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9年3月25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其钢:创作就是按本心诚实地表现

作者
陈其钢:创作就是按本心诚实地表现
 
作曲家陈其钢 Qigang Chen © Wang Hong

春节前的周末,2月9日至11日,音乐之城-巴黎爱乐音乐厅重磅推出“中国周末”特别活动,为观众们带来一场中西合璧,融合戏剧,古典,现代,电影和舞台剧在内的文化盛宴迎接中国新年的到来。
 

旅法的著名作曲家陈其钢先生是中国音乐文化周的主角之一,他的作品将于2月10号在两场音乐会上演出,首先是15点在巴黎音乐城音乐厅为他举办的肖像音乐会《陈其钢肖像》,演奏他的三首室内音乐创作《回忆》、《梦之旅》和《京剧瞬间》,随后19点,将举办与陈其钢对话会,20点30分,在爱乐乐团的演奏大厅里,推出的是交响音乐会上也要上演陈其钢的管弦乐《五行》和大提琴协奏曲《逝去的时光》。

本台有幸采访到陈其钢先生,他谈到这次演出的作品和创作经历,也谈到了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

陈其钢:《陈其钢肖像》音乐会包括三首室内音乐作品。“室内乐”就是指形式比较小,有几件乐器或只有一两件乐器到十几件乐器来演奏的音乐。我的室内乐作品特别少,所以这次他们希望做我的肖像音乐会时,我的可选曲目非常少,所以也很难选,有那次我内心也并不是十分满意,但由于他们的确非常热心来做这件事情,所以也不太好拒绝。

第一首作品是我到法国后,1985年初为长笛和竖琴写的第一首作品《回忆》。所谓回忆就是刚刚离开中国的那种心态,有点思乡,想到过去的生活,同时又是到了法国这个环境,接触了新的音乐写作方法,给我带来一些影响,但是好像还不太成熟。

话虽这么说,但就像每个人对自己的了解一样,我可能还是不太客观,这毕竟是三十多年前的作品,说不成熟,是因为当时刚刚到法国,学习时间还太短。但我当时也已经33岁了,在国内经过了十四年的专业学习,也有在乐团工作的经历,所以也不能完全说不成熟,而是在对新的音乐环境不够了解,对新的音乐手法掌握还不够好的状态下创作的作品。

所以,如果真的要有所展示,通过这个作品我可以看到自己音乐的延续,看到过去 年轻时的样子。

第二首作品叫《梦之旅》,是1987年创作的,有六件乐器,包括长笛、 竖琴、打击乐和弦乐三重奏。之所以叫《梦之旅》,是因为当时在法国先锋乐的环境里,可能觉得自己有些不适应,总想走出去,所以是想表达一种想要逃出去的感觉。《梦之旅》就是想象自己离开这个环境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其实,也可以想象这是在情感生活上离开熟悉的环境去冒险,而冒险本身又是很浪漫的事。

我也觉得现在再来演奏87年谱写的乐曲并不是很满意,所以,为了这场音乐会,2017年的夏天对曲子重新做了一些修改。这首作品是1987年法国广播电台(Radio France) 的委托创作,心态是非常积极和阳光的。

还有一个作品是钢琴作品《京剧瞬间》。是2000年和2004年为钢琴独奏写的。2000年是这首曲子写作和首演的年代,2004年对最初的版本进行了修改。我在《京剧瞬间》里用了两个很有名的京剧过门的旋律:一个是二黄,一个是琴弦,这两个曲调和在一起,始终贯穿着乐曲。同时又把当时学到和感受到的西方不同表达手法混合进去。

《京剧瞬间》也是2000年为梅西安钢琴比赛谱写的作品,是所有参赛的选手必弹的曲子,还为这支曲子设了一个演奏奖。但选手们在比赛中弹过之后,我发现有些东西还不是十分满意,所以就于2004年进行了修订了。所以这次要演奏的是2004年的版本。这也是经常被演奏的曲目。

其实,按照我目前的状态来说,我并不觉得这三首曲子能代表我什么,《京剧瞬间》钢琴这首还好些,另外两首都有我个人认为的瑕疵。但别人听了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

法广:可以说以上的三首室内音乐是陈其钢在一段时间内的心路历程反映。而《逝去的时光》是陈其钢的作品中被人演奏的最多的曲目之一。但可能鲜为人知的是,这首曲目最初收到的并不仅仅是掌声,陈其钢也差点因为这首交响乐而放弃音乐。

