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7月16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8年7月15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0/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7月16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会是蒙特利尔电影节的救命稻草吗?

中国会是蒙特利尔电影节的救命稻草吗?
 
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 图:www.ffm-montreal.org/

9月4日晚第41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闭幕时,86岁的洛赛克(Serge Losique)一口气宣布了明后两年电影节的举办时间,42届2018年8月23日至9月3日,43届2019年8月22日至9月2日,这一不寻常做法的背后,是它近年来死去活来的命运。

2000年后,加拿大商界对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的赞助急剧减少,2004年第28届电影节开幕前夕,加拿大联邦电影局和魁北克省电影局也宣布停止对它的赞助,政商两界的冷遇令其债务危机更加严重。在随后的十多年里,这北美洲唯一被国际电影制片人协会认可的竞赛性电影节年年为生存挣扎,却难逃随其年迈的创办者及主席洛赛克一起步入晚年的命运。

到2015年第39届时,已是摇摇欲坠的电影节被来自中国的赞助注射了一针强心剂,一家名为金诚集团的中国理财公司成为它的头号赞助商。电影节也投桃报李,首开了当今中国电影单元。电影节还在加拿大官方的英法双语之外,开通了中文版官网,并在北京设立了办公室。人们还经常从洛赛克口中听他骄傲地提及“我的中国朋友”,似乎他在向众人宣示雄厚的中国资本一定会让电影节起死回生,中国俨然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洛赛克在其官网上称“中国正逐渐成为世界电影制造大国,我们愿为这一目标添砖加瓦”,并自豪地说“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是中国电影海外展映推广最重要的场所之一”。过去情况确实如此,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当时正如日中天的蒙特利尔电影节为刚刚开放的中国电影带来不少国际声誉,1983年中日合拍的《一盘没有下完的棋》获得最高奖美洲大奖,1987年陈凯歌的《大阅兵》获评委会奖,1990年滕文骥以《黄河谣》获最佳导演奖,1995年谢飞以《黑骏马》获最佳导演奖,同年张艺谋获得电影百年特别贡献奖,中国著名演员孙道临和王学圻分别在1987和2012年担任过美洲大奖评委。

然而到了21世纪,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的中国并没能为经营窘迫的电影节解困,萎靡的中国文化也没能给日渐萎缩的电影节注入活力。2017年,中国企业没有再为电影节提供赞助,7月爆出电影节所属的帝国剧场因欠费被断电,洛赛克也因拖欠两名债权人数百万加元被告上法庭。就在人们猜测今年电影节是摸黑秉烛还是干脆停办之际,在预定开幕日的前三天,实力雄厚的魁北克媒体集团(QUEBECOR)宣布以500万加元收购帝国剧场沉重的抵押债务,洛赛克又一次获救了。

仓促举办的第41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堪称史上最潦倒的一届,没有海报没有印刷手册,只在剧场窗子上贴上印有片名及放映时间的小纸片,五人评委会最后也只有三人到位,其领衔者是连加拿大娱乐记者都不熟悉的法国女演员范妮•戈当松(Fanny Cottençon),首次来蒙特利尔的她,没等到闭幕式就提前离去,把揭晓获奖影片的活儿留给了洛赛克自己。

本次角逐国际竞赛单元美洲奖的影片只有18部,却有四部来自中港台,最后徐皓峰的《刀背藏身》获得最佳艺术贡献奖。值得一提的是,洛赛克在窘迫之中也没忘了中国,电影节照常举办中国电影竞赛单元,有10部中国电影参加,他甚至还与中国人联办了“中国电影创造力暨海外战略大会”。

魁北克法文《责任报》在报道其闭幕的消息时说“徘徊在生死线上的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闭幕了”,魁北克电影资料馆馆长马塞尔让(Marcel Jean)称它“已是临终前的弥留状态,且还不是一只死后能涅槃的凤凰”。有魁北克人悲愤地在法文《新闻报》网络留言“衰老的洛赛克像地堡里的独裁者一样,固守着电影节,他正使蒙特利尔成为世界电影的笑柄”。多年来人们呼吁电影节求变,洛赛克今次再次反唇相讥称“这不是鱼虾节,电影节其实每年都在变”,他所指的变化,可能是把中国作为救命稻草,在电影节中加入了更多的中国元素。
 


同一主题

  • 中国是加拿大的威胁还是伙伴?

