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4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规模持续缩小 黄背心不甘示弱

作者
规模持续缩小 黄背心不甘示弱
 
图为3月2日在巴黎游行的黄背心 路透社

法国黄背心周六进行了第十六波示威,在距离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起的全国大辩论还有一月结束之际,黄背心们希望在三月份动员更大力量,以示民间对这一全国大辩论的对抗,也借此显示这一运动虽然持续四月他们的力量并没有削弱。

然而第十六波示威游行可能远远低于黄背心组织者的期待。在各个地区的游行民众明显减少,示威队伍空疏。根据法国内政部的统计,全国大约39300人参加了游行,在巴黎仅有4000人示威。与上周相比,这一规模在后退。上周全国有46600人参加了游行,在巴黎有5800示威者。当然,黄背心对这一官方统计数字的准确性一直表示抗议。

在巴黎,从主宰香街的凯旋门出发的示威队伍首次表现得很”文明“,骑着摩托的黄背心来回维持着秩序。应该说,整个游行过程平稳,没有发生冲撞,但有一名男子脸部受伤,“大概”是被警方使用的橡皮子弹击伤的。

自从黄背心们11月17日发动首次示威以来,这一防卫性武器造成不少示威者受伤,甚至有人受重伤,因而在法国”口碑很坏“。应该指出的是,警方大量借助这类武器与黄背心激烈的行动有重大关系,这类激烈行动往往发生在示威快要结束之前,不愿解散的人群向警方投掷石块甚至燃烧物,有的示威者甚至放火,警方使用橡皮子弹驱散人群。按照规定,发射子弹时不能对准头部,但是有些示威者被击伤了眼睛,他们指责警方施行暴力,警方辩解称,这是示威者低头躲避时发生的情形。

星期六,在黄背心过往示威活动的中心巴黎相对比较平静,警方仅仅传唤了三十几人;在外省南特、图卢兹以及波尔多市中心示威的黄背心与警方发生了一些肢体冲突,警方在每座城市传唤数十人。在里昂、在里尔也分别有一千至两千人游行,有些黄背心甚至跑到比利时游行。在马赛,在蒙彼利埃各有千人左右游行。

总的感觉是黄背心运动的浪潮在退却,是否是大退却的开始,尚难断定,但最初的城市中心汹涌激烈的人潮再也难见。黄背心运动附带的某种激烈行为也为这一自视纯属民间的抗议示威蒙上一层暴力色彩,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抗议的力量。

但剩下来继续参与游行的是立场坚定的一群,一位巴黎退休的黄背心女士对记者表示,”我们来的人是比平常少,但我们仍然站在这里,这是最基本的。我们不会松懈,因为我们的处境不会得到改善,这一点我们肯定“。

黄背心最初由抗议燃油涨价兴起,现在他们的要求早早超越了燃油价,但他们提出的要求也很混杂,有各种各样的要求,有时互相矛盾。

三月二号的游行应该说让黄背心们失望,他们中的许多人现在寄希望于三月十六日,黄背心运动的一些关键人物把这个日子称之为”关键的一天“。

黄背心为什么选择3月16日这一天,因为这一天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元月15日发起的”全国大辩论“正式结束的日子。马克龙星期五表示,“众多的同胞现在再也不能理解黄背心运动继续下去”,这一天,也是黄背心运动整整四个月。

空前的法国全国大辩论持续两个月,以图对法国人的不满和愤怒做出回答。这场辩论目前已引发一万多场会议,收到了一百多万条建议,在政府正式作出决定之前,首先要对这一巨大的“资料库”进行分析和筛选。

黄背心中的“死硬分子”不相信“全国大辩论”,他们把这场辩论称作“他们的辩论”,他们认为他们要求的是社会正义,是直接民主,这场大辩论不过是一场假面舞会。

一位黄背心表示,我们一定要挺住,要对他们保持压力,一直坚持到大辩论结束的时候,让政府不要做更多的坏事。还有一位表示,只要政府不让步,他们的运动就不会停止。

也许黄背心的抗议会引起这个超稳定的社会发生某种变化,但是黄背心到底要什么,似乎许多人越来越感到模糊不清。

  • 圣母院火劫之后马克龙对黄背心的回答

    圣母院火劫之后马克龙对黄背心的回答

    法国总统马克龙原准备好星期一发表电视讲话,对历时三个月的大辩论以及对黄背心危机作出一个回答,巴黎圣母院同日遭遇火劫,迫使法国政坛短暂休战。悲剧之后,法国开始思考如何重建圣母院,法国政治重回以往轨道。现在是马克龙表态的时刻了。

  • 修复巴黎圣母院 现代派与复古派激辩

    修复巴黎圣母院 现代派与复古派激辩

    巴黎圣母院遭火劫,尖塔坍塌,法国总统马克龙誓言五年内重建,捐款雪球般滚滚而来,但是,围绕着恢复原状还是融进二十一世纪的新技术新概念,在“复古派”和“现代派”之间展开一场激烈争议。所有的焦点目前集中在如何修复完全烧毁的尖塔上面。

  • 五年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行吗

    五年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行吗

    巴黎圣母院遭火劫引起世人痛心,尖塔坍塌化为灰烬,大半个教堂屋顶烧毁,不幸中的万幸,主体结构完好,尖塔上的铜公鸡也已找到,而且,双钟楼健在,大玫瑰窗无损,耶稣荆冠等珍宝俱在。法国已向全球建筑师征求尖塔设计。法国总统马克龙庄严表示,不负世人期望,五年内重建圣母院。但马克龙为此也面临因为求快可能冒着使圣母院失去原有外观的批评。

  • 鲍彤谈六四(三):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鲍彤谈六四(三):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听众朋友,在前两次节目中,鲍彤先生为我们复盘30年前胡耀邦逝世后两次学生上街的情况。据李鹏日记的记载:在1989年4月23日赵紫阳出访朝鲜后,邓小平与当时代理主持中央工作的李鹏和军委负责人杨尚昆可能有一次“密商”,并召开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但却将时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的鲍彤非法排除在外,该会成立“中央制止动乱小组”,之后出台的人民日报“4,26”社论,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被激怒的学生则第二次上街游行抗议。

  • 鲍彤谈六四(二):四二六社论激怒学生再次上街

    鲍彤谈六四(二):四二六社论激怒学生再次上街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胡耀邦逝世引发大学生自发悼念并成为“六四”天安门惨案的导火索。但这中间50天时间中,中共高层发生了什么?谁是“六四”镇压的决策人?学生运动是否过激而遭致镇压?我们今天继续播出对鲍彤先生的采访:

  • 鲍彤谈六四(一):学生为何两次上街?

    鲍彤谈六四(一):学生为何两次上街?

    今天2019年4月15日是曾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逝世30周年,胡耀邦逝世当时震动了中国民众,引发大学生的自发悼念活动,也成为之后“六四”天安门惨案的导火索。以邓小平为幕后指挥的“六四”镇压,彻底断送了中国上世纪80年代思想解放的社会氛围和政治体制改革的最初尝试,并以非正常方式将反对暴力镇压的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排除出局,逮捕了学生民主运动领袖。

  • 声援许章润教授:海内外联手后浪推前浪

    声援许章润教授:海内外联手后浪推前浪

    中国知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敢在习近平定于一尊之时公开发文批评,而遭校方打击报复停职处罚。这之后,海内外学者联手掀起的一波波声援许教授的浪潮,可说是后浪推前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