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茉莉:也门内战-二战以来最大的一场人道危机

作者
茉莉:也门内战-二战以来最大的一场人道危机
 
联合国人道官员在也门首都机场发表讲话 2018年11月29日 路透社

近年来,叙利亚的战局始终吸引着世人的密切关注。而另外一场规模并不逊于这场战争的内战却鲜被提及。这便是已经持续了四年之久的也门冲突。四年的内战将也门沦为一片废墟,导致成千上万的民众背井离乡,更造成许许多多年幼的孩子遭遇饥饿和疾病的折磨。最近终于传出也门冲突各方有望举行和谈的消息。旅居瑞典的中国作家茉莉女士对相关话题阐述了看法。

法广:也门内战似乎成为一场“被遗忘的战争”,与叙利亚内战相比,很少被西方媒体提及,各国政治领袖也出于不同原因对此保持沉默。形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茉莉: 也门的战争已打了四年。这四年的战火却是一场被世界忽视的战争。是一个缓慢的、沉默的、人们慢慢走向死亡的战争。这是二战以后最大的人道危机。联合国驻也门协调员格兰德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老百姓像也门人民那样,受到如此深重的苦难。(除了)战争、饥荒和灾难,还引起了霍乱等瘟疫,几乎整个也门全都卷入进去。而且他们根本就跑不出来。他们被沙特、阿曼、大海封锁,关着门打。联合国统计的大致数字(显示):成千上万的也门人失去生命。有2200万人口需要援助;1600万人口需要医疗服务。几乎没十分钟,就有一名儿童因冲突死亡。

为什么(也门冲突)很少被提及?为什么西方保持沉默?刚才我首先讲了一个地理原因,首先是个关门开打的(战争)。其次就是也门问题的复杂性。它实际上是一场代理人的战争。

首先,也门内部有很多宗教问题、政治冲突,那是胡塞武装和政府的冲突。胡塞武装跟伊朗有联系,也门政府是沙特支持的。它实际上是阿拉伯国家两个大国-沙特和伊朗在该地区的大权和教派争执,一派是什叶派国家,一派是逊尼派,多方面的较量。西方国家如何卷入其中?因为美国是支持沙特的,美国之所以选择支持沙特,因为它要遏制伊朗。美国在也门问题上一直站在沙特阿拉伯后面,所以当沙特卷入也门战争、和胡塞武装开打的时候,美国提供了武器、情报和支持。这就比较麻烦,因为世界上只有他们的声音。到什么时候打破了这种沉默呢?就是卡舒吉。卡舒吉是沙特阿拉伯一位很有名的记者。他逃到华盛顿邮报做记者。他逃到美国以后就写沙特在也门的战争是怎么回事,造成了多少重大伤亡。他批评沙特卷入也门战争。这也是他招致杀身之祸的原因。大家都知道,今年十月二日,卡舒吉进入沙特驻伊斯兰堡领事馆,被人勒死,然后被肢解,现在沙特已经承认(卡舒吉)是在他们的领事馆遇害。以前,从来没有一位记者的死亡,像卡舒吉之死这样引起全世界强烈的共愤,愤怒。这就像一束光束,把也门的问题也照亮了。因为卡舒吉批评过沙特的战争。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就不能不打破沉默了、不能不做点什么了。所以才有瑞典准备主持的也门和谈。

法广:也门内战不断升级,与沙特和美国等国的介入不无关联。您认为,究竟哪个国家应对四年来也门冲突的升级承担责任?

茉莉:也门的内战可以追溯到上百年的历史,非常复杂。也门是一个极端贫困的阿拉伯国家。它既有大、小部落内战,还有教派分歧,国情非常混乱。但是从2015年开始,这场内战,谁的责任?只有联合国和国际从事援助的人道组织、人权组织最有发言权。按照联合国的说法,他们都有罪。它说:无论是也门政府军队和沙特领导的多国联军-这是一方;还有胡塞武装 这是另一方;他们都有违反国际人道法的战争罪行为。

但是沙特由于处于强势,它有美国资助的武器,它的空袭是造成平民伤亡的最主要原因。而且沙特近期还关闭了海港,国际人道救援进不去,那里的孩子都是饿得皮包骨,当地人陷入绝境。所以它(联合国)说“都有罪”。但是美国支持的沙特方罪行更严重一点。

法广:西方政府为什么一直对也门内战选择沉默?