陈其钢:《逝去的时光》创作于1995年,首演在1998年。也就是说,这次演出时首演的整整二十年后,《逝去的时光》是为大提琴和管弦乐队写的,当年是马友友演奏大提琴,法国国家交响乐团在香榭丽舍剧院首演。那次首演给我的冲击非常大,这首曲子是我花了心血写作的,现场演奏和音乐家们的反应都非常好,但是法国《世界报》一个专栏音乐评论家很不喜欢,而且撰文给予非常严厉的批评。而我自己当时可能还不够坚强, 甚至还有点嫩,所以,这个批评给我的打击还是很大的。

现在,回过头来看,二十年时间过去了,我可以很轻松地去谈这件事了,但当时我很难面对。实际上,当时这篇评论出来后,也有人劝我是否尝试可以改变一下创作方向,我当时甚至想停下来,不想继续做曲了。但是,二十年后,这首曲子是我的作品中,在全世界最被经常演奏,也是最受欢迎的曲子。时间证明这首曲子是有一定生命力的,有没有生命力不是靠一个人说的。音乐作品的生命力和孩子的生命力是一样的,可能夭折,也可能健康成长,所以,这首曲子并没有因为这篇《世界报》批评的文章而被打下去,完全没有!所以这也是我的人生中非常有意义的一个经历。就是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1998年,当时我47岁,当时心态也没有现在成熟,还有点看不清。男人可能要到60岁才能说成熟了。当时经历的打击让我也对未来所选的道路感到迷惑。

然后,就要说到这场音乐会的第二首曲目《五行》,这就是在《逝去的时光》遭受打击后的第二年,1999年写的。这首曲子可以说是在《逝去的时光》 之后,我的作品被演奏最多的曲目,甚至比《逝去的时光》还要多。一般来说,在严肃的音乐领域,在世的作曲家九成以上的新作品演奏一两次后就不再被演,被遗忘了。可是我的这两首作品,还有另一首《蝶恋花》是常演不衰的曲子。所以这些曲子反过来会给我一些考证,也给我一些支持。也就是说自己的孩子来告诉我他们支持我。

《五行》是在受到批评后的一年,深刻地总结了《逝去的时光》 受到挫折后我的心态和经验,当时我就想说我就要走这条路,我只喜欢这条路,也只能走这条路,没有别的选择。

法广:这是一条什么样的路?

陈其钢:就是按着自己的心,自己的本心去诚实地表现自己想要表现的东西。不要管时髦的,社会公认的一些标准。标准的意思是无效的,所有合乎标准的东西都不是创作,因为创作就是突破标准,做出不一样的东西来。如果我做的事情可能不够先锋,但也并不落后,只是我自己而已。我理解的创新并不是说和别人不一样,而更是完完整整地将自己表现出来,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如果你能够将自己的个性和要说的话完全表现出来的话,是非常不容易的。

如果能说出来就是老大。

法广:进行交响乐创作和电影配乐的创作有什么不同?

陈其钢:唯一的不同是,电影音乐相对通俗。但逻辑也不同,因为电影音乐是在一个固定的框架下创作来配合影像的,而不像管弦乐作品那样是独立存在的。但从写作上说,都是一样的,创作必须认真,真诚,所以在我所有的电影音乐中还是能够很清楚地看到我这个人,我的原则是一样的。这就是为什么这些电影音乐受到很多人喜爱的原因吧。

法广:你在创作过程中面对自己的内心时是什么样的状态?

陈其钢:我是忧郁型的性格,对过去的东西有很多留恋。过去的成功和失败,美和丑的东西,一旦成为过去都会成为非常值得回忆的故事,都变得优美起来,但是所有的优美都一去不复返了,不仅是我们个人的生活经历,也是社会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过去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但当时可能没有注意到,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没有污染,食品也很干净,但是就是没有了,永远找不回来了。当时的文人也那么安静,在田野乡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交通不发达,也没有电话,但他们还是做出了伟大的不可逾越的作品来。并不是说今天不好,这不是绝对的比较,我只是想说过去有很多美好,但都已经过去了,就像《逝去的时光》。

好的都过去了,好的也许还没有来,但我可能永远找不到自己的最好了。

法广:你现在的生活状态如何?

