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1月19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首页

姚监复:温家宝——不可能大有作为的悲剧性人物

本台选刊网友来稿及网上时评类稿件。所刊文稿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评头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荐稿件。摘选文稿以文明、理性、独立、多元为准则,本栏以此自励,并同大家共勉。

—法广编辑部


温家宝——不可能大有作为的悲剧性人物
作者:姚监复
(首发于《中国人权双周刊》2010年9月14日

一、 赵紫阳认定:温“不可能大有作为”

2004年3月和5月有两次同赵紫阳长谈的机遇,我都问过他对胡、温的看法。他的判断是:“胡、温是好人,但是,不可能大有作为”。我追问:“为什么?”赵的回答令我意外:“他们是我们培养的人!”我讲:“我懂了,我们都是学《联共党史》长大的人。”赵笑了。

温家宝是60年代的大学生党员,党要求又红又专,批白专道路。因此,首先是当党的驯服工具,以阶级斗争观点看一切,包括自己的思想。因为《联共党史》讲了,阶级斗争随着社会主义的胜利越来越尖锐、越激烈。经过文革和改革、开放,温讲了政治体制改革,但是他不敢讲党的改革,实际上主要谈的是行政机构改革;谈了普遍价值(他没用‘普世价值’,留了回旋余地),但不谈言论自由、开放报禁、党禁。他的思想没有进步到蒋经国敢于废除党禁、报禁的认识高度。他的思想被《联共党史》、《毛泽东选集》和语录、诗词和邓小平的“四项基本原则”的“四个凡是”的思想牢笼紧紧框死了。“我们培养”出来的听组织话、听领袖最高指示的好人、好党员,怎么可能大胆改革、大有作为呢?

结论是,温家宝一定会在最后两年说尽可能多的好话,但是,没有具体措施,落实不了,一定会成为正确的废话、好听的空话,最多是说了好多句好话,却成不了大事,不可能大有作为。

二、 关键时刻,温是守纪律的听从最高领导命令的驯服工具,绝不敢坚持真理、正义和良心

温家宝是好人,也是好党员,即组织上绝对服从最高领袖(邓小平),宁可政治路线犯错误,也绝不敢、也不会坚持真理、在组织路线上犯错误。这正是张劲夫准确地概括的党的高干特殊性格:忠诚的愚蠢,愚蠢的忠诚!

1989年6月20日李鹏六四日记中对温家宝的记录就是证明。李鹏写道:“胡启立说,5月20日彭冲打电话问我,人大拟定的要万里回国的电报,中央批发了没有……然后胡启立即打电话给赵紫阳,赵紫阳口头表示同意万里中止访问美国,第二天,胡启立便要中办主任温家宝同志发这份电报,温家宝看了电报稿之后,就对胡启立说,这份电报中办不能发,胡启立才去找赵紫阳签发的。”“由赵紫阳批准的以人大名义给万里的电报已经由外交部发出。”而邓小平、李鹏控制的“中央叫他继续在美国访问。”李鹏认为“温家宝同志拒绝发出赵紫阳批准的电报是对的。”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温家宝拒绝了也抛弃了总书记赵紫阳的命令,而是听从了李鹏,背后是邓小平。

赵紫阳的《改革历程》透露,赵在1989年5月戒严后要温家宝召开政治局会议,被温婉言推托了。估计也是后面有人对温打了招呼或者自己做出了“聪明”的选择。

温作为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为什么不听赵总书记的命令,却接受另一位常委李总理的指示?是坚持真理、正义、良心、遵守党章、宪法,还是保住权位,只听有权势的邓军委主席和李总理的话?温选择了后者。因为,他是“我们培养”的“一个驯服工具”、一个愚忠的典型,制度使然。

三、 温是不是作秀?为什么作秀?因为中国文化传统就是注重形式、死要面子、死不认错

不少哲人,包括马恩讲过,人是动物,既有人性,又有兽性;是天使,也是魔鬼,必然有两面性。余杰派揭露温是影帝,全是事实;反余杰派认为温讲政改、具有亲民形象也是事实,也是好事。这也证明了哲人判断之准确。同时,要重视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从《十字街头》的赵丹到解放初的青年学生,上海商家都供应衬衫假领子,外面西装、领带,里面的的衬衫只有一个领子和几个扣子的一块布,没有下幅。我当年就穿过,一天换一个假领子,同学们还以为我家很阔气。

