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3月19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3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走进阿维尼翁的藏族舞蹈剧场:《香巴拉》

作者
走进阿维尼翁的藏族舞蹈剧场:《香巴拉》
 
香巴拉 舞蹈剧场 剧照

法国的阿维尼翁戏剧节被称为是欧洲最具影响力,最盛大的戏剧节,每年夏天的7月份,这个小城就成为来自欧洲和世界各地的各种大小剧团的表演平台,这里有进入正归也就是被称为IN单元的歌剧或戏剧演出,但在OFF单元的各种演出也是汇聚了各种各样的题材和节目,可以满足所有人们对各种表演形式的好奇心和兴趣,也是全世界戏剧人和舞台艺术工作者向往的神殿和狂欢节。

今年是阿维尼翁艺术节70周年,艺术节上出现了一个藏族舞蹈团体,万玛舞蹈团带来的舞剧《香巴拉》,这也是阿维尼翁戏剧节上首次出现这样的节目。
 

在今天的文化艺术节目里,我们有幸请到了万玛剧团的创始人,也是《香巴拉》剧的编导万玛尖措先生,以及这个舞剧的法国制作人李昱翰小姐。

万玛尖措:到法国演出对我们来说像朝圣一样, 如果从藏传佛教的信仰层面看,我们到拉萨是圣地朝圣的话,到法国的阿维尼翁来,从艺术的层面讲,也是出于一种朝圣的状态。

法广:“香巴拉“在藏语中是什么意思?

万玛尖措:意思就是理想国,桃花源等 ,香格里拉这个词最著名的还是在英国小说家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首次出现,然后西方人才第一次知道了香格里拉这个概念。其实,在藏语里,香格里拉和香巴拉是一个词,指的是净土,是藏传佛教的一种精神环境。

法广:作为一个舞蹈家,舞蹈剧的编舞,使用《香巴拉》这个名字来进行创作的时候,如何做到将香巴拉这个名字所蕴含的“净土“的概念传递给观众的?

万玛尖措(中)与舞蹈演员
万玛尖措(中)与舞蹈演员

万玛尖措: 可能更多还是跟我儿时的经历和童年的回忆有关,这里面最重要的可能还是自己的族群身份认同问题。因为藏族人是全民信仰藏传佛教,所以佛教里面一些比较核心的观念是我们从小就耳濡目染,感同身受的。所以香巴拉本身在藏传佛教里也是一个非常核心的概念,所以我们从小就知道“香巴拉”这个词的意思极其所包涵的意境,后来在成长的过程中,也从不同的层面进一步了解到了香巴拉不同的概念。所以到了自己创作的成熟期和成熟阶段就希望将希望将这个核心的观念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展现在舞台上。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剧并不是舞剧,而应该是舞蹈剧场,舞蹈剧场这个概念是从西方,从德国来的,内容包括现代舞和传统的民间舞等,也有行为艺术,有音乐,还有现场的声效,以及互动,所以是比较多元和多样的舞台表现方式。所以,《香巴拉》的形式和内容也比较多样,但是核心的内容还是以西藏的文化背景和根基为主。

法广:藏族的文化已经在你的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万玛尖措: 在我的记忆力,大约是十一岁的时候,第一次跟父母到天葬台看天葬,这对当时那个年龄阶段的孩子来说,这是一个极度恐惧的经历,当时由于心智还没有成熟,所以看到那样的残暴场景时,根本无法理解,但是当时父母会给我们很多启发和引导,所以,这些经历对我后来作品的创作都有特别大的影响和意义。所以,在《香巴拉》这个剧中,在全剧的最高潮阶段,实际上就是有关天葬的内容。

法广:作为一个西藏舞蹈艺术家,您将自己对生与死的理解和感受,对自然与人类关系,对宗教和文化等内容都融进了自己的舞蹈创作中?