    中国是加拿大的威胁还是伙伴?

    5月2日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发布题为《中国与战略竞争时代》(China and the Age of Strategic Rivalry)的报告后,加拿大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中国交建收购加拿大爱康建筑公司( Aecon ),为此中国大使卢沙野5月29日撰文《中国不是加拿大的威胁》为中国辩护,稍后简氏防务周刊政治事务和国防记者鲁本-约翰逊(Reuben …

  • G7是否走到终点?

    G7是否走到终点?

    2018年6月在魁北克举办的第44届七国峰会,在各会员国和美国关系的恶化中结束,提前离开的特朗普指示其手下不要签署联合公报,并指责东道主加拿大总理杜鲁多“非常不诚实”和“懦弱”。明年G7能否如期在法国举办?是否如法国总统马克龙所说把美国放在一边成为G6,或是如特朗普所愿重新接纳俄国成为G8,或是干脆被G20所替代?

  • 一次心不在焉的首访

    一次心不在焉的首访

    近30年来加拿大经常成为美国总统的首访国,但特朗普特立独行一改惯例,上任一年半后第六次出访才因七国峰会来到加拿大,且未等会议结束便离开,赶赴新加坡准备12日的特金会,那里才是他的外交重点,也是被视为可令他摘取诺贝尔和平奖的地方。

  • 渥太华对北京态度发生重大变化

    渥太华对北京态度发生重大变化

    5月23日,中国交建收购爱康建筑公司(Aecon)案被加拿大政府阻止,成为加拿大近十年来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的第五个外国收购案,但同时也是继去年渥太华连续两度批准中国国企收购加拿大敏感的高科技企业后,首个中国国企收购案被否决,舆论认为这意味着杜鲁多政府正在改变以往拥抱中国战略。

  • 印度对加拿大的锡克之怨

    印度对加拿大的锡克之怨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2月印度之行激起的风波持续在两国关系中震荡,4月16日,他的国安顾问丹尼尔·让(Daniel Jean)在国会作证时缓和了“印度情报机构策划令加拿大难堪”的说法,指因‘信息协调不当导致加拿大政府犯错’,他本人也在5月22日提前退休。但这并未能平息印度人的怨气,他们指责加拿大为锡克人的不满提供空间,在锡克问题上撒枫树糖浆,加剧印度的伤口

  • 北京再捕加籍华人令渥太华再尴尬

    北京再捕加籍华人令渥太华再尴尬

    4月23日中国政府宣布重庆公安以涉嫌为外逃富商郭文贵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的罪名逮捕了加籍华人陈志恒和其双胞胎兄弟陈志煜,这是一年前加籍富商肖建华从香港被中国警察绑架回大陆后,又一加籍华人因北京高层斗争被关押的案例,27日加拿大外交部在回答本台询问时确认两兄弟都是加拿大国籍,加拿大正为他们提供领事服务。

  • 热情和谨慎交杂的加中关系?

    热情和谨慎交杂的加中关系?

    小杜鲁多去年底访华未能开启加中自贸谈判,1月温哥华朝核危机峰会把中国隔离在外,3月特朗普宣布加征钢铝税后配合美国对中国钢铁采取措施,北京对渥太华屡屡感到不爽。小杜鲁多不仅有亲华的父亲,在竞选时更说“一定程度上欣赏中国”,但执政后加中关系为何不平顺。 有专家指热情和谨慎的奇妙组合,令加中关系百年来起伏跌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