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12月11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1/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1/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崔保仲访谈:从杰夫·昆斯“郁金香束”事件看欧美当代艺术

作者
崔保仲访谈:从杰夫·昆斯“郁金香束”事件看欧美当代艺术
 
美国艺术家杰夫-昆斯的作品郁金香束 Fuente: Pinterest.

杰夫·昆斯是美国当代最有名,最具市场价值,但同时也是极具争议的艺术家之一。最近,由于他送给巴黎市纪念2015年恐怖袭击遇难者的名为“郁金香束”的作品而多次登上报刊的头版,艺术,文化甚至政界人士都纷纷出面,表达反对的意见和看法。这个礼物已经成为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夫人手中一只烫手的山芋,不知如何处理。

2016年,也就是巴黎系列恐怖袭击后一年,美国驻法大使馆曾宣布,要将杰夫·伦斯的这件象征着希望和两国人民友谊的艺术品免费送给巴黎,巴黎市长还在记者会上公布了“郁金香束”安放在巴黎著名的东京宫前广场上的效果图。目前,作品即将完成,但法国不少艺术界和政界人士联署签名发表公开信,从几个不同的角度,有理有据地反对这个计划的最终实施,法国文化部长也出面要求巴黎市对此计划再进行评估。

“郁金香束”被称为是一个“有毒”的礼物。目前争议的焦点是这件艺术品的艺术价值何在,艺术家免费送给巴黎礼物但同时又施加将其安置在艾菲尔铁塔对岸的东京宫前广场上的条件,背后究竟是何动机等等;但我们或许也可以从这个事件中更看到法国和美国在艺术市场和价值观上的冲突。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动辄千万是否就能具有对应的艺术价值呢?

围绕这个问题,我们专访了策展人、VIA Paris法国当代艺术协会主席崔保仲先生。

崔保仲: 2015年,巴黎的蓬皮杜中心曾举行过杰夫·昆斯的大型个展,我也看过他的其他一些作品,当然最有名的就是"气球狗",市价已经到了五千万美金一只,总共有几个版本,都在大收藏家手里。这次送给巴黎的郁金香花束的材料基本上和气球狗是一致的,还是之前的模式,就是用最好的技术来呈现一个郁金香花束。本身这个作品看起来也不能说差,但是问题是,这样的一个作品放在东京宫和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前的广场上, 位置不太妥当。

既然是向巴黎恐怖袭击的遇难者致敬,但是选的安置地点却是一个艺术圣地,这本身没有逻辑可言。

这件艺术品太有艺术家为自己做广告的嫌疑。即使作品本身不差,但是如果放在那个地方,对周围的建筑来说不够协调,就没有逻辑可言。

法广:杰夫·昆斯是一个极具争议的艺术家,他的个性,行为方式,尤其是毫不掩饰奢侈和浮夸的作品更是让他的一举一动都能够占据头条,对他的作品评论呈两极分化:有人说他是降低艺术价值让消费者迷恋的 “艳俗王子”,他的支持者说他是不断革新当代艺术面貌的"艺术顽童",直指拜金时代的人们欲望深处,解开欲望密码,具有时代的价值。请谈谈你的看法。

崔保仲:杰夫·昆斯 拥有艺术工厂,上百名员工用最高端的技术,通过融资的方式进行创作。比如这次送给巴黎的这个礼物,虽然说是免费的,但实际上还是很贵的,制作费需要350万欧元。花这么多的钱,让一个艺术家安置这样的一个作品!

从本质上讲,当代很多观念艺术,包括昆斯的那些自称最能反映当前时代的作品纯碎就是金融产品,这样做本身也没有错,只是离艺术精神越来越远了。

我的理解是,法国人之所以反对这件作品也和法国传统思想以及他们在这个领域的坚持有一定的逻辑联系。昆斯2015年在蓬皮杜文化中心做展览的时候,也有大批的负面报道和评论。法国人批评精神一贯很强,不会因为一个人有名,或者具有极高的市场价值就跟着吹捧。法国是一个极具批评精神的民族,从启蒙时代就很明显地体现了出来,所以法国有一套很完善的批评系统。

这样一个顶级的艺术家直接把艺术做成用金钱堆砌起来的商品,对当代来说是一个讽刺。

法广:从这个事件中,是否也能看出古老的欧洲大陆和新兴美国市场之间的较量和冲突?

