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1月19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国学者指黄背心群体摇摆于民族与社会革命之间

作者
法国学者指黄背心群体摇摆于民族与社会革命之间
 
法国黄背心群体示威抗议 20185年12月8日卡昂 CHARLY TRIBALLEAU / AFP

法国“黄背心”示威活动如火如荼展开已连续4个周六之际,对于历史学家布鲁格来说,黄背心运动混杂着社会诉求与民族诉求。这种诉求地带的模糊不清对于试图掌控重大事件的那些极端分子,可说创造了机会空间,这是法国世界报的报导。

法国历史学家斯勒凡•布鲁格(Sylvain Boulouque) 专门研究共产主义、无政府主义、工会主义及极左派主义。他也是《极左派:关联、地点及斗争(2012-2017)人类事务》一书的作者 。

布鲁格对世界报指出他对黄背心的看法是,首先注意到此次有很多的预防性逮捕案例。根据初步信息,被逮捕的很多是极端主义分子。他说,这些活动分子打算做什么?我不敢肯定。但从警方从他们身上搜出来的东西,如铅球、铁球及小硬球等各种钝器,我们从警方公布的相片所看到的东西,可以相信他们是打算打架滋事的。

这个黄背心运动在无意中让自己成了一个自主行动团体。而一些比较熟悉如何与警察交锋的活动人士,就不会犯下这种错误。因为无论是极左派或极右派,他们都知道在示威的这天是不该随身携带这类的器具,因可能会被逮捕。他们一般会小心预备,例如事先把这些东西藏好,到必要时才拿出来对付警察。

12月1日他们在凯旋门上喷漆涂鸦的第一行字是“黄背心将胜利”,这也是他们成了自主团体的指标。

他们缺乏事先预备工作,这点也确认了我们面对着一个人群集结运动,而他们一般都是第一次出来的活动人士,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社会及政治活动经验,也正是如此,很难清楚去界定后续追随的目标。黄背心行动,一直存在有两股潮流,一个是带着传统的诉求,另一个则带着民族诉求,而这两个东西经常交织在一起。的确,在12月8日,同样也是在香街圆盘地点被逮捕的那些人当中,某些人要求的是政府恢复征收巨富税,或是要求普遍调高薪资,而另一群人则反对给予外国人医疗补助,或反对马拉喀什( Marrakech) 的移民协议。这个运动所采取的方向因此无法界定,而那些极端分子则趁机动员掌控整个示威运动。

这名历史学家还说,我们正面对一个大规模的实验室,这些黄背心”摇摆于民族革命与社会革命诉求之间。目前,在征求舆论意见后,前一个选择正带动着他们。

那么,那些极端分子如何试图影响这项动员所取得的意义呢?

布鲁格说,右翼极端分子显然希望取得主导权。我们看地区范围内,可以发现极右派政党(RN)的活动分子在不同的封锁地点操作活动。他们在不同地方宣传鼓动,这项动员同样也在网络上展开。

而极左派也同样有这种野心。他们试图吹起社会运动诉求,来替这个运动作政治定调,例如要求提高最低薪资,并煽动群众放弃反税制。

最后我们来看,对于他们双方,最困难的界线,当然就是参与和警察的冲突。如果说12月8日在巴黎,我们看到冲突少了些,是因为这两股势力大部分是分开的,(一个在圣拉萨,另一个在香榭丽舍),与第一次示威相比,此次他们的活动扩散到了外省的波尔多及图卢兹,这样部分解释了骚动的严重性。

布鲁格说,这也是有史以来,他第一次看到法国的极右派与极左派并肩行动。要知道过去,某些极左派团体是拒绝参加这项行动的,就是为了避免与极右派的靠拢。但是黄背心存在不同流派导致更大的混乱。这种混合质变当然是因为极端派黄背心的出现。在现场总是出现同样的剧情发展:示威活动一开始,先是极右派开始挑衅,他们点燃火堆,然后下午轮到极左派到现场,与警方冲突。接着,轮到那些打砸抢分子登场。然后,在这些人当中,就是黄背心示威者活跃地参与这些混乱。

布鲁格还说,以前,极左派是反法西斯主义者,现在比较不计较这个因素了。新一代的极左派已经认为是活在法西斯原型的国家下。因此现今,其终极目标就是推翻政权。这个现象在第二次示威投票时已可观察到了,当时有部分示威者撑起的示威布条上面写的是:“不要国家、不要老板、不要勒庞、不要马克龙”。


