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时间晚上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7/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7/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8月18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法国思想长廊 DR

卢梭的人民主权说,曾遭到贡斯当的批评。但托克维尔却仔细考察了这个原则在美国的命运,考察它是如何运用于美国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贡斯当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权原则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推向极端,引起社会混乱和专制权力膨胀。但是托克维尔却清醒地知道,民主社会一定要立基于人民主权之上。他对美国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这个理想是可以实现的。
 

问:卢梭的人民主权思想,是法国大革命的精神来源之一,但后来却遭到法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激烈批评。那托克维尔是什么态度呢?

答:应该说贡斯当和基佐、克拉尔这些所谓信条派知识分子指出的问题是正确的,他们看到罗伯斯庇尔、马拉这些极端派,借助“平等”、“美德”、“公意”这些口号,聚起底层民众,实行恐怖统治,几乎使法国社会分崩离析。所以他们对人民主权的提法确实心存恐惧。因为那时的法国社会有一段时间完全变成暴民政治。阿克顿勋爵在他的《自由史论》中说,当时的法国社会,“由于社会契约论所造成的错误而分崩离析,重归于自然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每个人都有权利做他所能做的事。到了富人为穷人让路的时候了。由于这种平等理论,自由熄灭于血泊之中”。托克维尔一方面看到这些问题,但另一方面,他又相信法国未来的建设,只能在身份平等的框架中进行。正像我们在前面已经讲过的,托克维尔理性地相信,民主潮流将不可阻挡地到来。而且他深信,民主社会只能是人民主权的社会。他对卢梭的思想不是全盘否定,而是从历史的角度,从更广阔更深入的角度来思考,这是他的高明之处。可以说,他去美国是“带着问题”去的。他选择美国当样板,也是极有见地。因为他对英国的民主制度,已经做过深入的考察。1833年8月,他再访英国,脑子里带的是考察美国之后,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他最后的结论是,法国不可能走英国政治的老路。因为英国的贵族早已民主化了,而法国的贵族阶层,在大革命中已被打得粉碎,不可能成为推动法国政治现代化的力量。作为贵族的托克维尔,一方面对贵族的消亡颇为伤怀,一方面却理性地为民主制度大唱赞歌。所以托克维尔专家J-P. 梅尔说:“他从未为某个阶级服务,他总是坚守人类灵魂的神圣尊严”。

问:可见大思想家,能跳出自己的社会阶层,从人类社会和文明的发展中探求真理。

答:是这样的。所以尽管人民主权不是贵族的诉求,但托克维尔却正面评价它。我们看看他怎样分析人民主权在美国的实现。首先,他明确宣布,“要想讨论美国的政治制度,总得从人民主权学说开始”。他接着说,“在美国,人民主权原则绝不像在某些国家那样隐而不显,或毫无成效,而是被民情所承认,被法律所公布。它可以自由传播而不受阻碍地达到最终目的”。“如果说世界上有一个国家,能使人们随意而公正地评价人民主权原则,研究人民主权原则在社会事务多方面的应用,并指出好处和危险。那么这个国家当然只能是美国”。这个宣示极为重要,它揭示了美国社会政制形式的实质。也就是说,它的权力来源是什么。托克维尔在书中反复强调:“人民主权原则一开始就是美洲的大多数英国殖民地的基本原则”。具体的说,也就是美国立国之初,甚至在初建殖民地时,反映人民主权思想的一些法律和政权组织形式,就已然确立,仿佛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听友们可能还记得,我们在介绍博丹的主权学说时,曾经说过,博丹的主权者是君主,它的主权来源是神授。而英国大哲霍布斯认为主权的来源,是自然状态下的人,为避免“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求得自己的生存,而把自己的权利让渡给某一个至高的统治者。

