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9年7月23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7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修复巴黎圣母院 现代派与复古派激辩

作者
修复巴黎圣母院 现代派与复古派激辩
 
火劫后的巴黎圣母院。2018年1月18日。 路透社

巴黎圣母院遭火劫,尖塔坍塌,法国总统马克龙誓言五年内重建,捐款雪球般滚滚而来,但是,围绕着恢复原状还是融进二十一世纪的新技术新概念,在“复古派”和“现代派”之间展开一场激烈争议。所有的焦点目前集中在如何修复完全烧毁的尖塔上面。

这座19世纪中叶建筑大师维欧勒·勒·杜克构思的尖塔坍塌引发的集体悲痛正让位给人类的想象力。马克龙周三设想赋予重建的尖塔一种“当代建筑风貌”。此言一出,让拥护恢复旧貌的一派颤抖。哲学家、右翼共和党欧洲议会选举领头人贝拉米发推批评:“在伟大的古迹面前,我们的统治者应该多少有点谦逊”,“最大的悲剧在于毁灭的哀悼被‘新世纪’的狂傲取代,我们本应继承古代遗产的精华,现在却要人为地扭曲”。这位凡尔赛区的民意代表对路透社表示,法国有保护历史文化的法则,总统也不能高于法律,他无权决定建造一个现代的尖塔“。极右翼领袖玛琳娜.勒庞则在社交网络发出关键词”别碰我的圣母“含沙射影。参议院共和党党团主席布吕诺·勒泰洛在网上发出”由法国人民选择修复尖塔建筑方式“的全民征询活动。

对于2000至2013年间担任圣母院总建筑师的本雅明.慕冬而言,构思未来的圣母院,必须考虑到与周围的环境和谐,不要背叛前辈的精神,但也绝不是对消失的尖塔进行简单复制。

关于巴黎圣母院未来的形状,目前没有做出任何决定,自从大火烧毁尖塔,圣母院顶部三分之二遭破坏,尖塔1300根橡木构造的木质屋顶,历经八个世纪,与圣母院大部屋顶一起化为灰烬。

菲利普总理宣布,国家将修复圣母院作出决定,在发出全球范围征求设计后,再决定是否重建尖塔,如果重建,将建造一个什么样的尖塔?原样还是创新?也就是说,是否完全跟随前任大师杜克的绘图建造,还是技术上相应调整,适应新时代的挑战。菲利普的这番表述同样激起不少质疑。

法国电视主持人,马克龙任命的遗产问题专家贝尔说,专家现在更倾向于”完全一样的建筑但不排除融入新的设计“。法国文化部长弗兰克·里斯特则表示,政府的想法并不是建造一个与杜克的尖塔完全不同的现代尖塔,杜克为我们遗留了一个伟大的作品,不允许我们仅仅为了改变而改变。

圣母院尖塔周一在全世界数亿电视观众面前焚烧坍塌,至少还保留下来一个完好无损的王牌,13世纪打造的大钟健在。由于担心压垮尖塔,这座钟在1786至1792被拆了下来。

巴黎圣母院大主教帕特里克∙肖维对未来的建筑尚未表态,他认为这一问题可能会在主体结构修缮完毕之后迎刃而解。

法国大报『世界报』也站出来表态,该报开宗明义,发表题为『建造一个21世纪的巴黎圣母院』的社评。社评指出,在劫难之后,在全球性的惊讶和哀痛之后,争论、投机一如既往地出现在巴黎上空。引起这场争议的一是马克龙宣布将在五年内建造一个更美丽辉煌的圣母院,一个是菲利普总理发起全球征求铁塔设计方案并宣布将提交专项募款法案之后。总统的意志固然合理合情,但引发一场他如何能限定重建年限的质疑和争议。世界报则认为,协商、设计将持续数月甚至数年,如果说国家的承诺和投入值得称赞,但不少专家反对的仓促决定有可能对未来的建筑设计和技术选择产生不良影响。

现在的争议集中在尖塔上,把尖塔修复得跟从前一模一样是否可能或者是否应该?这是古典派和现代派永远纠缠不清的争论。在这家大报看来,应该勇敢地做出一个决定,如同所有的古典建筑,巴黎圣母院也不是一个僵化的文物,几个世纪以来多种建筑风格重叠,多种遗迹存留,这一切完全取决于当时的建筑的和技术的选择,实质的问题,是保留其精神,并使其更美好。


同一主题

  • 要闻分析

    五年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行吗

    想了解更多

  • 法国世界报

    巴黎圣母院:法国的历史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报纸摘要

    巴黎圣母院受难 世人心碎 期待浴火重生

    想了解更多

  • 李鹏死了 平庸总理如何成了“天安门屠夫”

    李鹏死了 平庸总理如何成了“天安门屠夫”

    李鹏死了,他的死之所以惹人耳目,是他首先被看作六四屠杀的象征。附带的还有三峡大坝霸王硬上弓,他也摆不脱责任。

  • 黑社会痛打反送中 香港凶险的一幕

    黑社会痛打反送中 香港凶险的一幕

    香港周日反送中大游行伴随着两个广为传播对比鲜明的画面,一个是黑衣人围堵象征北京中央权力的中联办;另一个是手持棍棒藤鞭的白衣人,在元朗车站及附近地区疯狂殴打民主人士。

  • 特朗普会晤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国际人士其中4人来自中国

    特朗普会晤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国际人士其中4人来自中国

    美国国务院本星期主办了第二届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期间,主管国际宗教自由的美国无任所大使布朗贝克,陪同与会的来自17个国家的27位人士在白宫与特朗普总统会面。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对人权和宗教信仰自由等敏感议题比较低调,使得这次会晤更加引人注意。

  • 港人持久战遍地开花北京噩梦伊始

    港人持久战遍地开花北京噩梦伊始

    如果说六月的香港人“反送中”抗争基本是有组织发动部署的话,7月份以来,这一自发运动则有“遍地开花”之势。进入僵持阶段后,北京官方可能期待该运动逐渐进入销声匿迹的末路,因此低调却顽固地不接受林郑下台等诉求,但港人的抗争热情未减反增,北京可能面临夜长梦多的局面。

  • 张伦:胡锡进“相对宽松自由”背后仍意在强调维稳

    张伦:胡锡进“相对宽松自由”背后仍意在强调维稳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及其主编胡锡进7月14日通过微信公众号发表一篇文章标题为“中国和平了太久,以至很多人忘了它的珍贵”。文中谈到:“什么叫好的时代?好的时代第一要和平,第二要发展,第三是相对宽松、自由。胡锡进把“相对宽松自由”当作好时代的第三个指标,实在难得和罕见,因而受到一些媒体的关注。就这个话题,我们邀请巴黎赛尔其-蓬图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先生与我们进行分析。

  • 巨浪冲击下华为等来两项利好

    巨浪冲击下华为等来两项利好

    中国电信设备制造业巨头华为公司目前的状态可说是在巨浪中翻滚而起伏不定,好消息,坏消息不断接踵而来。对华为利好的最新消息:一是美国公司可能在近期被获准重新向华为销售部件,二是华为将在未来三年投资意大利31亿美元。而有关华为公司的坏消息也不少,比如华为将在美国裁员1000人。

  • 林郑月娥欲下不下 习近平骑虎难下

    林郑月娥欲下不下 习近平骑虎难下

    香港示威者”遍地开花“,特首林郑月娥公开露面的机会显得稀少,有关她下台指日可待的传言甚嚣尘上。让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尴尬的是,可出面收拾香港局面的替代人选非常难找。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