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25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9月24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25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之四——论文化与艺术,卢梭一鸣惊人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之四——论文化与艺术,卢梭一鸣惊人
 
卢梭肖像 DR

[提要]狄德罗引卢梭进了哲人圈,使他在新记谱法上的失败得到了补偿。他转向哲学和社会理论的思考。卢梭年近四十,终于踏上了使他能够大显身手的正途。他把对自由、平等、博爱的追求,贯穿于对社会哲学的思考,这是他对人类追求自由的精神作出的最大贡献。
 

问:卢梭想在音乐上一鸣惊人,看来落空了,下一步他往哪儿走呢?

答:我想,命运给他派来一位贵人,这个人就是狄德罗。当然,狄德罗之所以肯把他带入哲人圈,和卢梭本人深厚的哲学修养分不开,这些我们在前面已经介绍过了。1749年,狄德罗因他的《哲学思想录》和《盲人信札》而被捕,关押在万森城堡。其实,他被捕的原因,是有人指控他在故事集《白鸟》中讥讽了国王路易十五和他的宠妃蓬巴杜夫人。卢梭知道狄德罗被捕的消息后,表现得很仗义,他居然想出给蓬巴杜夫人写信,为狄德罗说情,而且说若不能把狄德罗放出来,那么请求把他自己也关进万森城堡,以便让他的朋友有个伴。不知道这封信是不是起了作用,但是对狄德罗的看管确实放松了,允许他走出主塔楼在院子中散步,也允许朋友们去看他。卢梭立即赶到万森城堡去看狄德罗,见面后两个朋友抱头痛哭。后来卢梭几乎每周都去看狄德罗。1749年的夏天特别热,卢梭去看狄德罗,路上走得大汗淋漓,为了放慢脚步,他拿出随身带的《法兰西信使报》来看,见上面有一个第戎科学院的有奖征文题目“科学和艺术的复兴,是否有助于敦风化俗”。据卢梭事后说,他一看到那个题目,眼前豁然开朗,好像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他也好像变了一个人,像喝醉了酒,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他连忙坐到一棵树下,用颤抖的手匆匆记下他心中涌上来的想法。他见到狄德罗后,把他的想法讲给狄德罗听。狄德罗鼓励他提交论文,参加竞赛,结果这篇论文获奖。又是狄德罗帮助他把论文印成小册子发表,使卢梭一时名声大振。

问:卢梭的这段经历很有传奇色彩,看起来像是偶然而发,其实是他多年思考的结果。那么他这篇论文具体谈了些什么思想呢?

答:卢梭的回答表面上看有点惊世骇俗,他认为科学和艺术的复兴不能敦风化俗,反而带来道德的堕落。如果简单地照字面理解他的这个回答,人们会认为他是没有事实根据的,因为人们到处都能看到科学的发展,艺术的繁盛,会促使社会文明化,人的素质也能获得提升。而且卢梭本人,就花费很多时间学习和钻研科学,创作艺术水准不低的音乐作品。难道他本人的努力不曾为人类的文明化作出贡献?卢梭的回答在当时就引起许多人的反对。最著名的意见就是来自伏尔泰。当他收到卢梭寄给他的这本书时,根本没有给卢梭回信。直到五年以后,1755年,他又收到卢梭寄给他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这才给卢梭回信,顺手就把卢梭的观点嘲笑了一番。他说:“先生,我收到您写的反对人类的新书。至今还没有人如此煞费苦心地让我们与禽兽同类。读了您的著作,人们意欲四足爬行。不过我失去此习,已逾六十年之久。复习恐怕力不从心,很遗憾”。伏尔泰本人是个讽刺高手,这几句话就是说,您的著作想让人回到野蛮时代,从为人方面讲,伏尔泰的态度不厚道,人家卢梭是一番好意,送你书请你指教。你却不正经回答,反而冷嘲热讽。这两个人的关系,是个很有意思的题目,以后我会专门给听友们介绍,但是现在我们应该说,伏尔泰对卢梭是完全误解了。卢梭从来没有要人回到野蛮状态,他的理想是人能回归自然,返璞归真。为什么?因为在卢梭看来,只有自然是自由和力量的源泉,也是道德的源泉。而社会中流行的所谓文化,不过是对丑恶行为的虚饰。社会中人的不自由状态,却因为有文化艺术的装饰而让人不易察觉。卢梭说:“科学、文学与艺术,由于它们不那么专制,因而也许更有力量,就把花冠点缀在束缚人们的枷锁之上。它们窒息了人们那种天生的自由情操,人本是为自由而生的,而文学艺术却使他们喜爱自己的被奴役状态”。

