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2月1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5/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5/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法专家谈中国的垃圾处理

作者
中法专家谈中国的垃圾处理
 
广东肇庆高要区反建垃圾焚化厂的群体抗议2016年7月3日

在里昂举行的第二届法中论坛上,中法在垃圾处理领域的合作是论坛的一大重点内容,中法双方在垃圾处理领域的专家以及实业人员参加了相关的讨论会。那么,中法在上述领域的合作进展如何?垃圾处理涉及到国家经济发展,受政府决策方向的直接影响,中国的政治体制是否可以允许政府在上述领域做出大刀阔斧的决定?怎么样处理垃圾对环境最有益,是分类?是焚烧?在不可能一步做到零垃圾的背景下,如何才能够减少垃圾的产生?我们请参加讨论会的专家,企业负责人谈谈他们对上述问题的看法。

里昂应用科学学院(INSA Lyon)在垃圾处理领域在法国占据领先地位,该校科技交流项目负责人雅克·梅羽(Jacques Méhu)先生与中国合作多年。

法广: 首先请您向介绍一下里昂应用科学学院与中国高校的合作。

Jacques Méhu: 我们与中国大学的合作主要分为两个部分:首先是与上海同济大学的合作,合作的项目是如何将垃圾转变成建筑材料,同济大学在这方面有一个全球知名的专家,目前我们在法国与中国都有试点。另一个合作项目是与北京的清华大学,我们主要研究的是城市垃圾处理,以及如何将垃圾转化成新的能源,或者是将有机垃圾变成沼气,或者是将其燃烧转变气体将垃圾转化成为一种新的能源。

法广: 您如何评论中国在经济与环境领域的发展?

Jacques Méhu: 我从十多年前开始去中国,我对中国的变化感到十分惊讶,中国在科学研究以及科技应用上进展飞速,中国的某些技术设备甚至超过欧洲,中国政府的决策意愿也远远超过法国。就北京的空气污染而言,我们确实在几年的时间内就能够感觉到明显的变化,我们对空气严重污染难以呼吁的北京都有过切身的感受,但是,我们也看到,当中国政府决定所有的机动车都必须是电车之后,北京的空气就出现了质的改善。但是,使我感到惊讶的是一方面中国的科技正在飞速的发展,但是,另一方面,中国的许多地方都与此脱节,我曾经参观过中国内地的许多地区,给人感觉被完全抛弃。所以,中国的问题是各地发展的速度各不相同。

确实,同西方民主体制不同的是,中国政治体制允许中国政府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影响民生的重大决策。西方政府任何禁止使用塑料口袋,一次性塑料用品等法令都必须通过国会的表决,而表决的过程往往并不是一帆风顺,而且即使表决通过之后,还必须关注民众的反应,法国近期有关燃油税的社会风潮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然而,中国的政治体制却截然不同,既然如此,中国政府为何迟迟不做出禁止使用塑料口袋等类似的决定?

我们来听听中国国内垃圾处理行业专家的观点。来自江苏省常州维尔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张进峰副总经理从事垃圾处理多年。

法广: 首先能否请您介绍一下中国垃圾处理的现状。

张进峰: 中国的垃圾处理模式我认为更多参考的是德国,特别是从2008年开始,中国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垃圾分类,以前也进行过垃圾分类,但是,由于分类之后并没有分类处理,导致居民在失望之余停止分类。中国现在有46个试点城市,政府要求快速分类处理垃圾。所以给我们公司带来巨大的商机。我们在上海就有一大500吨生活垃圾的处理项目。将有机的垃圾转变成沼气,将其他垃圾转变成新能源。

法广:请允许我提一个带有挑衅性的问题,从事垃圾处理的人是否希望垃圾越多越好?其实现在欧洲许多家庭都开始在家里处理有机垃圾,在家里堆肥,成为家中植物,菜园子的肥料。大家都尽最大可能在家里处理垃圾。

张进峰: 垃圾问题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除了技术之外,还涉及民众的生活方式,政府的法规。理想的角度来看,最好是垃圾从哪里来,回到那里去。在欧洲现在已经堆肥成风,但是,在中国就不一样,尤其是在中国的大城市,根本没有有花园的住房,所以,在家中堆肥是不可能的。有机垃圾体制大,价值低,很难通过经济手段来处理。所以,它就取决于很多技术与经济因素。

法广:现在有许多欧洲国家都禁止使用塑料口袋,塑料餐具,有非洲国家现在也开始禁止使用塑料袋。在您看来,中国政府何时也会推出类似的政策?