万玛尖措:香巴拉这个剧中的生死观更明确。整个《香巴拉》这个剧反应的就是西藏宗教信仰中的生死观,从普世的意义上讲,生死是整个人类都要面临的局面,只是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教育背景下对生死的理解角度不一样,所以我特别希望通过舞台剧的方式将这种生死观呈现在剧场的空间里。让大家去共享和感受。

法广:舞蹈是人类最原始也是最直接的表现情感的方式,当您自己在舞台上用自己的肢体语言表达的时候,有何种心态?

万玛尖措:《香巴拉》这个剧我只是导演和编剧的身份,自己本身不再舞台上,更多还是演员在台上表演,我对演员的要求和对学院派的表演方式和演员的状态是完全不同的。我们在创作和排练的时候,要求演员像真正的修行僧侣一样,在排练前要打坐,在排练,演出和结束后,这些仪式都要进行,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仪式让自己的心境平缓下来,用不同的方式展现一个不同的主题。

他可能跟西藏传统的舞剧呈现的状态和方式有所不同,所以我们也强调生死或者终极的关怀和内心情感关照,这些本身就应该是一个内心静态的,缓慢的状态,所以我们尝试用这种语言和速度去完成作品的呈现。

法广:艺术除了关注情感以外,可能也要关注当下的社会状况,你曾经生活中西藏,现在生活在北京或其他的大城市,如果要用舞蹈来表现当下的中国社会,您会用何种方式来表现?

万玛尖措:这可能根据每个时期,每个阶段的状态也会出现不同。比如我刚大学毕业时的作品呈现的更多的是愤怒的状态,到了另一个阶段的作品就是相对妥协的。因为那个阶段我和政府,以及一些团体合作比较多,所以作品感觉呈现出的是回收的状态。

现在这个阶段也不一样,可能是从自己的角度先进行自我认识,然后再看待大的环境和整个——从大的角度看,可能是人类的状态。

《香巴拉》是2012年的作品。我去年的作品《风之谷》呈现出来的是更加单一的状态,没有身份的认同,或区域的色彩和背景,完全是人本意识的作品,用的方式是现代舞的方式。因为那个作品我关注的更多的是人类的未来,是人类面对的选择这个主题。所以根据不同的阶段,我对自己的看法和状态,以及创作的作品也会不同。

法广:你能从愤怒,妥协到最后的这种平和的状态的转变过程,可以说与你的西藏文化和宗教背景不无关系?

万玛尖措:这是一定的。我现在所有的价值判断和情感的投射和反映都是和西藏那片土地有关。而且我的很多灵感的来源也来自那片土地的滋养,那是密不可分的。

法广:以后会回到那片土地去生活吗?

万玛尖措:当然,当然,那是一定的。我曾经多次说过,以后一定会回到那片故土去砍柴,喂马,放牧,然后无限欢喜。

法广:祝您在阿维尼翁的演出取得成功,也祝您实现自己的理想。

阿维尼翁戏剧节人才济济,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让一个藏族题材的舞蹈被列入节目名单呢,请听万玛舞团法国制作人-李昱翰女士的介绍:

李昱翰:这次也是我们巴黎藝文传媒公司和万玛舞团的第一次合作,契机是通过我们的一个共同朋友,他也是国内一位著名的舞者,通过他的牵线我们达成了共识。香巴拉以前在韩国,美国芝加哥等海外其他地方都演出过,但是从来没有来过欧洲,所以他们是非常希望能够参与到欧洲的艺术舞台中来。

法广:是通过什么样的渠道进入到阿维尼翁戏剧节呢?

李昱翰:其实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很难。因为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的尝试,香巴拉是第一次一个中国传统民间舞蹈来到法国。关注阿维尼翁戏剧节的人也许知道,2014年起陆续有过中国大陆的戏剧作品来阿维尼翁演出过,但那时候多是政府间合作,为庆祝中法建交50周年两国间相互的剧目选送。我们是不同的形式,是自己给组委会投稿取得了这的次机会。通过我们公司的经验,我们首先与戏剧节建立联系,提供一系列专业制作的法语推广素材,这包括文字,视频和图片等资料,然后经过戏剧节和剧院的评估,最终给了我们肯定的答复,选定了在 Laurette théâter 演出。

法广:演出几场?

