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6月18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00点至20:0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国黄背心 规模缩水 暴力依旧

作者
法国黄背心 规模缩水 暴力依旧
 
巴黎圣日耳曼大街,1月5日,黄背心放火。 路透社

法国黄背心示威经过短暂的沉寂后卷土重来。法国内政部长说,在全法大约五万名“黄背心”上街示威,从数目看,与11月17日28万人的规模不可同日而语,但比年前最后一个星期六有所增加。

内政部长克里斯托夫.卡斯塔内认为,50000人,等于法国每个村镇差不多只来了一个人,“这就是所谓黄背心运动的现实,很清楚,他们不具有任何代表性”。但是,他的话音刚落,却有一伙黄背心用工地用的钻机砸开法国国务秘书兼政府发言人本杰明·格里沃的办公楼大门,他本人被紧急疏散,工作人员被保护起来,黄背心在院子里砸碎两辆轿车,敲碎几个门窗后撤走。这个行为也许不具有“代表性”,但冲击的却是共和国权力中心,马克龙总统发推指责这是攻击共和国的疯狂行为,多数政党也都予以谴责,但也有极右翼戏称:“谁播种了风,谁收获风暴”。

黄背心有无代表性,能持续多久?每个星期六,成了观察黄背心力量起伏消长的重要时间点。媒体从周四起便开始分析、预测、法国政府则一点也不敢松懈。周六是黄背心第八波示威,从以前七波来看,人一次比一次少,民调支持率也一次一次明显下降,尤其最后一次在巴黎蒙马特高地的示威行动引发舆论厌恶。一些黄背心采用了知名反犹人士、喜剧演员狄尔多尼被指把纳粹万字旗标志倒装的挑衅动作,他们甚至唱起了狄尔多尼改编的极其粗俗确有明确仇外意味的打油歌,结果遭致一些本来支持黄背心的极左派也站出来撇清。那次,法国媒体不分政治倾向,都谴责那是一次“肮脏的表演”。面对黄背心有涉嫌排犹仇外的指责,这个没有任何组织形式,但存在着有影响力的人物站出来解释,这些标签与他们的运动没有任何关系。

黄背心运动可能反应出法国社会深层的一种挫折感,底层对精英,外省对巴黎,民众对决策者的疏离和猜忌,一般民众日益增长的对全球化带来的负面影响的不满、恐惧乃至于憎恨日复一日导致鸿沟扩大,但这个号称“有意义”的黄背心行动至今找不到一个明确的方向,他们缺乏明显的思想的力量说服民众跟随,他们的组织控制能力也极其有限,在发生过几次相当有影响力的破坏事件后,每个星期六,警方似乎全力应对的是如何预防新的破坏发生,至于黄背心们,他们并不愿意被贴上暴力、盲目、发泄仇恨的标签,然而每一次示威游行,尤其在游行临近尾声的时候,伴随着他们的脚步,总会发生一些砸烧抢的事件。黄背心示威的人数似乎日趋减少,全法国加起来不过几万,但影响着社会气氛,让人们有种莫名的忧心忡忡,这也许是黄背心们希望达到的效果?

这个星期六的行动号称第八波行动。在巴黎,总共有3500名示威者,远远无法同以前的规模相比,黄背心们的战术是游击式的,像散弹一样乱射。他们从香街出发,上午并没有发生任何冲撞,但下午起情形渐渐紧张起来。一批示威者在靠近市政厅的塞纳河岸边向警方投掷石块和玻璃瓶,警方发射催泪弹反击;稍后,另外一批在位于卢浮宫与协和广场之间的杜乐丽花园的一座桥上与警方对峙;在拉丁区圣日耳曼大街,一些黄背心点燃了好几辆轻型摩托车,并且临时筑起了街垒。一位过路人对法新社说,“他们就这样任意纵火,怎么可能呢?简直像是世纪末!”和他一样有这样想法的法国人并不少,但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还有一些黄背心在法新社总部大门口停下来,高声辱骂媒体出气。他们认为媒体没有“正确”地报道出他们“正义的行动”。

下午,多架直升飞机在巴黎市中心上空盘旋,在巴黎大街小巷散游了一通的黄背心们重返香街,这条全世界著名的林荫大道,现在成了黄背心们的中心集结点。每次集结,都给这条美丽的街道带来程度不同的破坏,一些被游人拍到的纵火照片传遍全世界,外人以为巴黎发生了暴乱,有些甚至夸张地形容“法国沦陷”,事实上,法国没有沦陷,巴黎没有暴动,只是黄背心在示威,在游行,每次伴随着他们,总会发生一些砸烧行为,可能是他们的暴力发生在香街,因而比以往任何一次似乎都显得突出,人们不会接受这些行为,大多数人沉默,可能与黄背心们再闹也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的心理有关。