现在,为了大国崛起、GDP世界第二,政府不顾环境,唱了多少个“复舟曲”;不顾公民宪法权利,违反《产权法》,城乡公民的土地、房产所有权被剥夺,强征强拆迁,长沙房产局曾新亮局长公开讲,对拆迁户要“主动出击,请公安局按敌对势力办”。(《南都周报》2010年7 月16日)但是,一俊难遮百丑,用GDP总值、外汇储备总额的数字,似乎有个真的假领子,就可以让全国老百姓和全世界忘掉中国每年近20万起群体事件和基尼系数接近0.5的危险临界线,还可以自夸“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放之四海而皆准,似乎可以英雄救美(国)人,拯救金融危机中的世界。总理也可以向世界吹嘘中国实力,可赠与穷国美元,还可以大买房利美股票,即使从60美元一股跌至1美元一股,也不认输。而不必为世界谴责中国输出非典再次当众流泪了。有人认为建筑是象征与标志,标志性建筑,如象征着中国经济的泡沫的水立方,象征着中国社会的紊乱的奥体中心,象征着中国政治不稳定的倒立的世博中国馆.

温家宝强调不政改,死路一条,死亡的象征则是毛泽东遗体边上的“十四陵”——地面下看戏的国家大剧院。这一切,温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多讲讲,说了出来,这是好事,比不说好,所以,对于政治演员,不必要求太高。时至今日,温还未去瞻仰世博馆,他心里有数,3000-4000亿元买几声喝彩,真不太值得。电影演员里根当总统,演“星球大战”的假戏,苏联信以为真,投入大量军费,军事竞赛,经济拖垮,最后亡党亡国了。温总理没有周总理的军权,调不动直升飞机救灾,只能摔电话;他没有汪东兴式的近卫军,当中办主任、总理,也心惊胆战;温只能学周氏“不死不倒不走”的策略,唯命是从,既尽可能保护一点部下,也才能保住自己;主席一声令下或者一个暗示,周可以当刘少奇、贺龙等专案组组长,定性为敌我矛盾,甚至当帮凶、杀手、至少是从犯、共犯。

如果温家宝能多讲点好话,多做点实事,应欢迎,学习周恩来亲民形象是会引起好感的,但是,千万不要学习周恩来当专案组长,参与迫害死那么多高干的悲惨事件。虽然,最后由胡耀邦平反,收拾残局,不过还是留下严重的政治后遗症。当影帝,无可厚非;但是当帮凶、从犯,历史将作出最后判决。后人和历史将按事实,而不是根据讲话好坏做出最终判决。还有两年最后任期,人们期待胡温的是,能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改革方面有一些真动作,以真刀真枪真炮轰开旧体制,为民真谋利益。周恩来早就告诉基辛格:“你不要看我们说什么,要看我们做什么!”如果只说不做,胡、温将是错过历史最佳机遇的悲剧性人物,本应当也可以大有作为,可惜只能无所作为,成为在历史舞台上匆匆来去的过客,走了过场,很快将被人遗忘。

温家宝的讲话绝不是意味着中国政改的新时期和大转折,不过是下台前的其言也善的个人行为,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但是,能得人心,老百姓愿意听,讲总比不讲好!

四、为温家宝改变“影帝”形象而献策:做15件实事

温家宝一年到头,东奔西跑,南来北往,国内国外,十分操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至少疲劳。结果,余杰、鲍彤还授予“影帝”称号,似乎不太公平。所以,也有不少有心人为温总摘帽加冕。但事与愿违,没有讲到要害上,关键是要为老百姓办实事。办上几件扎扎实实、见实效的实事,象杜润生办了一件包产到户、取消人民公社的实事,亿万农民就忘不了杜老。因此,本人原为温总献策。

当年田纪云宣布温家宝代替他分管农业的会议是在中南海召开的。那是中国农村专业技术协会经验交流会代表向田纪云、温家宝、陈俊生、宋健汇报后,田纪云请温家宝发言时田公布的。很荣幸,温家宝发言谈及农村专业技术协会的稿子,是本人参与起草,温亲自修改的。现在,过了二十多年,我再提15条切实可行、具体并有操作性的、也是温总理有权可以办到的建议,提供温总参考,如能采纳,将可能使“影帝”形象自消。

1、请温总以个人名义正式建议为“六四”平反;

2、请温总写一篇文章:《忆“八九风波”中的邓小平、赵紫阳、李鹏》,谈谈你所知道的六四真相;

3、请温总写一篇回忆录:《赵紫阳与中国改革》,并向赵紫阳灵前献上一束花;

