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5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5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艺术家毛栗子回忆“星星画会”: 画展曾令老百姓欣喜若狂

作者
艺术家毛栗子回忆“星星画会”: 画展曾令老百姓欣喜若狂
 
星星画会成员1980年展览时合影 @网络图片

1979年9月在北京出现,由艺术家黄锐和马德升等人倡导发起了美术团体“星星画会”,因其特殊的年代、时代背景以及事件的发展过程而成为中国美术上一个绕不过去的重要历史事件。尽管仅持续了两年时间,但为中国当代美术开辟了道路,即是对文革之后人性和自由思想的启蒙,也是艺术家乃至整个社会对自由精神的追求的体现,因此具有多重重要意义。

“星星”这个名字对应被誉为“太阳”的毛泽东,表达的是个人精神和自由的追求,因为每个人都是“星星”,是可以独立存在和发光的个体。

今年是星星画会40周年纪念,回顾40年来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和演变,也可将其视为探讨中国社会和文化发展的一把钥匙,从星星画会到85美术新潮,到89年2月的极具争议的“现代美术大展“,又到九十年代的政治波普、行为艺术和装置艺术,四十年的时间里,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已经在世界艺术市场上占据着举足轻重的重要地位,这些事件和历史进程也都从侧面反映着中国和国际上在经济和社会领域的变迁及发展,令人深思。

参加过第一和第二届星星画会的艺术家毛栗子最近到巴黎举办个展之际,接受了法广专访,他谈到了这段对他本人来说也十分重要的经历和他的创作历程。

法广:四十年过去了,现在还有没有当时参加星星画展时的那种对创作自由的追求的冲动?

毛栗子;其实我对政治不太感兴趣,我当时和别人还不太一样,我当时就希望能够自由展出和画画,我那时候的个人情况也比较特殊,所以我在星星画会一开始的时候也不太活跃。我当时是军人,也是星星画会里唯一一个当兵的,所以还是感到有点压力,因此也用了一个假名,就是现在这个笔名(这是我小时候的外号)。自以为单位不会知道,没想到他们立即就知道了。

当然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政治意识,我对政治很关心,但是一般我不会参与,虽然在文革期间我们也会在一起议论,但我一般不会去行动。

法广:在中国基本上很难逃出政治的圈子......

毛栗子:就星星画展来说,因为不让展出,把作品拿走了,所以马上就会产生对抗,政治就出来了。

法广:当时在部队的工作和画画有关吗?

毛栗子:当兵的工作就是画画,因为我是考进去的。我从小就喜欢画画。我出生于50年,文革开始的时候我刚初中毕业,所以没有赶上上专业院校,但是我从小一直接受的都是正规的训练,小时候还是打下来很好的基础,但后来那些功夫都用不到了。

法广:40年的时间很漫长,但也是转眼一瞬间 。回顾往事,您如何看这段经历?

毛栗子:80年代的时候,四人帮刚刚垮台,而且刚开始改革开放,但是他们遇到星星画展这样的活动也不知道怎么办,北京市政府当时也慌了,不知道该采取何种对策。是镇压?还是让步?他们也没有招了。最后经过商量就让步了,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展览场地。

其实不管政府反映如何,当时在美术馆展出的时候,老百姓可以说是欣喜若狂了!因为他们这么多年都没看到如此自由和规模的艺术了?尤其是80年的第二届,我们得以进入美术馆之后,由于观众人数太多,还多给了我们一个展厅,把画摆得稀一点,也可以让观众更好地看,空间大点,人么可以走得动。

记得当时,美术馆九点开门,队伍已经拍得很长,从美术馆一直排到隆福寺附近,人很多。一直到下午四点停止售票的时候都还有大量的观众在门口排队等着。留言簿上的留言也很让人感动,99%的人都觉得特别好,个别人也有反对意见,但绝大多数都是赞扬的。
 

法广:星星画展还是改变了你的人生轨迹?现在看这段经历会是什么样的心态?
毛栗子:当然了,如果没有星星,也就没有人看到我的那些画,也没有人认识我。但是我没有那么多想法,那就是一段历史,但对我个人来说当然很怀念那段时光,那时候条件很艰苦,但是很热衷画画,我对当时的那组画印象特别深。

第一幅是文革留下的断壁残垣,上面有大标语,还有小孩骂人的话,就是一个红砖墙,我是用超级写实主义的手法画了一面墙,感觉那面墙是从墙上抠下来装在画框里的,特别真实。

第二幅是徘徊,我开始是画了地上的烟头,因为有一次大家没事都坐在那儿抽烟,我就看到水泥地上的烟头的效果非常入画,非常有意思,就开始想画水泥地面,画了两次都很失败就没有坚持下去,没画完就扔在那儿,大概过了一两年了,突然有一天,突然看到一块纤维板,是用刮刀铲过的,当时有林彪的像印在纤维板上,9.13事件以后就把他的像铲掉了,之后就有点凹凸不平,我就想这块纤维板上刷了灰色就会有水泥地的质感,于是就开始动手做,后来觉得效果不错,就把烟头也画上去了。画得非常立体,感觉烟头都可以拿起来似的。有些烟头的火还着者。烟头还着着火这个技术从何而来呢?还是文革期间大家都画主席像,我们也去外头给人画主席像,有时顺便会拿一点颜料,用来自己画风景用。有一次,我们几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一起画一个八米长四米高的大牌子,画得很快,一天时间就画完了,当时我负责画头部,画完以后还有点时间没事干,就看到毛主席手里夹着一根烟,就去画了烟头,觉得很好玩,就把烟头越画越细,旁边的工人就说烟头还着着呢,那次的经验就让我对画烟头产生了兴趣,所以这幅画中烟头在水泥地上也像还有火一样。那时候的创作都要有思想内容,要有内涵,因此,就在画上踩了几个脚印,起了个题目叫“徘徊”。