崔保仲:肯定是,因为从中世纪到上世纪四十,五十年代,法国一直是世界艺术的中心,是交易最多也是艺术家最多的地方。但之后随着美国经济能力的提升,美国逐渐占据了艺术市场大部分的份额,目前大部分的艺术交易都是在美国产生的,最大的画廊在纽约。所以 法国现在从经济上来讲,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和美国进行较量,同样级别的艺术家,像法国的皮埃尔·苏拉热(pierre Soulage)的市场价格也只有几十万,几百万欧元,但英国的的大卫·霍克尼 或美国画家赛·托姆布雷的作品基本上售出的价格要比法国艺术家多一个零。

所以,可以说,艺术市场上,法国已经完全没有可能和美国对抗,因为无论美国的经济体或者是艺术体都已经太庞大了,唯一可对抗的就是法国人保持的艺术传统,毕竟在这片土地上出了那么多的大师。从梵高到毕加索和达利等大艺术家和艺术流派都是在法国出现的,所以,法国在艺术精神和艺术批评界的位置还是相当重要的,近代的几个世界顶级的批评家都出自法国,在艺术批评这一点上,至少到目前为止,美国还远远不能与法国相比。

实际上,再好的美国艺术家都要到法国来展览,一定要来蓬皮杜艺术中心做展览之后,才能上升到顶级的位置,杰夫·昆斯也是在蓬皮杜做过展览。所以,法国在艺术批评和艺术精神领域还是占据着制高点。

法广:我们现在观看当代艺术,包括行为艺术和装置艺术时,看到的还是观念艺术的影子……

崔保仲;已经算过时了,观念艺术在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最流行,当时就是纯粹玩观念,不让人看懂,实际上观念艺术跟当时的金融系统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我们知道,像梵高和毕加索这些艺术家,他们的市场要经过几十年才能做起来,但是当代艺术家,不愿意等那么长的时间,觉得太慢了。

那如何很快提高自己的作品的市场价格呢?观念艺术引进后就找到了捷径:有一个观念,就可以随便讲故事,讲很多故事,一个棍子,一个椅子,一张桌子放在博物馆一展出,背后就会有很多故事,直接就可以把艺术家捧上去,价格可以直接翻几百倍,几千倍。这是一种金融做法,观念艺术正好碰上了当时的金融系统和艺术系统碰撞的时候,所以观念艺术就很顺理成章地被选入,被市场推动。

但是现在,大家开始寻求技术回归,反而对纯观念艺术不买账。应该说,之前好的观念艺术不太多,大部分还是挪用,就像杜尚那一个小便池放在那儿展出一样,但是现在如果再这样做,就已经没太多意义了。

法广:有人觉得昆斯的这件作品很美,有人觉得不堪入目,您如何看?

崔保仲:真正的美可能就如康德所讲的是壮美,可以带给人们神圣和崇敬感,但后来,美或不美从来都不是评判艺术的标准。很多艺术家,像培根,甚至梵高的绘画中的人物可能都不好看,但却极具艺术价值。现在的很多网红脸都是一样的,这样是美还是丑呢?昆斯这件作品本身也没有问题,但是他借助向巴黎恐袭遇难者致敬的机会,背后隐藏着很大为自己做广告的动机,那这个事情本身就非常丑陋。所以,再好看的作品,如果背后动机很丑,也是很难称其为美的。