4、请用总理名义与职权宣布,国务院各部委、局取消党组,实行部长(主任、局长)负责制。保留机关党委。机关党委书记可列席部务会;

5、请用总理名义与权力命令财政部公布各党派(含中共、八大民主党)年度经费预决算;并向人大报告,提请审批;

6、请用总理名义与职权命令国家审计署,每年公布对各党派(含中共、八大民主党)财政经费使用情况、绩效与问题审计结果的报告,并向人大报告;

7、请用总理名义与职权命令国务院新闻出版署,将其工作特别是新闻出版自由、言论自由问题向国务院直接报告、请示;并抄送中国共产党等各个民主党派的宣传部,参考;

8、由于教育部不承认各级党校毕业生的学历与资格,请用总理名义与职权命令国务院教育部提出“关于各级党校转为教育部管理的合法的正规大学、学院的具体方案建议”;

9、请温总本人在职期间率先公布个人财产状况;

10、请温总在离职前写出“关于落实邓小平‘党政分开’重要指示的具体方案的建议”,提供中央决策参考,以促进领导改革的党本身的改革的启动;

11、请温总批准农民宅居地的所有权,保证农民小房产权的合法性;

12、请温总公布奥运会、世博会、大剧院等形象工程的真实成本与盈亏数;

13、请温总以总理职权命令农业部、民政部迅速组织成立全国性及地方性(直至村)农会,改变9亿农民没有农民自己的组织的可悲境地;

14、请温总以总理职权命令办公厅、人事部公务员局重新起草或修改《公务员法》,删掉各党派(含中共、八大民主党)工作人员为公务员的不合理规定;

15、请温总以总理职权命令新闻出版署尽快完成“新闻法”送人大批准,当前先可批准出版民营报纸,取消新闻审批制度,实行总编辑负责制度。如新闻不实,可依法事后处理,不必事先报批。

关于改变影帝形象,朋友们还有许多很好的意见,将陆续呈报和公布。仅供温总参考用。如有不当之处,欢迎批评指正,我努力按照毛泽东制定的规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规则,也应当属于温总强调的“政体制改革”、“民主、自由、人权” 的基本内容,我不相信讲了上述15条就“被和谐”。当然,我相信,只要温家宝做几件实事,将会使只会表演和背台词、唱空话的影帝之说逐步消除。因为,一步行动胜过十打纲领、几百句正确的废话。

五、殉葬,还是凤凰再生?

有位老干部真诚而痛苦地发出遗言:“我革命一生,负伤流血,从不后悔,因为革命胜利了。现在,看到党和国家的腐败,严重到没法治理的骨癌阶段了。我为亡党亡国的前景而担忧。不过,我宣誓过,为这个党献出一切。最后,我只能为这个党殉葬了!”这是忠诚的愚蠢和愚蠢的忠诚的高干最高的思想境界了,这是一种可悲的可能准确的预言和前景。

从周恩来、朱镕基到温家宝,各位总理多次真情地流着眼泪重复了诸葛亮经典名言,为主公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同样地都体现了历代忠臣名相为昏君或明君“死而后已”的忠诚心理和殉葬情结。从满清王朝灭亡后的王国维、国民党溃败前的陈布雷、戴季陶,都殉葬于旧主子,而不愿投身新社会。前面引用的那位老干部决心为共产党殉葬的心态,从深处反映出温总“死而后已”的心态,最后还有两年任期,不说也得说了,留下话来,给年青学生讲了民主,给知识分子和特区讲了政改,在《人民日报》上讲了普遍价值,在国外正面谈了“八九风波”的教训,他该说的好话和能够说的好话,他都设法策略地表达了。为后人、为历史留下了见证,也可能是为了生前死后的自己的名声,当然也是对左派张勤德等攻击温家宝是“赵-万-温反党集团成员”言论的反击和自我辩护。不过隐隐约约透露出一种消极的“殉葬”心理,因为他没有也不敢更不能采取任何有效的具体的行动来落实。

中国历史传说中,有美丽的凤凰再生的故事。凤凰涅槃了,500年后又会再生,一只更美丽的凤凰会重新降临世间。为什么一个党灭亡了,党员必须殉葬,而不能彻底改革它,再造它?蒋经国敢于解除党禁,因为他懂得,古今中外没有一个党是永久执政的。共产党为什么必须万岁、万岁、万万岁?毛泽东早在1949年7月1日的《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就预言了中共的灭亡,有生就必有死。不必殉葬,努力改革,不只是讲,而是做,要有行动,有一天如果真要涅槃,就迎接凤凰再生吧!

2010年9月14日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