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时间晚上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8月20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七—— 狄德罗与叶卡捷琳娜大帝

作者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七—— 狄德罗与叶卡捷琳娜大帝
 
狄德罗与叶卡捷琳娜大帝 网络图片

[提要]我们称狄德罗为启蒙的旗手,不仅因为他主持了《百科全书》的编撰出版,还因为他能够团结法国知识分子中的进步力量,共同点燃启蒙的火炬。同时,当他有机会与外国君主对话时,他勇敢地向他们宣扬自己的自由理念。他并不奢望能拯救世界上身处矇昧中的人,他只是相信真理的价值是普适的。

问:人常说,文人相轻,可狄德罗却能把全法国甚至全欧洲最聪明的头脑,聚在一起为启蒙而工作,他靠的是什么呢?

答:我想有这么几个原因。第一,他属于严格律己、宽于待人的人,自己工作极刻苦,对别人拖拉稿件,甚至临阵逃脱却从来不抱怨。比如,达兰贝尔 本来和他共同编辑《百科全书》,但后来风声吃紧,他就退出了,让狄德罗一个人担负主编的工作。狄德罗没有一点抱怨,始终与他保持着深厚的友谊。第二,他有很强大的包容力,文人谁没有自己的脾气,但无论你怎样任性,狄德罗都能容忍。第三,他心怀坦荡,从不计较别人对他的攻击,总是以坦诚之心对待别人,而且他会为对方着想,哪怕这个人冒犯了他,他也会宽容。我可以举个例子。一天来了个年轻人拜访他,带来一份手稿让他读,这是一本恶毒攻击他本人的稿子。狄德罗惊讶地问他,我和你素不相识、无冤无仇,您能告诉我,您为什么要写这文章呢?年轻人回答说,我没钱吃饭,您给我一点钱,我就不发表这篇稿子。狄德罗说,那你去找奥尔良公爵兄弟吧,他们恨我,您可以把文章送给他们。这青年说,可我不认识他们,也不会写献词。狄德罗说,您坐下,等着我给您写。结果狄德罗替这个青年写了一份儿推荐攻击自己文章的献词。这青年去找了奥尔良亲王,得了25个路易的赏钱。他回来谢狄德罗,狄德罗亲切地劝他找一份体面的工作,不要再干这种下贱事儿了。他曾为朋友求情,给内克夫人写信,说:”即使我死了,我相信不幸者的悲叹,也会在坟墓深处惊动我的骨灰“。

问:《百科全书》能碰到这么一个主持者,也是运气,这可是二十多年的工作呀。

答:其实历史事件的发生,没有什么必然性。我读历史,常常感叹,在那些转折点上往往是运气起作用。狄德罗成就了《百科全书》,也成就了启蒙时代。说他是启蒙派的旗手和精神支柱,一点也不夸张。在十八世纪的欧洲,不仅社会制度大转型,文化也在转型。但这个转型不是断裂,而是把古典希腊那种基于自由的文化构成发扬光大。而在此刻,天生一个狄德罗,他的传记作者说:”他酷爱行善,对正直、真理、公正具有一种几乎是生理性质的热爱“。狄德罗对自己的朋友说:”我无法告诉您正直和真理对我有多么重大的影响。如果目睹不义,我会义愤填膺,在一阵狂热中,我会去杀戮,去毁灭。同样,目睹正义,使我十分愉快,使我为热情和兴奋所激动。如果要献出生命,我也会在所不惜。那时候,我会觉得心在体内扩张,它在漂浮,一种无以名之的、突至的甜蜜的感觉,传遍我全身。我几乎不能呼吸了,我浑身颤抖,眼睛充满泪水。我真正关心一个行善者时就是这样“。我想这是他真实的感受。他说,他感觉最美妙的事情,就是帮助一个不幸的人,办好一件棘手的事儿。给了别人一个有益的劝告,读了一本满意的书。所以我们可以知道,一个献身真理的人,他的世俗要求是极简单的,他不追求权势、财富、虚名,而只关心如何获得真理,并把真理传播出去。

问:可是狄德罗却和欧洲权势最大的女皇,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娜大帝关系密切啊。