问:卢梭这个观点可真够异类的,它和启蒙哲学的一般理想完全不一致。

答:启蒙哲人大多推崇科学进步,相信理性的力量能给人带来自由。而卢梭却站在相反的立场上,这里的关键在于理解卢梭所谓的科学艺术是什么。首先听友们应该注意,科学在卢梭时代还完全没有我们现代人心目中的地位,它还是附属在人们精神活动层面上的一种技艺。不像当代科学有如此巨大的改变人的生活的能力。其次,卢梭要讨论的,不是科学与艺术本身的价值,而是它们是否敦化了社会风俗习惯,也就是说它们对人的道德,对人追求善好的生活,究竟起不起作用。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就不会持简单的进步主义的态度,认为科学技术、文明的发展自然会带来人的道德进步,特别是当艺术形式成为一种意识形态,则统治阶级的意识就成为了强加给全社会的枷锁,成为迫害剥夺人的自由的工具。艺术形式可以成为迫害人的掩饰。比如,重庆当年大唱红歌,利用歌唱这种艺术形式,服务于重庆领导人的野心,实际上当局在红歌的背后,草菅人命、明抢暗夺、禁锢言论、践踏人权。用卢梭的话说,就是有了这种艺术形式,“你们才可以没有任何德行而装出一副有德行的外表”。而科学的发展,服务于对人的迫害更是家常便饭。比如,纳粹德国当时的战争机器,灭绝营的组织,都是严格按照有效率的科学方式进行的,却是最无道德底线的野蛮行为。所以法兰克福学派的大师阿多尔诺会说,纳粹之后写诗都是野蛮行为。而且我们都能看到,在有些国家,本来用于人类自由交流的互联网科学的蓬勃发展,能转变为监控人思想自由的工具,成为恐怖分子准备恐怖活动的工具。面对这些事实,谁还能说科学艺术的发展,能敦风化俗?

问:卢梭的思想真够前卫的,在那时他就已经考虑科学艺术的负面功能了。

答:对,卢梭的想法很超前。他最向往的是“自然”,这个自然当然有田野的、自然界的含义,但是在社会中和人际关系中,卢梭心目中的自然其实就是率真、质朴、坦诚这样一些品质。我们知道这些思考都来自他的亲身感受,来自他对何为道德的一种界定。他认为,在艺术还没有塑成人的行为举止时,社会的风尚是淳朴自然的,这个艺术在这里其实就是文明化的一套社会行为方式。当这套方式形成之后,有些罪恶会被掩藏在表面上彬彬有礼的社交礼仪之下。作为一介平民的卢梭,在和上流社会的交往中,体会到不少这种情况。我们下次再谈他是如何分析和批判的。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之三——从音乐家卢梭到哲学家卢梭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卢梭之二——浪迹天涯的青年时代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哲人 梦想与平等自由的追求者——日内瓦公民卢梭

    想了解更多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提要】 法国大革命突然爆发,而且猛烈无比。从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毁旧制度赖以存在的一切,王权、宗教、社会习俗。它以一个崇高的理想开始,那就是争人权争自由,但它采取了残酷的甚至是邪恶的手段。托克维尔通过深入的分析,指出这种矛盾和它引发的后果。并对革命这种社会现象,进行了极具洞察力的剖析。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维尔研究美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出于理论的兴趣,而是为了他的祖国的未来。他的晚期写作,集中于法国政治,他仔细考察了法国大革命的前因后果,对这场震惊世界的革命,他发表了真知灼见。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为新形式的暴政铺平道路。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提要] 多数原则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它建立在人民主权之上,但它又确实可能造成对少数的压迫,形成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指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问题,也指出了美国政治制度设计中对这些问题的防范与解决。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提要] 托克维尔认为,在美国,多数对政府的统治是绝对的。在民主制度下,谁也对抗不了多数。但是,他又极为睿智地指出,多数并不具有绝对的无上权威。如果多数的权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会引起立法与行政的不稳定,甚至造成祸端,因为无限权威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提要] 在托克维尔心目中,建立民主社会的目的,不仅仅是创造一种新的统治形式,而是要造就出热爱自由,懂得自由的人格。他们不是社会中汲汲于私利,在专制权力下碌碌生活的庸众,而是捍卫民主价值,创造更高精神生活的独立自足的个体,也就是葆有民主人价值的自由人。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提要] 托克维尔相信,民主在全世界的进展是不可阻挡的。但是作为一个冷静的思想家,他也尖锐地指出,民主的实现,民主社会的民情,隐藏着一种危险,这就是民主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将社会带入一种新型的专制,它会使人陷入一种“严密的、温和的、平稳的奴役”。

  •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卢梭的人民主权说,曾遭到贡斯当的批评。但托克维尔却仔细考察了这个原则在美国的命运,考察它是如何运用于美国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贡斯当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权原则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推向极端,引起社会混乱和专制权力膨胀。但是托克维尔却清醒地知道,民主社会一定要立基于人民主权之上。他对美国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这个理想是可以实现的。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