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10月19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10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6点到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七—— 狄德罗与叶卡捷琳娜大帝

作者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七—— 狄德罗与叶卡捷琳娜大帝
 
狄德罗与叶卡捷琳娜大帝 网络图片

[提要]我们称狄德罗为启蒙的旗手,不仅因为他主持了《百科全书》的编撰出版,还因为他能够团结法国知识分子中的进步力量,共同点燃启蒙的火炬。同时,当他有机会与外国君主对话时,他勇敢地向他们宣扬自己的自由理念。他并不奢望能拯救世界上身处矇昧中的人,他只是相信真理的价值是普适的。

问:人常说,文人相轻,可狄德罗却能把全法国甚至全欧洲最聪明的头脑,聚在一起为启蒙而工作,他靠的是什么呢?

答:我想有这么几个原因。第一,他属于严格律己、宽于待人的人,自己工作极刻苦,对别人拖拉稿件,甚至临阵逃脱却从来不抱怨。比如,达兰贝尔 本来和他共同编辑《百科全书》,但后来风声吃紧,他就退出了,让狄德罗一个人担负主编的工作。狄德罗没有一点抱怨,始终与他保持着深厚的友谊。第二,他有很强大的包容力,文人谁没有自己的脾气,但无论你怎样任性,狄德罗都能容忍。第三,他心怀坦荡,从不计较别人对他的攻击,总是以坦诚之心对待别人,而且他会为对方着想,哪怕这个人冒犯了他,他也会宽容。我可以举个例子。一天来了个年轻人拜访他,带来一份手稿让他读,这是一本恶毒攻击他本人的稿子。狄德罗惊讶地问他,我和你素不相识、无冤无仇,您能告诉我,您为什么要写这文章呢?年轻人回答说,我没钱吃饭,您给我一点钱,我就不发表这篇稿子。狄德罗说,那你去找奥尔良公爵兄弟吧,他们恨我,您可以把文章送给他们。这青年说,可我不认识他们,也不会写献词。狄德罗说,您坐下,等着我给您写。结果狄德罗替这个青年写了一份儿推荐攻击自己文章的献词。这青年去找了奥尔良亲王,得了25个路易的赏钱。他回来谢狄德罗,狄德罗亲切地劝他找一份体面的工作,不要再干这种下贱事儿了。他曾为朋友求情,给内克夫人写信,说:”即使我死了,我相信不幸者的悲叹,也会在坟墓深处惊动我的骨灰“。

问:《百科全书》能碰到这么一个主持者,也是运气,这可是二十多年的工作呀。

答:其实历史事件的发生,没有什么必然性。我读历史,常常感叹,在那些转折点上往往是运气起作用。狄德罗成就了《百科全书》,也成就了启蒙时代。说他是启蒙派的旗手和精神支柱,一点也不夸张。在十八世纪的欧洲,不仅社会制度大转型,文化也在转型。但这个转型不是断裂,而是把古典希腊那种基于自由的文化构成发扬光大。而在此刻,天生一个狄德罗,他的传记作者说:”他酷爱行善,对正直、真理、公正具有一种几乎是生理性质的热爱“。狄德罗对自己的朋友说:”我无法告诉您正直和真理对我有多么重大的影响。如果目睹不义,我会义愤填膺,在一阵狂热中,我会去杀戮,去毁灭。同样,目睹正义,使我十分愉快,使我为热情和兴奋所激动。如果要献出生命,我也会在所不惜。那时候,我会觉得心在体内扩张,它在漂浮,一种无以名之的、突至的甜蜜的感觉,传遍我全身。我几乎不能呼吸了,我浑身颤抖,眼睛充满泪水。我真正关心一个行善者时就是这样“。我想这是他真实的感受。他说,他感觉最美妙的事情,就是帮助一个不幸的人,办好一件棘手的事儿。给了别人一个有益的劝告,读了一本满意的书。所以我们可以知道,一个献身真理的人,他的世俗要求是极简单的,他不追求权势、财富、虚名,而只关心如何获得真理,并把真理传播出去。

问:可是狄德罗却和欧洲权势最大的女皇,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娜大帝关系密切啊。