李昱翰:其实每年的阿维尼翁戏剧节会在7月份持续一整个月,每年开始和结束的日期会稍有不同。今年2016年是7月6日至30号,每天19H50连续演出,一共26场。

法广:你自己也是建立了文化公司,你希望在这方面有什么突破呢?

李昱翰:对,其实这也是我的小小梦想。为什么我这次做舞台剧呢?其实这次舞台剧来法国,特别是中国传统的,比较民间的剧目来法国其实是比较困难的。因为大家都知道在欧洲还是比较当代的画作,舞蹈,舞台剧是比较受欢迎的或者说是更受关注的。涉及到中国,也就是近几年法国对中国艺术的了解越来越多,但是其实还是很片面的,中国传统的民间的东西在法国的认知率还是很低的。所以最初,我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做中国舞台剧。但我为什么还是想做这个,这跟我的经历是有关的。其实我是学舞蹈出身的,曾经是一个职业舞蹈演员,工作了几年后才来的法国,学习的文化产业管理专业。当时来法国的目的就是希望学习这样一个专业,能通过我的努力和工作去让更多的艺术家和好的艺术作品被更多人知道和认可,能帮他们做专业的推广和宣传,所以我在去年建立了我的公司叫“巴黎藝文/Cult’Art Paris"(www.cultartparis.com) 就是致力于中法两国之间的文化艺术项目合作的媒介。

法广:做为想致力于这方面工作的年轻人,你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听到什么样的反应呢?

李昱翰:困难还是很多的,从平台,资金,资源方面,各方面我们和国家的项目都是不能比的。

但是从项目本身来说,与国家的项目还是有区别的。第一,通过我们去促成的项目合作,首先希望更多是民间的团体和机构和团体的项目,与政治无关的,走纯艺术,也就是希望发现真的好的艺术家和作品,他们也许没有被国家的计划和项目发现,但是要知道中国这么大,有那么多好的作品,艺术家,好展览和舞台剧等等,我相信这个资源和市场还是很大的,那么他们也需要机会,需要像我们这样从事媒介的专业人士帮他们在海外拓展更宽的市场。

到现在为止,我们一直在做阿维尼翁戏剧节的前期准备。那么我们这个是藏族题材的当代藏舞,到现在为止,在由我沟通过的媒体和专业人士听到今年有藏舞要来到法国,他们都是很惊喜很期待的态度。

法广:除了舞蹈这方面,其他还有的比如绘画等其他领域你也有参与交流和沟通是吗?

李昱翰:对的,我们之前其实做的项目中展览还是偏多的,我们帮助华人艺术家在法国做个展和群展。比如现在做的一个叫“卢森堡大公国艺术奖”的画展项目的艺术征稿,帮艺术奖在中国寻找好的艺术家和作品。这是在卢森堡的一个画廊和画廊主发起的,他是在欧洲很有影响力的策展人也是收藏家。这个艺术奖每年会选出一个艺术家给他提供将近2万欧的奖励为他做个展,也包括一个群展等。

还有我们现在在做的一个为响应欧洲这几年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的项目,因为欧洲会从2014-2018这四年间连续做很多政治和文化项目纪念一战结束。我们公司在这方面也有做一些项目的筹备,比如说我们有一个一战的主题展,里面有包括绘画,老资料和老媒体等的这样一个展,将会在中国青岛和法国联展。同时也在筹备一个一战主题的纪录片电影,现在已经谈好了将会在中央电视台和法国的france 3同时上档,这也是一个中法两国合拍的电影。

感谢万玛尖措和李昱翰介绍法广专访,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7月6号到24号举行。

 巴黎藝文/Cult’Art Paris
联系:contact@cultartparis.com
微信:cultartparis

 

 

 

 

 


