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2月1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2月1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5/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5/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裘小龙:陈超探长用悲剧的眼光看待案件和罪犯

作者
裘小龙:陈超探长用悲剧的眼光看待案件和罪犯
 
裘小龙最新作品法文版封面 @网络图片

旅美作家从2000年英文版的侦探小说《红英之死》成功出版后,十几年来一直是最受欧美读者欢迎的华裔作家之一,他的系列侦探小说中的主角  陈超探长的形象也广为人知。读者也不难发现,在裘小龙的书中,侦探只是形式,中国几十年来的变迁的故事才是实质。可以说,裘小龙的小说是读者了解中国社会的一个非常具有创意性的窗口。

在他的新书法文版《Chine,retiens ton souffle》(中文暂译《中国,屏住呼吸》)在法国出版(Liana Levi 出版社)之际,裘小龙接受了法广的专访。

法广:这本新书通过陈超探长对发生在上海的几起谋杀案的侦破过程,不仅让读者感到空气污染造成的雾霾,也让人深深感到更令人窒息的政治和社会压力造成的更大的阴霾,您在写的过程中有没有感受到这一点?

裘小龙:我在书中也通过主人公的口说过,不仅仅是空气和水的污染,也可以说大家的头脑都在受到污染。

因为在中国,污染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这么多人都在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整个环境,为什么?孔夫子曾讲过“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确有些事情不能做,但现在,只要GDP能上去,什么都可以做,至于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都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内。这是非常令人担心的一个事情。政府喊治理污染也有十几年之久了,但只有在召开APEC这样的大型国际活动时肯定会出现蓝天,从另一个方面也可以看到,他们只要想,也一定能做到,但为什么就不做呢?可以说,现在情况越来越糟。比如,我现在回中国每次都一定会感冒咳嗽,回到美国基本就好了。这的确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空气是人生存所不可缺少的,至少要保证给人呼吸新鲜空气的权利。

法广:从主角陈超探长等人破案的过程中遇到的种种政治阻力,可以清楚的感到除了生态灾难的考虑外,您对中国的社会和政治问题也有相当的关注度。

裘小龙:是的。因为我认为,如果你要探讨一个环境污染的问题,或者破案的过程中,都不可能仅仅关注这个问题,而必须考虑到案子发生,污染产生的社会文化和政治背景,否则就永远得不到答案,但如果要真正这样做的话,就会遇到阻力。我的主人公就会立刻面临这些问题。但你真的能回答这些问题吗?哪怕他知道这些问题,但都是不能见诸于报端的。陈超探长可能必须要瞒着上司行动,否则他将完全无法作为。他有时也会为了做出的妥协感到痛苦,但为了做一小步想做的事,就必须在更大的问题上做出妥协。

所以,我书中的主人公也可以说是一个精神分裂的人物。一方面,他在体制内部,还有一部分人相信他,让他来负责案件调查,但他同时也很清楚,一些矛盾的本身说到底也还是在体制内部,这是他不能碰的,所以他就很痛苦。

法广:诗歌和中国传统文化是您的小说中不可缺少的元素,为什么?

裘小龙:我个人很喜欢诗歌,尽管我的书用英文写,但我希望将中国文化中的一些传统的东西写到书中。比如,中国的经典文学中,比如《红楼梦》都有大量诗歌的成分。我认为这非常好,因为这种方式可以带来一种抒情的强度。虽然小说的叙事不一定要抒情,但是在抒情的时候用一首诗来表达,我认为这是很好的一种做法。

对这个探长来说,我认为还有另一个考虑的层面:因为最初我并没想到要写侦探小说,我的主人公就是一个知识分子,但是后来逐渐演变成侦探小说,进一步演变成系列。我希望主人公在看案子的时候,不仅仅是从警察和公安的角度来看,同时也要有诗人的眼光看待这个悲剧为什么会发生,有时候,这两个角度是矛盾的,作为公安,有些事必须要去做,但是诗人具有同情心,罪犯也会有些不得已的社会原因,犯罪的行为对他个人也是悲剧。

法广:这就是小说作为一种艺术表达形式,需要着眼于对人性的探索,给人性找到一些出路的某种“社会性”价值的体现?

裘小龙:对。我以前看比较传统的侦探小说时注意到,书里的主人公像破案的机器,有些天才,但缺乏人性本质,即没有个人生活的波折,也没有他扮演的不同身份之间的冲突和痛苦。所以,我希望我的小说具有西方侦探小说那样的社会学派的色彩。就是说,要将整个案情放在一个大的社会背景里来看。当然,这个人也被放在特定的社会背景里。

法广:您的第一本小说《红英之死》的内容是对中国过去的回忆和分析,最新的作品关注的是中国当代的社会,十八年过去了,您认为中国社会发生了哪些值得关注的变化或问题?

