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5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5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茉莉:也门内战-二战以来最大的一场人道危机

作者
茉莉:也门内战-二战以来最大的一场人道危机
 
联合国人道官员在也门首都机场发表讲话 2018年11月29日 路透社

近年来,叙利亚的战局始终吸引着世人的密切关注。而另外一场规模并不逊于这场战争的内战却鲜被提及。这便是已经持续了四年之久的也门冲突。四年的内战将也门沦为一片废墟,导致成千上万的民众背井离乡,更造成许许多多年幼的孩子遭遇饥饿和疾病的折磨。最近终于传出也门冲突各方有望举行和谈的消息。旅居瑞典的中国作家茉莉女士对相关话题阐述了看法。

法广:也门内战似乎成为一场“被遗忘的战争”,与叙利亚内战相比,很少被西方媒体提及,各国政治领袖也出于不同原因对此保持沉默。形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茉莉: 也门的战争已打了四年。这四年的战火却是一场被世界忽视的战争。是一个缓慢的、沉默的、人们慢慢走向死亡的战争。这是二战以后最大的人道危机。联合国驻也门协调员格兰德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老百姓像也门人民那样,受到如此深重的苦难。(除了)战争、饥荒和灾难,还引起了霍乱等瘟疫,几乎整个也门全都卷入进去。而且他们根本就跑不出来。他们被沙特、阿曼、大海封锁,关着门打。联合国统计的大致数字(显示):成千上万的也门人失去生命。有2200万人口需要援助;1600万人口需要医疗服务。几乎没十分钟,就有一名儿童因冲突死亡。

为什么(也门冲突)很少被提及?为什么西方保持沉默?刚才我首先讲了一个地理原因,首先是个关门开打的(战争)。其次就是也门问题的复杂性。它实际上是一场代理人的战争。

首先,也门内部有很多宗教问题、政治冲突,那是胡塞武装和政府的冲突。胡塞武装跟伊朗有联系,也门政府是沙特支持的。它实际上是阿拉伯国家两个大国-沙特和伊朗在该地区的大权和教派争执,一派是什叶派国家,一派是逊尼派,多方面的较量。西方国家如何卷入其中?因为美国是支持沙特的,美国之所以选择支持沙特,因为它要遏制伊朗。美国在也门问题上一直站在沙特阿拉伯后面,所以当沙特卷入也门战争、和胡塞武装开打的时候,美国提供了武器、情报和支持。这就比较麻烦,因为世界上只有他们的声音。到什么时候打破了这种沉默呢?就是卡舒吉。卡舒吉是沙特阿拉伯一位很有名的记者。他逃到华盛顿邮报做记者。他逃到美国以后就写沙特在也门的战争是怎么回事,造成了多少重大伤亡。他批评沙特卷入也门战争。这也是他招致杀身之祸的原因。大家都知道,今年十月二日,卡舒吉进入沙特驻伊斯兰堡领事馆,被人勒死,然后被肢解,现在沙特已经承认(卡舒吉)是在他们的领事馆遇害。以前,从来没有一位记者的死亡,像卡舒吉之死这样引起全世界强烈的共愤,愤怒。这就像一束光束,把也门的问题也照亮了。因为卡舒吉批评过沙特的战争。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就不能不打破沉默了、不能不做点什么了。所以才有瑞典准备主持的也门和谈。

法广:也门内战不断升级,与沙特和美国等国的介入不无关联。您认为,究竟哪个国家应对四年来也门冲突的升级承担责任?

茉莉:也门的内战可以追溯到上百年的历史,非常复杂。也门是一个极端贫困的阿拉伯国家。它既有大、小部落内战,还有教派分歧,国情非常混乱。但是从2015年开始,这场内战,谁的责任?只有联合国和国际从事援助的人道组织、人权组织最有发言权。按照联合国的说法,他们都有罪。它说:无论是也门政府军队和沙特领导的多国联军-这是一方;还有胡塞武装 这是另一方;他们都有违反国际人道法的战争罪行为。

但是沙特由于处于强势,它有美国资助的武器,它的空袭是造成平民伤亡的最主要原因。而且沙特近期还关闭了海港,国际人道救援进不去,那里的孩子都是饿得皮包骨,当地人陷入绝境。所以它(联合国)说“都有罪”。但是美国支持的沙特方罪行更严重一点。

法广:西方政府为什么一直对也门内战选择沉默?