答:狄德罗和叶卡捷琳娜大帝的交往可不是文人趋炎附势的行为,而是一个思想文化事件。他也不是以帝王师的身份与女皇交往,而是以一位启发者、劝告者,甚至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影响女皇。俄罗斯的这位女皇其实是一位德国公主,她是普鲁士的一个小贵族安哈尔特·查尔布什亲王之女。这位女性很不平常,她嫁给俄国王储、未来的彼得三世。她苦学俄文,改信东正教,在俄罗斯这个半野蛮、半开化的宫廷中,以自己的毅力和权谋,站稳脚跟。在她知道她的丈夫彼得三世要废黜她时,果断地通过政变,推翻了她的丈夫而自立为王。她一方面工作勤奋,博览群书,另一方面情人众多,私生活放荡。但是在治国方面,她算得上是雄才大略,为俄国夺取大片领土。现在闹成大问题的克里米亚就是她当年从土耳其手中夺取的。有意思的是,在俄国那样一个极端专制国家中,她最爱读的书是启蒙哲学家、思想家的著作。我们上次谈到的格里姆编、狄德罗做文章的《文学通讯》是她案头必备书。正是通过狄德罗在这本杂志上评论绘画、雕塑的文章,让她起意要建立一座自己的美术馆。她常年和狄德罗、伏尔泰通信,在《百科全书》出版碰到困难时,她建议把《百科全书》搬到俄国在圣彼得堡出版。1765年,她听说狄德罗为了给女儿筹备嫁妆,要卖掉自己的藏书,便提议由她来买下狄德罗的藏书。她让皇家建筑院院长贝茨基给格里姆写信,信中说:“女皇激动地看到学术界如此著名的哲学家竟处于这种境地,要为慈父之爱而牺牲他的乐趣,他著作的源泉、他闲暇的伴侣。因此女皇陛下为了向他表示善意,并鼓励他继续工作,委托我以您建议的15000利佛尔之价购下这些图书。唯一的条件是,狄德罗先生为得使用所藏,将充作是项书籍的保管人”。狄德罗没想到他的困难由远在俄罗斯的女皇给解决了,他高兴坏了。这还不算,女皇还答应,因为狄德罗保管这批书籍,为此另给他300皮斯托年金,而且预付50年。

问:这位女皇真够大方的,而且想得还挺周到。

答:是啊,可这钱并不是白付的。女皇要借助狄德罗的学识,为她自己的理想服务。1766年,女皇要为彼得大帝建一座雕像,她让贝茨基物色人选,贝茨基找到狄德罗。狄德罗立刻推荐了他的好友、大雕塑家法尔科内。女皇心中有一块理想的材质,是她在芬兰见到的一块巨石,大约重300吨。她觉得用这块石头来做彼得大帝雕像的基座太合适了。为了把这块巨石运到圣彼得堡,她悬赏能工巧匠出方案,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把这块巨石运到。狄德罗写信夸赞女皇说:“您真是能移山哪”。法尔科内就是在这块巨石上塑造彼得大帝骑马像。去过冬宫广场的听友们一定见过它,那真是旷世杰作。随后女皇又委托狄德罗为她收购欧洲艺术大师杰作。她读过狄德罗论画的文章,信任他的眼光。狄德罗不负所望,为女皇收购了几个大的完整收藏。其中有凯尤收藏、克洛扎收藏、舒瓦瑟尔收藏,都是无价之宝。所以现在冬宫的爱尔米塔什博物馆浸透了狄德罗的心血。1773年,在女皇的一再邀请下,狄德罗终于启程去俄国了。这位启蒙大哲人同对他崇敬有加的俄国至高无上的女皇见面了。狄德罗见了女皇后马上给了一个评价,我想是很贴切的。他说女皇是“布鲁图斯的心灵和克丽奥佩特拉美貌的结合”。只是美貌这个词应该换成诱惑力。女皇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架势,两个人的私密谈话,一谈就是5-6个小时。后来女皇说:“我和他谈话时,中间要隔上一张小桌子,否则谈完话,我就膝盖青肿,腿上有蓝斑”。因为狄德罗和女皇谈话,高兴起来就狠拍女皇的膝盖,激动时就一把撕下自己的假发,扔到墙角。女皇只好自己去捡回来,再给他带上。狄德罗把他的启蒙理想,一股脑都倒给女皇,从办学校、开放舆论、发展科学到解放农奴,都是理想主义的善良愿望。可是女皇心里明白,这些改革会彻底动摇俄罗斯这个专制国家的根基。叶卡捷琳娜大帝在狄德罗走后给他写信说:“狄德罗先生,我非常高兴地聆听了体现您伟大思想的高见,在您的改良计划中,您忘掉了我们两个人地位的差别。您只是在纸上工作,而纸是逆来顺受、柔软灵活的,既不妨碍您的思路,也不抗拒您的笔锋。而我是一个可怜的女皇,要在一群怕痒疼、爱发火的人身上工作”。但是世界上的事情本就应该如此,思想家不必为权势者着想,他只需专注真理、提供准则范例。有英明的君主采纳了才是人民之福。罗曼诺夫王朝的覆灭正是因为改革太晚。1917年2月革命才交出王权,实行民主宪政。而当时在战争情况下,让布尔什维克在敌国、德国政府的资助下,以十月政变建立了一个世界上最残暴的专制政权,让俄国人民受了70年的苦难。所以普京说:“俄罗斯本可以通过和平方式走上文明的道路,而不必流这么多的血“。他心里明白俄国历史的惨痛教训。