同一主题

  • 旅法华裔作曲家郏国庆的音乐人生

    旅法华裔作曲家郏国庆的音乐人生

    座无虚席的巴黎马德莲教堂,巴黎华人的新年迎春演唱会正在举行,在这个外观形似希腊神殿著名教堂宏伟的圆形穹顶下,身着一袭白裙的女生合唱“西湖三月雨”顿时将中法听众们带入到清幽秀美的江南。该曲的作者,是旅居法国的华人作曲家郏国庆先生,而我们也有幸在当晚的演出之前,专访了这位年逾八旬、仍然笔耕创作活跃的音乐家。

  • 查理·德莫:《画框里的女人》旨在呈现18世纪中国社会

    查理·德莫:《画框里的女人》旨在呈现18世纪中国社会

    宫廷戏这几年在中国非常火,可以说数不胜数,中国观众对皇室宫廷里虚虚实实,你死我活的明争暗斗的故事早已耳熟能详了。但如果一个法国导演来拍会是怎么样的视角和效果呢?法国导演查理·德 莫导演的《画框里的女人》就是做了这个尝试的。

  • 看台中与巴黎在老龄人口文化层面的互动

    看台中与巴黎在老龄人口文化层面的互动

    在老龄社会中,不同地区的社会专门机构如何照顾老人,这不仅仅是一个社会的组织和安排的制度、管理问题,更是反映一个社会和谐程度的文明指标。

  • 《搭秋千的人》:导演大雄眼中的中国式父亲

    《搭秋千的人》:导演大雄眼中的中国式父亲

    《搭秋千的人》是导演大雄在拍摄多年纪录片后执导的第一部故事片,之前在法国沃苏勒国际亚洲电影节上首映。这部黑白影片具有非常震撼的视觉效果,讲述的是在中国北方一个自然条件和人文条件都非常艰苦的油田工作了超过三十年的工人刘焕荣(音译)的故事。由于众所周知的中国特殊的电影制度,影片前后被剪辑了二十多次次才过了“关”,最后呈现出来的故事和人物自然稍显单薄,但可让观众感到导演欲言又止的尴尬和困境,一切尽在不言中。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如此,导演还是成功地通过主人公在乡野和城市生活空间的对比反映出当代中国人的生活困境,他特别强调这部影片不是讲故事的,而主要塑造一个人物:一个中国式的父亲。

  • 法国著名诗人勒内·夏尔诗集《愤怒与神秘》中文译者张博访谈

    法国著名诗人勒内·夏尔诗集《愤怒与神秘》中文译者张博访谈

    法国当代诗人伊夫·贝杰莱在他为勒内·夏尔(René Char)《愤怒与神秘》(Fureur et mystère)中译本所作序言开头写道:诗山崩裂了……这被粉碎,切割,散落的壮丽混沌有一个姓名,他叫作勒内·夏尔。

  • 专访纪录片《一条通向小江的路》导演让-米歇尔· 高利利昂

    专访纪录片《一条通向小江的路》导演让-米歇尔· 高利利昂

    于2月12号结束的法国第25界沃苏勒国际亚洲电影节上,纪录片单元放映的一部法国导演让-米歇尔· 高利利昂(Jean-Michel Corillion)在中国广西拍摄的《一条通向小江的路》 获得观众最喜爱的纪录片奖。影片讲述的是一个堪称是现代“愚公”的真实故事,一个人凭自己的力量修建一条长五公里的路,让与世隔绝的瑶族小村免遭被集体搬迁的命运。

  • 专访:再次捧走沃苏勒电影节“金圆奖”的藏族导演万玛才旦

    专访:再次捧走沃苏勒电影节“金圆奖”的藏族导演万玛才旦

    第二十五届法国沃苏勒国际亚洲电影节于2月12号晚间圆满闭幕。12号晚上的闭幕仪式上,由新加坡导演邱金海担任主席国际评委团将今年的最高奖“金圆奖”(也被译为金三轮车奖)颁发给了由中国藏族导演万玛才旦执导,香港导演王家卫监制的影片《撞死了一只羊》。万玛导演已经在2016年的沃苏勒电影节上凭《塔洛》一片获得过“金圆奖”,因此也成为首位梅开二度,两次捧走大奖的导演。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