在艺术上,大众可能会比较关注美与丑的问题,认为一个作品是否好看或赏心悦目是标准,让艺术品更具装饰性。但很多博物馆的艺术品,像蓬皮杜艺术中心的作品有很多都不好看。

对于美丑这个问题,我还是想引用于贝尔曼最近一次讲话中所言, 他的这个观点我很认同:他说,当我们看艺术品的时候,当一个艺术家对一件艺术品进行评论的时候,他并不是有多么了解这个艺术品,而是要让这个艺术品进入他的内心,在这个过程中,他会有一个切割,但批评就需要讲出自己的观点,而讲述观点的本身也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过程,是我们每个人面对艺术品的感受过程,这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艺术本身无法定义。

从古代到现在,每个时代对艺术的定义都有变化,昆斯是艺术家吗?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包括现在活跃在艺术界的一些人,有些人自称自己是艺术工作者,只说自己做的是一个工作,已经放弃了艺术家这个称号,艺术家即使很棒,但并不是所有的作品都可以被称为是艺术品,都是好的。

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比如说,巴黎人对艺术实际上是一种生活习惯,看展也是生活习惯,状态非常好,可能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好。艺术是生活的一部分,除了艺术家做作品之外,观众与艺术品的接触,首先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是对自己内心的感悟,是对内心的敞开机会,所以我现在做艺术,接触艺术家和新的作品实际上都是对自己内心的一种打开,对作品好坏自然有评断,但即使作品不好,但这个体验的过程也是内心的打开过程,非常好。

感谢崔保仲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附:法国有关杰夫 ·昆斯作品的讨论综述

1月21号,几十位包括电影导演、艺术家、议员、博物馆馆长、建筑师在内的人士在解放报上发表公开信,向杰夫· 昆斯雕像说"不":他们从象征意义、民主程序、建筑和遗产、艺术、资金和技术等多个层面进行了论证,要求巴黎市政府将接受昆斯作品的计划搁置。

这封公开信中指出,2016年11月21号,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夫人在发布会上介绍时曾经指出,杰夫昆斯送给巴黎的这个礼物将在“最终得到必要的授权和允许”的前提下,才将被安置在东京宫前的广场上。但目前这些前提条件都尚未得到结果,但作品正在德国的一个工厂里进行制作,很快就要进入最后的安装阶段。所以,公开信的签署者要求政府放弃这一计划。

首先,从象征意义的方面看,这件雕塑作品被艺术家本人介绍为“记忆,乐观和修复的象征,让巴黎人能够从经历的可怕的恐袭事件中走出来”,是对2015年11月13号的连环恐袭中受害者的致敬。但是,作品的选择,尤其是它将被安置的位置的选择与恐袭事件造成的悲剧没有任何联系。公开信中认为,选择将雕像安置在东京宫前,对他们来说,是令人震惊的,甚至有机会主义或犬儒主义的嫌疑。

另外,就作品本身而言,如果说真的需要一个具有前所未有重要意义的作品,还要将其放在本身就具有非常重要文化和历史意义的建筑前,为何巴黎市政府没有按照惯例进行招标,也让法国艺术界的人士得以参与其中?如果这样做,至少可以让法国艺术家的创新精神在此领域也得到发挥。

再从建筑和文化遗产领域上说,杰夫·昆斯的这个雕塑高12米,宽8米,厚度为10米,将这样一个作品放在东京宫前,势必会破环与其毗邻的巴黎现在艺术博物馆建筑之间目前尚有的和谐感,从远景上看,也会破环艾菲尔铁塔的美感。

再从艺术价值上分析,杰夫·昆斯曾经是上世纪80年代非常优秀和具有创新意义的艺术家,但现在已经沦为工业,作秀和投机艺术的象征人物,他的艺术作坊和经纪商人都是极其奢侈的跨国集团,如果接受了这个礼物,就是为他们提供一个强烈的能见度和认可,是给他们做广告,而选择东京宫这个非常重要的旅游点,完全不合适。公开信中特别指出,东京宫和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是非常重要的文化机构,尤其重视展出法国本土年轻艺术家的创作力。