同一主题

  • 法国

    马克龙吁勒紧裤带平息黄背心愤怒遭打脸 本星期六抗议或卷土重来

    想了解更多

  • 法国/俄罗斯

    克里姆林宫否认煽动法国“黄背心”抗议活动

    想了解更多

  • 要闻分析

    马克龙如何让发烧的黄背心运动降温

    想了解更多

  • 法国业者告诫勿视短租公寓为主收入来源

    法国业者告诫勿视短租公寓为主收入来源

    风行全球的“短租公寓(Airbnb)”,让许多想增加收入的的法国民众特别感兴趣,也蜂拥想当所谓的“包租婆”或“包租公”。实际情况可能并不如他们所想象的。

  • 勒萨日笔下的人生百态

    勒萨日笔下的人生百态

    在18世纪前期,勒萨日是法国最有名的现实主义小说家、戏剧家,法国写实作家的先驱。从1712年到1735年,勒萨日为圣日耳曼集市上的剧院写了一百多出小型喜剧。当时的文人大多投靠权贵,以期获得庇护或谋得某种现实的利益,勒萨日倔强的性情决定了他是不屑于与达官贵人周旋的。没有了依附关系,勒萨日作品的讽刺锋芒更见锐利。他创作了大量的戏剧和小说。其中比较成功的作品是五幕讽刺喜剧《杜卡莱先生》、小说《瘸腿魔鬼》和《吉尔•布拉斯》。

  • 法国一中东基督徒族群以耶稣在世所用语言共度圣诞节

    法国一中东基督徒族群以耶稣在世所用语言共度圣诞节

    在法国,有一群人在圣诞节庆祝活动时,说的是耶稣基督在人间是所用的语言---亚兰语(或称阿拉姆语) 。这群人在20世纪的悲剧中,从他们生活已久的土耳其村庄逃出来。他们抵达法国后,保持彼此团结、生活在一起。这些人就是我们在巴黎北方瓦兹谷省可看到的已在那里生根、发芽的一群特别中东基督信徒。

  • 圣诞节将至 黄马甲行动考验法国政府

    圣诞节将至 黄马甲行动考验法国政府

    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是法国2018年的圣诞节了。12月15日法国黄马甲连续抗议行动,参加示威游行的一些黄马甲在巴黎豪华街区示威,打砸如迪奥等名牌商店,让等待圣诞节新年创作高收益法国商家担忧。黄马甲抗议行动浪潮展示了法国人的不满,也反映了法国中产阶级的某种困境,如何走出僵局,找到解决办法,正在考验着法国马克龙政府。

  • 巴黎凯旋门文物被砸 其共和国象征遭起底

    巴黎凯旋门文物被砸 其共和国象征遭起底

    12月1日的周六,法国“黄背心( des Gilets jaunes) ”团体在首都巴黎著名的观光景点凯旋门大规模抗议示威之际,一些打砸抢分子趁机强攻、占据并破坏凯旋门历史文物,随即遭到总统马克龙及各政治人物痛斥:竟然攻击法国共和国象征性的历史建筑文物。这又推助一波开始回溯探究:这个现今具法国历史性象征意义的建筑古迹凯旋门,究竟是否真是一个具代表共和国精神的历史文物?

  • 勃艮第伯恩救济院的葡萄酒慈善拍卖会

    勃艮第伯恩救济院的葡萄酒慈善拍卖会

    每年的十一月份是法国葡萄酒行业最热闹的月份。喜爱葡萄酒的朋友可能都知道每年十一月份的第三个星期四是法国里昂地区葡萄酒庄制作的新酒的博若莱新酒(Beaujolais Nouveau)上市的日子,法国各地的酒店都在橱窗上贴着博若莱新酒到了的广告牌子招揽顾客,顾客一般可以免费品尝。博若莱新酒凭借他特殊的酿制方法可以在几个月内酿制出颜色鲜亮,口感丰满的葡萄酒。不过,如果说博若莱新酒在日本以及美国等地受到消费者厚爱的话,在法国本土却往往远不是法国人的最爱。对品酒师来说,这种葡萄酒缺乏架构,不能久藏。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