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8年12月17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7/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7/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莫兰: 经典科学的思维方式

作者
莫兰: 经典科学的思维方式
 

埃德加·莫兰,1921年出生于巴黎。法国当代著名哲学家、社会学家、人类学家和政治评论家。当前国际上蓬勃展开的复杂性研究思潮的开拓者,“复 杂性范式”的著名提出者。1950年莫兰进入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从事研究工作。1970年任高级研究员,1973 1989年任该中心所属的“社会学、 人类学、政治学跨学科研究中心”主任。现为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荣誉研究员。

« 复杂性思想导论 » 的中文译者陈一状指出:莫兰首先提出“复杂性范式”的概念,并号召人类进行思维方式上的新革命。莫兰批判了经典科学的简单化 认识方法的两个极端:化简和割裂。前者把复杂的事物还原为简单的事物,如把人类学问题还原为生物学问题,把生物学问题还原为物理-化学问题来处理;后者, 则使不同角度的认识割裂,而不贯通。

陈一状认为,莫兰给自己的复杂性理论确定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要科学地说明主体、自主性、自由。莫兰把主体归结为围 绕实现自我目的进行的信息处理活动(“我运算”)。被称为主体的事物具有保持和发展自身存在的目的,他们不是被动地遵从外界环境因素的作用发生变化的无机 物质,他们的行为都是根据把有关环境因素的信息和有关自身目的的信息结合起来进行加工得出的指令信息实行的。莫兰把自由建立在发展的多种可能性中进行选择 的基础上,自由是主体在适应多变的环境中制订行为策略的能力。

在谈复杂性的思维方式之前,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来介绍埃德加·莫兰在« 复杂性思想导论 »中提出的经典科学的思维方式的三大支柱。

莫兰认为,思考复杂性问题是对当代思想的重大挑战,它要求改革我们的思维方式。 经典科学的思维方式是建立在“有序”、“分割”和“理性”三大支柱之上的。而现在这每一个支柱的基石都被科学的发展本身所动摇,尽管近代科学在诞生时是建立在这三个支柱之上的。

“有序”占统治地位的观念是从决定论的和机械论的世界观中导出的。过去任何明显的无序性都被看作是我们暂时的无知的结果,人们认为在这表面的无序性后面隐 藏着有待发现的有序性。关于一个普遍的有序性的观念首先是被热力学所动摇,因为热力学发现了热现象是山无序的分子动荡所形成的。这个观念以后又依次被微观 物理学、天文物理学和当今的混沌物理学所动摇。有序和无序的概念应该停止彼此绝对地相互排斥,因为一个有组织的有序性可能产生于邻近于涡流的条件下,另一 方面许多无序的过程从决定论的初始状态而发生。复杂性的思维方式并不是用无序的概念宋代替有序的概念,而是致力于实现有序、无序和组织三个概念之间的对 话。

经典思维方式的第二个支柱是分割的概念。它相应于笛卡尔的原则,根据这个原则,为了研究一个现象或解决一个问题,需要把它们分解为简单的要素。这个原则获 得了两方面的表现:首先是科学领域里的学科的专业化和超级专业化,第二方面是这样一种思想:客观现实可以不考虑它的观察者而加以考察。

但是,二、三十年以来,“系统科学”发展起来了,它联接被传统的学科所分开的东西,其研究对象是由其要素之间的相互作用而不是其相互分离所形成的东西。生态科学的研究对象是生态系统和生物圈,它们是由分属于动物学、植物学、微生物学、地理学、物理科学等学科的不同组成部分相互关联构成的整体。地球科学也把 我们的行星考虑为一个可以自我产生和自我组织的复杂系统,它把以前被分开的学科诸如地质学、气象学、火山学、地震学等等联合起来。 

“分割”概念的另一个方面是使观察者与观察活动相分离,它同样受到现代科学的质疑。在微观物理学中,从海森堡以来我们就知道:观察者与它的观察活动相互影 响。在人类科学和社会科学中,下述事实显得日益明显:不存在任何社会学家或经济学家可能象天狼星那样端坐穹顶,俯视社会。他们是这个社会内部的一个组成部 分,而社会也作为整体存在于他们每个人的内部。

复杂性思维方式不用不可分割性来替换可分割性,它呼唤着二者的交流,应用可分割的东西,但把它插入不可分割 的联系之中。我们思维方式的第三个支柱是被视为“绝对理性”的归纳  演绎  同一性的逻辑。我们的经典的理性是建立在归纳法、演绎法和同一律(意味着否弃矛盾)这三 个东西的基础上的。

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对以为可以从特殊事例中抽象出普遍规律的归纳法给予了第一个重击。他正确地使人察觉:人们不可能完全严格地归纳出普遍规律如“所有的 天鹅都是白色的”,仅仅根据从未看到过有黑天鹅。归纳无可置疑地有启发性的价值,但没有绝对的证明的价值。 

另外哥德尔不完全定理表明:一个形式化的演绎系统不可能在它本身找到关于它的有效性的绝对证明。这也是塔尔斯基在他的语义逻辑学中同样证明的东西:任何系 统都不具有充分的手段来自我说明它自己。