张进峰:塑料包装确实是一大威胁,这方面,欧洲是走在最前列的。无论是在垃圾分类上还是在限制使用塑料产品上。中国政府也做出了一定的努力,但是,效果不太明显。

法广:中国的体制允许政府可以在环境领域可以做出大刀阔斧的决定,北京为什么不立即决定说禁止使用塑料口袋?

张进峰:这个很难做到,因为中国有许多地区仍然十分贫困,老百姓不愿意购买更加昂贵的口袋。

事实上,几十年前中国人去市场购物仅仅使用竹篮子,塑料袋并不是必不可少的用品。尤其是,塑料这一原材料完全可以被别的可以在自然中分解的有机的原材料所取代。

来自台湾的新创企业钜田友善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黄千锺执行长就为论坛带来了新的希望,他们新推出的技术可以通过农业垃圾中提炼出取代塑胶的新材料。

法广:能否请您介绍一下你们研发的新技术?

黄千锺:我们使用农业废弃物来制成环保材料来减少塑料污染。我们是一家新创企业,目前仅有十多个人。因为我们看到全世界的海洋如何受到塑料的污染。所以,我们决定用最简单的制造方式来研制出可以取代塑料的新材料。我们将技术提供给目前的塑胶厂商,我们提倡的是共享经济的概念,因为现在许多塑胶企业的订单不多,企业效益不好,我们将企业提供给他们,他们可以继续生产,保护就业。我们可以利用全世界各地不同的农业废弃物来生产原材料,每一个农产品的特性都不同,所以,我们必须因地制宜,开发适合当地的原材料。

  • 法国加大发展再生能源力度

    法国加大发展再生能源力度

    法国总统马克龙于11月27日周二宣布法国“能源发展多年计划”,即在2028年法国对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投资将达到70亿到80亿欧元,降低法国石油和化石能源的依靠。同时法国将成立“气候最高委员会”加大对环境保护的力度。

  • 梁子:保护环境的莨绸时装设计师

    梁子:保护环境的莨绸时装设计师

    中国时装设计师梁子善用中国特有的莨绸设计时装,20多年来梁子特有的设计风格逐渐成熟,她继续用莨绸这种制作生产过程中零污染,穿在身上舒适有益健康的时装材料。梁子和她的团队在中国广东设立保护莨绸工艺制作中心,还与包括法国巴黎的时装设计学校等国际社团交流如何保护使用薯莨这种制作莨绸特有植物及其工艺。请听法广专访设计师梁子。

  • 从重庆市万州区公交车坠江事故看三峡水库泥沙淤积问题

    从重庆市万州区公交车坠江事故看三峡水库泥沙淤积问题

    2018年10月28日万州一辆公交车突然越过中心线,与一辆相向正常行驶的红色小轿车相撞,然后冲破万州长江二桥的护栏,坠入长江三峡水库,在网络上引起热烈的讨论。绝大多数中国网民都义愤填膺地痛斥蛮横殴打司机导致公车坠江的女乘客,也有网民悲观地将坠江的公车当作是当今中国社会的缩影。但却很少有人注意到公车坠江的打捞过程中暴露出来的一大重大的隐患,那就是三峡水库的泥沙淤积问题。

  • 气候变迁和登山客猛增威胁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

    气候变迁和登山客猛增威胁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

    攀登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的圣母峰成为近10年最流行的商业活动,但是游客漠视环境保护,随地扔垃圾,让世界第一峰成为垃圾场。另外,喜马拉雅山的特产,贵过黄金的冬虫夏草不断减少,也标志着随着气候变迁威胁珠穆朗玛峰的环境。

  • 避免气候灾难 联合国气候专门委员会专家呼吁采取紧急行动

    避免气候灾难 联合国气候专门委员会专家呼吁采取紧急行动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Giec)周一10月8日在公布的一份400页报告中呼吁各国政府采取前所未有措施,在2030年前控制气温升高1.5度。联合国气候专门委员会专家呼吁各国政府努力,为避免进一步的气候灾难行动起来。另外,在10月8日同一天,瑞典皇家科学院把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两位美国经济学家,以表彰他们将气候变化与技术创新纳入宏观经济分析。

  • 老挝土地捍卫者宋巴・宋蓬为何失踪?

    老挝土地捍卫者宋巴・宋蓬为何失踪?

    宋巴・宋蓬(Sombath Somphone)是一位在老挝广受尊重的公民社会领袖,2012年12月他在老挝的一家警察署神秘失踪后至今外界没有他的任何信息。宋巴・宋蓬是参与式发展培训中心(Participatory Development Training Centre)前主任,曾于2005年获颁东南亚地区重要荣誉麦格塞塞奖。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