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1月19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RFI - micro en studio RFI - Issy les Moulineaux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1月19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国艺术家 Prune Nourry的中国“女童俑”

作者
 法国艺术家 Prune Nourry的中国“女童俑”
 

2200多年前,秦始皇帝为自己死后的陵墓准备的兵马俑在上世纪出土后震惊全世界,被称为是世界第八大奇迹。在21世纪的今天,法国女艺术家Prune Nourry 采取与秦始皇兵马俑同样的技术和手法,制作了108个女孩的雕像,这些女童俑纪念那些因为计划选择性别而没有出生的大批中国女孩。女童俑在世界上几个不同城市展览后,明年将最终回到中国,被埋到一个秘密地点,在15年后重新出土,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涵义?还是请艺术家自己来做一个解释。

这108个女孩的雕像在上海展出后,目前正在巴黎19区的104艺术中心展出,在展览揭幕记者会上,艺术家介绍了女童俑制作的始末,她说:

PN : 正如你们看到的,这些女孩组成的队伍共有108个雕像组成,最初的八个雕像就是最前面的这一排共有八个,随后按照这八个女孩的样子做成了108个,每一个的表情,姿势和服装都不一样,都是唯一的。

女童俑的原型是八个女孩,我开始这个创作计划的时候就曾经考虑过从何着手这个问题。我想,总不能从杂志上找模特吧,所以就开始和中国农村的女孩子进行接触,因为在中国,和印度等其他国家不同的是,中国人对孩子性别的选择问题主要发生在农村,而不是城市。我和中国社会学家尤其是西安大学的教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交流和探讨。而对这八个女孩的选择,我找到了一个名叫马大夫的协会,他们帮我选了这八个女孩。因为我自己不想做选择,所以找到这八个女孩完全是一种巧合。

随后我就按照秦始皇兵马俑的方式用粘土雕塑了八个女孩,然后我和当地的雕塑工匠一起做了模子。我自己原来就是做木雕的,所以做模子对我来说就不是问题,八个女孩的的模子和兵马俑一样,分成头,上身和腿部三部分。然后我让这些工匠们做了108个不同的雕像。因为我在雕塑最初的八个雕像时,使用了他们的工艺手法,所以在和他们一起工作时,也要求他们做艺术家的工作。其中有一个工匠,特别突出,他叫翁先锋,他很快就理解了我的要求,也特别有才华,但在此之前,他一直都做的时按照模子制作仿制品的工作,从来不是在做真正的雕塑,但这次就不同,他开始在每个雕塑的面部多一些改动,重塑这些女孩,达到让每一个雕像都不一样的效果。

如果仔细看的话,这些女孩的雕像每一个都有各自的特色,我做的8个和他做的108个也都有所不同。同时,我也将这些雕像的制作过程拍摄了下来,希望今后有机会能制作成一部长片,反映这些匠人的工作。展览期间在104艺术中心放的这个片子比较短,只有20多分钟,但这是一个了解制作过程的窗口,所以观看这部短片也很重要,可以让人理解雕塑和制作过程。对一个雕塑家来说,制作过程十分重要,一个这样的计划可能需要好几年的工作来实现,每一个步骤都很重要,所以我认为这部短片对展览来说也极其重要。

雕塑的展览方面,可以说是基本上采用了西安秦始皇兵马俑的方式。兵马俑被排列在一排排的壕沟里,一般来说是四人一组,一个跟一个排在一起,当然秦始皇做8000个兵马俑用了三年时间,70万匠人参加,当然我做的雕塑规模不能和他相比。

我的目的是在经过一年全球展览后,将这些女孩俑运回到中国去,这些雕像已经于去年十月,十一月在上海展览过,在今后一年的时间里,还将去展览的城市包括巴黎,苏黎世,然后我希望能将雕塑带到墨西哥城去,最后回到中国,被埋在地下,2030年挖掘出土。

我的想法就是艺术家向工匠师学习技术,工匠师成为了艺术家,做出108个不同的组合。

我本人对做出的八个原型上签了名,它们被卖给了收藏家,但收藏家也不能选择他们想要的雕塑,这不是一个孤儿院的儿童名单,不能对孩子进行选择。

我的工作理念就是要反映人类利用新的科技手段进行各种选择而不断走入歧徒。就像B超本来是一种科技手段,但从80年代开始成为选择孩子性别的工具。


法广:为什么选定2030年将女童俑出土呢?

PN:因为这样就可以建立一个现代的考古基地,我们也要保留和这一切相关的神秘色彩,本身就具有象征意义。为什么选2030年?是因为和我一起工作过的中国社会学家认为,在这一年中国男性单身汉的比例将达到高峰,而他们将会很难找到一个伴侣。

法广:在中国工作期间有什么特殊经历吗?

