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0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2017年10月22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 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国制造:候选人言行不一

作者
法国制造:候选人言行不一
 
法国制造协会网站 网络截图

记得2012年法国举行总统选举时,就有媒体披露指出,口口声声呼吁法国优先,反对法国企业外迁,反对中国产品与法国产品做不公平竞争的法国极右党派国民阵线的竞选宣传产品中有相当一部分居然是在中国制造,网上甚至刊登了中国南京工厂生产的国民阵线的宣传横幅。五年之后,法国社会的民族主义势力进一步高涨,参选的11名候选人多多少少都表达有意捍卫法国本土的工业,捍卫法国民众的就业等立场,然而,事实上,几位主要候选人的竞选宣传品都使用在国外生产的宣传品,只不过是百分比不同而已。

成立于2015年的非政府组织“法国制造协会“近日公布了一份对候选人的竞选宣传品产地的调查报告(http://www.fimif.fr/50/origine-des-produits-derivees-des-candidats-a-la-presidentielle?_sm_au_=iVV5n7JRLMM4fNDM)。这些宣传品包括各大候选人在网上以及在竞选总部销售的T恤衫,咖啡杯,茶杯,等等。报告显示候选人的言行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反差,尤其是极左翼以及极右翼党派的候选人。而极左以及极右党派候选人恰恰是在竞选活动中最高声呼吁要捍卫法国制造并且严厉抨击资本家在发展中国家剥削底薪工人。

不过,报告也同时指出,此次总统选举中64%的宣传产品在法国生产,而其余的产品则分别在中国,印度以及摩洛哥等地生产。当然,在法国之外的国家生产,这在全球化的今天本来无可厚非,但是,令舆论难于接受的是,很少有候选人敢于担当,公开承认他们的产品确实在法国以外制造,并且解释其中的理由。法国制造协会事先致函所有候选人,询问他们使用的宣传品是否在法国制造,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即使在调查人员将产品的产地图片发给候选人之后,他们依然拒绝回答。

法国制造协会将参选的11名候选人分为四组:第一组列出的是“好学生”,随后是中间派,最后是“坏学生”。当然,也有候选人并不使用宣传品,他们是被民调排列在最后的四名“小”候选人,他们分别是法国极左翼新反资本主义党的领袖飞利浦·普图(Philippe Poutu), 法国团结进步党党魁雅克·谢米纳德(Jacques Cheminade),工人斗争党发言人纳塔丽·阿尔托(Nathalie Arthaud)以及 抵抗党派候选人让·拉萨尔(Jean Lassalle);这些小党派的竞选资源主要依赖他们各自的书作以及宣传传单,这些资料几乎完全在法国印刷,除了让·拉萨尔的一本书在西班牙出版之外。

而其他的候选人则都使用在国外生产的产品,在法国制造协会展开调查的期间,社会党候选人阿蒙以及极左翼候选人梅郎雄两人的网上销售商店都突然消失了。

根据协会的介绍,对候选人的评比标准并不仅仅限于产品的产地,透明度也是一大重要的参照因素。因为在法国,生产商并没有法定的义务必须标注产品的产地,但倘若虚报产地,却属于犯罪行为。所以,倘若,产品的标签上并未标注产地,那么,绝大多数情况下,说明产品并非是法国制造。

根据调查,法国右翼起立党主席尼古拉-杜彭·埃尼昂(Nicolas Dupont-Aignan)使用的产品百分之百在法国生产,杜彭·埃尼昂本人也在他的网站明确标注百分之百的法国制造。

其次,就是传统右派共和党候选人菲永,2015年共和党就曾经因为大批量在国外生产而受到舆论广泛谴责,在此次选举中,共和党似乎“改邪归正”,经过法国制造协会的核实,共和党的竞选产品确实产自法国工厂。

同共和党一样,社会党在2015年也同样受到谴责,不过,社会党依然有些产品,例如,雨伞,背包,以及草帽等产品的产地不明。中间党派候选人马克龙不太使用宣传品,其大部分产品都在法国或者西班牙生产。

共和联盟党候选人皮埃尔·阿瑟力诺(Pierre Asselineau)可能是唯一的一位在此议题上绝对透明的候选人,他在网站上明确说明使用产品绝大多数产自亚洲,因为,在法国很难找到价格合理的供应商,倘若有法国产家有意生产,可以与他取得联系。

极右党派国民阵线声称其产品80%在法国生产,但却拒绝提供法国厂家的名单。而调查显示,国民阵线使用的产品极少数拥有法国制造的标签。而玛丽娜·勒彭几个月前参观法国制造沙龙时明确承诺,将在法国生产所有的宣传品。
最后,人气日益旺盛的极左翼候选人梅郎雄的竞选团队多次强调所有宣传品产自法国,但却拒绝递交法国厂家的名单,并且拒绝调查者进入商店调查。当调查者伪装成支持者进入商店之后,发现有许多国外生产的产品,例如,摩洛哥生产的体恤衫以及中国生产的茶杯等等。