答:狄德罗和叶卡捷琳娜大帝的交往可不是文人趋炎附势的行为,而是一个思想文化事件。他也不是以帝王师的身份与女皇交往,而是以一位启发者、劝告者,甚至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影响女皇。俄罗斯的这位女皇其实是一位德国公主,她是普鲁士的一个小贵族安哈尔特·查尔布什亲王之女。这位女性很不平常,她嫁给俄国王储、未来的彼得三世。她苦学俄文,改信东正教,在俄罗斯这个半野蛮、半开化的宫廷中,以自己的毅力和权谋,站稳脚跟。在她知道她的丈夫彼得三世要废黜她时,果断地通过政变,推翻了她的丈夫而自立为王。她一方面工作勤奋,博览群书,另一方面情人众多,私生活放荡。但是在治国方面,她算得上是雄才大略,为俄国夺取大片领土。现在闹成大问题的克里米亚就是她当年从土耳其手中夺取的。有意思的是,在俄国那样一个极端专制国家中,她最爱读的书是启蒙哲学家、思想家的著作。我们上次谈到的格里姆编、狄德罗做文章的《文学通讯》是她案头必备书。正是通过狄德罗在这本杂志上评论绘画、雕塑的文章,让她起意要建立一座自己的美术馆。她常年和狄德罗、伏尔泰通信,在《百科全书》出版碰到困难时,她建议把《百科全书》搬到俄国在圣彼得堡出版。1765年,她听说狄德罗为了给女儿筹备嫁妆,要卖掉自己的藏书,便提议由她来买下狄德罗的藏书。她让皇家建筑院院长贝茨基给格里姆写信,信中说:“女皇激动地看到学术界如此著名的哲学家竟处于这种境地,要为慈父之爱而牺牲他的乐趣,他著作的源泉、他闲暇的伴侣。因此女皇陛下为了向他表示善意,并鼓励他继续工作,委托我以您建议的15000利佛尔之价购下这些图书。唯一的条件是,狄德罗先生为得使用所藏,将充作是项书籍的保管人”。狄德罗没想到他的困难由远在俄罗斯的女皇给解决了,他高兴坏了。这还不算,女皇还答应,因为狄德罗保管这批书籍,为此另给他300皮斯托年金,而且预付50年。

问:这位女皇真够大方的,而且想得还挺周到。

答:是啊,可这钱并不是白付的。女皇要借助狄德罗的学识,为她自己的理想服务。1766年,女皇要为彼得大帝建一座雕像,她让贝茨基物色人选,贝茨基找到狄德罗。狄德罗立刻推荐了他的好友、大雕塑家法尔科内。女皇心中有一块理想的材质,是她在芬兰见到的一块巨石,大约重300吨。她觉得用这块石头来做彼得大帝雕像的基座太合适了。为了把这块巨石运到圣彼得堡,她悬赏能工巧匠出方案,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把这块巨石运到。狄德罗写信夸赞女皇说:“您真是能移山哪”。法尔科内就是在这块巨石上塑造彼得大帝骑马像。去过冬宫广场的听友们一定见过它,那真是旷世杰作。随后女皇又委托狄德罗为她收购欧洲艺术大师杰作。她读过狄德罗论画的文章,信任他的眼光。狄德罗不负所望,为女皇收购了几个大的完整收藏。其中有凯尤收藏、克洛扎收藏、舒瓦瑟尔收藏,都是无价之宝。所以现在冬宫的爱尔米塔什博物馆浸透了狄德罗的心血。1773年,在女皇的一再邀请下,狄德罗终于启程去俄国了。这位启蒙大哲人同对他崇敬有加的俄国至高无上的女皇见面了。狄德罗见了女皇后马上给了一个评价,我想是很贴切的。他说女皇是“布鲁图斯的心灵和克丽奥佩特拉美貌的结合”。只是美貌这个词应该换成诱惑力。女皇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架势,两个人的私密谈话,一谈就是5-6个小时。后来女皇说:“我和他谈话时,中间要隔上一张小桌子,否则谈完话,我就膝盖青肿,腿上有蓝斑”。因为狄德罗和女皇谈话,高兴起来就狠拍女皇的膝盖,激动时就一把撕下自己的假发,扔到墙角。女皇只好自己去捡回来,再给他带上。狄德罗把他的启蒙理想,一股脑都倒给女皇,从办学校、开放舆论、发展科学到解放农奴,都是理想主义的善良愿望。可是女皇心里明白,这些改革会彻底动摇俄罗斯这个专制国家的根基。叶卡捷琳娜大帝在狄德罗走后给他写信说:“狄德罗先生,我非常高兴地聆听了体现您伟大思想的高见,在您的改良计划中,您忘掉了我们两个人地位的差别。您只是在纸上工作,而纸是逆来顺受、柔软灵活的,既不妨碍您的思路,也不抗拒您的笔锋。而我是一个可怜的女皇,要在一群怕痒疼、爱发火的人身上工作”。但是世界上的事情本就应该如此,思想家不必为权势者着想,他只需专注真理、提供准则范例。有英明的君主采纳了才是人民之福。罗曼诺夫王朝的覆灭正是因为改革太晚。1917年2月革命才交出王权,实行民主宪政。而当时在战争情况下,让布尔什维克在敌国、德国政府的资助下,以十月政变建立了一个世界上最残暴的专制政权,让俄国人民受了70年的苦难。所以普京说:“俄罗斯本可以通过和平方式走上文明的道路,而不必流这么多的血“。他心里明白俄国历史的惨痛教训。