PN:应该说在工作工作特别有意思,遇到的困难反而具有了挑战色彩。
我不会说中文,我本来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学中文,但是因为我没有时间,所以就没学,因此就必须超越语言不通的障碍。我运气很好,遇到了一批特别棒的工匠师,所以我们之间的语言主要就是雕塑家的语言,有时候我自己也很惊讶我们竟然能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做到互相理解对方的表达。因为不仅中文和法文截然不同,两国的身体语言也很不相同,所以就需要超越这两种语言,找到双方都能理解的语言,和这些匠人之间的交流特别神奇,尤其是那个叫翁先锋的人的关系就更加奇特,似乎我们是注定要认识的一样。

通过这个女孩俑的计划,我要表达的不是对独生子女制度带来的破坏,而是选择性别,重男轻女的传统带来的后果。独生子女制度是其中的原因之一,但也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因为对男孩的偏爱并不只是中国才有的现象,在印度,阿塞拜疆等国都有,但这些国家没有独生子女政策,只有中国才有。

法广:这个工作具体时如何进行的?

PN:我首先找到了一些社会学家了解情况,我的运气很好,这些社会学家都是在西安大学里工作,而大家知道,我要进行的创作计划的灵感来源,也就是秦始皇的兵马俑也在西安。更有意思的是,这些协会学家和政府部门一起做了一个项目,关注的焦点就是女孩被轻视的现象,他们的目的也是引起大家对此现象的关注。因此,他们谈到了独生子女政策问题,这是一个引起轻视女孩现象的原因,这个政策与政府有关,也给政府带来了问题。所以我决定去和社会学家交流,以便知道我能采用何种方式来完成我的创作计划,也要了解事实真相,这样才能准确地进行表达。对我来说,这也是一个全新的学习过程,就是在艺术创作之前去进行社会学的研究。

法广:你是在和社会学家交流后产生做女孩俑的计划,还是之前就有?

PN:应该说是之前就有。一般来说,我在创作前总会做一次社会调查的旅行。我第一次去中国是2012年六月份,我不仅到西安去亲眼看到了兵马俑遗址,也到所有制作兵马俑仿制品的地方参观,以便找到合适的陶土工匠,和一个合适的地方,因为我当时就有制作影片的计划,所以我需要一个厂房让我可以在一年半的时间里进行拍摄,同时也要与社会学家见面。
在这次具有研究性质的旅行中,我也需要找到八个做模特的女孩,所以当时我大概已经有了这个计划的初步设想,但对实现计划需要的时间,方式,精力和钱都一无所知,所以这次旅行对我来说就十分重要,让我对计划有了进一步清晰的构想。我随后决定用8个女孩为原型创作出108座雕像。对于资金问题,我决定将我自己制作的8个雕像卖给收藏家来解决。收藏家们 不能挑选雕像,但他们的钱用来制作剩下的108座雕像,这些雕像是不可分割的,也不能出售。所以这些因素一点点解决后,我的计划才得以进行。

法广:为什么是8和108呢?这两个数字有什么象征意义吗?

PN:因为8在中国是一个被认为很吉利的数字,秦始皇的兵马俑目前出土的有2000个,但传说共有8000个。中国人给孩子们讲的故事里也有108个好汉的《水浒传》。另外,句考古学家研究发现,8000兵马俑的原型也极有可能来自8个原型人物。8也是一个不断循环的数字,代表无穷尽意味着他们来自大地,将回归大地,所以,围绕8这个数字有很多象征意义,所以我就选择用8个女孩座原型。

法广:您如何定义自己的艺术?

PN:对我来说,这的确是将不同的专业混合在一起的艺术,有时候我是社会学者,有时候是考古学者,而有时候为了做采访,我也要做记者的工作,到实地进行采访,但同时我的艺术有具有手工业的特色,因为我必须学习不会的制作方式,对我来说,这一切都十分有意思。

法广:这些女孩们看到她们的雕像时反应如何?

PN:这是一年半的工作中最奇妙的时刻之一,看着她们面对自己时的表现让我十分感动。有些女孩拿起一个小工具自己雕塑自己,有些女孩将自己的头像捧在手里,这些雕像还没有入炉烤过,所以我很紧张,害怕不小心掉到地上摔坏了,但是我有不敢说什么,因为我不想破坏这个奇妙时刻的气氛。这是我的旅行中最感人的一个时刻。

法广:这些女孩多大?她们是被父母抛弃的吗?

