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6月2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6/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6/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国学者指黄背心群体摇摆于民族与社会革命之间

作者
法国学者指黄背心群体摇摆于民族与社会革命之间 法国黄背心群体示威抗议 20185年12月8日卡昂 CHARLY TRIBALLEAU / AFP

法国“黄背心”示威活动如火如荼展开已连续4个周六之际,对于历史学家布鲁格来说,黄背心运动混杂着社会诉求与民族诉求。这种诉求地带的模糊不清对于试图掌控重大事件的那些极端分子,可说创造了机会空间,这是法国世界报的报导。

法国历史学家斯勒凡•布鲁格(Sylvain Boulouque) 专门研究共产主义、无政府主义、工会主义及极左派主义。他也是《极左派:关联、地点及斗争(2012-2017)人类事务》一书的作者 。

布鲁格对世界报指出他对黄背心的看法是,首先注意到此次有很多的预防性逮捕案例。根据初步信息,被逮捕的很多是极端主义分子。他说,这些活动分子打算做什么?我不敢肯定。但从警方从他们身上搜出来的东西,如铅球、铁球及小硬球等各种钝器,我们从警方公布的相片所看到的东西,可以相信他们是打算打架滋事的。

这个黄背心运动在无意中让自己成了一个自主行动团体。而一些比较熟悉如何与警察交锋的活动人士,就不会犯下这种错误。因为无论是极左派或极右派,他们都知道在示威的这天是不该随身携带这类的器具,因可能会被逮捕。他们一般会小心预备,例如事先把这些东西藏好,到必要时才拿出来对付警察。

12月1日他们在凯旋门上喷漆涂鸦的第一行字是“黄背心将胜利”,这也是他们成了自主团体的指标。

他们缺乏事先预备工作,这点也确认了我们面对着一个人群集结运动,而他们一般都是第一次出来的活动人士,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社会及政治活动经验,也正是如此,很难清楚去界定后续追随的目标。黄背心行动,一直存在有两股潮流,一个是带着传统的诉求,另一个则带着民族诉求,而这两个东西经常交织在一起。的确,在12月8日,同样也是在香街圆盘地点被逮捕的那些人当中,某些人要求的是政府恢复征收巨富税,或是要求普遍调高薪资,而另一群人则反对给予外国人医疗补助,或反对马拉喀什( Marrakech) 的移民协议。这个运动所采取的方向因此无法界定,而那些极端分子则趁机动员掌控整个示威运动。

这名历史学家还说,我们正面对一个大规模的实验室,这些黄背心”摇摆于民族革命与社会革命诉求之间。目前,在征求舆论意见后,前一个选择正带动着他们。

那么,那些极端分子如何试图影响这项动员所取得的意义呢?

布鲁格说,右翼极端分子显然希望取得主导权。我们看地区范围内,可以发现极右派政党(RN)的活动分子在不同的封锁地点操作活动。他们在不同地方宣传鼓动,这项动员同样也在网络上展开。

而极左派也同样有这种野心。他们试图吹起社会运动诉求,来替这个运动作政治定调,例如要求提高最低薪资,并煽动群众放弃反税制。

最后我们来看,对于他们双方,最困难的界线,当然就是参与和警察的冲突。如果说12月8日在巴黎,我们看到冲突少了些,是因为这两股势力大部分是分开的,(一个在圣拉萨,另一个在香榭丽舍),与第一次示威相比,此次他们的活动扩散到了外省的波尔多及图卢兹,这样部分解释了骚动的严重性。

布鲁格说,这也是有史以来,他第一次看到法国的极右派与极左派并肩行动。要知道过去,某些极左派团体是拒绝参加这项行动的,就是为了避免与极右派的靠拢。但是黄背心存在不同流派导致更大的混乱。这种混合质变当然是因为极端派黄背心的出现。在现场总是出现同样的剧情发展:示威活动一开始,先是极右派开始挑衅,他们点燃火堆,然后下午轮到极左派到现场,与警方冲突。接着,轮到那些打砸抢分子登场。然后,在这些人当中,就是黄背心示威者活跃地参与这些混乱。

