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7年9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9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启蒙哲人关心的主要问题之一:进步

 启蒙哲人关心的主要问题之一:进步
 
法国思想家孔多塞(Nicolas de Condorcet)

[提要]每一个时代都会有这个时代的思想者共同关心的问题。围绕这些问题,思想家们各抒己见,辩论不休,使这些问题逐渐深化,成为人类组织和改良社会的思想资源。启蒙时代的哲人即是如此。

问:启蒙哲人都是才华横溢,他们提出过许多改变社会、改变人的思维方式的问题。你是否选几个给听友们介绍一下?

 答:好。有一些启蒙哲人提出的问题,直到今天都是改造社会的思想资源。同时也是引起不断争论的问题。我们试着从问题入手,这样比较容易理解启蒙思想。我想第一个问题就是进步progrès。社会是不是有一个由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这看上去是毋庸置疑的。人类从初民茹毛饮血到文明日昌,人的物质生活有了不可想象的发展,人的精神世界较之从前也开阔了许多。今天似乎已经没有人对社会的进步有疑问了,但是在十七十八世纪,这个问题并不是不证自明的。上次我们已经提到过,中世纪占统治地位的思想是神学。那时人们把社会看作一个为上帝而存在的罪人的集合体。因为原罪,人生一世就为了救赎。人的活动就是为了等待最后的审判。世界是黑暗的,人是有罪的,现世没有有意义的生活,光明只在天国,只在人脱离现世之后。在宗教思想中,人生存的意义只是获得救赎,靠上帝的恩典,靠信徒全身心的奉献。社会是没有进步的,人的思维中也没有进步这个观念。他们不会想到社会自身要发展变化和改善,社会中的人也会发生变化。那时,上帝是世界的起源也是终极原因,人生的旅途就是上天国或者下地狱。这个思路就是天命观。它造成的后果是使社会永远笼罩在矇昧黑暗之中。人只相信上帝的神性,而不相信自己的理性。人不敢思考,所以也就不会思考。所以有些历史学家把中世纪称作八百年的黑暗。当然这是过份地简单化了。

 问:其实中世纪有很多辉煌的文化成就和物质成就。

 答:这正是启蒙思想家观察社会的背景。一般认为首先用进步这个概念描述人的精神世界和成长过程的人,是丰特奈尔。他是法兰西科学院的秘书长,对推进法国的科学发展做出过重要贡献。“进步”这个观念首先来自那些科学家,他们在自己的科学实践中,明明白白地看到人的知识领域怎样从无知到日益丰富。丰特奈尔在总结自牛顿到莱布尼兹的数学发展时,指出数学是在不断进步,而且这些进步会积累起来,以至形成革命性的变化。他的这个思想很重要,进步的积累可以转变成革命,后来的启蒙哲人几乎都认为,社会革命是必然的,因为它是人类活动的成果。这是因为对自然的研究,会推动理性的觉醒。自然科学研究的进步会打开人的精神世界,进而推动社会生活的变化。这些变化必然会引发社会政治的变化。乐观向上的情绪,是启蒙哲人所共有的。启蒙哲人中年轻的一代孔多塞,总结了启蒙思想中的这种进步观。他写了一部书《人类精神进步史表纲要》,把人类进步的过程由低向高排成序列,分成十个阶段,从人类聚集为部落到法兰西共和国,最后第十个阶段是人类精神未来的进步。

 问:孔多塞是启蒙哲人中唯一一个亲身参加了法国大革命的人。他亲自体验了社会进步的过程。

 答:对,这一点很有趣儿。孔多塞是研究数学的,他接续丰特奈尔的传统,认为数学的进步表示着人类理性的进步。因为在数学中,人们追求清晰和逻辑的一致,不可能掺入情感偏见,因而是纯粹的理性在发挥作用。但是孔多塞却完全不是一个冷冰冰的逻辑人,他痛恨奴隶制,痛恨专制政治对人的压迫,大力提倡人权。但是他对人类进步的推断,却是比照自然科学的发展,他说:“在自然科学中,信仰的唯一基础乃是这一观念:即驾驭着宇宙现象的普遍规律,乃是必然的和不变的。那么有什么理由说,这一原则对于人类思想和道德的发展能力,就要比对于自然界的活动更不真确呢?”在孔多塞看来,既然自然科学已经证明了那些自然定律是普遍的,那么推及到人类社会中,人类社会的所有成员都该享有启蒙思想所揭示的那些人类的权利。他认为,地球上没有那个民族受到诅咒,永远不能享有自由和使用自己的理性。他断定人类进步是不分人类种族宗教的。他把那些已经获得广泛传播的人类自由原则,称之为法国宪法原则。他认为,这个原则必将传入奴隶们的小木屋中,必将传入被压迫者的灵魂中。所以研究启蒙运动的学者布隆纳认为,启蒙哲人所相信的进步观,实质上是相信自由的人在道德上也能改善。他说:“启蒙运动对理性的敬重与必须培养普通人的尊严和怜悯之情的信念是分不开的”。