Np: 她们有10到13岁之间,我选择这个年龄段也是因为这个年龄是从女孩到女人过渡的阶段。

这些女孩都来自中国农村,因为在这些地方重男轻女的现象最严重,她们是被父母抛弃的孤儿,但没有在孤儿院里,都是生活在亲戚和邻居家里。马大夫协会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就是让这些女孩能在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

最后我要补充的是,女孩俑的这个计划也是一个反对不少对中国偏见的机会,因为我们的每一个雕像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不是仿制品,也不是大批量生产的。

感谢Prune nourry接受法广专访,目前在104艺术中心共有四位艺术家的作品展出,这一系列展出的名字叫“Motifs apparents”,四个艺术家,四种表现手法,四种世界观,可以说是一次深刻的视觉体验。展览将于8月14号结束。

 

  • 王军涛谈八九“六四”后的知识界分化与反思

    王军涛谈八九“六四”后的知识界分化与反思

    每年八九“六四”遭到血腥镇压祭日到来之前,中国官方都会对国内民间异议人士进行打压和限制人身自由,而今年的打压似乎来的更加凶猛,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统计,共有66个与“六四”纪念直接或间接有关的人士遭到拘押。如何解释中国政府的这种做法,中国知识界再六四以后出现了什么样的分化,以及对“六四”惨烈结局的反思如何,目前流亡再美国的王军涛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 为了忘却的纪念:参与者 受害者 经历者见证六四

    为了忘却的纪念:参与者 受害者 经历者见证六四

    六四25周年将至,25年的时间里,已经有几代人成长起来,由于对历史的封锁,一些90后,以及21世纪出生的人可能对六四几乎一无所知,但是六四25年过去了,当年六四事件的参与者、受害者以及无意中目睹了当年惨案的人对这段历史还记忆犹新,本次节目就请四位不同经历的人讲述他们的故事,也算是对这段历史的“为了忘却的纪念”。

  • 专访中国当代艺术家刘勃麟和李暐

    专访中国当代艺术家刘勃麟和李暐

    巴黎艺术博览会(ART Paris)是一年一度的艺术家和收藏家的盛会,也是了解当代艺术不可多得的窗口。2014年的巴黎艺术博览会主宾国是中国,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廊带来了90位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另外当然也有其他国家的艺术家的作品,可以说比较全面地将中国艺术家活跃的创作面貌呈现给了观众和收藏家。以隐形人系列作品著称的艺术家刘勃麟和行为艺术摄影家李暐。

  • 汪永晨:环境问题需要所有人关注

    汪永晨:环境问题需要所有人关注

    几十年来高速发展的中国经济改善了中国经济面貌的同时,也无疑给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全国各地经常不断传出江河,土壤,森林等资源遭到严重破坏的消息,而最近几年不断袭击北方大部分地区的雾霾现象更加引发人们对空气污染现象的思索。本次节目中我们请中国民间环保组织绿家园志愿者组织的负责人,汪永晨女士介绍她所了解的中国环境现状以及绿家园志愿者组织多年来在环保领域做得一些努力。她认为唤醒大家的环保意识是改善环境现状的关键。同时也呼吁国内和海外华人都为解决中国环境问题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 《三毛流浪记》在法国出版发行

    《三毛流浪记》在法国出版发行

    中国漫画家张乐平的《三毛流浪记》可以说是中国几乎家喻户晓的作品,目前在法国由非出版社出版发行。张乐平先生于1992年离开人世,他的后代和家人一直在寻找和整理他留下来的资料。《三毛流浪记》在法国发行之际,有幸采访到前来巴黎的张乐平先生的儿子张慰军,他介绍了三毛这个人物诞生的过程以及给张乐平先生带来的快乐和不幸。下面就请听对张慰军先生以及非出版社负责人徐革非的专访:

  • 文国璋:艺术家的职责就是展现美

    文国璋:艺术家的职责就是展现美

    有这样一位画家,三十年来一直坚持将帕米尔高原塔吉克民族的人物和生活作为主要创作题材。五十年来一直从他最崇拜的画家伦勃朗、德拉克罗瓦和库尔贝的作品中汲取创作营养,将他对塔吉克民族的感情通过绘画表现出来,通过强烈的色彩和动 人心弦的画面,以及寻找塔吉克公主系列,叼羊系列等将塔吉克人世世代代传承的性情温和、善良、敦厚、诚恳、尊老爱幼的古朴民风呈现在观众面前,他说,表现美是画家的职责。这位画家就是文国璋教授,他的作品展今年在德法两国4城市进行巡回展出。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