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6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港澳台

警察“任性”截查路人成诟病港出生巴裔青年10年被查20次

media 香港一…片墓地后出现私人住宅区 2018年9月15日 路透社

对一些讲究人权的国家而言,自诩为国际城市的香港,警察可以光凭自我判断而截查路人身份证,无疑是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尤其对一些外貌不像华人而尽管在本土生本土长大的非华裔,无缘无故在街上遭警察截查身份证,并受到路过途人投以异常眼光,却是经常发生的事。在香港土生土长的Waqas,是香港的巴基斯坦裔第四代,能操流利广东话,但从8岁小学四年级到18岁中学毕业10年间,就被警察截查了20次之多。

Waqas告诉网媒香港01,他被截查问话期间,还被强加上吸毒、黑社会、欺凌等负面的刻板印象,甚至受到不礼貌对待,只因他是巴基斯坦裔、有别于着遍华人的外表,“我不是针对或反对警察,不过《种族歧视条例》有需要修订”。

《种族歧视条例》于2009年开始在香港实行,今年刚好踏入第10个年头,惟有别于其他歧视条例,此条例推行至今一直未涵盖政府机构的职能和职权,而当中涉及的并不只有警察的执法行动,还有政府的各种政策制订。然而,此项修订未纳入歧视条例(杂项修订)条例草案中,有团体批评,此举不但有讳香港有份签订的联合国公约,更是人权的倒退。

根据报道,Waqas说着在街上被警员截查的经历,忆起自己两星期前才遭遇了一次。“这次我终于鼓起勇气,问他为什么查我,对方的回答意思大约是:‘警察做事不用你教’。”他当时身穿的,是印有他就读的大学 ─ 香港城市大学字样的上衣,警员亦未给予充分截查的理据。

Waqas虽是道道地地的香港人,然而他平均每年也会因其种族被截查2次,8成都是在他居住的天水围发生。第一次被警察截停查问,是发生在8岁那年,和弟弟在商场购物后在回家的路上,他忆述,当时那骑在电单车上的警察,一直以具侵略性的目光盯着自己,最后上前要求查他身份证、搜身,令年幼的他相当害怕。“警员马上问我刚从什么地方来、这朱古力是不是偷来的,那时我很害怕,不明他为何第一时间问我有没有偷。”警员最后没有搜出什么,也让Waqas离开,但对方具侵略性地接近、查问,令他觉得被标签为贼:“我觉得很羞耻和侮辱。”

年纪渐长,被查问的内容慢慢由偷窃变成了怀疑蔵K仔或是黑社会成员。“有一次我前往邻邨和朋友打板球时,便衣警从后方把我制服、推到墙上,说要搜身。”Waqas续说:“他们说怀疑我裤袋中有K仔(毒品)。”又有一次,他和一大班巴基斯坦裔的朋友打完球后,被警员指听到他们大声言笑而上前查问,而言谈间,警员又提出他们有否吸烟、加入黑社会的质疑。

Waqas苦笑道,即使社区中有吸烟的人、身材健硕的人、有纹身的人,甚至是外型更可疑的人,警员选择截查的仍是少数族裔,态度亦比对着一般市民时负面,令他相当不解,“他们觉得这种族有留须、穿传统服饰,比‘大只’(健硕)纹身的中国人更有可疑。这很主观”。

然而根据香港01报道,《种族歧视条例》和《性别歧视条例》、《家庭岗位歧视条例》与《残疾歧视条例》不同,它并不涵盖政府机构的职能和职权,故即使少数族裔认为政府机构在执行职能和使用权力时,因他们的种族而给予不公平的待遇,亦不受此条例保障。

面对质疑,政府常指已发出《促进种族平等行政指引》,以确保少数族裔可以得到有平等机会获得公共服务,惟报道引述香港融乐会总干事张凤美引案例,指2010年时11岁的印度裔男童Arjun Singh在与一名妇人争执后,只有其被扣留而控警方违反《种族歧视条例》,法庭最后将警方进行拘捕行动定为“职能”,而非“服务”,显出两者分界模糊:“我们会质疑何时是服务,何时是职能。”

“当年政府的解释是,如将条例涵盖所有职能,会影响政府制定和执行政策的能力,有机会为政府带来不断的诉讼。”张凤美指,在法律辖免政府人员的行使职能、权力的情况下,少数族裔如要就此作出投诉,就须诉诸基本法和人权法作司法覆核:“这样诉讼不是更贵吗?而且我们不是要控告谁,只是希望得到法例的保障。”

未涵盖政府机构的职能和职权,令《种族歧视条例》成为香港4条反歧视条例中最弱的一条,张凤美亦指,此亦违反香港有份签订的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及经济、 社会、 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去年8月已就此表达关注。平等机会委员会亦于2016年向政府提交歧视条例检讨报告,并将此纳入优先处理项目,惟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去年推出的《歧视条例(杂项修订)条例草案》中,并未提出此修订。

对Waqas来说,香港是他生活了23年的家,但面对法例不能与时并进,他担心歧视问题会更严重:“我有时也会想,香港是否一个适合落地生根的地方,但如《种族歧视条例》不更新,香港或会变得更落后。”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