同一日,在法国西部城市冈城,波尔多、南特发生了肢体冲撞,在雷恩,一伙人砸碎了市政府的入门大厅。法国警察总局局长摩尔万发推威胁:“那些非常暴力的投机分子渗入游行队伍,目的就是打、砸、烧,袭击警察和宪兵,所有明明知情却还要给他们提供破坏机会的人,从今以后必须承担责任”。

在鲁昂,2000名黄背心游行,不幸的是,一名示威者被警方的橡皮子弹击中。一名参加游行的年纪42岁塞巴提耶称: “我不赞成暴力,但很不幸,有时候必须动用暴力才能撼动社会”。在蒙彼利埃,黄背心投掷石块和玻璃瓶,四名警察受了轻伤。

今天的黄背心已经与最初要求政府取消燃油税的黄背心完全不同,他们对政府作出的所有让步以及提出的全国大讨论无动于衷。政府公布一系列减免措施后,黄背心内部一时发生了动摇。但是,在这个周六,他们希望他们的行动能够证明他们团结一致不为所动。一名叫做帕斯丽娅的领袖人物称,“我对大家行动起来毫不担心”。


同一主题

  • 要闻分析

    马克龙公布一系列措施希望缓解黄背心危机

    想了解更多

  • 要闻分析

    马克龙如何让发烧的黄背心运动降温

    想了解更多

  • 要闻分析

    黄背心行动前夜 巴黎难以承受的寂静

    想了解更多

  • 特朗普与习近平再次通电 贸易战:中美谈判G20峰会前重启

    特朗普与习近平再次通电 贸易战:中美谈判G20峰会前重启

    面对当下美中贸易战僵局,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周二通过推特表示,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刚刚进行了积极的电话交谈,并计划下周在日本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上与习近平展开会谈。特朗普还透露称,在两国领导人于下周会面前,双方的团队将重新展开谈判接触。此外,随着2020年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日的逐渐临近,特朗普并会在当地时间周二晚于选战传统摇摆州,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市正式宣布寻求连任,开展竞选活动。尽管他在近日因支持率不敌民主党热门拜登而迁怒开除民调专家,但与4年前从纽约的一座电梯上宣布竞选相比,此次特朗普将面对能容纳18000人的体育场内热情的支持者们,他也应更加信心满满。

  • 林郑道歉但不下台不撤法北京重申支持 香港抗争继续

    林郑道歉但不下台不撤法北京重申支持 香港抗争继续

    过去一周多以来,香港民众两度以百万人上街游行的方式行使表达心声的公民权利,向由林郑月娥特首领导的香港政府,强力推行《逃犯条例》修法动议说不。通过修订《逃犯条例》来建立与中国大陆的正式引渡关系,是港府自今年年初以来计划实施数月,以一件得到香港社会广泛关注的谋杀案作为舆论消费点而推行的立法工程。但让林郑月娥没有想到的是,尽管立法会由建制派把持,其本人也得到北京的支持,但她这一推行修法的政治决定不但引来了香港社会近乎各行各业和各个阶层的反对,普通市民特别是家长们更是出于对自己孩子,能否享受现有基本权利和环境的焦虑为出发点,走上街头对他们的反修法态度加以切身证明。

  • 香港在怒吼

    香港在怒吼

    香港一场破历史纪录的大示威爆发后,被指“后台老板”的北京当局一声不吭,被要求下台的特首林郑月娥公开发表声明道歉;但没有表明将完全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组织反送中的泛民团体“民阵”则声明,港府如果拒绝他们提出的五诉求,市民不肯罢休。

  • 阿曼湾 全球最危险的水域

    阿曼湾 全球最危险的水域

    阿曼湾油轮6月13日遇袭,大大增加了波斯海湾的紧张情势。法国舆论分析,外交官们应该想方设法避免一场美国与伊朗的战争。

  • 阿曼湾油轮遇袭 特朗普还在犹疑

    阿曼湾油轮遇袭 特朗普还在犹疑

    谁制造了阿曼湾油轮遇袭事件?美国现在把矛头对准了伊朗。伊朗否认,联合国秘书长要求进行“独立调查”。下面,我们来看看特朗普领导的美国究竟是何种态度。

  • 港人的存在危机

    港人的存在危机

    为什么一个旨在更容易向中国大陆、台湾、澳门等地引渡犯罪嫌疑人的法案引发七分之一港人涌上街头强烈抗议?然后在这次百万人大示威两天之后,出现了全港几乎爆发起义的气氛?

  • 危险当头 香港当局为何进退失据

    危险当头 香港当局为何进退失据

    百万港人和平示威“反送中”,要求撤回引渡“逃犯条例”,林郑当局很快做出反应,拒绝让步! 周三照样付诸二读。结果香港立法会周三被包围了,当局被迫宣布推迟二读,但是当日爆发了香港回归中国大陆后空前的政治暴力,当局难道丝毫没有预料?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