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7年8月16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次播音(一小时)2017年8月17日 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异端的权利之三:苍蝇战大象

异端的权利之三:苍蝇战大象
 
敢于对抗加尔文的卡斯特利奥

[提要]卡斯特里奥对加尔文(Jean Calvin)的直接挑战,在力量对比上是不相称的。但是他坚信,自己为异端的权利而战,是为一个崇高的原则而战。他希望通过自己对加尔文的挑战,能最终赢得一个自由的精神世界。

问:加尔文当时手握教义解释权,他会不会给卡斯特里奥也扣上异端的帽子?

答:正是如此。你会发现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有许多反人性、反善好的行为,却会以最美好的名义进行。最美好的名字掩盖了最邪恶的行为,而且所有的恶行都是循环的。千年之恶同今天的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因为只有善好才是创造性的行为,而恶永远是平庸、卑劣的。加尔文迫害卡斯特里奥的行为,就是在捍卫基督教的纯洁的名义下进行的。卡斯特里奥对加尔文的反抗,完全是理性的、冷静的、充分说理的。加尔文烧死了塞维特斯之后,本以为会受到赞扬,人们会感谢他捍卫了基督教的纯洁性。但是他发现塞维特斯竟然有很多同情者,尤其是当他听说卡斯特里奥准备驳斥他,他有点慌,第一反应是,他下令绝不能让《论异端》一书流行起来。他给他的同伙写信,说卡斯特里奥力图证明不应用权利来清除异端,这种说法绝对不能任其扩散,要“火速火速压制这些提倡宽容的人们”,而且这个“比利斯主义”——比利斯是卡斯特里奥的化名——是一个更危险的异端。加尔文找到一个打手,叫贝齐,他是个狂热的极端分子,他甚至说,“无论怎样残酷,暴政总比让人随心所欲好”。这位贝齐公开威胁卡斯特里奥,要把他们统统烧死。他向卡斯特里奥叫阵,说我知道你是谁,用化名也没有用。因为对他们个人我们应按照我所提出的每一点来教训他们。无神论者和异端必须交地方当局惩处。这就是说,在日内瓦大权在握的加尔文,可以像惩处塞维特斯一样,惩处卡斯特里奥。但卡斯特里奥没有被吓倒,反而集中精力撰写《答加尔文书》,公开向加尔文挑战。他坚定地反对用法律压制言论,用教条压制思想,用卑鄙手段压制良心自由。这篇文章写得很巧妙,他不纠缠塞维特斯的观点究竟是对还是不对,只是抓住一个原则,你加尔文凭借权势把一个不同意你的观点的人烧死了。

问:这个方法恐怕是最有效的,否则你就会陷入和加尔文有关教义的争论。其实问题本来就很简单,异端有没有权利存在。

答:对,这就是单刀直入。卡斯特里奥问道,如果塞维特斯真犯了罪,你加尔文原本只掌管教会,你凭什么行使本该由行政当局行使的权利?你加尔文指控塞维特斯的罪名,只是他标新立异地解释了福音书,而以自己的理解解释福音书,不正是宗教改革的内容吗?怎么在你加尔文眼里却成了罪行?再说,你加尔文凭什么能够断定,谁是正确,谁是错误?难道和你观点一致就是正确,和你观点不同就是错误,甚至罪行?卡斯特里奥勇敢地断定,永远不会有任何人、任何党派可以说“只有我们知道真理,所有和我们不同的意见都是错的”。所有的真理都是在争论和分歧中逐渐显现出来的。你们号称只有自己掌握真理,代表真理,这是十足的狂妄无知。所以加尔文所拥有的那种仲裁地位,是僭越,而且这个僭越是凭借暴力。卡斯特里奥说:“你一开始就逮捕了你的敌手塞维特斯,把他投入监狱,在审讯中除了那西班牙人的仇敌,你排除了所有的人”。而且使用的方法是不让人说话,不让人答辩,卡斯特里奥反问加尔文,如果你同别人进行一场诉讼,法官裁定只许你的敌手讲话,你却被禁止开口,你难道不会抗议这不公平吗?而你现在却不让别人讲话,你不过是怕丧失你的独裁者地位。其实,加尔文在争取自己的信仰地位时,早就说过“处死异端是罪恶的,用火和剑结束他们的生命,是反对人道的所有原则的”。但当他掌了权,他不但不许别人说话,还偷偷修改涂抹掉他当年主张自由宽容的言论。卡斯特里奥抓住加尔文的话不放,把他的话一条条揭出来,最后他得出结论:“我的所有读者,把加尔文原来的宣言和他今天的行为比较一下,事情就很清楚了,他的现在同他的过去之不同,犹如光明之于黑暗,因为他已经处死了塞维特斯。他现在想要把一切持有和他不同意见的人同样处死,加尔文要处死别人,因为他害怕他们会揭露他的反复无常和他的蜕化变质。干坏事的人最怕光天化日”。卡斯特里奥的抨击很有力量,他说,如果塞维特斯拿起武器对付你,你有权利诉诸市政委员会。但他只不过是拿起了笔,那是为了表达思想。你无权用火与剑对待他。卡斯特里奥在此说出了流芳百世的名言:“一个国家在良心问题上是没有管辖权的”。“把一个人活活烧死,不是保卫一个教义,而是屠杀一个人。我们不应用火烧别人来证明我们自己的信仰”。这也就是说,不能用抽象的哲学格言和教义来掩盖和宽恕杀人的行为。真理不能靠武力强迫别人信奉。

