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4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4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玻利维亚全球数量最多恐龙足迹化石公园

作者
玻利维亚全球数量最多恐龙足迹化石公园
 
玻利维亚全球首屈一指的恐龙足迹公园Cal Orck’o Wikipédia

今天要为大家介绍一个至今为止可说是全世界最多恐龙足迹的古生物遗址,也就是位于南美洲国家玻利维亚宪法首都苏克雷的恐龙足迹公园Cal Orck’o。在那里,集中了8种不同种类的465只恐龙的足迹。如今这个古生物遗址正在筹划建档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列入世界遗产名单。

您若到了经常艳阳高照的玻利维亚,在这个苏克雷的恐龙公园(Parque cretacico)里,你或许可碰到一些头上戴着工地钢盔帽,正仰扭着脖子聚精会神观察这个恐龙足迹奇景的古生物学家们或游客。

在他们的正前方,在一个巨大的岩石峭壁上,可以看到倾斜而下矗立着成千上万的恐龙足迹。这巨型岩石因地表的板块结构移动,把一个湖泊的边缘推挤而升高的。

在这里,集中了6800万年前,也就是在恐龙消失不久前的8种不同种类的465只恐龙的足迹。

我们可以看到,有长达15公尺的草食性巨龙的足迹,他们圆形的脚印是这么大,大到可以放进一个人在里面;另外还有三只脚的暴龙、甲龙、刚性的蜥蜴等;这是我们在南美发现它们时,还不知其存在的动物,以及另外还有长着如同鸟的脚的鸟脚亚目动物。

在苏克雷古生物遗址出现许多的不同种类恐龙足迹,以及可看到成千上万的足迹数目,根据最新统计,约有12万个恐龙足迹,令人瞠目结舌。这也是至今在同一个地点上拥有最密集恐龙足迹的化石遗址。

这些足迹化石开展在一块长1.5公里、高200公尺的岩石上。瑞士籍古生物学家迈耶(MEYER)向记者说:“每次我到这里,总是如此的被这座墙壁震撼、吸引。这个景观实在令人摒息,甚至对于专业人士来说,也是如此受震撼。”迈耶教授是全球知名的瑞士古生物学家,他也是在20多年前,这个化石遗址被人发现后,第一个到达这里的专家。

这里是用来制水泥场的采石场,也就是把大岩石切割后,制造成水泥的地方。不过,这采石场的这块地方含锰量过多,产品质量差。爱好古生物学的玻利维亚籍的旅行社代理人舒特(SCHUTT)及地质学家海曼(Heymann),在1994年是第一批利用机器了解这些足迹性质者。他们观察后,叹为观止,这里也是至今所能见到的最长范围的恐龙足迹,它有着连续不间断延伸至500公尺长度范围的一只小暴龙的足迹,他们于是把它取名为“”约翰走路者(Johnny Walker)”。

他们在这个恐龙遗址被发现之初,曾试图提醒玻利维亚的古生物学家们,但一直未获得反响,但是苏克雷恐龙足迹化石的一个视频最终在1998年交到了瑞士古生物学家迈耶教授的手中。他看到后,极为震惊,迅速赶到现场。这位古生物学家自此每两年就回到这里进行研究工作。

苏克雷恐龙足迹遗址大力促进人类对恐龙的认识

接着专家根据这些足迹发现有8种恐龙:4种肉食类、一种是甲龙、两种是鸟脚亚目动物、两种巨龙。观察监视这些恐龙足迹同样也让人们更多了解某些种类恐龙的行为:例如巨龙,牠们是群体移居的动物,会把小巨龙放在团队中间然后迁徙、移动。

此外,在苏克雷,所观察到巨大的生物多样性证实了恐龙是突然消失的,这也推翻了那种恐龙多元化方式缓慢消失的理论,瑞士巴塞尔大学教授迈耶向我们如此解释。

由于这种恐龙文物的非比寻常,于是专家在2006年向广大群众郑重推介,同时也建造了这个白垩纪恐龙公园(Parque cretacico) 。当局也利用这项观光基础建设来推广介绍这个地点的历史,以及藉着真实体积,来介绍恐龙的不同种类。地方当局也采取措施,阻止恐龙足迹的遭破坏:因此安置了一个引流排水系统,以及划出一个安全保护区,为了避免游客触摸这些足迹,同时并经常性地对这座岩石峭壁做稳固工程。

现今, 苏克雷Sucre当局希望能看到这个Cal Orck’o遗址的卓越价值能被全球所承认。于是,玻利维亚政府在九月份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申请,列入世界遗产名单内。目前正在审核当中。玻利维亚观光局秘书长郎贝尔丹LAMBERTIN说:“进入名册后,保护恐龙足迹的责任就不再只是地方当局的责任了,同时也是国家的责任,当然也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责任了。”他还强调说,化石曝露在风和水力侵蚀下,变得脆弱不堪。我们希望能够获得技术及经费的支持。