 问:但是二次大战之后,许多思想家开始反思启蒙,他们对进步观提出了批评。

 答:是的,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法兰克福学派的霍克海默尔与阿多诺。他们的名著《启蒙的辩证法》全面反思了启蒙主义乐观的进步论。他们提出的问题确实很尖锐,比如启蒙哲人那样相信科学进步一定会带来人的精神世界和道德世界的进步。但是纳粹的暴行,奥斯威辛的焚尸炉,都有严格精确的科学管理。纳粹使用的屠杀手段也是科学进步的成果,这说明科学也可以是恶魔的帮凶。又比如,纳粹集中营的一套管理程序是相当理性化的,绝不掺杂任何个人情感。但是这种理性的操作管理,却是对人的理性的毁灭。所以他们提出“工具理性”这个概念,挑战启蒙哲人的进步观,认为启蒙哲学对理性的信任是很危险的。

 问:这个反思是很必要的,但并不能否定启蒙的价值。

 答:我同意你的这个看法。启蒙哲学的进步观产生于十八世纪近代科学正在成长之时,那时大多数哲人并没有感觉到对理性的过度信赖会有危险,而帕斯卡尔的思想中似乎对此有所察觉,他试图让理性只呆在科学领域,而在人类的信仰和道德上,要相信直觉、情感所起的作用。所以我们前面曾说过,帕斯卡尔是个有相当现代性的思想家。霍克海默尔与阿多诺对启蒙的批评是因他们眼见德意志那样一个文明的民族,德国这个最崇尚科学理性的国家,会让希特勒那样一个奥地利下士所左右,这让他们太震惊了。所以要从思想上挖挖根儿,自然要牵扯到启蒙理想。但其实,进步观同样要求人在道德上的进步。还是布隆纳说的好:“启蒙思想并不曾机械地将进步等同于时间的流逝,或单纯的技术发展。相反,它总被视为承担着一种对拓展自我意识和发挥判断力的可能性的道德承诺”。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启蒙的时代——理性寻找光明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帕斯卡尔的《思想录》中对神与人的思索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帕斯卡尔悲剧性的宗教观:人在此世能否得救?

    想了解更多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的精神遗产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的精神遗产

    [提要]启蒙的时代常被称作“伏尔泰时代”。这不仅因为他的思想领域最广阔,运用的写作方式最多样,表达的启蒙理念最明晰,也因为他的听众最多样,影响的范围更广泛,直到今天他所宣扬和坚持的价值理想仍然意义常新。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六下部分—— 卡拉斯事件与宗教宽容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六下部分—— 卡拉斯事件与宗教宽容

    伏尔泰仔细调查了卡拉斯一案的案情,坚信他是无辜的。为此,他花了近四年的时间,利用他的威望和人脉,为卡拉斯伸冤。他说服了当时的重臣舒瓦瑟尔公爵,甚至请叶卡捷琳娜女皇和腓特烈大帝出面声援,终于让巴黎法院重审,判定卡拉斯无罪。在这一事件中,伏尔泰博爱的心怀、坚定的宗教宽容思想,显示了启蒙运动的必要性。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六上部分——卡拉斯事件与宗教宽容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六上部分——卡拉斯事件与宗教宽容

    卡拉斯事件是一件典型的因宗教偏执引发的冤案,后果惨不忍睹。卡拉斯的鲜血激怒了伏尔泰,他不仅为卡拉斯昭雪奔走呼吁,更痛定思痛,写下了《论宽容》一书,阐明宽容是文明社会最重要的标志,也是文明人的立身之本。

  • 启蒙哲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五—— 宗教的正理是谦逊与宽容

    启蒙哲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五—— 宗教的正理是谦逊与宽容

    [提要]伏尔泰激烈地抨击宗教迷信,但他不是一个无神论者。他认为宗教存在的理由之一,是为人类的道德提供普遍规范。他痛恨引发无数流血冲突的教派争斗,讥讽神学家的教义之争,认为这些以上帝之名进行的残酷斗争,不过是人的贪婪和愚蠢的反映。宗教的正理是谦逊与宽容。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四:大宪章的启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四:大宪章的启示

    伏尔泰在他的《哲学通信》中,考察了英国的政制形式,他谈及英国政府时,敏锐地注意到“大宪章”在英国政治生活中的重要作用。他指出,这部宪章是“英国各项自由的神圣来源”。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 之三:英格兰的启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 之三:英格兰的启示

    [提要]一个蛮横的贵族以棍棒对待智慧,一个专制的政府以监狱代替辩论,伏尔泰又回到了巴士底狱。幸运的是,摄政时代的宽松气氛得以使放逐代替了长期监禁。伏尔泰很快获释,他的眼光投向英格兰,他要去看看这个有民选议会的国家是怎样对待自由思想的。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二: 巴士底狱的收获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二: 巴士底狱的收获

    [提要]被囚禁在巴士底狱期间,小阿鲁埃做成了两件事,第一他开始了史诗《亨利亚德》的创作,第二他开始使用伏尔泰这个名字,今后这个名字将成为人类思想发展史上的一个标志。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