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7年7月21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7月21日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奥朗德五年任期留下了什么?

作者
奥朗德五年任期留下了什么?
 
马克龙陪奥朗德离开爱丽舍宫,2017年5月14号 RFI/Pierre René-Worms

奥朗德周日在与现任总统马克龙进行权利交接后离开了爱丽舍宫,结束了五年的任期。他在随后前往法国社会党总部发表讲话时说,他留下的法国比2012年接手时要好得多。情况究竟如何?

我,共和国总统……

奥朗德在2012年总统第二轮投票前和萨科齐进行的电视辩论时,突然在两分中的时间里,以“我,共和国总统”开头,用一长串排比句的形式列出了自己当总统以后致力于实施的的一些主要纲领,

他说:我,共和国总统,我将不会成为多数党领袖。我将不会在爱丽舍宫接见议会多数派的领袖;我,共和国总统,我不会将总理作为合作者对待;我,共和国总统,我将不会出席在巴黎的酒店为自己的党派举办的筹款活动;我,共和国总统,我将让司法独立。如果与高级司法委员会意见不统一,我不会任命检察院官员;我,共和国总统,我不会任命公共电视台董事会,我将让一个独立机构来做决定;我,共和国总统,我会确保我的行为在任何时候都是典范;我,共和国总统,我也不会一直想着总统的豁免权。我会进行改革,因此,我当总统上任之前的行为如果受到质疑,以便可以在特定的条件下接受法官的传讯,或者到司法部门进行解释;我,共和国总统,我将建立了一个男女平等的政府。政府里男女数目同等;我,共和国总统,将为部长们制订一个任何人不能有利益冲突的道德守则;我,共和国总统,部长们将不能同时兼任地方的领导人职位,因为我认为他们应该专注于自己的部长工作;我,共和国总统,我将会让权力下放,因为我认为,地方当局需要的新的活力,新技能,新的自由;我,共和国总统,我将确保社会伙伴,包括专业团体和工会的意见受到重视,我们能够定期讨论以便知道什么是法律支持的,什么是可以商榷的;我,共和国总统,我将进行大辩论。我们曾提到关于能源的辩论,在这些问题上举行大型辩论合情合理;我,共和国总统,我将在2017年议会选举中引入比例代表制,因为我觉得所有政治党派别都得到代表是件好事;我,共和国总统,我会试着尽量高瞻远瞩来制订广泛的指导方针,这是主要的推动力。同时,我也不会插手所有的事情,我总是会照顾与法国人的接触。

这一长串排比句既十分有力地展示出自己未来领导执政理念,同是也间接地批评了他的对手,寻求连选连任的萨科齐在任期内的遭批评的一些行为,为他赢得不少分,之前并不被公众看好的奥朗德突然树立起了一个有担当,有独立精神独立,不霸道同时有寻求亲民的未来总统形象。这和当时任期刚满,但已经非常不得人心的萨科齐的个性和作为形成鲜明对比,也为厌倦萨科齐作风的法国民众带来一些新的希望,在2012年第二轮总统大选中以51.64%成功当选。

奥朗德因此法国兰西第五共和国第七任总统,也是除了密特朗之外唯一的左翼总统。

奥朗德在当选后,为了表明自己的左翼政策,同时与萨科齐的风格划清界限,曾表示说,他要当一个“普通”总统,他也誓言要将金融届作为主要的“敌人”进行治理,同时,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他誓言将扭转法国失业率不断上升的弧线作为是否出来竞选下届总统的条件。

但历史总是在开着玩笑,任何领导人的誓言都需经过时间的考验。五年时间过去后,情况如何?实际上,当年信誓旦旦的奥朗德民意支持率下降为法国历届总统最低水平,被冠以“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最不得人心的总统”的称号。
这是他无能还是运气不好?有评论指,支持率下滑和他在执政期间提出了多项不得民心的政策,加上法国近两年来称为恐怖袭击的目标,失业率高居不下以至他个人的绯闻,还有政府成员不断爆出的丑闻都令他失去民心。“普通”总统并不好做,法国人期望一个能带领他们走出低迷的经济社会现状的领袖。 奥朗德承诺的,法国人期待的法国变得更好的局面并未完全实现。他的五年任期究竟在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有和作为?

在他离开爱丽舍宫之时也是为他的政绩做一个总结的机会。

承诺是否得到实现?