如今,由古生物学家迈耶教授负责帮助玻利维亚当局建立整理申遗的档案。他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拜访过全世界大部分有恐龙足迹的地址,我也发表针对他们的研究报告,苏克雷,就长远来说,是我前所未见的最出众的恐龙足迹遗址。”


同一主题

  • 文化遗产

    库尔巴城堡鲜为人知但为法国担负重责大任

    想了解更多

  • 文化遗产

    法国十大贵族城堡之一梅松•拉斐特城堡

    想了解更多

  • 文化遗产

    联合国教科文申遗咨询机构ICOMOS吁共同护遗

    想了解更多

  • 巴黎圣母院体现着超越宗教界限的包容

    巴黎圣母院体现着超越宗教界限的包容

    著名的巴黎圣母院4月15日遭遇严重火灾吸引了世界各地广泛关注与唏嘘。不仅因为它是哥特式建筑的杰作,也不仅是教堂珍藏的种种稀世宝物,更是因为教堂近900年的历史所承载的法国、乃至欧洲的宗教与文化变迁。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教堂顶部虽然几乎全部被烧毁,顶部尖塔更通过现代通讯手段几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折损、倒塌,但教堂内的珍贵文物大部分幸免于大火。2018年5月修复一新的中华殉道者小堂(也称礼拜堂)目前情况不得而知。

  • 法国酒吧、旧书摊、长棍面包开启申遗大战

    法国酒吧、旧书摊、长棍面包开启申遗大战

    教科文2019非物质文化遗产备选项目的申请活动已正式启动。今年,巴黎塞纳河畔的旧书商以及带有露天吧台的酒吧也纷纷加入教科文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备选行列。打算加入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奇迹之列的,还有法式长棍面包。今年申遗的备选活动启动之际,各方观察人士认为,法国今年提交的申遗项目中,受到爱丽舍宫支持的法国长棍面包,可能会占居优势。

  • 伊斯坦布尔圣索菲亚大教堂:一千五百年后依然是宗教冲突的凝聚点

    伊斯坦布尔圣索菲亚大教堂:一千五百年后依然是宗教冲突的凝聚点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堪称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建筑传奇,一千五百多年来,它曾经是东罗马帝国,也就是拜占庭帝国的宗教圣地,也是奥斯曼帝国期间伊斯兰教最享有权威的清真寺。今天又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共同享有的宗教博物馆。可以说,圣索菲亚大教堂一个建筑就凝聚了土耳其的历史,198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圣索菲亚大教堂与它附近的蓝色清真寺与老王宫托普卡帕宫所组成的伊斯坦布尔文化区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 世界记忆名录---六四坦克人照片为何被拒之门外

    世界记忆名录---六四坦克人照片为何被拒之门外

    在上一次的文化遗产专题节目中,法广向大家介绍了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的法国家喻户晓的儿童书籍 海狸爷爷故事丛书,今天要向大家介绍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何拒绝将全球闻名的六四坦克人照片纳入世界记忆名录。

  • 世界记忆名录——法国儿童丛书Père Castor

    世界记忆名录——法国儿童丛书Père Castor

    各位收听的是法国儿童丛书海狸爷爷(Père Castor)故事集中最有名的故事之一,《滚动的圆饼》的录音,在巴黎书展刚刚结束之际,今天的文化遗产节目要向大家介绍的是最新被列入联合国记忆名录的法国儿童丛书海狸爷爷故事集,由历史悠久的出版社弗拉马里翁(Flammarion)出版社。

  • 马赛老港-孕育了这座城市的摇篮

    马赛老港-孕育了这座城市的摇篮

    法国第二大城市-马赛,是风景美丽的普罗旺斯地区的首府。马赛拥有法国最大的港口,也是一座充满艺术和文化之城。马赛以其独特的城市魅力,成为各国到访游客的向往之地。作为法国南部的一个港口城市,马赛港分为老港与新港。这两个港口构成了马赛这座城市两道亮丽的风景。尤其是坐落在麻田街尽头的老港(Vieux-Port),更是记载了这座城市文明的起源。

  • 法尚蒂伊城堡女性裸体素描蒙娜瓦娜谜底即将揭晓?

    法尚蒂伊城堡女性裸体素描蒙娜瓦娜谜底即将揭晓?

    位于巴黎北郊尚蒂伊城堡的孔代艺术博物馆(Musée Condé)可以说是继卢浮宫之后,珍藏15世纪到19世纪名家画作最多的博物馆。而博物馆的一件宝中之宝是一幅女性裸体炭笔素描:蒙娜瓦娜(Monna Vanna) 。画中女子恬静、典雅又不无神秘的微笑,让观者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卢浮宫里那副举世闻名的画作:蒙娜丽莎。但多少年来,这幅画作是否出自达芬奇之手却一直是一个谜。孔代博物馆2017年终于决定聘请专家,鉴定究竟。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