根据法国制造协会的估算,倘若,所有竞选宣传品在法国制造的话,这虽然不能解决法国四百万失业者的就业问题,但至少可以为50位法国人提供几个月的工作机会。

事实上,政界人物言行之间的反差与落差在全世界范围内比比皆是。口口声声提倡美国优先,要求美国企业必须在美国生产,必须雇佣美国人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本人就在自己的企业雇佣外籍职工,特朗普家族企业在全球12个国家生产各类产品,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特朗普家中的家具就产自土耳其与德国,特朗普运动套装就有部分产自印度,特朗普伏特加酒就产自荷兰。

  • 马克龙取消巨富税何以激发如此强烈反响

    马克龙取消巨富税何以激发如此强烈反响

    法国国民议会从本周二开始讨论马克龙上台之后推出的首个财政预算案,今年的预算案中有多个部分引发舆论的广泛争议,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取消巨富税,给资本收入征税封顶以及降低住房补贴等等。

  • 中国经济19大报喜数据难掩远忧近虑

    中国经济19大报喜数据难掩远忧近虑

    中共19大召开的次日,中国国家统计局19日在北京发布最新统计数据,肯定中国经济前三季度稳定向好,保持中高速增长。在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19大开幕前宣布中国经济下半年增长可达7%的乐观预测之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肯定了法新社综合14名分析人士的预估:中国经济增长稳固,但第三季度略有减缓。而债务问题仍是中国经济的不定时炸弹。

  • 中共十九大与美中隔岸喊话

    中共十九大与美中隔岸喊话

    就在中共十九大召开的前夕,美国财政部公布了半年度国际汇率报告,报告并未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是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财政部的汇率报告针对人民币再度做出正面的评估。而众所周知,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曾经高调谴责北京操作人民币汇率,人为调低人民币汇率以刺激中国产品的出口。这是美国财政部再一次发表与特朗普过去的言论背道而驰的评估。不过,美国白宫似乎也不太“拘泥于小节“,同上次一样,白宫也并未对此作出任何解释。值得一提的是,就在美国财政部公布上述报告的同一天,中国央行也公布了2017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报告指出,自从人民币2016年10月正式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之后,人民币的国际使用功能获得了进一步的认可,并且进一步改善了国际货币体系。

  • 世界报:中国艰难推进的经济转型

    世界报:中国艰难推进的经济转型

    中国政府提出经济转型有年,目标旨在改变过度依赖传统重工业及低附加值贸易出口的经济增长模式,提高内需拉动经济增长的比例,这一被中国官方列为经济工作优先的内容势必进入即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大议题之一,法国《世界报》周二题为”中国艰难推进经济转型“的报道,综述外界对中国目前进行经济转型进展的分析。

  • 《世界报》:在当局控制下的中国经济

    《世界报》:在当局控制下的中国经济

    中共19大召开在即,法国《世界报》周末发表8个版面的特刊,从政治、社会、经济、外交等不同角度,介绍中国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强势集权五年后的国家现状。在今天的“今日经济”专栏节目中我们就向大家介绍《世界报》驻上海记者关于中国经济形势的分析报道。报道的标题是:“在当局控制下的经济”,文章认为,尽管中国官方话语不断提及开放经济,但习近平政权实际上加强了对私人经济的控制。

  • 国际“体面工作日”与中国农民工

    国际“体面工作日”与中国农民工

    刚刚过去的10月7日是联合国劳工组织确定的国际“体面工作日”,中国国内的网友们大约很少听说过这个概念。体面这两个字在这里没有任何道德上的含义,体面工作指的是在基本的工作条件下能够获得一份体面的薪水以保障基本的生活水平。尽管体面工作这一概念早在1999年就被国际劳工组织提出,但是,它却要等到最近几年才逐渐浮出水面。它的传播自然同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以及贫富悬殊日益严重的现象有着密切的关系。虽然二十国集团成员国签署共同声明要在全球推广体面工作,然而,在经济利益压倒一切的今天,体面工作获得普及的道路还十分漫长。

  • 英国脱欧疑虑重重 一些金融机构离开伦敦

    英国脱欧疑虑重重 一些金融机构离开伦敦

    英国脱欧谈判进展缓慢,有关的疑虑增加,许多金融机构已经决定把他们的业务从伦敦迁至法兰克福。路透社报道说,一些全球大型银行已决定在法兰克福扩大办公面积,将提升该城市作为德国金融中心的地位。而伦敦未来面临的不确定性更高了。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