问:他的这些话,让人想起文革中的情况。当时,一些人的做法和加尔文是一样的,对不同的意见压迫、打击,抓进牢房甚至处死。

答:可见社会的进步是很艰难的。卡斯特里奥在四百年前就把思想自由的道理说透了。他认为,每一个为了自己的信念被折磨被屠杀的人,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对精神世界施行高压统治,不仅是一种罪行,而且注定徒劳无功。他说“我们不要强迫任何人,因为高压统治不能使人进步,那些试图强迫别人接受真理的人,其愚蠢不亚于一个人手持木棒,把食物塞进病人的嘴里”。在确定了精神自由的原则和异端的权利之后,卡斯特里奥开始控告加尔文犯了双重罪责,教唆和执行。因为“你们杀他,是因为他说了真话。即是说的是错话,但那也是真的,他不过是说了他相信是真实的东西”。卡斯特里奥仿佛先知一样预言了随后来到的宗教战争。对教义的不同解释,竟然引发出残酷的屠杀,天主教徒杀新教徒,新教徒反手报复,正像卡斯特里奥对加尔文的控告“通过你嗜血的祈祷,造成或将要造成那么多的鲜血,甚至那最残酷的使用大炮轰炸的专制暴君也望尘莫及。除非上帝对可怜的人类发慈悲,使君主们和其他统治者看清真相而中断那血腥勾当,血还是要流的”。在卡斯特里奥的心中,什么样的宗教教义之争,也不能掩盖屠杀异端的鲜血。加尔文对卡斯特里奥的控诉极为恼火,他的报复就要开始。

 

 

 

 

 


同一主题

  • 法国思想长廊

    异端的权利之二 --卡斯特里奥的异端保卫战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异端的权利-----加尔文不容异端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思想长廊

    博丹的主权观

    想了解更多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 之三:英格兰的启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 之三:英格兰的启示

    [提要]一个蛮横的贵族以棍棒对待智慧,一个专制的政府以监狱代替辩论,伏尔泰又回到了巴士底狱。幸运的是,摄政时代的宽松气氛得以使放逐代替了长期监禁。伏尔泰很快获释,他的眼光投向英格兰,他要去看看这个有民选议会的国家是怎样对待自由思想的。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二: 巴士底狱的收获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二: 巴士底狱的收获

    [提要]被囚禁在巴士底狱期间,小阿鲁埃做成了两件事,第一他开始了史诗《亨利亚德》的创作,第二他开始使用伏尔泰这个名字,今后这个名字将成为人类思想发展史上的一个标志。

  •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 伏尔泰戏剧性的人生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 伏尔泰戏剧性的人生

    [提要]启蒙时代声名最显赫的人物是伏尔泰,他的思想遗产极其丰厚也极其复杂。他是一个时代的标志,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十八世纪社会思潮的走向。他毕生为之奋斗的思想自由与宗教宽容,已成为人类文明社会的基本价值。

  •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洞见之四——共和国之名的虚妄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洞见之四——共和国之名的虚妄

    [提要]孟德斯鸠把政体分为三种,并分别指明了它们的原则,他指出共和政体的性质,是人民全体或某些家族在那里握有最高权力。共和政体的运行应该由人民公开选举出他们的代表来实施。但是它依然可能不是这样运行,依然可能剥夺人的自由。共和之名并不保障公民的自由权利。

  •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洞见之三——以权力约束权力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洞见之三——以权力约束权力

    [提要]孟德斯鸠极为睿智地指出: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一条经验。滥用权力意味着侵犯人的自由,因为当权者不知道施用权力应该在何处停止,因此制约权力就是捍卫自由的第一要务。

  •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 孟德斯鸠的洞见之二——恐惧培养奴隶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 孟德斯鸠的洞见之二——恐惧培养奴隶

    [提要]孟德斯鸠的“政体分类说”指明,共和国的统治原则是品德,君主国的统治原则是荣誉,而专制政体则需要恐惧。这个原则至今未有改变。

  •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的洞见之一——政体分类说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的洞见之一——政体分类说

    [提要]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是一部博大精深的著作。它确立了现代文明政制的原则,明确了评价政治制度的基本标准,那就是:这种制度是否保障了人的自由。这部著作不仅从一般法学理论上论述了法与一切其他事物的关系,而且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具体的政制建构。孟德斯鸠谦逊而自豪地说:“如果我的书能使那些发号施令的人增加他们应该发布什么命令的知识,并使那些服从命令的人,从服从上找到新的乐趣的话,那我便是所有人们当中最快乐的人了”。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