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6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6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7/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7/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国

廖亦武:曾经热情接待六四流亡学生的法国今何在?

media 廖亦武与法国著名汉学家玛丽·侯芷明 rfi

法国星期天日报( Le Journal du Dimanche)就习近平访问法国采访了流亡德国的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廖亦武谴责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国人权状况每况愈下,表示对习近平十分鄙视。以下是访谈部分摘录:

le JDD:如果您有机会在习近平访法期间给他传递信息,您会对他说什么?

廖亦武:我绝对不会有信息传给他,因为我对他太鄙视。因为他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人。如果我要他释放我的朋友李必丰,他或许会说他会释放,但这一定是空话,因为他不会真的这样做。象他这样的人周围都是阿谀奉承的奴才,我当然不屑与奴才为伍。怎么会同这样的人交流!

le JDD:流亡海外已经将近十年,为何继续以异议人士自居?

廖亦武:我2011年抵达柏林之后,受到非常友好的接待,这就是为什么我继续留在柏林。我在柏林遇到我的爱人,成家立业,现在又有一个四岁的小女儿,可以说我的生活基本上幸福。但是我并不能够仅仅满足于家庭的幸福。我必须继续揭露中共政权的黑暗。当年,我仅仅因为写了一首有关六四的诗歌就被关押四年,四年期间,我受尽酷刑折磨,也使我明白什么是勇气。我的责任就是见证,这就是我的书本的内容。《子弹鸦片  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讲述的都是十分悲惨可怕的故事,但它们都是真实的。它们还给受害者记忆与尊严。

le JDD:人们总是将您比作前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索尔仁尼琴在苏联尚未成为民主国家时便接受返回俄罗斯,您何时才会接受返回中国?

廖亦武:当中国成为一个由十多个国家组成的类似美国的联邦制国家的时候,我便会返回我的祖国,四川。联邦国家的好处的是如果对一个国家不满意就可以流亡到另一个国家,对四川不满,就可以迁居到云南。不需要学习新的语言,穿越大半个地球到别的地方。

le JDD:如何评论法国政府,现任总统马克龙的中国政策?

廖亦武:自从我去法国以来,已经看到法国历经三届总统:从萨科齐,到奥朗德,再到马克龙。萨科齐其实对捍卫人权本身并不感兴趣,他假装捍卫达赖喇嘛还做得非常拙劣。之后,奥朗德似乎试图将法中关系引上正路,但他同时又要避免使中国方面难堪。我不知道马克龙在会见习近平时将会说什么。就目前而言,尽管马克龙年轻气盛,他似乎也无意与中国领导人开诚布公地谈话。我之前以为法国应该是人道主义的故乡,法国出了这么多伟大的作家,诗人,思想家与政治家,但是,我走出中国之后却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尽管三十年前,1989年,密特朗执政期间,法国曾经是最热情接待六四流亡学生的国家。所有法国人都热切地关注六四学生的命运,安慰被迫流亡海外的中国学生。为什么今天的法国会这样?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