布鲁格还说,以前,极左派是反法西斯主义者,现在比较不计较这个因素了。新一代的极左派已经认为是活在法西斯原型的国家下。因此现今,其终极目标就是推翻政权。这个现象在第二次示威投票时已可观察到了,当时有部分示威者撑起的示威布条上面写的是:“不要国家、不要老板、不要勒庞、不要马克龙”。


同一主题

  • 法国

    马克龙吁勒紧裤带平息黄背心愤怒遭打脸 本星期六抗议或卷土重来

    想了解更多

  • 法国/俄罗斯

    克里姆林宫否认煽动法国“黄背心”抗议活动

    想了解更多

  • 要闻分析

    马克龙如何让发烧的黄背心运动降温

    想了解更多

  • 法国遭热浪压境 当局严阵因应少见的六月酷暑

    法国遭热浪压境 当局严阵因应少见的六月酷暑

    法国政府对于6月24日周一开始的酷暑天,严阵以待;它可说是法国前所未见的六月酷暑。气象预报,本周气候炙热、窒闷,从中央到地方各政府机关,都采取紧急措施。

  • 法国最神秘情报机构DRSD敞开大门征才

    法国最神秘情报机构DRSD敞开大门征才

    位于巴黎南方巨大的旺夫(Vanves)古城门后面的“法国国防情资暨安全局(DRSD)”,这也是一个技术变革发达的法国情报机构。它现在不再隐藏幕后,而是向记者开放,并公开征才。

  • 巴黎仗剑在手 规范电动滑板车

    巴黎仗剑在手 规范电动滑板车

    近来,在巴黎的大街小巷上,共享付费电动滑板车横七竖八地随处停放,滑滑板车的人站在车上快速前行、与风共舞的景象随处可见。对此,巴黎人已经忍无可忍了。面对这种新型交通工具造成的交通混乱和人身小伤痛,巴黎市政厅制定了一系列禁令,并准备依靠出租电动滑板车的经营者来进行管理规范。

  • 欧洲议会选举“溃败” 法共和党主席辞职 政府“招降”该党市长围堵勒庞

    欧洲议会选举“溃败” 法共和党主席辞职 政府“招降”该党市长围堵勒庞

    法国右翼政党共和党在5月26日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中遭受重挫后,面对党内压力,党主席洛朗·沃基耶(Laurent Wauquiez)于6月2日宣布辞职。他在2017年接掌共和党,而他的保守路线一直以来也备受非议。

  • 法国2019欧洲选举民调何以未能更准确预测结果

    法国2019欧洲选举民调何以未能更准确预测结果

    法国5月26日周日举行欧洲选举投票结果,除了马克龙的共和前进党(LREM)与玛琳娜·勒庞的“国民联盟” (RN)两大胜利政党的得票率之后,数个重要政党选举人名单的获票率却与投票前几天的民调预测落差很大;民调公司因此也遭到非议。

  • 从图坦卡蒙特展谈法国埃及学研究前沿

    从图坦卡蒙特展谈法国埃及学研究前沿

    古埃及少年法老图坦卡蒙(Toutankhamon)巡回展从3月23日起在巴黎拉维莱特(La Villette)艺术中心拉开帷幕,据埃及当局表示,今次巡回展的150件珍品中超过50件展品是首次在海外展出,将为吉萨大埃及博物馆明年开幕造势。

  • 巴黎PSG足球队粉丝因其莫名颓势败给雷恩队怒火掀锅

    巴黎PSG足球队粉丝因其莫名颓势败给雷恩队怒火掀锅

    巴黎圣日耳曼职业足球队(PSG)的死忠支持者对于4月27日周六在巴黎体育场举行的法国足球杯总决赛中,该队意外且士气颓废地输球,终于按耐不住他们的愤怒了。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