画

    想了解更多

  • 雷蒙·阿隆 知识分子的鸦片之五: 历史决定论能预测未来的天堂吗?

    雷蒙·阿隆 知识分子的鸦片之五: 历史决定论能预测未来的天堂吗?

    [提要] 阿隆指出,左翼知识分子容忍甚至拥戴苏俄制度的一个重要理由是,他们相信历史必然性,相信历史有一种绝对价值,而自称是无产阶级代表的布尔什维克同时也是历史必然性的代表,是历史价值的代表,他们自诩可以把人类从邪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带入共产主义的天堂,这是一个历史使命。

  • 雷蒙·阿隆 知识分子的鸦片之四:苏俄制度能解放无产阶级吗?

    雷蒙·阿隆 知识分子的鸦片之四:苏俄制度能解放无产阶级吗?

    [提要] 面对苏联制度下无产阶级的实际地位,阿隆看到了另一个神话,即无产阶级的神话。他问道:“当一个政党用工人阶级的名义实行专制,却剥夺了工人阶级在民主制度下争取到的相对和部分的解放,特别是剥夺了保障这种解放的手段时,工人阶级还能算得到了解放吗?为什么这样的革命倒成了一种善行呢?”

  • 雷蒙·阿隆 知识分子的鸦片之三:革命的魔力

    雷蒙·阿隆 知识分子的鸦片之三:革命的魔力

    [提要] 在左派知识分子心目中,革命具有先天的优越特权,无论什么事情,只要和革命连在一起,就有了天然合理性。事实上,革命这个观念内涵非常复杂,甚至有些内容是冲突对立的。它甚至能给社会,给人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 雷蒙·阿隆第八节  知识分子的鸦片之二:神话与现实

    雷蒙·阿隆第八节 知识分子的鸦片之二:神话与现实

    [提要] 在左派知识分子看来,有些观念是天然正当的,但是如果不加批判地使用这些观念,会造成神话与现实的分裂。雷蒙阿隆冷静清晰地分析了三个最重要的观念,左派、大革命和无产阶级,指出这些观念所包含的复杂的含义。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七节 知识分子的鸦片1)——必修课:批判性思考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七节 知识分子的鸦片1)——必修课:批判性思考

    [提要] 雷蒙阿隆从法国知识界的分化与争执中看出,一个读书人,哪怕你才华过人,学富五车,也会在一些简单的问题面前是非不分。因为有一些观念像鸦片一样,让吸食的人陷入幻觉,以至连简单的事实也分辨不清。他决心去梳理这些观念。他把这些观念称为知识分子的鸦片。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六节 克拉夫琴科审判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六节 克拉夫琴科审判

    [提要]苏联的扩张姿态,使西方国家的政治领袖明白,雅尔塔会议上罗斯福的设想,由和平共处的大国合作,来保障世界和平,已完全落空。苏俄共产体制根深蒂固的输出革命的冲动,使他们一有机会就来试验民主国家的勇气。北大西洋公约的签订,为战后格局的稳定建起一道防线,但很多人看不清楚它的意义。雷蒙阿隆为此大声疾呼,此时维克多·克拉夫琴科审判,更撕裂了法国知识界。

  •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五节 面对冷战的阿隆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五节 面对冷战的阿隆

    [提要] 1946年冷战开启,这是以两个讲话为代表。欧洲的知识分子面临站队的问题,从当时阵营的划分看,是集权暴政的苏俄与自由民主的英美相对峙。从表面上看,是个简单的非黑即白的问题,但在现实中,尤其在思想理论层面上,却要复杂得多,呈现出多层次的灰色地带。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