从资金来源上看,这个作品将让法国政府,也就是法国纳税人承担高额费用,因为,尽管艺术家将这个作品的”理念“免费赠送出来,但整个作品从制作到安装的费用也至少需要350万欧元,这些钱的确来自赞助者,尤其是法国的赞助者,但是,这些慷慨解囊的人将享受减税优惠,也就是出100欧,政府还给他66欧,所以,最终钱还是由纳税人出了,而并没有征求他们的意见。另外,安装也需要东京宫做前期准备工作,并对其前面的广场地基进行改造以便能承担起这个35吨中的大件雕塑,这样的工程带来的不便将对东京宫造成重要的经济收入短缺。

最后,将这个35吨重的庞然大物安置在东京宫的展厅上方也具有很大的挑战性,从长期看,这个安置是否能保证安全也是一个大问题。

公开性最后说,他们喜欢礼物,但喜欢的是免费,没有附加条件和目的的礼物。

另外,据费加罗报报道,法国文化部长最近也开始关注杰夫·昆斯的礼物造成的争议,要求有关部门对这名艺术家送给巴黎的礼物的安置问题进行进一步的研究。从各个方面看,这个礼物不仅有毒,而且让巴黎市政府陷入困境,成了一颗不小的绊脚石,尽管不能说这个礼物最后将如何安置将会对巴黎现市长伊达尔戈的再次竞选造成压力和负面影响,但如果这个事件处理不当,她最后一意孤行的话,必定也会引起巴黎一些市民的极度反感,而将手中的选票投给别人。

报道称,法国文化部长曾为此事与伊达尔戈共进午餐,伊达尔戈表示,巴黎市政府也向杰夫·昆斯提出了其他几个安置方案,包括离东京宫不远,位于16区帕西(passy)公园和巴黎北部的维莱特公园等方案,但都遭到艺术家的反对,他坚持要让艺术品安置在东京宫前这个特定的地方,否则免谈。

费加罗报指出,从方案的效果图上看,这个巨大的雕塑将位于由美国总统威尔逊和肯尼迪命名的两条林荫大道中间,有与1937年世界博览会举办而修建的东京宫和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建筑竞争之嫌。如果将这个郁金香束安置在前面,这个巨大的雕塑自然就会抢去所有的风头,而遮住背后建筑的所有光辉,对反对这个方案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美国帝国主义艺术”精神的体现。

在巴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郁金香束完全可以不被认为是美国人对巴黎发生恐袭事件的同情之意,而反而是一个笨拙,令人尴尬,有背后谋划和华而不实的礼物。

东京宫的主席Jean de Loisy也从杰夫·昆斯坚持将这个雕像放在东京东前这个举动中看出了别的端倪,他说,东京宫一直致力于法国艺术创造力和非主流的表达方式,而这正是杰夫·昆斯所不能代表的两个象征。他在参观了郁金香束在德国的制造工厂后说,昆斯的确是一个大艺术家,他的作品也极具价值,但这个作品要是放在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前可能更合适。

与此同时,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的馆长是这个计划的捍卫者之一,他实际上也非常希望看到昆斯的作品被放置在其博物馆前,就像昆斯的作品被放在古根海姆博物馆前那样。他认为,昆斯的这个作品是他的杰作之一,会给博物馆所在的区带来活力,也可以提高法国博物馆的能见度。


同一主题

  • 文化艺术

    崔保仲谈“中国留法艺术家百年开拓与交流”展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文化

    视频:杰夫·昆斯赠送巴黎郁金香花束为何惹争议?