茉莉:西方政府其实针对战争造成伤亡也批评了沙特和盟军。但是他们有一个问题就是:伊朗问题。沙特国王一直被美国和其他国家视为“改革者”。因为他们约束国内的宗教势力,(其实本拉登也是沙特出来的!)。但是他表现说:他能够约束伊斯兰恐怖分子,并且承诺:让伊斯兰教变的宽容。而伊朗一直与美国对立。所以为了遏制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美国、西方国家会站在沙特一边。

这场战争是沙特介入也门内战,虽然打起来,他们就不好(批评)自己的朋友了。尤其现在特朗普总统和沙特王子的关系非常深厚,他们很多年的生意关系,利益关系。在卡舒吉遇难以后,就是卡舒吉生前在华盛顿邮报批评沙特介入也门内战这篇文章的时候, 德国总理默克尔就马上宣布对沙特表示谴责,还要冻结德国对沙特的军售。现在好像芬兰、丹麦也宣布了(同样的措施)。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只考虑自己利益的人,他仍然说“沙特是美国最伟大的盟友”,还强调:沙特和美国的关系是“数十亿、上千亿军火”。因为特朗普只懂交易的艺术,他是一个很狡诈的商人。在他眼中,对人权的保护这些东西,远不如国家利益和地缘政治重要。所以其他西方国家在卡舒吉遇难之后,还是有表态,不再沉默。

法广:美国最近发出呼吁要求也门战争各方尽快举行谈判,实现停火。美国为什么在此时发出和谈的诉求,其中意义何在?

茉莉:其实美国在野党-民主党早就对也门战争有批评。因为联合国、人道组织、救援组织不断地反映大规模地死亡。虽然不能进去采访,但是流出来的照片很多,联合国一直有批评,却没有机会。到卡舒吉去世以后,他揭露的东西、批评也门战争这些声音迅速地升温。首先是特朗普家族与沙特王子在经济上的渊源,美国民主党议员有大量的证据说:特朗普家族几十年来和沙特王室联系,获得大量的资金和利益。所以特朗普不想放弃,他说:美国优先、美国利益,但也是他们自己家族优先。那么如何平息激愤的舆论和各方的批评呢?他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马上组织也门和谈。他要瑞典和谈,瑞典当时宣布(相关消息)的时候,我就很注意。因为我在瑞典,我认识在瑞典的也门难民。也门难民大部分逃不出来,2015年难民潮的时候,其实(大部分)都是叙利亚难民,也门难民逃不出来,因为被封锁了。但是偶然出来的,我对他们了解过情况。所以我当时就觉得,瑞典接受了这个任务,要把各方都请到瑞典来和谈,因为当时的国防部长和美国的国务卿呼吁停火,然后匆匆忙忙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瑞典。它没有出具具体的细节,到底怎么办?他们根本就没商量好。匆促之间,就是为了平息对特朗普不肯放弃沙特这个朋友的批评。不管他的算盘打得多么好,特朗普终于在也门问题上改变立场。第一次表示,支持联合国举办和平谈判。这就是一个重大的突破。这个突破是卡舒吉用他的生命换来的。他的生命被粉碎了。它也是国际社会-联合国这些人权组织、人道组织长期地呼吁的结果。所以总算战争有了一个结束的可能。

法广:也门和谈为什么选择在瑞典举行?

茉莉:刚才我讲了瑞典政府突然接受了(组织和谈)这么一个任务。我们的女外交大臣瓦尔斯特伦非常高兴,她说:我们同意了这个要求,我们马上就会组织。之所以选择瑞典,与瑞典这个国家的国情有关。首先它是一个军事不结盟的中立国。这个国家本国已经享受了200多年和平。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作为中立国,瑞典救助过大量的犹太人,自己没有卷入战争。它长期以来享有这种调停人的历史经验。以前,伊拉克、伊朗(问题),都是瑞典的社民党首相帕尔梅被联合国派去做特使,去调停。今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的会面,也是瑞典提供了帮助。因为只有瑞典有大使馆在朝鲜。他们的大使馆给美国拉线。

瑞典本身在也门问题上不仅仅是在政治上,而且在人道援助上,可以说起到了主导作用,就是捐钱。现在瑞典给也门的人道主义援助多达几个亿。它又在瑞士日内瓦不结盟的国家举办高级认捐会议,叫全世界都来捐钱。有40多个国家参加捐款,捐了20多亿美元的资金给也门的难民。所以瑞典作为中立国,长期做这种工作,原本说11月举办(也门和谈),但是沙特的对立面-胡塞组织表示担心(去来后)回不去。以前,联合国打算在日内瓦组织和谈,那边(胡塞)说不出来,担心出来以后回不去。这次瑞典组织,可能是由联合国和瑞典的外交官陪着他们出来。现在两方面都表态说,要继续参与暂时停火,这样才能把通道打开、把海港打开。国际上的援助才能够进去。成千上万的人在那里,在饥荒、饥饿和疾病之中,急需援救。所以这一次虽然说离战争结束的日子还非常遥远,但是这一次总是给我们一点希望。