首先来看看奥朗的承诺的议会党派比例制,因为下个月就将举行法国议会选举。在这点上,奥朗德并没有进行相应的改革,以便让所有的党派都能在议会有与其得票率相当的议员。五年过去了,议会选举制和之前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奥朗德也承诺对共和国总统的司法身份进行改革,但这更加复杂,因为牵扯到对宪法的改革,因此这项改革在奥朗德执政期间从未真正展开。之前虽然也开始了一项相关的研究工作,但并不涉及到总统的公民权利。也就是说,法国未来总统将继续享有无限制的豁免权。

关于社会对话,在总统任期初期,奥朗德的确有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是由于政府通过宪法第49章第三条强行通过劳动法改革法等法案后,与工会和社会组织的关系变得异常紧张。总统不在爱丽舍宫接见多数派议员的承诺也未实现,不少社会党议员,包括党内的反对派都曾在爱丽舍宫与总统举行果交谈。

但如果说奥朗德毫无作为也不符合事实,他的承诺还是得到部分实现,比方中央权力下放改革通过2015年7月16号的法案得到通过,2013年7月25号签署的法案也让总统无权再干预司法程序。

政府男女平等的承诺也是部分得到实现,因为当政府成员人数是偶数时,往往可以做到部长和国务秘书男女人数完全一样,但当这个数目是奇数时,往往还是男性优先。对于政府人员不能在地方兼职的承诺也是基本实现,但还不够彻底,出任环境部长的奥朗德前配偶罗亚尔夫人Ségolène Royal,交通部长古维利耶Frédéric Cuvillier国防部长勒德里昂都没有遵守,前两位在进入政府后不久辞去了地方任职,但勒德里昂却被允许继续担任布列塔尼地区的地区理事会主席一职。
评论认为,除了以上成败参半的政绩外,奥朗德在经过长时间的犹豫后,最后决定不再出山竞选连任,这不仅为奥朗德时代划上句号,也为社会党留下了一个残局,他一旦宣布不再出山,社会党内部权力竞争立刻呈现白热化,最后在经过初选后,党内偏左的反对派之一阿蒙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战胜党内名气超过他的其他几位候选人,最后代表社会党竞选总统,阿蒙提出的“全民收入”的理念为他赢得人心,但也受到法国偏右选民的诟病,阿蒙的竞选战打得极其失败,在第一轮选举中仅获得6.9%的选民支持,让社会党的影响力大减,党内的斗争让这个在法国政坛长期和传统右派分享河山的大党濒临崩溃的边缘。

奥朗德在经济领域留下的脆弱遗产

奥朗德曾誓言要扭转失业率上升的趋势,在2012年九月份曾信誓旦旦,说要让法国失业率在第二年就下降,并将这个目标与自己是否连选挂钩,但2017年,法国的失业率继续居高不下,尽管在2016年曾一度下降,但今年3月份失业人数猛增1.3%。

减少公共赤字也是奥朗德竞选期间的承诺之一,他说要让政府预算在任期结束时得到平衡,但由于法国经济局势一直没有起色,目前公共债务与国民生产总值比例降为3.4%,尽管政府曾说要将这个数据到今年年底降为2.8%, 但是不少分析家,包括法国审计法院都对此表示怀疑。所以,平衡预算的计划也可以说是付诸东流。

外交 军事 反恐加分

奥朗德在国内政策上频频失败的同时,在国际外交和军事领域为自己赢得了一些加分

首先是巴黎联合国气候大会的成功举行,这也是奥朗德政府取得的最大外交成就,作为联合国世界气候大会的东道主,法国成功地让世界195个国家签署了旨在遏制全球气温升高的《巴黎气候协议》,在环保问题上,法国也在降低能源消费,减少对核电和化石能源的依赖问题上有所作为,但也在这个问题上显示出一些矛盾,比如振幅放弃了环保税,也没有实现奥朗德在竞选期间做出的关闭费森莱姆核电站的承诺。

法国宪法也赋予法国总统三军统帅的职位,在他执政期间,2013年1月,当伊斯兰激进分子向马里首都巴马科挺进时,他下令展开名为“薮猫”的军事行动,结束了激进伊斯兰分子的企图。同一年十月,法国也向将要因宗教之争而陷入混乱的中非;从2014年9月开始,法国派军前往伊拉克,后来也加入了美国主导的在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国际联盟。
奥朗德执政期间,法国经历了历史上伤亡最惨重的几起恐怖袭击,作为国家元首,奥朗德加强反恐措施,在全法国实施紧急状态法,在国难当头时树立起了有担当的“国父“形象,但他宣布取消恐袭犯法国国籍的建议遭到左派内部反对,司法部长托比拉愤怒辞职,最后这个备受争议的措施并未实施,但导致社会党内进一步的分裂。

社会教育和同性恋法

奥朗德曾表示要在五年内创立6万个教师岗位,尽管这个目标达到了,但是对法国教育不平等的状况没有带来推动的效果,2016年,欧共体的Pisa排名榜显示,法国学校的不平等现象依然十分突出。法国在这个领域还有不少工作要做。
历史可以记住奥朗德的还有他执政期间冲破阻力通过的《同性恋婚姻法》,这个法案为法国同性恋的争取到了和异性恋同样的权利,但也继续遭到右派保守人士的反对和激烈批评。

退休后生活

奥朗德5月14号在新任总统马克龙的陪同下告别了爱丽舍宫,法国总统府迎来了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马克龙是否能带领法国走向新的时代,通过改革让法国走出大规模失业和经济停滞的现状,重新树立民众对政治人物的信心?是奥朗德时代后,马克龙时代关注的焦点。