茉莉:西方政府其实针对战争造成伤亡也批评了沙特和盟军。但是他们有一个问题就是:伊朗问题。沙特国王一直被美国和其他国家视为“改革者”。因为他们约束国内的宗教势力,(其实本拉登也是沙特出来的!)。但是他表现说:他能够约束伊斯兰恐怖分子,并且承诺:让伊斯兰教变的宽容。而伊朗一直与美国对立。所以为了遏制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美国、西方国家会站在沙特一边。

这场战争是沙特介入也门内战,虽然打起来,他们就不好(批评)自己的朋友了。尤其现在特朗普总统和沙特王子的关系非常深厚,他们很多年的生意关系,利益关系。在卡舒吉遇难以后,就是卡舒吉生前在华盛顿邮报批评沙特介入也门内战这篇文章的时候, 德国总理默克尔就马上宣布对沙特表示谴责,还要冻结德国对沙特的军售。现在好像芬兰、丹麦也宣布了(同样的措施)。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只考虑自己利益的人,他仍然说“沙特是美国最伟大的盟友”,还强调:沙特和美国的关系是“数十亿、上千亿军火”。因为特朗普只懂交易的艺术,他是一个很狡诈的商人。在他眼中,对人权的保护这些东西,远不如国家利益和地缘政治重要。所以其他西方国家在卡舒吉遇难之后,还是有表态,不再沉默。

法广:美国最近发出呼吁要求也门战争各方尽快举行谈判,实现停火。美国为什么在此时发出和谈的诉求,其中意义何在?

茉莉:其实美国在野党-民主党早就对也门战争有批评。因为联合国、人道组织、救援组织不断地反映大规模地死亡。虽然不能进去采访,但是流出来的照片很多,联合国一直有批评,却没有机会。到卡舒吉去世以后,他揭露的东西、批评也门战争这些声音迅速地升温。首先是特朗普家族与沙特王子在经济上的渊源,美国民主党议员有大量的证据说:特朗普家族几十年来和沙特王室联系,获得大量的资金和利益。所以特朗普不想放弃,他说:美国优先、美国利益,但也是他们自己家族优先。那么如何平息激愤的舆论和各方的批评呢?他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马上组织也门和谈。他要瑞典和谈,瑞典当时宣布(相关消息)的时候,我就很注意。因为我在瑞典,我认识在瑞典的也门难民。也门难民大部分逃不出来,2015年难民潮的时候,其实(大部分)都是叙利亚难民,也门难民逃不出来,因为被封锁了。但是偶然出来的,我对他们了解过情况。所以我当时就觉得,瑞典接受了这个任务,要把各方都请到瑞典来和谈,因为当时的国防部长和美国的国务卿呼吁停火,然后匆匆忙忙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瑞典。它没有出具具体的细节,到底怎么办?他们根本就没商量好。匆促之间,就是为了平息对特朗普不肯放弃沙特这个朋友的批评。不管他的算盘打得多么好,特朗普终于在也门问题上改变立场。第一次表示,支持联合国举办和平谈判。这就是一个重大的突破。这个突破是卡舒吉用他的生命换来的。他的生命被粉碎了。它也是国际社会-联合国这些人权组织、人道组织长期地呼吁的结果。所以总算战争有了一个结束的可能。

法广:也门和谈为什么选择在瑞典举行?

茉莉:刚才我讲了瑞典政府突然接受了(组织和谈)这么一个任务。我们的女外交大臣瓦尔斯特伦非常高兴,她说:我们同意了这个要求,我们马上就会组织。之所以选择瑞典,与瑞典这个国家的国情有关。首先它是一个军事不结盟的中立国。这个国家本国已经享受了200多年和平。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作为中立国,瑞典救助过大量的犹太人,自己没有卷入战争。它长期以来享有这种调停人的历史经验。以前,伊拉克、伊朗(问题),都是瑞典的社民党首相帕尔梅被联合国派去做特使,去调停。今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的会面,也是瑞典提供了帮助。因为只有瑞典有大使馆在朝鲜。他们的大使馆给美国拉线。