问:你在介绍卢梭的时候,曾经专门讲过他的人民主权思想。

答:对的。卢梭人民主权说的关键是公意。他认为公意是主权的精神和灵魂,是国家中的主权者。我们可以看出来,托克维尔心目中的人民主权,就是卢梭所阐明的人民主权。但是他没有反驳贡斯当对卢梭的批评,因为他也亲眼见到人民主权说的滥用,在法国大革命中引起的恐怖后果。他采取的研究方法,是直接实地观察这个人民主权的美好理想是不是可以实现,如何实现。他所看到的事实是,“作为现代宪法基础的一些普遍原则,已在新英格兰的法律上得到全部承认,并被定于法律的条款之内。这些原则是:人民参与公务,自由投票,决定赋税,为行政官员规定责任。个人自由,陪审团参加审判。所有这些都未经讨论而在事实上确定下来”。也就是说,体现人民主权的各项具体措施,在美国仿佛是一个自然生长的过程,由殖民地的人民自下而上地确定下来,付诸实现。

问:为什么在美国会有这种可能呢?

答:在托克维尔看来,是由两大原因造成的。其一是,到殖民地的人,都是赤手空拳来打天下的,所以他们有一种天然的人格平等。其二,来到殖民地的人,大部分是清教徒,他们的宗教信仰和追求就是一个人人平等的“洁净社会”。这样在确定选举资格时,就没有在欧洲推行选举时那么多的限制。它的选举权是广泛的,而且迅速扩大,使大多数人具有对政治制度和社会治理的发言权与决定权。这一点极为重要。托克维尔总结道,在美国“社会是由自己管理,并为自己而管理,所有的权力都归社会所有,几乎没有一个人敢于产生到处去寻找权力的想法。人民以推选立法人员的办法,参与立法工作,以挑选行政人员的办法参与执法工作。可以说是人民自己治理自己。人民之对美国政界的统治,犹如上帝之统治宇宙。人民是一切事物的原因和结果。凡事皆出自人民并用于人民”。我们从他的这些话中,清楚地听到了林肯的伟大名言: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也就是民有,民治,民享。
 


同一主题

  • 中国/经济/国际

    大陆官方学者:中国经济实力远超美国这种思想很危险

    想了解更多

  • 中国/非洲

    首届中非防务安全论坛围绕“习思想”讨论

    想了解更多

  • 中国

    王毅促中国外交官要用习近平外交思想武装头脑

    想了解更多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提要] 当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时,他不过是把托克维尔一百多年前认定的历史真相加以现代的说明。托克维尔早已断言:“以为一个源远流长的社会运动能被一代人的努力所阻止,岂非愚蠢!以为已经推翻封建制度和打倒国王的民主,会在资产者和有钱人面前退却,岂非臆想!在民主已经成长得如此强大,而其敌对者已经变得如此软弱的今天,民主岂能止步不前!”

  •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提要] 世界上有许多名为共和国的国家,但是他们并不一定是民主国家。在托克维尔看来,美国的民主制度才是保证一个真正的共和国品质的制度,他仔细考察美国民主制度的特点和运作方式,他断言,民主制必将获得世界性的胜利。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提要] 在观察思考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法国自由派与极端保皇派的辩论中,托克维尔断定,尽管波旁王朝重登王位,但旧法国已经一去不复返。无论保皇派如何祭出旧制度的亡灵,给社会“洗脑”,法国人已绝无可能重拾旧制度的碎片,跟着绝对王权的旗帜走。法国向何处去?建设民主制度是托克维尔给出的答案。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提要] 托克维尔对旧制度的覆灭有着出自本能的哀悼,因为他看重贵族阶层旧传统中的一些优秀品质,比如忠信、慷慨、虔敬、高雅等等。但他清醒地知道,这个制度因它固有的弊端而必然灭亡。他在思考、探寻,有没有一种制度,能为人们创建新的生存方式,又保留旧制度中的好东西呢?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提要] 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 né à Paris le 29 juillet 1805 et mort à Cannes e 16 avril 1859)是现代政治思想史上的巨人。密尔称他是第一位“民主哲学家”。他以一位法国落魄贵族的眼光,深入 探讨美国民主制度的优劣,也借此深入研究了民主制度本身。他的洞见和预言,至今影响着世界民主制度的发展的进程。

  •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提要] 在现代民主社会中,制度和法律首先要保护公民的消极自由,但是在集权社会中,以自由的名义却可以彻底剥夺人的自由。专制统治者并不直接否定自由这个概念,只是他们的自由观是以人民、国家、阶级、党之名,剥夺个人自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