  •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第九届研讨会,于2019年5月19-21日在德国科隆举行。本届大会的主题围绕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展开。2019年,因迎来“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八九-六四”民运三十周年而成为一个特殊的年份。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本届研讨会更凸显其重要意义。会议前夕,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秘书长、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亦武:子弹+鸦片独裁模式让西方面对一个关口

    廖亦武:子弹+鸦片独裁模式让西方面对一个关口

    八九六四30周年之际,旅德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推出《子弹鸦片 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法文版。书中记录了9名因为六四而被中国当局冠以“六四暴徒”标签判刑的当事人的故事。这些人原本只是安分守己的普通人,30年前的春夏之交,他们只是或近或远地关注着北京街头那场和平却也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但1986年6月3日军队开枪的消息让这些普通人冲冠一怒。他们的命运从此被彻底颠覆。他们多被判以重刑,而出狱后面对的是一个已经全身心投入利益追逐的社会,他们当年的勇敢与付出已经被社会所遗忘。廖亦武希望以他的记录为这些普通人留下一份历史记忆,也希望警醒世人:子弹之后的鸦片不仅让开枪者巩固了政权,而由此形成的“完美独裁”也正威胁西方的民主。4月初,廖亦武在巴黎接受法广采访。

  • 陈破空:一带一路与惠泽于当地国家和人民的马歇尔计划南辕北辙

    陈破空:一带一路与惠泽于当地国家和人民的马歇尔计划南辕北辙

    4月25-27日北京举办了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从与会国家的数量看,与两年前举办的首届高峰论坛相比,今次“一带一路”论坛的规模似乎有所扩大。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西方大国,如英法德及日韩等亚洲经济强国,继续保持上一届的做法,没有高层领导人出席、仅派出代表;美国则一改上届做法、没有派代表与会。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廖天琪:「一国两制」在香港几乎荡然无存

    廖天琪:「一国两制」在香港几乎荡然无存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刚刚在香港落下帷幕。像往年一样,会议集聚了来自多方的中国人权卫士。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曾在会议召开前向本台表示:会址之所以选择在香港,主要是将其作为一种探视中国国内政治的「风向标」。今年,这一「风向标」标出了什么?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表述了她的看法。-

  • 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4月29日是林昭的忌日。1968年的这一天,她被当局以“现行反革命”罪在上海秘密枪决。那一年她还不满36岁。林昭原名彭令昭。她曾满腔热情、虔诚地拥抱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但却最终成为这个政权坚定不屈的反叛者。半个多世纪之后,尸骨至今不知所在的林昭显然仍然是当政者眼中的敏感禁区。她的档案80年代一度开放之后,又再度被封存。她在狱中写下的大量文字、甚至血书,50多年来,始终挑战着置他于死地的体制,也开始鼓舞着当代中国越来越多的抗争者。中国网络上的纪念文字或讨论平台不断遭遇删除,但林昭的故事开始走向世界。2018年,法国历史学者、国家科研中心(CNRS)和法国高等社科院(EHESS)下属的近代现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Anne …

  • 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 4月18日起在香港举行,会期三天。2019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因此本次会议主题确立为“五四百年文化研讨会”。会议前夕,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现状:用科学打压民主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现状:用科学打压民主

    五四运动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1919年5月4日,北京数千青年学生汇聚天安门,抗议示威,要求北洋政府拒绝在战后巴黎和会达成的协议上签字,喊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学生运动引发民众以及工商业界积极响应,罢课、罢工、罢市等多种形式的抗议活动接踵而来。北洋政府最终未在巴黎和约上签字,中国共产党则在1921年应运而生。1949年以后,5月4日正式成为中国青年节,五四运动也被官方定义为“伟大的爱国主义运动”。百年之后再回首,中国官方话语始终高举五四旗帜,但究竟什么是五四运动?五四精神究竟有怎样的内涵?五四精神在当今中国得到怎样的传承?我们电话采访了北京独立学者、近代史专家章立凡先生。他认为,当今中国的怪现状,正是打着五四的旗帜,阉割五四精神。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