陈其钢:我最近这一两年住在中国南方山区里写作,在浙江丽水市遂昌县的一个小村庄里,这是一个很贫困的山区。我不太想在城市了生活,希望远离巴黎,北京和上海这样的闹市。当地有一个书院(注:躬耕书院),立志于当地的平民教育,针对农民,还有家长到城里打工的留守儿童,他们受教育的条件非常差。

感谢陈其钢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同一主题

  • 法国文艺欣赏

    巴黎爱乐乐团和交响乐团推出“中国周末”迎新春

    想了解更多

  • 文化艺术

    姜丹丹谈中西哲学对人生的思索和探讨

    想了解更多

  • 文化艺术

    刘震云:文学能让生命在时间和空间的交叉点凝固

    想了解更多

  • 谈谈自然主义文学

    谈谈自然主义文学

    自然主义文学产生于法国, 是西方近代文学的重要流派,也是近代文学向现代文学转化的过渡流派,对20世纪的现代主义文学诸思潮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富尔蒂埃尔词典》中,对“自然主义”的解释是:“通过机理法则解释现象,不去寻求天生的原因”。左拉将这一概念引入文学,用以倡导一种追求纯粹的客观性和真实性、从生理学和遗传学角度去理解人的行动的创作理念。体现在文学作品中,自然主义文学力图事无巨细的描绘现实,给人一种实录生活和照相式的印象。现代主义文学追求非理性、无意识的境界其实就是从自然主义处继承而来。自然主义作为连接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的桥梁起到了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在语言上,他们打乱句法的逻辑因素,以肢解的句子、大胆的新词和有意的不符合语法的句子来表达短暂的印象。

  • 旅法华裔作曲家郏国庆的音乐人生

    旅法华裔作曲家郏国庆的音乐人生

    座无虚席的巴黎马德莲教堂,巴黎华人的新年迎春演唱会正在举行,在这个外观形似希腊神殿著名教堂宏伟的圆形穹顶下,身着一袭白裙的女生合唱“西湖三月雨”顿时将中法听众们带入到清幽秀美的江南。该曲的作者,是旅居法国的华人作曲家郏国庆先生,而我们也有幸在当晚的演出之前,专访了这位年逾八旬、仍然笔耕创作活跃的音乐家。

  • 看台中与巴黎在老龄人口文化层面的互动

    看台中与巴黎在老龄人口文化层面的互动

    在老龄社会中,不同地区的社会专门机构如何照顾老人,这不仅仅是一个社会的组织和安排的制度、管理问题,更是反映一个社会和谐程度的文明指标。

  • 杜兰德尔圣剑

    杜兰德尔圣剑

    杜兰德尔圣剑,是中世纪欧洲大陆上的三大圣剑之一,法国中世纪英雄史诗,武功歌的代表作品《罗兰之歌》中主人公圣骑士罗兰的佩剑。罗兰是日耳曼人,也是史上第一位被称作即圣骑士的人。史诗中的罗兰骁勇好战,拥有无可挑剔的美德。

  • 达达主义 : 象炮弹一样焚尸、销魂的艺术

    达达主义 : 象炮弹一样焚尸、销魂的艺术

    达达主义是二十世纪初在欧洲产生的一种资产阶级的文艺流派。1916年,雨果·巴尔、艾米·翰宁斯、特里斯坦·查拉、汉斯·阿尔普、理查德·胡森贝克和苏菲·托伯等流亡苏黎世的艺术家在当地的“伏尔泰酒店”成立了一个文艺活动社团,他们通过讨论艺术话题和演出等方式来表达对战争,以及催生战争的价值观的厌恶。同年10月6日,这个组织正式取名为“达达”。

  • 《搭秋千的人》:导演大雄眼中的中国式父亲

    《搭秋千的人》:导演大雄眼中的中国式父亲

    《搭秋千的人》是导演大雄在拍摄多年纪录片后执导的第一部故事片,之前在法国沃苏勒国际亚洲电影节上首映。这部黑白影片具有非常震撼的视觉效果,讲述的是在中国北方一个自然条件和人文条件都非常艰苦的油田工作了超过三十年的工人刘焕荣(音译)的故事。由于众所周知的中国特殊的电影制度,影片前后被剪辑了二十多次次才过了“关”,最后呈现出来的故事和人物自然稍显单薄,但可让观众感到导演欲言又止的尴尬和困境,一切尽在不言中。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如此,导演还是成功地通过主人公在乡野和城市生活空间的对比反映出当代中国人的生活困境,他特别强调这部影片不是讲故事的,而主要塑造一个人物:一个中国式的父亲。

  • 法国著名诗人勒内·夏尔诗集《愤怒与神秘》中文译者张博访谈

    法国著名诗人勒内·夏尔诗集《愤怒与神秘》中文译者张博访谈

    法国当代诗人伊夫·贝杰莱在他为勒内·夏尔(René Char)《愤怒与神秘》(Fureur et mystère)中译本所作序言开头写道:诗山崩裂了……这被粉碎,切割,散落的壮丽混沌有一个姓名,他叫作勒内·夏尔。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