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7月15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1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7月15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5/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5/07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首页

从阿里、安邦说起 : 中国政商关系是狗咬狗一嘴毛

摘要:“无论我们宣传是怎样的市场经济国家,符合国际市场经济标准,但明眼人也都知道,其实监管和被监管者大都不是真正以市场行为及公众利益作为双方关系。比如,地方政府对污染型企业的包庇,食品药品等曝光大都经媒体推动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网友惠稿:从阿里、安邦说起 : 中国政商关系是狗咬狗一嘴毛
网友署名:李哲

对中国社会现状保持密切关注的人,大都还记得,社会学家孙立平近两年一直提出这样一个观点,即中国社会溃烂了,或者说这个社会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各个环节都溃烂了。

真正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的人,似乎一刻也停不下来,不安全感让压力愈显愈大,社会各种事端更是肆意扰乱内心的平静。小小的一周都可能发生多起巨大事件,想不关注除非深藏山野,那也需要把网络屏蔽,否则它会自动推送给你。

最近的一周社会更是剧烈不安,有打人的;有查人的;有社会的;有金融的;更有红二代们。而把这些奇葩云集之事汇拢起来看,可能大多数人看不懂,不止中国人看不懂,作为老外更是看不懂了。

工商总局与阿里:狗咬狗撕扯出的根子问题

以阿里巴巴为例,用过网购的国人,大部分知道这家网店价格便宜且假货或者水货也很多,这几乎是人所都知的现实,即便是阿里在当时上市时,投资者也对此颇有疑虑,当然这也被写入风险因素,虽然很笼统。

有风险并不可怕,甚至我们可以说,每个国家都有风险,每个企业也都有风险。如比尔盖茨所言,微软离破产永远只有18个月。

经济学上说,风险一般要有评估,或者需要有可靠详实的数据,方能严格控制。但显然,阿里是没有具体给出的,或者说国家监管部门跟着一起作奸犯科。

其实,说到底是一起“狗咬狗”的花边新闻,暴露了“合谋”勾当。据了解,这次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处理”阿里巴巴,其实早在2014年7月就撰写了相关报告,但却推迟了发布时间。

而这期间,阿里巴巴正好利用不发布的窗口期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阿里巴巴集团在其IPO招股书披露信息称,假货问题是其所面临的“风险因素”之一,但在2014年9月份IPO筹资250亿美元以前却并未披露任何监管调查相关信息。

因此,这条蛇鼠打架所引发的监管“潜规则”,就这样明目张胆地暴露在公众眼前。中国人自然能看得懂了,谁都知道能做这么大,背景自然不简单,而且干了十几二十年假货,都没被查,这不能不说明真是个奇迹。老外就看不懂了,怎么可以这样执法?

无论我们宣传是怎样的市场经济国家,符合国际市场经济标准,但明眼人也都知道,其实监管和被监管者大都不是真正以市场行为及公众利益作为双方关系。比如,地方政府对污染型企业的包庇,食品药品等曝光大都经媒体推动等。

监管不作为,或者监管存有小金库,那公众利益自然就是个屁了,听说,最近阿里巴巴又与工商总局搞好了关系。那边外国投资者还准备起诉阿里,这家被中国人普遍看好的互联网大牛,近两年层出不穷地引发各种争议。

对了,争议背后,也别忘了,人家的身份,毕竟按相关媒体的说法,那可是前“皇帝”儿子掺杂其中。所以,阿里奇怪就奇怪在,反腐高调进行时,储藏了诸多年的问题,最终被挑起来说事。到底背后是什么货色?可能还真说不好。

实际来说,阿里的这种案例实为难得,且还属于监管者“自曝家丑”型的,更多的肯定是谁也不想“黑社会打架,渔翁百姓”,对,“安邦”就是这样一个又黑又强又闷声发大财的家伙。

又黑又强闷声发大财的安邦:监管呢?