瑞典本身在也门问题上不仅仅是在政治上,而且在人道援助上,可以说起到了主导作用,就是捐钱。现在瑞典给也门的人道主义援助多达几个亿。它又在瑞士日内瓦不结盟的国家举办高级认捐会议,叫全世界都来捐钱。有40多个国家参加捐款,捐了20多亿美元的资金给也门的难民。所以瑞典作为中立国,长期做这种工作,原本说11月举办(也门和谈),但是沙特的对立面-胡塞组织表示担心(去来后)回不去。以前,联合国打算在日内瓦组织和谈,那边(胡塞)说不出来,担心出来以后回不去。这次瑞典组织,可能是由联合国和瑞典的外交官陪着他们出来。现在两方面都表态说,要继续参与暂时停火,这样才能把通道打开、把海港打开。国际上的援助才能够进去。成千上万的人在那里,在饥荒、饥饿和疾病之中,急需援救。所以这一次虽然说离战争结束的日子还非常遥远,但是这一次总是给我们一点希望。

  •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中共老党员、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于二月十六日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李锐一生历经坎坷,屡遭迫害、晚年大力呼吁宪政改革。作为中共党内自由派代表人物之一,李锐敢言的作风使其成为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尤其在晚年,他的硬朗风骨不减当年,尤为令人钦佩。李锐的去世引发全球关注中国政局的人士及媒体的关注。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也有感而发,以“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为题,写下了悼念李锐的文章。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评新疆人权状况,凸显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领袖地位的愿望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评新疆人权状况,凸显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领袖地位的愿望

    一年多来,中国在新疆建立“再教育营”的话题吸引了全球多方媒体的关注。不断有报道揭示:新疆地区的再教育营规模巨大,可能关押着上百万维吾尔人。他们在那里接受强化教育、有时还会遭遇身心折磨。尽管国际社会持续关注新疆“再教育营”现象,却很难对中国展开有效施压。

  •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数据全面监控社会,也对西方构成威胁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数据全面监控社会,也对西方构成威胁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最近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在天津法庭被判刑四年零六个月。作为“709”一案中,首批遭到关押、最后受到审判的维权人士,王全璋获刑再次引发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各方人士的担忧。近年来,中国的人权议题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

  • 中国性少数人群社会环境:诉求噤声才有的开放

    中国性少数人群社会环境:诉求噤声才有的开放

    2019年1月中旬起,三辆红色货车先后在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巡游。红色货柜的侧面分别写着“为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治疗”、“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仍保留‘性指向障碍’”和“19年了,为什么?”。这个模仿美国影片《三块广告牌》而来的形式别致的为同性恋者呼吁权利的行动,吸引海内外舆论重新关注中国性少数人群的社会生活环境与状况。在此之前,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在2018年4月更新的一份报告中,列举了一些中国同性恋团体活动被取消或受到阻挠的例子。那么,在中国正式将同性恋非罪化20余年、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中删除18年之后,中国同性恋人群,或者更笼统地说性少数人群的社会环境究竟如何呢?国外观察与国内性少数人群的实地体验是否吻合呢?我们借第五届“巴黎中国同志周”活动的机会来听听他们的看法。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去年11月17日,为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措施,法国发起黄马甲运动。此后,此一运动一波接一波,每周六在全国各地展开,已连续举行了十次,对法国经济造成重创。为平息社会不满情绪,当局做出几项承诺并发起一场全国大讨论活动,以回应民众诉求。然而至今,黄马甲运动似乎没有出现偃旗息鼓之势。如何看待这场运动?总统发起的“全国大辩论”是否可以为步出危机寻得出路?对此,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1978年的“北京之春”在中国开启了一场倡导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的政治运动,被称为“中国民主运动”。随着1989、天安门“八九民运”受到打压,许多民运领袖流亡海外,形成了一股海外民运力量,这股力量一直坚持不懈地继续着争取人权、民主的斗争,在捍卫中国人权领域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

  •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刚刚踏入2019年,台海两岸情势再度陷入紧张,引发各方关注。1月2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之际发表讲话。提及“九二共识”时强调:将推动“一国两制”实现统一,并表示不承诺放弃对台用武。又在随后两天进一步表示:要“在新的起点上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中国主席的表述立即引发台湾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