对自己今后的工作,奥朗德一直讳莫如深,目前只知道他从9月份开始担任“France Engage”基金会的主席,他也表示不会去做天价的演讲。

奥朗德即将开始总统退休生活,和所有的退休总统一样,奥朗德将拥有自己的宽大办公室,有报道指,奥朗德为自己租的这个办公室位于巴黎市中心黄金地段,约340平米,每月由纳税人支付高额租金已经开始引发争议。

看来立志要当“普通总统”的奥朗德在退休后还是难成“普通人”。
 


同一主题

  • 余杰:刘霞软禁生活比刘晓波坐牢更痛苦

    余杰:刘霞软禁生活比刘晓波坐牢更痛苦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终于不敌癌症病魔的吞噬,在7月13日离世。他没能在自由的天空下走完人生最后的路程,这让他的亲朋好友以及世界各地相识与不相识的关注中国命运的人士唏嘘不已。应该说,已经四次坐牢的刘晓波此前一直拒绝出国,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却改变立场,表示“死也要死在国外”,他显然想用他最后一点生命,为因为他而长期处于软禁状态的妻子刘霞争来她应有的自由。刘晓波带着未了心愿离世给他与妻子刘霞的故事更增添了几分凄婉。逝者长已矣,但生者、他未能如愿送往自由天地的妻子现在状况如何,没有人知晓。关心者在痛惜与愤怒之中,开始为刘霞的自由发出呼吁。刘晓波的生前好友、旅居美国的中国异议作家余杰目前正在台湾为出版刘晓波文集第三卷和第四卷忙碌,他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

  • 刘晓波是谁,为何应被后人铭记?-与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谈谈刘晓波

    刘晓波是谁,为何应被后人铭记?-与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谈谈刘晓波

    根据中国官方消息, 61岁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国大陆著名社会活动家、知识分子刘晓波先生,因病于7月13号在其接受“保外就医”的沈阳医院逝世。刘晓波先生不幸离世的消息,也立即引来了来自于他生前好友和全世界各界人士,对这一事件的关注和哀悼。法广也在第一时间请来了部分刘晓波先生生前的朋友、同事和一直关注中国人权进展的一些代表人物,来为您介绍一个他们所认知的刘晓波,以及他们对其不幸去世这一噩耗的回应。

  • 专访黄闻光谈《北京政变》

    专访黄闻光谈《北京政变》

    “酷吏” 、“太子党” 、“祸水” 、“王与寇”这些词会让你想到什么,是历史剧?还是武侠小说?也许都可以。实际上这是明镜新闻集团创始人何频和美国的记者黄文光2012年共同撰写的书《中国权贵的死亡游戏》中章节的题目,这本书从2012年震惊中外,的王立军事件着手,主线是通过大量的资料对薄熙来,谷开来事件及其导火索,英国人海伍德在重庆南山丽景饭店的死亡事件展开,副线则是中国高层权力的残酷斗争。 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这本书中提到的事件和人物至今还在对中国政治领域余波未消。

  • 廖天琪:中国政府现在最好的决定就是对刘晓波和家人放行

    廖天琪:中国政府现在最好的决定就是对刘晓波和家人放行

    自今年6月26日传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国大陆文学评论家、人权活动家刘晓波先生在狱中因肝癌晚期被接受“保外就医”以来,该消息立即引发了世界各界对这一事件的广泛关注。全球众多团体和个人表达出对他本人病情的关心,以及希望他和家人能自由选择就医地点的呼吁。我们今天也请到这些人中代表之一,现侨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现任会长廖天琪女士,请她来帮助我们就这一事件从欧洲的角度进行详细的介绍和分析。

  • 金钟: 香港回归20年 香港人心没有回归

    金钟: 香港回归20年 香港人心没有回归

    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曾经居住香港多年的资深媒体人、香港《开放》杂志总编金钟先生接受本台电话采访,谈他对香港回归变迁及前景看法。

  • 法国立法选举以及国民议会你想知道的一切

    法国立法选举以及国民议会你想知道的一切

    法国国民议会选举在今年6月11和18日举行全民直选两轮投票,选出577个任期5年的议员席位,每个议员在国民议会代表其选区民众利益,参与法国法律草案的讨论和投票表决。总统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党必须成功拿到至少289席、即国民议会的多数席位,才能顺利让他有关法律的目标通关。

  • 六四二十八周年如何纪念?

    六四二十八周年如何纪念?

    时光冉冉,转眼间又到了纪念89 六四的日子,89年民主运动遭血腥镇压已经过去了28年,六四在中国依然是禁区,但每年六四到来之际,全球各地的华人还是会通过各种方式进行纪念。在此次纪念64二十八周年的特别节目里,我们邀请多位嘉宾,包括六四的亲历者,参与者,受害者,民运人士,记者等从各个方面予以分析和介绍。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