据《南方周末》报道,安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冉冉升起,这其中涉及多起“蛇吞象”的不合常理行为,如56亿元收购了总资产1600亿的成都农村商业银行35%的股权,每一次获批都踩着点且异常顺利,同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还担任董事。

目前,安邦总资产过万亿,在资本市场中犹如大鳄一般,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几乎成为中国公开市场中隐藏最深消息最不透明的企业了。当然,因为报道点出了红二代陈小鲁的名字,其回应,不是他的。

但现在为止,安邦到底是谁的?那位吴先生是否利用了红二代的背景来开绿灯或寻租?这都是个老大难的问题,已经都摆出来了,监管层仍然装作不知道,也没听到有半点回应。

奇哉,奇哉!正常的商业运营或资本运作,相信市场都予以认可,毕竟市场经济拼的就是头脑嘛,但那也只是合法框架下的“头脑”。

显然,我们的管理层,对安邦的资本行为是要负有监管责任的,比如成都农村商业银行是否涉及国有资产流失以及保监会三位董事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

说起来,幸亏安邦没在国外上市,要不然老外岂不是更头疼?黑马,确实够黑,但黑的手段或技巧则关系到企业最基本的价值存亡。

无论是阿里还是安邦,无疑凸显了监管方的重大缺陷。两个可能都是狗,如果两只狗都不打架,那我们必然就是人家眼中的骨头。有句话叫,卖了你,你还在帮别人数钱,现在可以说,吃了你,你还觉得饭香。

客观来说,对当前所谓“依法治国”的国内当局来说,如何监管真是太难了,比如十几个中高层警察吃个饭,被拍照后,就强制要求深圳警方不许参加饭局,甚至武汉的警方也打出标语叫板媒体。

国家现代化治理水平之低:小学生都知晓

你不能不说这完全是颠倒是非!你的朋友家人请吃饭,为何不吃?你只要花自己的干净钱宴请朋友,为何不吃?公众在意的是你是不是用了公家的钱吃了自己的嘴!这是最基础的常识问题!这还需要争论?而且既然不是吃公家的钱,为何要打人?无论是公家的钱还是私家的钱,打人就是不对,你是个公务员,接受公众及媒体监督,怎么了?

由这样的事,可以看得出来国家现代化治理的水平是远远落后的,跟中国经济的增速完全脱离,按说公务员系统都是学习最牛的人,却为何干的事确实有悖于普通人,甚至小学生都知道不该拿班集体的钱自己买冰淇淋。

再稍微延展一点,其他实权派监管方的傲慢与无知就不说了,值得一提的是,连高校的监管也成为一种“非人性”常态。

教育部长袁贵仁最近说,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决不允许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决不允许各种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言论在大学课堂蔓延;决不允许教师把各种不良情绪传导给学生。

袁部长此话一出,外界一片批评,更有人说干脆闭关锁国算了。其实,大家误会袁部长了,袁部长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众所周知,我国是信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社会主义早在19世纪30至40年代一开始在西欧广为流传,同样马列主义的传教士马克思和恩科斯都是德国人,这都属于传统意义上的西方国家。

这样地看,马列是正宗的西方价值观念,所以袁部长的意思是我们要抛弃马列,其心之高,让人敬仰。因而,现在声讨袁部长的不明真相的同志们,不仅不要反袁,还要携手推翻马列主义。

但话又说回来,马列社会主义价值观也是多元文化之一,共产主义失败了,现在就剩下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了,留一个落后者,作为参照对象,以此警惕人们避免大错,这也是好事。

所以,可以理解袁部长,但建议袁部长也不要就这么赤裸裸地抛弃马列。有个坏人,才能凸显好人,这就是社会关系啊。比如有政府,就会有黑社会,有时候黑社会反而比政府好,有时候政府反而比黑社会更黑,这些对比,也都是社会分工的一部分。
 

本台选刊网友来稿及网上时评类稿件。所刊文稿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评头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荐稿件。摘选文稿以文明、理性、独立、多元为准则,本栏以此自励,并同大家共勉。

 法广编辑部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