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7年11月22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11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从血缘与人缘、地缘和法缘的区别看传承 - 谈吴炫三个展

作者
从血缘与人缘、地缘和法缘的区别看传承 - 谈吴炫三个展
 

血缘的纽带在人缘、地缘和法缘面前是有局限的。虽然是母子,但是由于游历欧洲的儿子在阅历和经历上远远超过了母亲,他的作品能够被外面的世界理解和感动,母亲却看不懂,因为母亲没有接触过毕加索的艺术外语。美是正信的,是快乐的。无论是看世界还是看少妻,相信吴炫三一定会把他用艺术上的外国话讲的故事,耐心地、一点一点地解释给象母亲那样的老人们听。长辈们是厚道的,是伟大的,是有理解代沟,理解后世和后辈的胸怀的。

旅居法国的台湾艺术家吴炫三在位于法华禅寺的佛光缘美术馆巴黎馆举办题为“生命力的潜力”的个展。

这次个展相当有意思,作品放在一个佛教美术馆里展出,与释迦牟尼的语境一结合,气韵生动得神采飞扬,别有一番意味,那种深厚让观众设身处地,豁然开朗。

吴炫三的艺术在方法上追随毕加索。这位早年毕业于台湾师大习古典基础写实创作的宜兰青年到西班牙学习毕加索到原始部落采集图腾,用“违规”的透视把这些图腾与自己的爱情和冲动结合起来。和毕加索一样,他也把身边的生活器物变形转化为图腾化的雕塑,一脉相承地表达天马行空里的现代生活。

在题材上,76岁的吴炫三已经到了可以运用他纯熟的毕加索方法来表达毕加索没有可能顾及的内容。比方说,吴炫三捕捉到了世界10% 的人口垄断90% 的财富所导致的社会动荡,他用四年的时间创作了一幅代表作“占领华尔街”。他也可以用毕加索的方法来回顾上个世纪日本侵华时期南京的大屠杀。

如果对一个宜兰人来说,毕加索的创作手段是一门艺术里的外语,那么吴炫三不仅工具性地掌握了这门外语,而且可以用这门外语来表达他的世界观,来履行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发言权。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亚洲人继承了上个世纪欧洲一位伟大的艺术家的方法,同时用这种方法来参与我们这个世纪的世界政治和社会生活。

先从方法上来看问题。吴炫三艺术上对毕加索的传承在他宜兰老家的母亲那里没有办法被理解。吴炫三为母亲画了一幅肖像。母亲说,你怎么把我画得这么丑 ! 吴炫三说,没有啊,我把您画的那么美 , 您都不觉得!

这一个奇妙的文化差异上的逸事在吴炫三展出的佛教的殿堂里讲出来就变得很有法缘的出处。血缘的纽带在人缘、地缘和法缘面前是有局限的。虽然是母子,但是由于游历欧洲的儿子在阅历和经历上远远超过了母亲,他的作品能够被外面的世界理解和感动,母亲却看不懂,因为母亲没有接触过毕加索的艺术外语。

在大千世界,人们说,“血浓于水”,意思是讲,有血缘关系的群体,凝聚力要比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强。吴炫三与母亲的故事告诉我们,其实艺术和文化带给世界的是超越血缘关系的理解和觉悟。佛教中,释迦牟尼曾经是一个王子,他和僧侣们的凝聚力是远远超越了血缘关系的精神力量和觉悟的力量,这种凝聚力在与他有血缘关系的皇室成员那里需要通过很长时间的学习才能理解。不仅是佛教,世界其他主流宗教在这一点上是有共性的。

再从内容上来看究竟。吴炫三虽然在创作的语言上传承了毕加索的衣钵,但是他用这种语言发展了毕加索至少在有生之年照顾不到的题材。毕加索无论有多伟大,自然只能分配给他有限的生命,有限的时代,有限的地域阅历。作为后辈,吴炫三就象玄奘一样,取经之后,将艺术的精妙和自己的社会与文化结合,发扬壮大。与其说这是艺术家在继承上的贡献,其实更是艺术家在开拓性地创造。了解和体会这种创造,恐怕也需要超越 “血浓于水” 的亲情,需要在更加全球性和社会性的多元文化里,由人缘、地缘和法缘来成就。