好,18世纪启蒙时代今天就结束了,下面我们和听友们一道进入19世纪。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六 ——狄德罗的论美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论画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四 狄德罗的政治思想:权力属于人民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之十六  勒庞——乌合之众的分析家

    法国思想长廊之十六 勒庞——乌合之众的分析家

    [提要] 随着工业时代的进展和民主政治的推行,现代社会的一个特点日渐明显,那就是大众社会的来临。人们在政治生活、社会生活中日益受到周围人群的影响。于是,决定喜好、憎恶的标准,不再是个人而是群体,从众成为一种不知不觉的行为方式,这种状况是好是坏,多有争论。古斯塔夫·勒庞 (Gustave Le Bon 1841年5月7日-1931年12月13日) …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四: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下集)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四: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下集)

    [提要] 当法国的知识阶层以理想原则构思完美社会,并由一些激进的革命者付诸实践时,美国的建国者却已经聚集一堂,不厌其烦地讨论联邦宪法,为一个真正人民主权的共和国,奠定长治久安的基础。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三: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上集)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三: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上集)

    [提要] 法国是美国革命的支持者,法国革命紧随美国革命之后,被人称之为姐妹革命。法国革命和美国革命有共同的思想来源,那就是启蒙思想。但是,美国革命在取得独立之后,十三个州的代表聚集费城,平等讨论,互相妥协,拟定了美国宪法,为一个伟大国家的长治久安奠定了基石。而法国却历经无数动荡,很长时间走不上民主自由的坦途。其中原因,颇堪玩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提要】 法国大革命突然爆发,而且猛烈无比。从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毁旧制度赖以存在的一切,王权、宗教、社会习俗。它以一个崇高的理想开始,那就是争人权争自由,但它采取了残酷的甚至是邪恶的手段。托克维尔通过深入的分析,指出这种矛盾和它引发的后果。并对革命这种社会现象,进行了极具洞察力的剖析。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维尔研究美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出于理论的兴趣,而是为了他的祖国的未来。他的晚期写作,集中于法国政治,他仔细考察了法国大革命的前因后果,对这场震惊世界的革命,他发表了真知灼见。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为新形式的暴政铺平道路。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提要] 多数原则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它建立在人民主权之上,但它又确实可能造成对少数的压迫,形成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指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问题,也指出了美国政治制度设计中对这些问题的防范与解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提要] 托克维尔认为,在美国,多数对政府的统治是绝对的。在民主制度下,谁也对抗不了多数。但是,他又极为睿智地指出,多数并不具有绝对的无上权威。如果多数的权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会引起立法与行政的不稳定,甚至造成祸端,因为无限权威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