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时间晚上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8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渥太华对北京态度发生重大变化

渥太华对北京态度发生重大变化
 
资料图片:加拿大总理杜鲁多2017年10月25日在众议院发言。 图片来源:路透社/Chris Wattie

5月23日,中国交建收购爱康建筑公司(Aecon)案被加拿大政府阻止,成为加拿大近十年来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的第五个外国收购案,但同时也是继去年渥太华连续两度批准中国国企收购加拿大敏感的高科技企业后,首个中国国企收购案被否决,舆论认为这意味着杜鲁多政府正在改变以往拥抱中国战略。

过去十年被加拿大政府否决的其他四起外国收购案是美国企业2008年收购麦克唐纳•迪特维利联合有限公司(MDA)的卫星部门,埃及富翁2013年收购曼尼托巴电信服务公司,2014年中国公司在加拿大航天局总部附近建造工厂的计划和2015年深圳昂纳公司收购蒙特利尔光纤激光公司(ITF)。最后一起收购案被保守党政府以国家安全受威胁为由阻止,但自由党上台后推翻了上届政府的决定,予以重新审查,并于2017年3月批准了这一交易。加拿大政府还在2017年6月,不顾美国的反对,免除了中国海能达通信公司收购温哥华卫星技术制造商诺赛特公司(Norsat )的国家安全审查。

在中国交建收购案被否决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高级研究员姜闻然在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采访时认为,杜鲁多政府此前批准中国企业收购两家敏感技术公司,是因为那时渥太华与北京的关系更开放和更乐观,最近的事态表明自由党政府内部整体的对华态度发生了变化。

24日,杜鲁多总理在即将召开七国峰会的魁北克马拉贝解释政府的决定时称,如果中国交建收购成功,它就可以控制加拿大的关​​键基础设施项目并威胁加拿大的主权,为增强说服力,他还引用了澳大利亚阻止中国收购其电网的案例。2016年澳大利亚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中国国企“国家电网”与香港长江基建集团以租赁形式收购澳大利亚电网(Au grid)99年的计划。杜鲁多说“澳大利亚人突然意识到他们大部分的电网......由不属于他们自己的政府拥有和控制,这会令人担忧国家保护和向其公民提供基本服务及捍卫自己主权的能力。”杜鲁多表示尽管加拿大仍希望扩大与中国的经济关系,但在前进中需要“解决安全问题并保护加拿大的国家利益。”

杜鲁多政府的决定在加拿大赢得了异乎寻常的赞誉,三个反对党一致表态赞成,但媒体在一片支持声外也透出一些担忧。《环球邮报》首席政治评论员坎贝尔-克拉克(Campbell Clark)质疑“杜鲁多在哪些方面与北京划清界限”,他认为杜鲁多告诉加拿大人任何中国国家利益控制加拿大重要基础设施的举动都可直接被视为对国家安全的威胁,但他没有说明这种威胁到了何种程度或是中国国企对加拿大任何重大经济领域的收购都构成威胁?该报驻渥太华记者巴里·麦肯纳(Barrie McKenna)认为加拿大历来以两个强大工具来拒绝外国收购,国家安全审查和净收益测试,但这一次是用错了工具。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贝思德(Stewart Beck)称渥太华的举动是一项政治决定,它向亚洲传递出一个令人困惑的信息,可能会使未来加拿大与中国的贸易谈判复杂化。在经济中心严重转移的当今世界,它很可能影响加中贸易和亚洲对加拿大的投资,进而影响加拿大未来的繁荣。这位加拿大职业外交官认为中国交建作为国企在中国日益增长的国际网络中承担地缘政治目标是合法的,并非一心想要从加拿大招标建筑项目中榨取知识产权和技术秘密。事实上,随着过去30年中国基础设施难以置信的发展程度以及创新型建筑技术的出现,拒绝被收购的加拿大基础设施部门很可能成为最终的失败者。他指“渥太华的决定肯定会影响中国人对加拿大投资的兴趣和态度”,并提醒“加拿大不应该跟随怀疑中国的世界潮流”,尽管“中国正在很多方面以令人不安的方式展示肌肉”。

  • 加拿大能否以禁枪来遏制枪支犯罪

    加拿大能否以禁枪来遏制枪支犯罪

    进入2018年以来,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伦多涉枪犯罪激增,7月22日酿成15人死伤的袭击在加拿大引发了枪支管制的全国性讨论,7月30日杜鲁多总理在参加枪案受难者葬礼后表示加拿大政府不排除制定手枪禁令以遏制枪支暴力的蔓延。加拿大《环球邮报》更引述一名高级官员的话说,杜鲁多将在8月中旬做出决定是否要禁止手枪。

  • 加拿大情报局对“一带一路”的审视

    加拿大情报局对“一带一路”的审视

    今年5月2日,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根据3月中国问题研讨会内容发表163页的报告《重新思考安全问题--中国与战略竞争时代》(China and the age of strategic rivalry),其中第五章专门分析“一带一路”,指其展示了中国的“扩张野心”,不仅“为地区安全形势带来变化,也对西方先进工业民主国家的战略规划产生影响”,“仔细阅读一带一路可以让西方了解北京重塑世界秩序的野心”。  

  • 中国是加拿大的威胁还是伙伴?

    中国是加拿大的威胁还是伙伴?

    5月2日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发布题为《中国与战略竞争时代》(China and the Age of Strategic Rivalry)的报告后,加拿大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中国交建收购加拿大爱康建筑公司( Aecon ),为此中国大使卢沙野5月29日撰文《中国不是加拿大的威胁》为中国辩护,稍后简氏防务周刊政治事务和国防记者鲁本-约翰逊(Reuben …

  • G7是否走到终点?

    G7是否走到终点?

    2018年6月在魁北克举办的第44届七国峰会,在各会员国和美国关系的恶化中结束,提前离开的特朗普指示其手下不要签署联合公报,并指责东道主加拿大总理杜鲁多“非常不诚实”和“懦弱”。明年G7能否如期在法国举办?是否如法国总统马克龙所说把美国放在一边成为G6,或是如特朗普所愿重新接纳俄国成为G8,或是干脆被G20所替代?

  • 一次心不在焉的首访

    一次心不在焉的首访

    近30年来加拿大经常成为美国总统的首访国,但特朗普特立独行一改惯例,上任一年半后第六次出访才因七国峰会来到加拿大,且未等会议结束便离开,赶赴新加坡准备12日的特金会,那里才是他的外交重点,也是被视为可令他摘取诺贝尔和平奖的地方。

  • 印度对加拿大的锡克之怨

    印度对加拿大的锡克之怨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2月印度之行激起的风波持续在两国关系中震荡,4月16日,他的国安顾问丹尼尔·让(Daniel Jean)在国会作证时缓和了“印度情报机构策划令加拿大难堪”的说法,指因‘信息协调不当导致加拿大政府犯错’,他本人也在5月22日提前退休。但这并未能平息印度人的怨气,他们指责加拿大为锡克人的不满提供空间,在锡克问题上撒枫树糖浆,加剧印度的伤口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