好,18世纪启蒙时代今天就结束了,下面我们和听友们一道进入19世纪。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六 ——狄德罗的论美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论画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四 狄德罗的政治思想:权力属于人民

    想了解更多

  •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卢梭的人民主权说,曾遭到贡斯当的批评。但托克维尔却仔细考察了这个原则在美国的命运,考察它是如何运用于美国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贡斯当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权原则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推向极端,引起社会混乱和专制权力膨胀。但是托克维尔却清醒地知道,民主社会一定要立基于人民主权之上。他对美国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这个理想是可以实现的。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提要] 当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时,他不过是把托克维尔一百多年前认定的历史真相加以现代的说明。托克维尔早已断言:“以为一个源远流长的社会运动能被一代人的努力所阻止,岂非愚蠢!以为已经推翻封建制度和打倒国王的民主,会在资产者和有钱人面前退却,岂非臆想!在民主已经成长得如此强大,而其敌对者已经变得如此软弱的今天,民主岂能止步不前!”

  •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提要] 世界上有许多名为共和国的国家,但是他们并不一定是民主国家。在托克维尔看来,美国的民主制度才是保证一个真正的共和国品质的制度,他仔细考察美国民主制度的特点和运作方式,他断言,民主制必将获得世界性的胜利。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提要] 在观察思考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法国自由派与极端保皇派的辩论中,托克维尔断定,尽管波旁王朝重登王位,但旧法国已经一去不复返。无论保皇派如何祭出旧制度的亡灵,给社会“洗脑”,法国人已绝无可能重拾旧制度的碎片,跟着绝对王权的旗帜走。法国向何处去?建设民主制度是托克维尔给出的答案。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提要] 托克维尔对旧制度的覆灭有着出自本能的哀悼,因为他看重贵族阶层旧传统中的一些优秀品质,比如忠信、慷慨、虔敬、高雅等等。但他清醒地知道,这个制度因它固有的弊端而必然灭亡。他在思考、探寻,有没有一种制度,能为人们创建新的生存方式,又保留旧制度中的好东西呢?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提要] 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 né à Paris le 29 juillet 1805 et mort à Cannes e 16 avril 1859)是现代政治思想史上的巨人。密尔称他是第一位“民主哲学家”。他以一位法国落魄贵族的眼光,深入 探讨美国民主制度的优劣,也借此深入研究了民主制度本身。他的洞见和预言,至今影响着世界民主制度的发展的进程。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提要] 在现代民主社会中,制度和法律首先要保护公民的消极自由,但是在集权社会中,以自由的名义却可以彻底剥夺人的自由。专制统治者并不直接否定自由这个概念,只是他们的自由观是以人民、国家、阶级、党之名,剥夺个人自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