也从平台上来考察。佛光山的美术馆系统从佛陀纪念馆到世界各地的20几个佛光缘美术馆虽然历史不长,但是在艺术样式和创作手法上,吸收中华文化和世界艺术的精粹,精益求精;在内容上追求与佛光山的宏法思想、和中国大陆的渊源及世界各地本土化、在地化发展紧密结合。

吴炫三的作品虽然母亲或者说家人不一定看得懂,但是熟悉佛陀本怀的佛教界和法国社会是饶有兴致地去体会的。

佛光缘美术馆通过吴炫三的艺术所透露的信息,法华禅寺所在的碧西市的市长Yann Dubosc深有体会。碧西市对宗教问题的理解相当深入,在201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为跨宗教对话城市。碧西市市长不仅熟悉吴炫三的艺术里的毕加索方法,同时也去了解和体会这位来自东方的艺术家的阴与阳的布局和佛教中的无常观,也就是说市长通过熟悉的艺术语言去认识不熟悉的中华文化和佛教思想。正是艺术的兼容并蓄把市长带到了佛像前,去感受中华文化里的思维方式和价值取向。

佛光山和法国市长虽然没有“血浓于水”,但是相互的理解和尊重超越了艺术家与母亲的交流, 这种思想的邂逅是普适的,是有法理根据的,是年轻的,是有魅力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式的自然的发展, 是历史的必然。

这种发展,这种必然,在佛光山如常法师和团队的不懈努力下,在他们与海外巡监院院长满谦法师的密切配合下,让佛光山艺术系统作为一个新晋平台在米兰世界博物馆和美术馆大会上得到广泛尊重。

法国碧西市很重视受国际专业界尊重的美术馆,不仅是为了发展当地的文化生活,更是为了让血缘、肤色、团体以及族群不同的人更和谐地、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吴炫三的个展就是在这种和谐与快乐中与法国观众见面。因为人缘、地缘和法缘带给他的信心,他的展览更加幽默风趣,他的一件雕塑作品是一只漂亮的小狗,小狗脸上有一个美人痣 , 他说,在画小狗脸的时候,太太走进的画室,太太脸上有一颗痣, 所以小狗的脸上也要有一颗。他的艺术不仅可以关怀世界秩序,也可以泄露家长里短的爱情故事,可以用绘画和雕塑给比他小30多岁的太太写“与少妻书”。

美是正信的,是快乐的。无论是看世界还是看少妻,相信吴炫三一定会把他用艺术上的外国话讲的故事,耐心地、一点一点地解释给象母亲那样的老人们听。长辈们是厚道的,是伟大的,是有理解代沟,理解后世和后辈的胸怀的。

佛光山在出版星云大师全集以后,佛光山的传承的问题越来越受到关注。佛陀纪念馆每一天都在自己的网站上引述星云大师过去说过的话,比方说,今天9月5日,网站上刊载“衣钵相传,传承信物,逆向思考”这样的警句,之前几天网站也引述星云大师的话说:“上等人,经得起千锤百炼”。分析在佛光山的平台展示的吴炫三的艺术和创作者的血缘至亲区别于人缘、地缘和法缘所引领的外面的世界的不同理解,也是从艺术展览的角度研究和考察星云大师传承时刻佛馆引述的这些语录的背景。

点击收听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安东尼·林祖强访谈吴铉三,满谦法师和如常法师:

藝術家吳鉉三訪談

滿謙法師訪談

如常法師訪談

  • 比尔·维奥拉的艺术线索

    比尔·维奥拉的艺术线索

    艺术家比尔·维奥拉在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回顾展将于11月9日落下帷幕。比尔·维奥拉的创作在形式上很突出的地方就在于他用古典写实绘画的审美来创作影像,用会动的三维影像来模仿平面绘画的画面。阿南达∙库马拉斯瓦米的书《艺术中自然的形态变化》里面的观点对比尔·维奥拉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库马拉斯瓦米认为,所有的艺术再现的是非视觉的东西。策展人洛佩兹说,这次展览的目的是回顾比尔·维奥拉的创作生涯。比尔·维奥拉谈的是生命的轮回。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结合策展人洛佩兹的话和过去比尔·维奥拉在各种场合的访谈片断,尝试找到比尔·维奥拉的一些艺术线索。