裘小龙:比如,我的主人公陈超探长,在第一本小说《红英之死》中,他是比较乐观的,他认为中国确实还有很多问题,但中国的改革是朝一个正确的方向走,所以他经常是将自己和体制融为一体,在体制中做事,心态比较乐观,他那时也信心满满,希望可以通过他的努力带来一些变化。但是,在最近的几部小说中,可以感到他越来越悲观,而且自己也常常遇到麻烦。

我在国内的一个朋友也问过我一个问题,说陈探长能够一个接一个地破案,而且破案的过程中还常让上边不高兴,他为什么能连续破案而没有麻烦?我听了以后感到非常震动,因为这个问题无疑是对的。作为小说自然可以进行各种设想和想象,但是在中国的现实中,像他这样的人是会碰到各种各样麻烦的,所以我最近正在写的一本小说中,陈超已经不是探长了 ,只能偷偷摸摸地破案,上边的人已经不能再容忍他这样一个颇具书生气的人了。

他认为应该有正义和法律,但中国的很多现实却并非如此,这也是令他很痛苦的一方面,他甚至后悔当初进入这个行当,违背了作诗人和作家的理想,可是他已经将生命中的大部分投入了进去,难以完全抽身。

下一步如何走?我也没有答案,只能一本本往下写了。

感谢裘小龙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同一主题

  • 百花公主与海南:从巴黎传统中国戏曲节看中国

    百花公主与海南:从巴黎传统中国戏曲节看中国

    第八届巴黎传统中国戏曲节11月26日起在巴黎近郊的马拉科夫71剧院开幕。从琼剧《百花公主》、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到京剧《霸王别姬》,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组织了海南省琼剧院、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大连京剧团等文艺团体的7个戏,在法国3个剧院,推出9场商业演出。

  • 沉默中的力量:艺术家李东陆访谈

    沉默中的力量:艺术家李东陆访谈

    旅居巴黎的八零后的青年艺术家李东陆的架上油画作品表现形式是介于绘画和摄影之间,可以说具有某种写实的色彩,表现的主题十分丰富,包含着残垣断壁的人类创造物,而更多的是冰与火,是山,是水,是树等等这些包围着我们,但又常常遭到忽视的大自然。艺术是艺术家灵魂的表达手段,但对观者来说,艺术又是回归自我内心的一种途径,通过他人之心,看到自己,得到启发。

  • 张井和青年写作群

    张井和青年写作群

    思想在宏观的意义上是世界观、人生观、国家观、地区观、政治观里的框架性的动机和决策指引,但是它的抽象不经过因势利导、因地制宜的形式转化,没有办法在微观的层面被芸芸众生放进各自的生活里,各自的兴趣点里去体悟。没有体悟,就缺乏了启蒙的作用,失去了觉悟的前提。思想传播系统里零件的缺失必然造成形成全球治理变革的集体共识的困难。

  • 从国际跨宗教联谊看佛光山的传承在和平信仰中的角色

    从国际跨宗教联谊看佛光山的传承在和平信仰中的角色

    10月13日,巴黎近郊碧西市联合国跨宗教多元文化区举行了一场以呼吁和平为主题的音乐会。当地佛教团体佛光山法华禅寺的法师团队和信众团队与天主教、新教、印度教、犹太教、 伊斯兰教以及地方政府代表一起,通过文化活动的穿针引线,让音乐表演把不同信仰中的普世价值整合起来,让多种宗教力量与地区民选政治力量在联谊中,把人们的生存环境,无论是人文的,还是经济的,无论是现实的,还是前瞻的,在多层面的视角里分享,希望在不稳定的和不可预见的世界面前,为不安的社会,找到相互支持的慰籍, …

  • 北京版“胡桃夹子”里的中国梦

    北京版“胡桃夹子”里的中国梦

    中国中央芭蕾舞团超越了在艺术经济风险中因缘际会般胜出的乐观,因为在文化产业开拓者必然的脆弱所参与的、所成就的美丽中,他们在文化外交的层面,呈现出有中国特色的芭蕾舞在中国民族形象和民族图腾塑造上的精彩,这种精彩和音乐里柴可夫斯基的春风沉醉一样,让国际间中国文化的信仰者着迷,在着迷中执着,在执着中坚定;为了和平的生活,为了幸福的生活,在文明互鉴中享受信仰。

  • 倪少峰:艺术是通往自由的阶梯

    倪少峰:艺术是通往自由的阶梯

    德国汉堡亚非学院艺术史教师倪少峰先生也是艺术家,策展人,近年来游走在东西方艺术创作和交流领域。他认为艺术可以成为“和平的使者,是文明的屏障,更是通往自由的阶梯”,目前正在汉堡展出的,由他策划的“放生”这个项目可以说正是他的艺术社会性理念的体现,他在接受法广采访时,谈到有关东西方艺术对比以及他自己几年来进行的创作和对艺术的思考,但话题还是从“放生”这个项目展开。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