    想了解更多

  • 欧洲 展览

    杰夫 昆斯回顾展

    想了解更多

  • 百花公主与海南:从巴黎传统中国戏曲节看中国

    百花公主与海南:从巴黎传统中国戏曲节看中国

    第八届巴黎传统中国戏曲节11月26日起在巴黎近郊的马拉科夫71剧院开幕。从琼剧《百花公主》、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到京剧《霸王别姬》,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组织了海南省琼剧院、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大连京剧团等文艺团体的7个戏,在法国3个剧院,推出9场商业演出。

  • 沉默中的力量:艺术家李东陆访谈

    沉默中的力量:艺术家李东陆访谈

    旅居巴黎的八零后的青年艺术家李东陆的架上油画作品表现形式是介于绘画和摄影之间,可以说具有某种写实的色彩,表现的主题十分丰富,包含着残垣断壁的人类创造物,而更多的是冰与火,是山,是水,是树等等这些包围着我们,但又常常遭到忽视的大自然。艺术是艺术家灵魂的表达手段,但对观者来说,艺术又是回归自我内心的一种途径,通过他人之心,看到自己,得到启发。

  • 张井和青年写作群

    张井和青年写作群

    思想在宏观的意义上是世界观、人生观、国家观、地区观、政治观里的框架性的动机和决策指引,但是它的抽象不经过因势利导、因地制宜的形式转化,没有办法在微观的层面被芸芸众生放进各自的生活里,各自的兴趣点里去体悟。没有体悟,就缺乏了启蒙的作用,失去了觉悟的前提。思想传播系统里零件的缺失必然造成形成全球治理变革的集体共识的困难。

  • 裘小龙:陈超探长用悲剧的眼光看待案件和罪犯

    裘小龙:陈超探长用悲剧的眼光看待案件和罪犯

    旅美作家从2000年英文版的侦探小说《红英之死》成功出版后,十几年来一直是最受欧美读者欢迎的华裔作家之一,他的系列侦探小说中的主角  陈超探长的形象也广为人知。读者也不难发现,在裘小龙的书中,侦探只是形式,中国几十年来的变迁的故事才是实质。可以说,裘小龙的小说是读者了解中国社会的一个非常具有创意性的窗口。

  • 从国际跨宗教联谊看佛光山的传承在和平信仰中的角色

    从国际跨宗教联谊看佛光山的传承在和平信仰中的角色

    10月13日,巴黎近郊碧西市联合国跨宗教多元文化区举行了一场以呼吁和平为主题的音乐会。当地佛教团体佛光山法华禅寺的法师团队和信众团队与天主教、新教、印度教、犹太教、 伊斯兰教以及地方政府代表一起,通过文化活动的穿针引线,让音乐表演把不同信仰中的普世价值整合起来,让多种宗教力量与地区民选政治力量在联谊中,把人们的生存环境,无论是人文的,还是经济的,无论是现实的,还是前瞻的,在多层面的视角里分享,希望在不稳定的和不可预见的世界面前,为不安的社会,找到相互支持的慰籍, …

  • 北京版“胡桃夹子”里的中国梦

    北京版“胡桃夹子”里的中国梦

    中国中央芭蕾舞团超越了在艺术经济风险中因缘际会般胜出的乐观,因为在文化产业开拓者必然的脆弱所参与的、所成就的美丽中,他们在文化外交的层面,呈现出有中国特色的芭蕾舞在中国民族形象和民族图腾塑造上的精彩,这种精彩和音乐里柴可夫斯基的春风沉醉一样,让国际间中国文化的信仰者着迷,在着迷中执着,在执着中坚定;为了和平的生活,为了幸福的生活,在文明互鉴中享受信仰。

  • 倪少峰:艺术是通往自由的阶梯

    倪少峰:艺术是通往自由的阶梯

    德国汉堡亚非学院艺术史教师倪少峰先生也是艺术家,策展人,近年来游走在东西方艺术创作和交流领域。他认为艺术可以成为“和平的使者,是文明的屏障,更是通往自由的阶梯”,目前正在汉堡展出的,由他策划的“放生”这个项目可以说正是他的艺术社会性理念的体现,他在接受法广采访时,谈到有关东西方艺术对比以及他自己几年来进行的创作和对艺术的思考,但话题还是从“放生”这个项目展开。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