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在元系统中找到证明或解释,但是元系统在它们自身中也包含着缺口。人们当然可以拟订“元观点”, 比如:为了认识我的社会,我可以在各个现代社会之间进行相互比较,通过对照研究古代社会,或甚至想象“可能的”社会。这使得我可能建立:一个类似居于高处 的了望哨的东西,从它出发观察所有外部的社会,同时仍居留于我的社会的内部。

但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存在这样 种元理论系统,它使我们可以超越我们的社会条件或我们的人类条件,亦即使我们变成元社会的或元人类的存在。 

最后,某些科学比如微观物理学或宇宙物理学在其经验一理性的研究方式的发展中遇到不可克服的矛盾,如关于基本粒子的明显的矛盾的双重本性,还有关系到宇宙的起源、物质、时间、空间的矛盾。因此,虽然我们不能免除归纳  演绎  同 性的逻辑,但它也不能构成绝对的证明和确定性的工具。

复杂的思维方式所要求的不是抛弃这个逻辑,而是这样一种两重性逻辑关系的组合:一方面是在一个一个的思想片段中对这个逻辑的应用,另一方面是在它不能被有效运用的盲洞中对它的违反。

  • 百花公主与海南:从巴黎传统中国戏曲节看中国

    百花公主与海南:从巴黎传统中国戏曲节看中国

    第八届巴黎传统中国戏曲节11月26日起在巴黎近郊的马拉科夫71剧院开幕。从琼剧《百花公主》、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到京剧《霸王别姬》,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组织了海南省琼剧院、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大连京剧团等文艺团体的7个戏,在法国3个剧院,推出9场商业演出。

  • 沉默中的力量:艺术家李东陆访谈

    沉默中的力量:艺术家李东陆访谈

    旅居巴黎的八零后的青年艺术家李东陆的架上油画作品表现形式是介于绘画和摄影之间,可以说具有某种写实的色彩,表现的主题十分丰富,包含着残垣断壁的人类创造物,而更多的是冰与火,是山,是水,是树等等这些包围着我们,但又常常遭到忽视的大自然。艺术是艺术家灵魂的表达手段,但对观者来说,艺术又是回归自我内心的一种途径,通过他人之心,看到自己,得到启发。

  • 张井和青年写作群

    张井和青年写作群

    思想在宏观的意义上是世界观、人生观、国家观、地区观、政治观里的框架性的动机和决策指引,但是它的抽象不经过因势利导、因地制宜的形式转化,没有办法在微观的层面被芸芸众生放进各自的生活里,各自的兴趣点里去体悟。没有体悟,就缺乏了启蒙的作用,失去了觉悟的前提。思想传播系统里零件的缺失必然造成形成全球治理变革的集体共识的困难。

  • 裘小龙:陈超探长用悲剧的眼光看待案件和罪犯

    裘小龙:陈超探长用悲剧的眼光看待案件和罪犯

    旅美作家从2000年英文版的侦探小说《红英之死》成功出版后,十几年来一直是最受欧美读者欢迎的华裔作家之一,他的系列侦探小说中的主角  陈超探长的形象也广为人知。读者也不难发现,在裘小龙的书中,侦探只是形式,中国几十年来的变迁的故事才是实质。可以说,裘小龙的小说是读者了解中国社会的一个非常具有创意性的窗口。

  • 从国际跨宗教联谊看佛光山的传承在和平信仰中的角色

    从国际跨宗教联谊看佛光山的传承在和平信仰中的角色

    10月13日,巴黎近郊碧西市联合国跨宗教多元文化区举行了一场以呼吁和平为主题的音乐会。当地佛教团体佛光山法华禅寺的法师团队和信众团队与天主教、新教、印度教、犹太教、 伊斯兰教以及地方政府代表一起,通过文化活动的穿针引线,让音乐表演把不同信仰中的普世价值整合起来,让多种宗教力量与地区民选政治力量在联谊中,把人们的生存环境,无论是人文的,还是经济的,无论是现实的,还是前瞻的,在多层面的视角里分享,希望在不稳定的和不可预见的世界面前,为不安的社会,找到相互支持的慰籍, …

  • 北京版“胡桃夹子”里的中国梦

    北京版“胡桃夹子”里的中国梦

    中国中央芭蕾舞团超越了在艺术经济风险中因缘际会般胜出的乐观,因为在文化产业开拓者必然的脆弱所参与的、所成就的美丽中,他们在文化外交的层面,呈现出有中国特色的芭蕾舞在中国民族形象和民族图腾塑造上的精彩,这种精彩和音乐里柴可夫斯基的春风沉醉一样,让国际间中国文化的信仰者着迷,在着迷中执着,在执着中坚定;为了和平的生活,为了幸福的生活,在文明互鉴中享受信仰。

  • 倪少峰:艺术是通往自由的阶梯

    倪少峰:艺术是通往自由的阶梯

    德国汉堡亚非学院艺术史教师倪少峰先生也是艺术家,策展人,近年来游走在东西方艺术创作和交流领域。他认为艺术可以成为“和平的使者,是文明的屏障,更是通往自由的阶梯”,目前正在汉堡展出的,由他策划的“放生”这个项目可以说正是他的艺术社会性理念的体现,他在接受法广采访时,谈到有关东西方艺术对比以及他自己几年来进行的创作和对艺术的思考,但话题还是从“放生”这个项目展开。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