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次播音2017年9月20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0919法广中文第二次播音 北京时间9月19日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次播音2017年9月20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首页

牛犇犇:被骚扰的妇女节——女人说“不”的代价

摘要:“以前我虽然认可女权行动的合理性,认为这是她们的权利,但却总觉得性别平等不是当务之急,像雾霾、食品、税收等问题,随便拎出一个都比这个更迫切。但当数据和事实摆在面前,我不得不反思之前见识的浅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网文选刊:被骚扰的妇女节——女人说“不”的代价
作者:牛犇犇
转自《新公民运动》2015年3月8日

她们被带走了,在三八妇女节的前一天。

只因为她们想维护女性权益,准备在3月8日那天,搞一场“制止性骚扰”的活动。

当时,我正在看《天空的另一半》,里边提到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推算的一组数据,他说全球有1.07亿“失踪女性”。这是根据性别比得出来的,正常的国家,多是女性多于男性,只有极度重男轻女的地区,男女性别比才会反转。而中国从1980年到2014年,一共出生了6.75亿人,34年的平均性别比是114.7比100。

看到这一数据,有人会担心四千万“剩男”的问题,他们找不到老婆怎么办,但那四千万的“失踪女性”谁在乎呢?这是一场无声无息的“性别屠杀”。后续研究还发现,全球每年还有至少200万女性因性别歧视而消失;过去50年遭杀害的女性,比死于20世纪所有战争的男性还多。

以前我虽然认可女权行动的合理性,认为这是她们的权利,但却总觉得性别平等不是当务之急,像雾霾、食品、税收等问题,随便拎出一个都比这个更迫切。但当数据和事实摆在面前,我不得不反思之前见识的浅薄。

正当我被这本书震撼时,看到了她们失联的消息。

前两年“占领男厕所”运动的发起人之一李麦子是被撬门而入,至今联系不上,律师过去也不让会见。有朋友给北京督查打电话,督查说派出所没出过警更没抓过人,打到派出所,派出所说人已放了…分局工作人员回答就更有趣,为什么不出示相关手续——“遇到一些特殊情况,总要特事特办”;为什么要撬门——“抓人的时候还有开枪的,你知道吗?”

曾“请广东人社厅长一块逛人才市场”的郑楚然(大兔)也被带走,询问两个小时后,在多人“护送”下回家取活动贴纸,上边写着“制止性骚扰,安全你我她”,后又被询问至天亮。之后她打电话告诉朋友晚上会回家吃饭,现在被安排在宾馆睡觉。

同时被带走的还有其他几人和云南的一名女大学生。7日下午两点半,资深女性公益人武嵘嵘在杭州机场被带去古荡派出所,五点钟打电话时里边传来她的哭喊声和叫疼声。有朋友说,她近期身体状况不好,随时需要用药。

“性别就业歧视胜诉第一案”当事人郭晶也于6日晚被叫去问话,据说问话今晚还会继续。

本是一场“制止性骚扰”的活动,如今活动本身却被骚扰;本是一个妇女权益的节日,但权益二字却不能提及。

在她们失联的同时,关于女生节的庆祝却在火热进行中,过节标语在多个高校校园出现,比如,“女生过节别犯愁,清华男生来解救——北大妹子一起去看电影 吧”,“每年一到三月七,只爱妹子不搞基”,“不管你们明天是谁的女人,今天你们都是我们的女生”,等等。百度“妇女节”,弹出来的也是“女神节”的广告。

这些活动,无人干涉,无人过问。看来,可以做撒娇卖萌的女生,可以做冷艳高贵的女神,就是不能做一个敢于说“不”的女人。

可能有人觉得她们是自作自受,为啥这么高调呢?在这一天安静的做一个美女子,不也挺好的吗?

这可以从三八妇女节说起,她的全称是“联合国妇女权益和国际和平日”,从倡议设立起便和权益相关。1857年3月8日,美国纽约的制衣和纺织女工走上街 头,抗议恶劣的工作条件和低薪。1910年,首届国际妇女会议召开,建议将这一天定为妇女节。1924年,中国第一个公开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活动在广州举行,有两千余人参加游行。

其实,你有做美女子的自由,我有当“女子汉”的权利。如果纯是后者体现不出时代的进步,纯是前者则丢失了节日的本义。

可能还有人会问,两会正在召开,地方上草木皆兵,何必非要拿鸡蛋碰石头呢?

但这需要反问一下,这是她们不识时务,还是我们太识时务?迎合官方设定的议程,软硬都要看领导的脸色,这不该是公民所为吧?而两会所谓的目的,不就是要听取民意吗?

梁启超在《人权与女权》一文中说,人权运动含有三种意味,一是教育上平等权,二是职业上平等权,三是政治上平等权。他建议,女权运动在程序上也应以求学、竞业、参政为序。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几年的女权行动,就不难理解她们的选择。就拿这次活动来说,虽然只是指向性骚扰,却也积蓄了行动的力量,有朝一日,可为他用。

这样的行动,不光在中国这个男权语境下扩大了女人一词的内涵,还在这个后极权时代申明了公民的责任。她们是女人,但也是大写的人。

也许正是看到了这一点,1949年便将妇女节定为法定假日的国家,竟然开始骚扰这几名女生“制止性骚扰”的活动。

在他们心中,女人“能顶半边天”,只能是靠申纪兰代表的手撑起来的——赞成票一投就是60年,是靠倪萍委员那句的话吹起来的——“不给国家添麻烦”,是靠电力一姐李小琳那样的自信捧起来的——给每位公民建道德档案约束大家“知耻”……在希望的田野上,在平凡的世界中,她们大步前行,从不担心扯到什么,也从不担心踩坏什么。

如果真有女人拿这句话较真,想要顶起半边天,那她们顶到的,只会是天花板。青年女权行动派这几年风风火火,从占领男厕所到呼吁高校招生男女平等,从抵制性骚扰到状告企业就业歧视,从反对家庭暴力到反对春晚歧视,之前在搞活动时虽然也会遇到一些骚扰,但直接这样大规模带人的,怕是头一次。中国真正的男女平等,不是在法律面前,而是在强权面前。

我可以骚,你不能扰,这句话,不只说给公车上的色狼,也是喊向庙堂中的豺狼。

昨晚这条微博的转发数,被小秘书定格在638上。不知这是祝福,还是讽刺?

 

本台选刊网友来稿及网上时评类稿件。所刊文稿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评头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荐稿件。摘选文稿以文明、理性、独立、多元为准则,本栏以此自励,并同大家共勉。

—法广编辑部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