这张出来之后,又画了两张,除了刚才提到的“文革遗留的一面墙”,第三张是古代的宫墙,红色,剥落了,墙缝里有棵小草。这三幅画后来就被称为“76年三部曲”。第一张是《十年动乱》,第二张是《徘徊》,第三张是《新生》,但是画出来后引起各种谣言,有人说红色的斑驳的宫墙是中国地图,长着小草的地方是台湾……这组画大概就是这么出来的。

法广:79,80年以后,你去做了什么呢 ? 继续从事专业绘画吗?
毛栗子:不是专业绘画,我的工作就和绘画有关,我做的是舞台设计,虽然是用绘画工作,但跟我的创作没有任何关系。80年以后我就基本沿着超级写实的路子走下去了,大概到了86年就和美国一个画廊签了一个合同,定了90年一月份办个展,当时的业余时间就在为这个展览做准备。

法广:您后来也到法国来了一段时间,请讲一下这段经历。
毛栗子:那时候我在中国的身份比较特殊,特别受外国人欢迎,周围很多各国使馆的朋友,当我表示想离开的时候,有五个国家大使馆都要给我办签证,法国还提供资金,因此就来了法国。来的时候是来巴黎美院进修的,报道以后,院长看了我的作品就说不用进修了,过了几天,他就叫我过去说,我被任命为巴黎美院的客座教授,而且不用授课,拥有自己的画室和资金,而且还可以到任何教授的工作室随便参观,跟他们交流。

后来我就 利用客座教授的经费和画室一直在画画,主要就是《墙》的系列。

感谢毛栗子接受法广专访。

 


同一主题

  • 中国/法国/艺术

    艺术家毛栗子巴黎个展:追求绘画过程中的快乐

    想了解更多

  • 特别节目

    马德升谈艾未未与艾未未的艺术

    想了解更多

  • 中国

    中国"乡土电影"在戛纳大放异彩

    周三是影评人周单元闭幕的日子,观众们终于看到了盼望已久的闭幕片《春江水暖》,记得在戛纳电影节开幕之前,资深影评人,该单元的总代表戴松先生曾经向本台称赞说,他作为影评人几十年来从未看到这样的影片。

  • 《护士日记》与《南方车站的聚会》在戛纳相对;六十年之遥竟如天上人间

    《护士日记》与《南方车站的聚会》在戛纳相对;六十年之遥竟如天上人间

    戛纳电影节经典影片单元在播放了田壮壮的影片《盗马贼》之后,周二又播放了五十年代导演淘金的影片《护士日记》,这是中国经典电影修复框架内首部得到修复并在全球范围内放映的影片,负责该片修复工作的上海传媒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唐丽君女士在影片结束之后接受了本台的专访。影片的女主角从上海护士学校毕业之后决定到东北去工作的女护士素华由中国一代影后,著名女演员王丹凤主演,素华响应时代的号召,远离男友,到东北林场工地的诊所就职。她是一位有个性的有勇气的年轻女性,对社会与生活,爱情都充满希望。影片中所描写的中国社会,一个充满希望,充满信任的社会同参赛金棕榈奖的影片所展示的当今的中国社会简直是天渊之别,很难想象这两个完全不同的中国社会之间是否还有可能展开对话。

  • 第72届戛纳电影节电影市场的中国VR影片

    第72届戛纳电影节电影市场的中国VR影片

    今天的戛纳电影节特别节目要向大家介绍的是戛纳电影节电影市场参展的中国的VR电影制作商,VR电影,也就是用360度拍摄给观众于身临其境感觉的虚拟电影是最近几年来电影行业的最新产品,虽然开发时期很短,但却已经引发业内人士的高度关注,威尼斯电影节两年前就把虚拟电影列入竞赛单元,去年共有四十部影片入围,其中还包括五部华语片。那么,VR电影目前在中国以及西方的市场开发状况如何?如何看待它今后的发展前景?

  • 刁亦男就黑色影片选题与方言的选择回记者问

    刁亦男就黑色影片选题与方言的选择回记者问

    按照戛纳电影节的惯例,角逐金棕榈奖的影片在头天放映之后,第二天导演与演员将在记者会大厅回答媒体的提问。周日上午的记者会由于同阿兰德龙的记者会同时举行,所以出席会议的人数大大少于预期,绝大多数都是中文媒体记者。

  • 倪少峰:五四是中国人一百年解不开的心结

    倪少峰:五四是中国人一百年解不开的心结

    在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之际,旅德艺术家倪少峰、朱丹薇和来自中国的艺术家邓怀东在德国南部图宾根大学世界伦理研究所举办名为《面对五四》的作品展,呈现他们对五四运动在文化社会等领域的另一种独特的思考和反思。

  • 从佛光山到巴黎圣母院,促进全球治理变革的精神合力间的相互支持

    从佛光山到巴黎圣母院,促进全球治理变革的精神合力间的相互支持

    2019年4月15日,天主教巴黎圣母院失火,造成木质塔尖倒塌,大教堂严重受损。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佛教界立即做出反应。 4月16日,佛光山住持心保和尚致函梵蒂冈教宗方济各和巴黎总主教及巴黎圣母院院长向他们表达慰问,并提出佛光山愿意通过多种形式对巴黎圣母院的重建贡献力量。4月17日, 佛光山欧洲总住持、 海外巡监院院长满谦法师组织安排法华禅寺监院妙多法师和妙达法师与信众领袖王爱莲为巴黎圣母院诵念佛教“心经”,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