  • 创新 : 风情万种的法国视角邂逅问题主导的中国选择

    创新 : 风情万种的法国视角邂逅问题主导的中国选择

    法国人的创新观扎根法兰西文化,天马行空。当中国的政治创新成为世界观察和议论的焦点时,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为法国人提供了舞台,请他们以自身的文化特点来尝试与当代中国政治文化的兼容并蓄,来解读和介绍中国的创新思想。

  • 在乱世中发掘美好

    在乱世中发掘美好

    宁岱在文学上的精到将作品里的社会意义升华到了一个可以让世界读者在享受中思考发生在中国,却在不同的国家、年代和背景里轮回的普世议题:怎么样在乱世里发掘人性的美,找到活下去的意义。小说《托管班》让我们在这种关切里走进二十世纪70年代的中国,也让我们期待观察电影《县委书记谷文昌》中50年代60年代的中国。在高超的艺术造诣里,从中国的场景出发,讨论世界性的议题,这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启发。在21世纪全球性财富垄断造成的乱世里,我们可以从中国文艺作品中找到一些依据,摸索到一些借鉴,从而更深刻地理解在不同地区、不同文化里天各一方的大家各自的处境。

  • 孙靖林在巴黎的画展《耕》中的境界

    孙靖林在巴黎的画展《耕》中的境界

    位于巴黎圣日耳曼区的liusa wang画廊最近为中国艺术家孙靖林最近在里举办了一个小型展览“耕”,年轻的艺术家用清冷旧色在木板上勾勒出的日常场景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肃穆和仪式感。

  • 崔保仲谈“中国留法艺术家百年开拓与交流”展

    崔保仲谈“中国留法艺术家百年开拓与交流”展

    法国作为艺术之都一直吸引着全世界的艺术青年,法国和中国之间的艺术交流曾经也造就着一批又一批优秀艺术家。从上世纪第一批留法的中国艺术家至今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从带有政治色彩,以“报国图强”为目的的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和潘玉良等艺术家,到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在上一代的教育中已经对西方艺术有深刻理解,到法国进修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程抱一等在法国取得巨大的成就艺术家,再进一步跨越到今天,70或80后的中国留法艺术家各自呈现出时代的风采。

  • 谈二十世纪50-80年代中国钧瓷的价值

    谈二十世纪50-80年代中国钧瓷的价值

    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上警告世界百分之一的人口控制百分之九十九的财富会对世界稳定造成威胁时,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的共和国钧瓷展告诉人们:那么难得的,专属性、象征性那么强的帝王将相们享受的好东西,在政治智慧的运筹帷幄下,能够批量生产,不仅让老百姓分享审美,也让老百姓分享更人道、更合理、更安全的财富分配的和平理念。在世界各地社会的中坚力量、年轻人的生活成本越来越高,社会分工受到严重威胁的金融吸金游戏至上的时代,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的这次展览不正是端端正正地用文化艺术来回应国际上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贼喊捉贼的民粹弄臣吗 …

  • 画家吴可的丹青诗意在巴黎

    画家吴可的丹青诗意在巴黎

    金秋九月,来自上海的艺术家吴可刚刚在金秋的九月在巴黎的国家工业宫里成功举行了个展“丹青中的诗意”,展出的是30多幅以山水为主题的水墨作品。提到山水画,往往就会让人好奇艺术家如何突破宋元山水手法,又如何进行创新的问题,加入当代成分的话题,也是观众在看展时进行的思索。艺术家在熟练掌握了传统中国画的表现技巧后,又要力求摆脱“匠气”,每天面对纸墨,自然也会面如何将内心的感受用自己的手法表现出来等等是难题,当然,这个过程和探索都是艺术魅力所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